Actions

Work Header

无望

Work Text:

“少爷,老爷今晚喊你回去吃饭,说是,小姐回来了。”
“我知道了。”
管家听他这么说不免提起了心,自从少爷接手公司后,这么多年喊少爷回家吃饭成功的次数屈指可数。
“老爷交代一定要回来,小姐带了男朋友一起,说是希望全家一起吃个饭,小姐还说很想念您。您会来吧?”
“我会去。”
得到了满意的回答后,管家利落的挂了电话。

明亮的办公室中能看到整个城市的夜景,他下意识的点燃了一根烟。
“小姐还说很想念您。您会来吧?”
呵,想念我?一去三年没半点联系,如今借着第三个人的嘴来传达想念?管家最近哄人回家的借口越来越拙劣。
王俊凯异常烦躁,深知无望可内心深处居然还有那么一丝丝期待。

还未进门便听见了她银铃般的笑声,有三年没听过了竟丝毫不觉得陌生。
杨姨听到开门声探身:“小凯回来啦,快来快来,看看奥奥带来了男朋友。”
换了拖鞋,外套随手递给阿姨走向沙发。
一向不苟言笑的父亲也因为那难得回来的人脸上有了笑意,转头看向自己时又恢复一脸严肃:“终于舍得回来了?”
“嗯”
杨姨扯了扯王父的袖子,打着哈哈的说:“难得大家可以一起吃饭,别板着脸。”

杨紫这才抬头去看好久不见的“弟弟”,他又帅气了,眉眼间也成熟了许多。
“好久不见,小凯。”杨紫伸手想给他一个拥抱。
少年冷着脸不算热情的回了句嗯,着实让伸开手的杨紫有些尴尬。
气氛突然有些紧张,王俊凯极力想忽视又忽视不掉的男人,带着一股子外国口音插了话。
“时常听奥奥说起你,果然很帅气。”
“嗯,谢谢...姐夫!”
一句姐夫缓解了紧张。杨紫松了一口气,她能感觉到在喊姐夫之前那黑眸幽幽的看了她好几眼,带着询问、控诉和失望,最终如了她的愿。

饭桌上大家聊的愉快,如果王俊凯不说话的话。
他乐的扮演一个透明人,亲情温暖是他们的,自己...似乎什么也没有。
以前还有她,不过现在也没有了。
事实上他们也不想他说话,只需要扮演一个好儿子、好弟弟就可以了。
这顿饭恶心的想吐。
连带她,也让人心痛的无以复加。

“公司还有事,我先走了。”说罢便拿起衣服起身离开。
杨姨软声细语的念叨:“公司天天都有事,不差这一天的啊,今天在家里睡吧。”
“不用了”步子未曾停下。
王父被气的脸色发青,有外人在不好发作,恶狠狠的说:“不用管他,让他走!”‘

等杨紫追上来的时候,他刚打开车门。
“小凯——”
叫住了他,却不知道说些什么。
王俊凯倚在车门旁,心中隐隐有些期待,她会说些什么,挽留吗还是要解释那个男人?
等待迟迟没有说话,他的心一点一点冷了下去,嗤笑了一声上车扬长而去。

王俊凯第一次见杨紫,是自己七岁的时候。
那天父亲领着一个女人进了门,告诉他从今以后大家会一起生活。
那时他还不懂,她就是自己的继母。
和杨姨一起住进来的还有一个十四岁小女孩杨紫,她软萌可爱,身上总带着一股奶香,像是妈妈的味道。
王俊凯黏的不得了,凭借着一张脸也让杨紫深深的喜欢上了这个弟弟。
似乎并没有像其他重组家庭一样混乱,他们过得尤其幸福。

 

直到某一天清晨醒来,面对床单上的湿渍。
他慌张,不是因为梦遗本身。
他知道青春期的男生都这样,可他不确定是不是也会有人梦遗的对象是自己的姐姐?
之后他试过保持距离,一而再,再而三。
可每一次梦境中都是她,纠结过,挣扎过,总是失败。
渐渐地他不在刻意躲避,甚至更加黏人了。
杨紫有男朋友的那一天,他才知道,自己是真的爱她,爱自己的姐姐!

 

杨紫发现喜欢上自己弟弟的时候是在她二十岁。
以前朋友总是打趣她开窍晚,一直没有喜欢的人。
她自己倒是不甚在意,有弟弟就够了。
弟弟经常会亲她的脸颊撒娇,有一次无意中亲到她的唇,她突然意识到,这样似乎也不反感,还有些暗暗的期待和喜欢。
她不是小孩子,自然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一开始她害怕极了,她不想毁了弟弟,随便找了个男朋友。
男朋友像弟弟一样,喜欢亲人。
每次分开的时候都要亲,亲脸颊、亲嘴、甚至亲脖子。
她厌恶极了,甚至恶心。
可为什么弟弟的亲吻那么美好,甜甜的像小猫挠人一样让人心痒痒。

 

十一假期,王父和杨姨二人出去旅游,留杨紫一人在家。
王俊凯得知后,从学校赶了回来,打算陪着姐姐一起过假期。
晚上到家的时候,杨紫还没回来,他便去厨房做了几个菜。
姐姐一向爱吃,给她一个小惊喜似乎也不错。

杨紫回来的时候发现家里亮着灯,进门桌子上摆好了菜,赫然坐着自己的弟弟,她着实惊喜了一把。
“你不是要留在学校做设计吗,怎么有空回来?”
王俊凯看着她一副狼吞虎咽的样子,笑了笑:“那些不急,都没有姐姐重要。”
“好弟弟,姐姐真是太感动了,那个糖醋里脊我够不着。”说着话还不忘够着脖子伸手去夹菜。
王俊凯顺手将盘子推到她面前,抬眼便看见了她脖子上那刺眼的痕迹。
饶是他再不懂情事,也知道那是一个吻痕,红紫红紫的足以见得吻的人有多用力。
他甚至有些惊奇,自己能表现的这么淡定。
按部就班的陪她吃饭,按部就班的收拾餐桌,疯狂的想法寂静的在脑海中叫嚣着。

从厨房出来,姐姐正趴在床上看电视,撅着屁股,腿一晃一晃的,洁白的腿晃的他眼睛疼。
静静的走到她身边坐下,手不受控制的伸向她的脖颈。
感受到触碰,杨紫转过身来躺着,“怎么了,弟弟?”
弟弟似乎有些奇怪,直愣愣的盯着自己的脖子,手指不住的在那揉搓,弄的她有些疼。
忍不住出声阻拦,换来了更疯狂的揉搓。
少年红着眼,冷冷的开口:“谁亲的?”
杨紫有些迷糊:“什么?”
“你的脖子,谁亲的?”
“这样明显,他故意给人看吗?”
杨紫这才知道弟弟在说什么,那个男朋友留的吻痕,她早忘记了。
刚想张口解释,他的唇舌就这么毫无征兆的闯了进来,带着他独有的清香,横冲直撞。
呻吟被堵在口腔里变成了闷哼,王俊凯吻的很凶,似乎要将她拆骨入腹,舌尖肆无忌惮的扫过每一个角落。
禁忌的吻,带着疯狂和不顾一切。
杨紫被死死的禁锢在沙发上,弟弟的眼那样红,似乎要滴出血来。
“你和他做了?”
这个问题砸的她恍惚,怔愣了几秒,反倒让少年以为她默认了。
猩红着眼去啃咬那处吻痕,尖尖的牙齿穿透皮肤,有血丝渗透出来,力气之大似乎要将这块肉扯下来。
疼痛让她止不住的喘息,但她,不怪他。
她抬手轻轻的抚着他的眉眼,轻轻的说:“没有。”
温柔的眼眸望着他,手轻轻的抚着他的头发,像是安慰一个受惊的小兽。
喘着粗气的弟弟在她身上逐渐安静,啃咬慢慢变成了舔舐,一下一下的像小狗般舔的腻人。
“那,和我做,好不好?”
话一出口,王俊凯就后悔了。
慌张的去看姐姐,发现她依旧温柔的看着自己,不知道为什么眼睛酸酸的。

起初,杨紫是想拒绝的。虽然她喜欢小凯,但她不想引诱他,走向一个万劫不复的悬崖。
可弟弟那慌张中带着渴望的眼神看向自己时,她心软了。

阴jing径直进入身体时,她有些失声,颤抖的手只有用力的搂住身上的人才能感受到自己的存在,下体撕裂的疼痛提醒着她在做些什么,道德的罪恶感和交合的刺激感让她更加兴奋。
王俊凯膨胀的占有欲在一下又一下的撞击中暴露无遗。这种时候,再多的掩饰都显得多余,他只想全部占有她,连带着jing液一同射 进她的身体中,让她的肚子里永远存在着我的基因,不论是肉体还是灵魂,都打上我的印记,谁也碰不得。

危险的关系持续了两年,刺激又罪恶的情事他们在家里的每个角落做了个遍。
那一天,他们缠在一起,被突然回来的杨姨撞破,这场违背道德的爱情终于见了天日。
自此,便迎来了死亡。

杨姨和王父大闹了一场,二人不断的找王俊凯谈话无一而终。
最后,谈话的对象变成了杨紫,如他们所愿,成功了。
杨紫离开了,三年,没有一丝联系。

王俊凯不明白,明明不是亲兄妹,为什么就是背德,为什么就是容不下。
想了三年,他终于明了,不过是为了他们追求的虚荣和名誉罢了。

如今她带了男朋友回来,餐桌上他们毫不顾忌的讨论婚礼事宜,不,可以说是故意的,在自己面前讨论。
姐姐,你想说什么,不如直接告诉我,何必这样隐晦做作呢!
直接说“不想纠缠,到此为止”,我会干脆的放手!

杨紫试婚纱那天,王俊凯去接她。
她穿着一身大红色的中式嫁衣站在镜子前,他看的愣了神,这本该是他的新娘。
“就这套吧,很漂亮。”
杨紫见他来眼睛亮了亮,又故意的压了下去,“你来了。”
“嗯。”
“好看吗?”亮晶晶的眼眸似乎闪着泪光。
他微笑着苦涩的开口:“天仙下凡。”
泪水毫无征兆的滑过脸颊,没人去擦。
“一定要,结婚吗?”他听出自己沙哑的声音中带着乞求和卑微,她亦能。
“是呀,弟弟!”
一把拽过她的身体拥入怀中,紧紧的搂住,“今晚去我那?”
“好。”
就如几年前一样,没有拒绝他。

一件一件剥掉她的衣服,一寸一寸的亲吻她的皮肤。
唇舌在脖颈动脉处流连,手指触摸着跳动的脉搏,只要稍稍一用力,她就会完全属于我了。
尖牙不受控制的留下一个又一个吻痕,杨紫仰起头,贪婪的呼吸着大片新鲜空气,床边镜子中映出她兴奋喘息的模样。
衬衫被粗暴的撕扯,扣子一个个崩开。
他们一丝不挂的赤裸着身子交缠在一起,炙热的温度有些烫人,却贴的更紧了。

“他以后也会这样对你。是吗?”颤抖的声音暴露他的心。
“他也可以拥有你。”
“姐姐,不觉得,这样对我有些残忍吗?”
“姐姐......”
今夜过后,再无牵扯。

杨紫的婚礼,如期举行,只不过,他没去。
婚纱是他选的,捧花也是他选的,婚礼上一切事宜都是他一手安排的,就连宾客的名单位置他都照顾全面。
细致认真的仿佛是自己的婚礼,场地的香槟玫瑰被换成了大片的桔梗花,大概是他唯一的私心。

牧师念词的时候,王父晕倒了。
杨紫慌忙赶下去,由地上静静躺着的手机中看到了那条噩耗。
在那间很高很高的办公室中,他一个人,孤单痛苦的抗争着抑郁症,不眠不休的度过无数个夜晚,选着她的婚纱,她的宾客,她婚礼的一切,直到离开。

风有些凉,满目的紫色桔梗花漫天飞舞,她觉得好冷好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