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球宋除夕车

Work Text:

……

宋书航张口就想反驳对方,却被对方突然凑上脑袋来,吻住了他的嘴巴,速度之快,他完全无法躲避。

“呜呜呜……”

对方趁着宋书航张口想说话的时机,直接将舌头探入宋书航的嘴里,近乎野蛮地舔舐着他的口腔,纠缠着他的舌头,整个扫荡了一圈,让他连气都没法喘。

于是,宋书航刚才想要说的话,全部被堵回肚子里。

然后,在宋书航大脑还在宕机的功夫里,宋胖球一边吻着他,一边伸手在他身上一划,宋书航全身的衣物瞬间化为空气,消散不见,连点渣渣都没剩下。

再然后,依旧不给宋书航任何反应的时间,宋胖球缩回舌头,双手轻轻一推,宋书航就向后跌在床上。

一套操作行云流水,而宋书航只有懵逼的份。

等宋书航反应过来时,他已经一丝不挂地躺在床上,眼前有一个和他长得一模一样的人,正居高临下地看着他。

望天……

现在是2020年除夕夜,我宋某今日,药丸!

 

宋胖球满意地看着一脸绝望的宋书航。

嗯,果然,这么做能让他愉悦。

就在刚才,本体亲他的那一下,宋胖球突然就想明白了。他想对本体做的事,说不定就是这种事!

试一下就知道了!

就算不是也不要紧,这么皮的本体,抓过来操一顿就老实了!

竟然把他给忘了,就算是因为喝多了,也不允许!

 

“等一下!”宋书航觉得自己还是得抢救一下,连忙用双手在胸前打了个暂停的手势,同时这个位置也方便伸手推拒对方。

“道友,你起码让我见见你本来的样子,让我知道你是谁。”总之先拖延时间,寻找破局的机会。

“【得意笑】本体,就在你说这句话的时候,我的脑子里也突然冒出来一句话,似乎是个曾经令我咬牙切齿的家伙带给我的教训。你知道是什么吗?”宋胖球乐呵道。

宋书航摇了摇头。本体是个什么情况?还有这个【得意笑】的说话方式,好熟,好熟,绝对是自己认识的家伙,是谁来着?

尼玛,喝酒真是误事啊!

就在宋书航还在心里感慨的时候,宋胖球一个响指,自己身上的衣服也消失不见。这个身体和这身衣服都是他以原身变化出来的,本质都是他液态金属身体的一部分。不过此时他的身体,不只是幻化的外形,而是对于人类的身体,准确地说是对于他本体的身体,进行了完美拟真,所有的细胞、器官、五感,都与本体的数据高度相似。

然后,迎着宋书航难以置信的目光,宋胖球俯下身去,双唇凑到本体的耳边,轻声道:“那就是,对于脑回路打结的人,不要给他任何说话的机会,甚至不要给他任何在心里瞎想的机会。”

说完,他还冲着本体的耳朵呼了口气。

宋书航瞬间感觉全身一软,红云从那耳朵开始,蔓延过整个脸颊,所经之处烫得吓人。

宋书航这时候才想起来要去推开对方,双手胡乱向外推着的时候,下意识地张口想要说些什么与动作匹配的台词,却发现自己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竟然用禁言术!

欺负人!!!

宋书航有种欲哭无泪的感觉。

“本体还是先担心一下自己吧……”

宋胖球双手轻而易举地抓住宋书航乱动的双手,举过宋书航的头顶,一个禁锢法术下去,那双手就被固定在床头上动弹不得。

嗯,是他霸宋一辈子也破解不了的法术呢。

“……虽然你非要想些乱七八糟的,我也不介意……”

宋书航下意识地想换脚去踹,不过又被自己硬生生忍住了。对方根本不是自己能应付的存在,既然能轻易禁锢他的手,当然也能轻易禁锢他的腿脚。还不如自己先老实一点,留下点能动的部位,再想办法伺机而动。

“……反正你很快,就没有精力去分心了。”宋胖球在他耳边低声道。

宋胖球伸出舌头,把本体的耳廓整个舔了一遍,又含住本体的耳珠,轻轻一舔、轻轻一吸、再轻轻一咬。

 “啊……”宋书航忍不住轻声叫出来,身体一阵颤抖。

这个禁言术,竟然还只禁有意义的词句,不禁无意义的呻吟!

这尼玛是谁发明的禁言术?用心何其险恶?简直其心可诛啊!

“我刚发明的。”

宋胖球淡定的声音从耳边传来。紧接着,一种湿软又温热的触感,由外而内深入耳道。然后在里面,来回往复地翻腾搅动和伸缩穿刺。速度并不快,似乎是要给足了宋书航感受的时间。

“嗯……别……”

宋书航只感觉,对方柔软的舌头,此刻却像一柄锋利的长剑,顺着他的耳道直刺入大脑中,将他原本就不清醒的大脑又搅了个天翻地覆、七荤八素。

这种感觉……好奇怪。

好可怕,可是又好舒服。

想要躲开,可是又……又想要更多!

宋书航难耐地扭动了几下身体,似乎有些不知所措。

“本体有感觉了?”

宋胖球一边继续用舌头操着本体的耳朵,一边向本体传音,然后一只手向下伸去,轻轻环住本体已经抬头的小本体。

在宋胖球的手触碰到那里的一瞬间,宋书航浑身一个激灵,惊叫出声。

宋·今年十九·处男·没有在帝国大厦顶上打过飞机·梦也没有遗落在草原·书航。

换句话说,十九年来,除了上厕所和洗澡,连他自己都没有碰过那里。

突然之间就被自己以外的人的手碰到,那感觉,不要太刺激!

“【轻笑】本体真是敏感。”

宋胖球开始上下套弄起小本体。他的动作颇有技巧,好像经过精密计算一般,永远都能用最刺激的力度、速度、接触方式,来触碰本体最难以忍受的地方。

“别……唔……”

宋书航下意识地想要挣扎,双手不能动,就想动腿,却被宋胖球发力一捏,瞬间浑身软了下来,只有那处变得更硬了。

“顺便提示一下本体……”宋胖球又向本体传音。这次宋胖球的声音听起来更为低沉,似乎已经染上了一层浓重的情欲。不过此刻大脑一片混乱的宋书航,根本无心分辨。

“……把句子拆开,就可以说出口了。至于怎么拆开……”

宋胖球的指尖突然出现一道细小的电弧,悄然落在手中的小本体上。

“啊啊!”宋书航急促地大叫出来。

宋书航有天雷毕业证书,一般来说哪怕是被天劫轰中这里,也顶多是有点挠痒痒的感觉,绝不会叫出声来。但宋胖球放的那道电弧,可不是表面上看起来那样,里面包含着很多惊喜。细小电弧落在小本体上,迅速传遍整个小本体里里外外每个细胞,然后瞬间炸开,带给小本体密集的电击与针刺一般的享受。

刺激的程度当然也是经宋胖球计算过的,是本体最喜欢的程度。果然,手中的小本体开始有液体渗出。

之后,宋胖球继续混合运用各种手段,时而撸动、时而揉捏、时而剐蹭、时而狠掐……无一例外的是力度都很大。然后再时不时放个小电弧,能让本体的快感瞬间爆炸。

同时,宋胖球舌头上的动作也一直没停。

宋书航哪里经受过这种阵仗。下身传来一股接一股连续不断地强烈刺激,就像是不间断的强大电流,刺激着他的神经。却又与真正的电流不同,似乎带着痛,但更多的是舒服。只是这种舒服太过刺激,而且根本无法忍耐和抵抗。

在下身与耳朵的双重刺激下,宋书航感觉自己的大脑已经彻底罢工。他除了用身体本能地承受着快感的刺激之外,已经什么都不知道了,也根本无法顾及自己口中是不是发出了什么让自己脸红的声音。

在这一段连续的、强烈到令他无法承受的刺激中,有一种熟悉的感觉逐渐向他靠近,且愈发强烈起来。那是临近死亡的感觉,是他非常熟悉的感觉。此刻他仿佛面对着密密麻麻的万千利刃,下一秒就要悉数贯穿他的身体,而他避无可避。

绝望。但又……渴望。

“……哈啊……不……不行……我……嗯……停……啊啊……不……”

宋胖球用指甲在宋书航的尿道口处狠狠一剐,送上了最后一击。

似乎是剐破了,不过连血都没来得及流出,伤口又瞬间愈合了。

这一刻,脑海中的万千利刃贯体而入,人生首次的白浊液体喷薄而出。

 

宋胖球停下了动作,看了看自己手上本体的精液,又看了看正在失神喘息中的本体,满意得点了点头。

他刚才的动作过程,全部是经过精密计算的。处男本来就敏感,更何况是连自撸和梦遗都没有过的处男,而他又是用了最强力的刺激方式。虽然对于人生的首次高潮而言,这实在是刺激过头了,但他很确信本体会喜欢。

毕竟,本体也不是啥正常人啊。

不打算给本体休息的时间,宋胖球的双唇,从本体的耳朵处,一路向下吻去。而他那只沾着本体精液的手,开始悄无声息地向本体的后穴探去。

当宋胖球双唇路经本体颈部的喉结时,他的手也已经来到本体的后穴外,轻轻抚摸按压着。本体的后穴头一次暴露在别人手里,小幅度地张合着,似是带着点紧张与羞怯之意,又似是半遮半掩的诱惑与邀请。

宋胖球含住本体的喉结,轻轻舔舐着,突然狠狠咬了一口,同时一根手指刺入本体后穴,引得本体又是一声惊叫。

润滑这种东西,又处又直的本体这里当然不会备着,他也没有。不过没关系,他的原身本来就是液体,随便分出来一小部分就可以了,就是这么方便!然后他再调整一下,改变一下这部分液体的状态,让它更契合本体的喜好,效果绝对不是润滑能比的。

这部分液体跟随着宋胖球的手指,进入本体的后穴后,在里面平铺开来,之后随着手指的抽插、搅动与抠刮,逐渐向深处蔓延。

宋胖球的嘴上则开始啃咬起本体的锁骨,在上面留下了深深浅浅的痕迹。

迷蒙中的宋书航,感觉自己后面湿湿地、黏黏地,还有一种说不上来的感觉,酥酥地、痒痒地。好奇怪的感觉,好想被什么粗大的东西填满再狠狠摩擦,才能缓解一点。里面好像已经有一个什么不安分的东西在搅动着,但是不够,远远不够。

宋胖球以原身调整出来的液体,当然没有催情的成分,但他让这些液体具有了一定的刺激性,能令本体酥痒难耐。

宋书航扭动了几下身体,口鼻间发出几声轻微的哼声,似乎是在表达自己的不满。

“本体不要心急。”

宋胖球一边说着,一边探入第二根手指,然后张口含住了本体胸前的乳珠。

“啊……”

宋书航再次惊呼出声,一边的乳珠在宋胖球的口中被反复啃咬吮吸,后穴则紧紧地含住宋胖球的手指,双腿胡乱地晃动起来,被宋胖球的另一只手按住。

“不想腿也被束缚的话,就不要乱动。”宋胖球嘴上动作不停,传音说道。

鉴于本体的身体强度和兴趣,宋胖球啃咬的力度很大,能咬出血来的那种。但是宋书航并没有流血,而是瞬间愈合了,只留下宋胖球的齿痕。

“……嗯……另……一边……也……啊……”

宋胖球用力一咬,然后放开了这边的乳珠,微微一笑:“另一边也要吗?本体嘴上倒是也诚实。”

对于坦诚自己愿望的本体,宋胖球感到很满意。作为奖励,他决定满足本体的愿望,含住了本体另一边的乳珠,同时伸出了第三根手指,进入了本体的后穴。

“啊啊……”

宋书航这一边的乳珠,明显比刚才那一边更加敏感。每当宋胖球的舌头擦过乳孔,就令宋书航浑身颤抖起来。而后穴逐渐增加的手指,也到了不可忽视的地步了。

宋胖球像是发现了有趣的玩具,反复刺激着本体的乳珠。

“……别……好……奇怪……啊……”

刚射过的小本体再次抬头,后穴的扩张工作也大致结束。宋胖球停下了动作,抽出手指,抬起身来,看着本体。

此时的宋书航,一丝不挂地躺在床上,双手被缚,双眼迷蒙地看着宋胖球,双颊绯红,身上有宋胖球留下的诸多吻痕,腹部上洒着自己刚刚射过的白浊,双腿被蜷起成M装,后穴一下下张合着,随着张合的节奏而不断流出透明的润滑液……

本体就像是一道刚做好的名菜,正等着宋胖球享用。

宋胖球将自己拟真的阳具,抵在本题的穴口处,轻轻蹭着。同时再次俯下身,亲吻着本体的双唇。

“那么,本体,我要进来了。”

“……嗯。”

是错觉吗?我好像听见迷糊的本体应了一声。

此时的宋胖球,显然也没有心思去琢磨,他这种境界,究竟还有没有“错觉”这种东西。

宋胖球一挺身,直接整个进入了本体的身体。

 

“啊~啊啊啊~”久违的宋氏四连惨叫重出江湖。(作者:我忘了波浪线应该加在哪,如果加错了请无视。)

宋胖球:“……”

这是什么鬼的惨叫?搞得我兴致都差点没了。

不过,宋胖球还是很贴心地问道:“痛吗?”

宋书航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其实,痛的确是痛的,但是这种程度痛,对于宋书航来说不算什么,瞬间他就能习惯。只是这种被进入的感觉太奇怪了,他需要一点时间适应。

见本体蹙眉,表情不太好看,确实不太舒服的样子,宋胖球决定先忍一忍。

宋书航体内的宋胖球特制润滑液,刺激性突然发作,宋书航下意识的一缩后穴,宋胖球随即皱紧眉头。

3秒后,润滑液的刺激性再次发作,宋书航又一次缩紧后穴,宋胖球一声闷哼。

3秒后,再次……

“抱歉,本体,我忍不住了。”

“什……啊!”

宋胖球开始动作起来。起先还是顾及本体,动作幅度比较小,发现本体没有太多不适之后,就开始大幅度动作起来。

宋书航只感觉自己,好像还没有醒酒,又再次喝醉了。刚刚清醒一点点的意识,再次魂飞天外,只留下一具享受快感与痛苦的躯壳。

后穴承受着宋胖球的一次次撞击,酥麻感从尾椎骨开始,上至脑壳,下到脚尖,全部难以言喻的快感中,如同电流一般在全身上下胡乱地窜着。

想要逃离,又想要被束缚,让自己无数可逃。

宋书航向上伸出双臂,似乎是是想要触碰什么。宋胖球马上回应,双手十指相扣,俯身锁住宋书航的身体,再次亲吻上他的唇。

身下,宋胖球特制润滑液的刺激效果再度来袭,那处洞穴似乎化成了一池春水,牢牢包裹着宋胖球,随着他的律动而不断张合着,泛起涟漪。

身上,宋书航热切地回吻着宋胖球,双方唇舌几度痴缠,直到无法呼吸,竟也未曾分离。这一吻激烈到令宋胖球惊讶。

“喜欢亲吻吗,本体?”宋胖球传音问道。

宋书航含糊地应了一声,不肯放开宋胖球的舌,就像一个吃到糖的小孩子。

“还是喜欢,我操你呢?”宋胖球又问,同时加快加重了节奏。

“唔唔唔……”无法做出回应,宋书航在情欲的刺激中 ,颤抖着流出了眼泪。

虽然本体此时无法回应,但宋胖球知道,本体说的是:“都喜欢。”

宋胖球的身下再度涨大几分。

随着宋胖球加快节奏,宋书航感觉有什么又要来了。

那种临近死亡的感觉。

那就来吧!

那种感觉,很爽!

一阵白光泛起,脑内和身下同时白茫茫一片。随即,脑内开始清明起来。

 

“你……啊!”还没搞清楚状况的宋书航,就被宋胖球一记深顶,惊呼出声,身体竟也颇为自然地与宋胖球纠缠着。

“本体恢复记忆了?”宋胖球一边问着,一边解开了本体的禁言术,同时身下的动作根本没有停下的意思。

想起来了,是胖球大佬。

是那个给他带来人生第一次死亡经验的大佬。

说起来,那还真是惨烈的第一次啊。

之后,胖球大佬又曾带给他长期的恐惧与巨大的压力,曾经一度追杀他到天涯海角,令他无处可逃。

不过现在他身上这个,是宋胖球。

虽然追杀他的那个其实也是宋胖球。

不过现在的宋胖球,是在胖球大佬凉凉后,被他忽悠瘸了的胖球分身。

此刻则是给他带来人生第一次性爱经验的大佬。

说起来,这还真是激烈的第一次啊。

说起来,第一次死亡和第一次性爱,竟然都是给了胖球大佬。这可真是不得了的经历啊。

说起来,他还给胖球大佬生了个孩子?

小凌霄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他给胖球大佬生的孩子没毛病。

这就是因果吗?

那还真是奇葩的纠缠啊。

想到这里,宋书航突然就笑出声来。

宋胖球停下动作,一脸郁闷的看着他。

知道自己笑的不是时候,宋书航赶紧停下笑声,但脸上的笑意却未减。

他伸手撩起自己额前汗湿的刘海,露出光洁的额头,然后双臂环住宋胖球的脖子,凑上身去,将双唇送到宋胖球耳边,低声道:

“杀了我……”

杀了我,胖球大佬。

“!!!”

宋胖球的瞳孔瞬间放大了。

本体疯了吗?他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这是宋胖球脑海里的最后一点意识。下一刻,他开始疯狂地动作起来。什么精密计算,什么本体最喜欢的程度,都给我滚一边去吧!我今天就是要把本体这个作死的小松鼠操死在床上!

宋书航再次失去了思考能力,但他的身体却像是完全放开了一般,主动迎合着宋胖球粗暴的入侵,声音上也完全抛弃了矜持,变成了放肆的浪叫。

那声音听来如凄厉惨嚎,却带着明明白白的欢愉,一声高过一声,一浪高过一浪。

还好有宋胖球之前设下的禁制在,声音传不出去。

不过,对于宋书航而言,如果声音传出去的话……好像也挺不错?

 

就这样持续了也不知道多久,宋书航终于开始求饶。

“……唔……不行了……真的……嗯……真的不行……我……哈啊……你……好厉害……放过我吧……嗯……”

宋书航再一次颤抖着迎来高潮,再一次射无可射,而这种射无可射的痛苦感也再一次被他转化成了享受。

以宋书航现在的境界,身体补充精液的速度是很快的,但根本赶不上他高潮的速度。而宋胖球也没有给他箍住前面的意思,任由他时有时无的射精给射满了床铺。

反正都是之后一个净尘咒的事。

宋书航的后面也已经高潮无数次了,流出来的水和他的精液混在一起,洇湿了满床。前面后面都是一塌糊涂。

也就是宋书航现在的境界和身体,才能这么玩。

即使如此,宋书航也有点撑不住了。接连不断地高潮冲击,就像是无边无际的酷刑,虽然他很享受就是了,但是身体已经开始报警了。

再继续下去,会死的吧?以我现在的身体,真的能被操死?

这个念头仅仅是一过脑,身体立马就起了反应,后穴又是一阵收缩,引得宋胖球一声闷哼。

啊啊,虽然很想试一试,不过这次还是算了。第一次就这么过分的话,以后还玩什么?

宋书航用后穴轻轻夹了夹宋胖球,伸出手来揉了揉他的头,又讨好般地在他颈部蹭了蹭。

宋胖球:“……”

为什么感觉自己被当成小动物了?

宋胖球并不是人类,这次只是拟真了人体,尤其是拟真了人类的五感,但是他依然不具有人类射精的功能。等于说是他可以只爽不射,而且只要他愿意,还可以一直操下去。

不过既然本体向他示意了,那今天就到此为止吧。

来日方长。

 

宋胖球想了一下,还是决定模拟出一个人类射精的过程来作为结束,大概会比较符合本体作为人类的习惯。

反正体液这种东西他有的是。他本身就是一个液体。

于是,在本体下一次高潮来临之际,他和本体一起射出,射在了本体体内。

之后,宋胖球退了出来。

宋书航感觉自己眼皮子发沉,一阵阵倦意涌上来。这是玩过头的后遗症,身体需要休息恢复。

宋书航干脆两眼一闭,直接在宋胖球的怀里睡了过去。

看着怀中沉沉睡去的本体,和他身上自己留下的痕迹,宋胖球心中到感觉无比愉悦和满足。

“我果然是想对本体做这种事。”宋胖球心想。

本体待他那么好,他一定要让本体永永远远开心幸福才是,为此赴汤蹈火在所不惜。

过去的记忆,不管是什么,如果真的有可能对本体不利,那就不要想起来了!

心里这么想着,宋胖球又在本体额头上印下一吻。

新年快乐,本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