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保质期

Chapter Text

Chapter 01.

庞大的虚无感随着夜幕的降临从身体的深处开始翻涌,它像一张大网由内而外笼罩着开始收拢,令人窒息且无路可逃。即便已经过去好几年,姜涩琪还是会梦中惊坐起,醒来环顾着黑白简调的房间,质疑着睁眼的那一刻才是梦境。她还是没能挣脱那个人,梦中那人望向自己的眼神在温柔和冷漠来回切换,最后定格成带着些许恨意,或许还有一丝嘲笑的冰冷刺骨直直刺向姜涩琪。即便过去这么久“裴珠泫”这三个字仍是一个魔咒紧紧箍着姜涩琪,提醒着姜涩琪梦中反复的一切都不是梦。

从姜涩琪记事起她就跟在裴珠泫屁股后头了,小孩子都对漂亮的事物难以抗拒,姜涩琪乐意黏在裴珠泫身边也不为奇怪了。记忆中,那时的裴珠泫总是温温柔柔地看向自己,会牵过自己的手,会拥抱哭泣的自己,会对自己微笑。如果要说起一切偏差的开始,那应该是姜涩琪初二时因为学校提早放学而偷听见的父母间的争吵。

“路云应该跟着我才对!涩琪跟着你。”

“哪有儿子跟母亲,女儿跟父亲的道理!”

“儿子是你的儿子,就不是我的儿子了吗?!反正女儿迟早要嫁出去的。”

对话偷听到这儿已经能得知大概,这些信息在姜涩琪的脑袋里删减过滤,最后得出了一个父亲母亲打算离婚,且没有一个人愿意抚养自己的结论。以往家庭的温馨在这一刻全数崩塌化为泡沫,姜涩琪没有勇气推开家里的门,她下意识的迈开脚步,往裴珠泫家的方向跑去。此时此刻姜涩琪能依靠的,也只有裴珠泫一个人了吧。

——————————————————

“我不同意。”裴珠泫看着父亲摆在自己面前的离婚证,并且告知自己会跟姜涩琪的妈妈,那个一直以来她笑着称呼阿姨的人结婚的时候,向来轻声细语的人难得提高了声调,难掩波动的情绪。

“大人的事,你懂什么。”男人丢下这句话就出了门,并不顾女儿在身后的竭力反对。这些都是板上钉钉的事,他只是作为父亲通知女儿这个决定,而非征求她的意见。

随着大门的关上,裴珠泫抄起一个盘子忍无可忍的朝男人离去的方向想要砸去却又作罢。

门铃声不适时宜的响起,裴珠泫打起精神开了门,入眼的是姜涩琪那张充满无辜的脸,而在此时这只会让裴珠泫看了更加感到愤懑,“你来干什么?”,她实在无法用什么好语气来面对这个几分钟前刚被父亲通知再婚对象的女儿,却又想起过去的情谊,最终侧了身让姜涩琪进门。

“欧尼……”姜涩琪明显感觉到了裴珠泫态度的不同,想要倾诉的话被压在喉咙,换做一句小心翼翼的称呼喊出。可裴珠泫却是仿佛因着这个称呼触碰到了什么禁忌的雷区一样,理智的弦就这样轻易崩断,“别这样叫我!我不是你的欧尼!”裴珠泫在心里冷笑一声,她把姜涩琪的到访认为是父母再婚的迫不及待,尽管事实上姜涩琪对此一无所知。此时的姜涩琪不知道自己哪里惹到了这个向来待人温柔的姐姐,她试图再次喊出那个称呼,轻微的声音最后淹没在了裴珠泫再次凶狠重复的“我不是你的欧尼!”这句话以及随之砸向而来的盘子的破碎声当中。

等到某天母亲牵着自己的手再次出现在裴珠泫家里的时候,并且告诉自己以后要作为一家人生活的时候,姜涩琪终于知道那天裴珠泫为什么要这样凶自己了。可是姜涩琪迟迟没能有机会向裴珠泫解释,那天自己喊的欧尼并不是裴珠泫所以为的意思。姜涩琪知道,就是从那一天起,裴珠泫再也没有正眼看过自己。

突来的电话及时让姜涩琪从回忆中得以脱身,她调整了呼吸按下了接听。

“涩琪,我之前和你说过个展,你考虑好了吗?”似乎是怕姜涩琪不会答应,电话去那头的人语气又迫切了几分,“这次个展对你今后在韩国扎根发展有利无害,我们家那位也是真的喜欢你的摄影作品,想要让更多人能看到…”

“我考虑考虑。如果没有星伊前辈的帮助,我也不可能有今天。”姜涩琪沉默良久给出了终于不再像以往的每次那样一口回绝,“有时间的话,麻烦星伊前辈安排我见个面吧。”

“真的吗?”文星伊也只是抱着试试看的态度试探性地一问,甚至做好了需要和对方苦口婆心长篇大论的准备,却没想到姜涩琪这次居然松了口,“要真的觉得感谢我,你先把前辈两个字改成欧尼吧。”

“我…”

“好了好了,逗你的,知道你叫不出口。那我安排好了见面的时间就通知你?你这次会在韩国待到什么时候啊?”

“什么时候都行,我这次不准备走了,星伊前辈。”

文星伊显然是被接连的两个讯息搞得有些愣神,短暂地停顿好是文星伊充满喜悦的声音,她连说三个好,和姜涩琪拉扯了几句日常后挂断了电话。

如果说那段过去给姜涩琪留下了什么实质性痕迹的话,那就是从某一刻开始,姜涩琪发现她再也叫不出“欧尼”两个字,无论对谁。

她叹了口气将结束通话后的手机扔在一边,转而拿起床头柜上的安眠药倒出一把喝水吞下。姜涩琪知道过量的服用并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然而日益严重的失眠让她不得不选择以这样的方式亡羊补牢。

“涩琪,接受心理干预治疗吧。”

入睡前,朴秀荣曾拉着自己手劝说的话浮现在了她的脑海。等个展结束了就听秀荣的话去看看医生吧,迷糊中姜涩琪这样告诉自己。她不能总被那个梦困在原地甚至节节败退,有些逃避了的人和事,迟早有一天要不得不面对的。

 

朴秀荣结束电视剧的拍摄后已是凌晨,回到住所的她发现摆在玄关的那双鞋大概猜到了姜涩琪的归国。朴秀荣在十六岁的时候捡到了姜涩琪把她带回了自己家,当时要不是管家眼尖,否则这个人差点就被自家的车子碾过。可关于姜涩琪为什么会在那个雷雨天穿得单薄就跑出来,甚至晕倒在马路边。这么多年朴秀荣从来没有问过姜涩琪为什么会那样,她一直在等姜涩琪主动开口告诉她,却一晃就是这么多年。

然而还来不及卸下满身的疲惫,朴秀荣就被姜涩琪的梦呓拖到了床边。摆在床头柜上的药和还装着一半水的水杯暗示着姜涩琪最近的状态,可朴秀荣无法得知药剂的一排空荡是姜涩琪几次还是一次的药量。

睡梦中的人紧皱着眉头甚至流着泪反复呢喃着同一个名字后缀着姜涩琪难以说出口的“欧尼”。而对于姜涩琪只有在梦中才会提到的那个人,朴秀荣对她的了解仅有一个含糊的名字以及被姜涩琪无数次画下又撕毁的模糊的脸。

即便这么些年已经经历了无数次这样的情形,朴秀荣却发现自己对姜涩琪的心疼只增不减。她熟练地伸手握住了睡梦中紧张不安的人,轻声唤着姜涩琪的名字安抚着她,“我在这儿,涩琪不要怕~”所幸在车程中已经卸了妆,也简单补水护肤过了,朴秀荣小心翼翼地在姜涩琪身边侧躺下,有节奏的温柔地拍抚着对方,而梦里紧张不安的人也渐渐平稳了呼吸,像之前每次那样。

“涩琪呀~什么时候涩琪才能看看我呢?”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