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肖万查万|发情

Chapter Text

塞巴斯蒂安·肖松开扯住他领口的手,看着艾瑞克瘫软下去。他那被薄汗浸湿的贴身灰衬衫在挣扎中卷了上去,裸露出苍白脆弱的腰腹。昏暗的房间里浮动着几缕午后阳光,金色的粉尘在光下舞动,空气中再明显不过的甜蜜气味浪潮般涌动着。艾瑞克痛苦地伏倒在床上,痉挛的手指揪扯住绣有地狱火徽章的床单,领口被蹭得更歪斜,腺体摩擦织物,让那股浓重的麝香散得更远。

“滚,”凶悍的Omega说,声音嘶哑,颤栗不止,“滚出去。”

肖垂下眼睛看着他。艾瑞克根本没有力气抬起身,他的面颊蹭着充满肖气息的床褥,Alpha滚烫的信息素气味随每次呼吸涌入肺腔。他听着自己狼狈的喘息声,夹杂着换气过急时的咳呛,肺部拼命摄入更多氧气,试图缓解大脑的晕眩。他的小腹阵阵抽搐,Alpha很久之前留下的标记让他的身体本能地做着回应,即使肖只是站在这儿,站在他身边,就足以让他湿得一塌糊涂。

“看来,”过了很久,他听见肖在他头顶开口道,声音又轻又平稳,“你需要帮助。”

到处都好烫。到处都好痛。下一秒钟,肖修长的手指就纠结进了他短短的头发里,把他的脑袋强行拽起来,让他扬起下颌。Omega双颊晕染的红晕一路扩散到脖颈,绿眼睛睁得大大的,翘起的姜色睫毛上挂着泪水,薄薄的嘴唇启得很开,随着剧烈的喘息阵阵颤栗。他望着Alpha的灰眼睛,艰难地吞咽了一下。

“不,”他说。

Alpha本来就上挑的眉毛扬得更高,Omega被迫仰起头,裸露出脆弱的脖颈,急促的脉搏贴着薄薄的皮肤疯狂跳动,那渴望被标记的腺体埋在浮现出蓝色血管的优雅颈部。艾瑞克竭力控制着自己的双眼不要失焦,也许肖会强迫他,他想,也许他会像所有Alpha在这种情况下都会做的那样扇他几个耳光,让不服从的Omega像狗一样颤栗着求他操自己。

肖的做法要更糟。糟多了,超出他的想象:他倾下身子,吻了他。

Alpha亲吻着Omega灼烫的薄唇,撬开他紧咬的牙关,舌尖伸进去,在彼此口腔里留下甜蜜的香味。艾瑞克觉出颤栗沿脊骨一路爬下去,他彻底软了下去,允许肖伸出另一只手来揽住自己,他的穴口开始抽缩起来,更多用于润滑的爱液沿大腿淌下,准备着迎接Alpha的侵入,准备接受成结,准备受孕。

泪水从他眼里流下来,一切都模糊起来,剧烈的痛苦从心脏升起。不。不。但他的神志维持不了多久,他听见自己发出丢脸的小小呜咽。肖的吻从嘴唇滑到面颊,舔去他的泪水,移到下颌,最后留在耳垂。他细致地舔吻着他的耳垂;每当艾瑞克想要挣扎,他就会扯紧他的头发,肖跪到床上,把身体伏得更低,他们的腺体在小小的动作间摩擦着。艾瑞克发出模糊不清的呻吟。

“你需要我,艾瑞克。”他轻轻说,气流拂过Omega耳边,“一向如此。你需要我。”

“查尔斯……”艾瑞克的声音嘶哑含混,“查尔斯,查尔斯……”

肖微笑起来。

噢,天真的,天真的小艾瑞克。

肖的亲吻向下移动,舔吻着腺体所在的位置,纯粹的Alpha气息四散弥漫,让那舌尖牙齿下的动脉跳动得更急促。紊乱期的发情和刚刚的打斗让艾瑞克毫无反抗的余力,他呜咽着颤栗起来,泪水从绿眼睛中涌出,他湿得更厉害,绝望和羞耻让他夹紧双腿,爱液甚至浸透了薄薄的牛仔裤面料。

“嗯……”肖微微撤开一点,再次欣赏Omega发情的样子,他舔着薄薄的嘴唇,“尝起来,我不在的时候,你被别人标记过。一个陌生Alpha,”他轻轻说,“年轻,但是强大。是谁呢?你这浪荡、浪荡的小婊子,为自己找了一匹头狼。”

艾瑞克挣扎着保持呼吸,汗水从苍白的额前滴落,发情的痉挛让他浑身颤栗不止。可他能感应到四周的金属,肖手腕上的手表,脖颈上的项链,衣服上的别针;整栋房子的金属都在嗡嗡地呼唤他的名字,颤栗着等待他下达命令,在他动弹手指的一瞬间就钻破墙皮,把肖和一切都撕扯成碎片。——但此时他却被揪扯着跪在床上,肖牢牢压制着他的磁力,仿佛这个致死级的变种Omega是个全然无害的男孩,一条随处可见的狗,一个八美金一回的娼妓。

“现在,”Alpha轻声说,“我要你吃下我往你嘴里放的东西,你要吃下去,你要咽下去,用你的漂亮嘴巴把我给你的奖励弄得湿漉漉的。很湿很湿,像你一样。”

艾瑞克的眼神表示他会把肖放进他两片薄唇之间的任何东西都一口咬断。

“噢,艾瑞克,”肖的语气近乎温柔,“你总是不学乖。”

在艾瑞克表示出愤怒之前,那修长优雅、养尊处优的手指就像铁钳似的在他下颌处收紧,如此用力,以至于艾瑞克怀疑自己的下颌骨要碎裂了。他咬紧的牙关被撬开,肖的指尖掐进他骨骼的缝隙里,肌骨摩擦的咯咯声在他耳边响动,让人毛骨悚然。艾瑞克听见自己发出一声窒息似的叫喊,他的下巴要脱臼了,他的脸上肯定已经留下了淤青,那双泪汪汪的绿眼睛睁得很大。像受虐的动物。肖想道,一边加大了手上的力气,艾瑞克挣扎得如此厉害,让他觉得自己现在用的力量足以掀翻一辆卡车。他用另一只手拉开裤子拉链,把那已经勃起一半的阴茎放出来,它垂在那儿,丑陋又强壮。艾瑞克只来得及看了它一眼,那玩意就顺畅地插入了他的喉咙。

信息素。他觉得自己一辈子都没闻过如此强烈、邪恶、有侵犯性的信息素,在阴茎滑入他口腔的一瞬间,那气味就在他鼻腔炸开。艾瑞克的下身痉挛起来,渴望受孕的本能让他呻吟着翘起臀部,视野逐渐模糊起来。为了保险,肖的手依旧牢牢捏着他的下巴,完全勃起、大得吓人的阴茎被那紧致痉挛的喉咙刺激得仿佛还在继续涨大。泪水从Omega眼里流出,紊乱器的高烧让他的嘴巴操起来甚至更舒服。肖只想用他的喉咙做润滑,当然,如果他知道身下的Omega现在湿得有多厉害,这一步就不必要了。他慢慢挺送两下胯部,发出满足的叹息。一边低头看着Omega的反应。他好像变得温顺了。不过肖不会掉以轻心。

“一会儿,”他说,“我们会把你脖子上讨厌的气味抹掉,艾瑞克。然后我会好好、好好地标记你。我会好好地操你,让你接下来一个月身上都全是我的味道。”

他松开艾瑞克,看着Omega再次倒回床上,咳呛着,干呕不止。肖揪起他后背的衣服,让他转了转身子,然后拉起他的胯部。艾瑞克想要爬起身来,但Alpha的气味让他浑身发软,模糊的视线里不断闪过不详的黑影。查尔斯应该在这儿,在他发情的时候。他想。查尔斯应该陪在他虚弱的Omega身边,确保他的安全,满足他的需求。当然,他不在这儿。他得到的是这个……这个

艾瑞克觉出自己的胯部被捞起,完全像个玩具似的被肖用双手牢牢捏住,固定在身前。没有扩张,没有多余的润滑,他自己的爱液已经开始顺着苍白瘦削的大腿向下滴落,肖腾出一只手来抚摸着他的腰,手指描摹着他肌骨的线条,他的衣服滑到肩胛附近,肖俯身吻着他后背露出的肋骨形状,觉出Omega在自己的亲吻和抚摸下颤抖起来,肌肉一寸寸绷紧,让他的身体变得甚至更加好看。

“马上就好了,艾瑞克。乖一点……”

他挺送进去。艾瑞克的脸贴在乱糟糟的床单上,发出一声闷闷的哭叫,颤抖的、变音的。他的大腿在剧痛中自动分得更开,痉挛着伏低身子,腰肢扭曲成美丽的弓形。肖的手仿佛两只铁钳,拉扯着他的胯部,把他拽得离自己更近,直到Alpha摇晃的睾丸碰到艾瑞克的臀部。艾瑞克听见肖叹息一声,然后他动作起来。Omega的手指痉挛着揪扯住身下的织物,他呻吟起来,被剧痛和耻辱的快感折磨得痛苦万分,他那完美又紧致的苍白臀瓣随每次颤栗的抽气而夹紧。肖的手指抚摸着他胯骨的折痕,满意地看着Omega在自己身下颤抖。他服用了过多的抑制剂,以至于断药后的发情来得猛烈又痛苦。如果没有Alpha操他几顿,他可能甚至活不过今晚。

艾瑞克也许昏过去了几秒,或者更久,他不确定。他能闻见空气中浮动的精液与汗水的味道,肖猛烈的动作,肖掐进他肌肤里的手指。他听见自己细小的呜咽和呻吟,如此陌生,没人会想到万磁王能发出像这样的动静。他是个Omega。这事实如此清晰地显昭出来,他那随Alpha的抽插而挺动不止的纤窄腰肢,他那柔韧光洁的甜蜜肌肤,他夹杂着啜泣的呻吟,他的眼泪,他那浓烈又淫荡的信息素味,绝望地渴求着Alpha的到来,渴求着孕育新的生命。肖马上就要成结了,他加快频率,手游移到艾瑞克的臀部,不像大多数Omega那样的柔美曲线,艾瑞克的身体呈现一种低体脂的性感,刀削斧凿般的脊背线条延伸到两个对称的腰窝中间,然后是紧致白皙的臀瓣,完美的半球形,随肖的动作微微颠动,好像以冬青小枝装饰的圣诞布丁那样富有弹性,美味多汁。艾瑞克被他操得浑身颤抖,一次次瘫软下去又被强拉起来,紊乱急促的呼吸使他的肌肤展示出微微缺氧时的潮红。然后他听见——起先他觉得这是梦——他听见一个熟悉的声音。

“放开他。”平静稳定的男中音。艾瑞克觉出肖的动作停滞了。他想转过头去,但是没有力气。接着他闻见那股熟悉的气味,然后是脚步声,高档皮鞋踩着华丽的硬木地板。肖好像发出一声轻笑,艾瑞克觉出胯部的压力减轻了,但他没有被放开。

“查尔斯·泽维尔。”肖说,“我怎么会没想到呢?”

“塞巴斯蒂安,”查尔斯的声音镇定又轻松,好像在派对上跟人自我介绍似的,“亲爱的朋友。别逼我说第二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