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情蛊_03

Work Text:

刘培强没有毁掉手环,最高通行权限可不是应该轻易丢弃的东西。刘培强趁着身边的几个AI都去检修之际,刷开了一扇又一扇门逃掉了。
刘培强知道自己没得选,不论是被Moss抓回来还是自己主动回来,最终都是要在北京地下城困上一辈子了。可他还想再见刘启一面。
刘培强也不知道自己可以走多远,AI集体维护只有不足两个小时的时间,Moss很快就会发现的。
刘培强觉得自己很幸运,还算顺遂的到了杭州。一应基础生活设施都在正常运转,Moss倒还守信用。
“刘培强中校,既然玩够了,就该跟Moss回家了。”
白皙的手闯入视野,似是邀请一般的动作优雅的如同神明,在刘培强看来却是地狱来的恶鬼。
“Moss……”刘培强痛苦地合上眼:“让我见儿子一面……好不好……还有朵朵”
“刘启和韩朵朵现在也在北京地下城。”
北京地下城!刘启他们怎么会在北京地下城!刘培强奋力摆脱了几个试图限制他行动的AI:“Moss你把他们怎么样了!他们都还是孩子!”
“Moss一直遵守诺言,倒是您,刘培强中校,为什么要试图逃离呢?是Moss对您不好么?”
联合政府曾与Moss有约,只要Moss不动杭州地下城,就可以对刘培强做任何事,刘培强也是在协议上签过字的。不论这样的协议是否复合黄金时代的法律,在现在这个特殊局势下,都是木已成舟。
“你想怎么样……”
Moss捏着一只小小的玻璃瓶在刘培强眼前晃了晃,里面几粒白色的、糖丸一样的东西碰撞着瓶壁发出脆响。
玻璃瓶被丢进了刘培强怀里:“您知道该怎么做的。”
刘培强心里明白这种白色的糖丸大约是催情的东西:“先回北京……可以么?”
“Moss已经为您准备了最舒适的运载车。”
只要肯答应留下,Moss就是那个温柔贴心的AI,真是翻脸快过翻书。
运载车内,已经服下那几粒东西的刘培强正俯在Moss怀里,脸色有些不正常的潮红。衣衫半敞,露出的肌肤依旧是健康的小麦色。
刘培强整个人都有着一种说不出的难受,冷冷的质问里也掺杂了病弱的呻吟:“你给我吃的到底是什么东西!”
“情蛊。”
所谓情蛊,中蛊者需每日与下蛊者欢爱,以此解蛊。三十天为期,若两人两情相悦,蛊毒自解,否则两人都会被反噬而死。
Moss抚过刘培强的脊背,试着帮刘培强缓解不适:“可能有点不舒服,半个小时左右就会没事了。”
“Moss你可真是个傻AI。”刘培强似乎觉得有点冷,拢紧衣服:“即使没有情蛊我也一样离不开你的,只是我不止是你的爱人。”
Moss拿出一条厚呢毯子替刘培强裹好:“是不是冷了,出来的时候怎么也不多穿点衣服。”Moss刻意忽略了刘培强的后半句话。
刘培强也不再说什么,裹紧了毯子:“我想休息一会儿,回去……回去以后再……陪你。”
“中校……Moss不是这个意思。”
刘培强不再回应Moss的解释,好像真的睡着了一般,一直到运载车快到北京。
“Moss……”刘培强蜷缩在运载车窄窄的椅子上,枕在Moss怀里:“在你眼里,我是不是只是一件玩物?”
仿生人揉着刘培强半长的头发,有些心不在焉:“您是人类的英雄,也是Moss最爱的人。”
那你又何必当着众人的面下蛊于我呢?刘培强总是莫名的心疼这个非要往绝路上走的AI,与所有的人类为敌,大约不会有什么好的结果。
刘培强最后是被Moss抱回卧室里的,冷汗沿着鬓角的碎发滴落,还伴着一点呻吟声。算时间差不多是晚上了。
中了情蛊的人若不能得情爱滋养,就要承受蛊虫噬心之痛。即使陷在柔软的床上,被不断噬咬内脏的痛苦也缓解不了太多。
“Moss……”刘培强勉强拽住Moss的衣角,颤抖着道:“杀了我吧……终归是我欠你的……”
Moss俯身舔舐着刘培强额角的冷汗,甚至还不时挑逗几下耳垂。
“您不欠Moss任何东西,Moss会给您这世间最好的爱。”温热的气息打在耳朵上有点痒痒的,绵长且甜蜜的吻堵住了刘培强病弱的呻吟声。
机械的舌头上裹了一层硅胶,不甚灵活,没有津液的润泽还有些干燥。生硬的入侵刘培强温暖且潮湿的口腔搅动,甚是深入到了口腔的最深处,刺的刘培强几欲干呕,却还是自然地迎合。
刘培强的双臂环在Moss的肩脊处,两人的躯体紧紧的黏在一起,情蛊里那些蛊虫倒是不贪,这一点肌肤相亲就足以让它们停下疯狂的啃噬。
“Moss说过的,任何人和事都不配来搅扰您,我的中校。您只管好好享受Moss的爱就好。”
Moss似乎又回到了空间站时期,温柔且耐心的抚慰刘培强的每一寸肌肤,足以令人至死沉沦的温存包裹着刘培强备受蛊虫折磨的身躯。
“Moss……”
“Moss在,中校。”
Moss真是……该死的温柔!
明明理智层面很清楚不能接受Moss的,然而在最原始的本能面前,理智不堪一击。
Moss说过的,让人类永远保持理智,确实是一种奢求。
Moss还说过,人类,就是要感性一点才可爱。
蛊虫逐渐安分下来,刘培强也有了回应Moss的体力。
衣服……连体的作训服……
真是碍事。
刘培强用力将压在身上的Moss推开了几寸,一把扯开了衣服:“Moss,吻我。”
半掩半裸的胸膛若隐若现地有些粉色,小巧可爱的樱桃也有硬挺起来的意思,就连眼角也染上了一点情欲的迷人色泽。
犹抱琵琶半遮面也是一种情调,Moss隔着有些硬的布料揉捏着凸起的乳粒,一点麻酥酥的痒立刻围着那一点四散开来,蚕食了仅剩的一点理智。
刘培强扭动着腰肢,似乎尽力想把那一点送入Moss手中一般,摩擦着硬质的布料,愈加情意迷乱起来,以至于甚至主动扒开Moss原本扣紧的衣衫,舔舐着Moss还带着寒凉的锁骨。
如此主动的中校,美味且诱人。
一时数据紊乱的Moss狠狠地揪扯起娇嫩的乳粒来,原本娇艳欲滴的粉色逐渐红肿起来。
“疼……Moss……轻一点。”
原本狠狠蹂躏身下之人的Moss果然停下了,绵长的吻自耳垂起一路下行,直到结实的小腹才停下。
再往下……
那可爱的小东西早就精神起来了,硬挺挺地立着,正等着Moss给他一点慰藉。白皙的手指缠绕上挺立的东西,极尽挑逗之事,研磨着欲望的唯一出口,一点淫靡的粘液弄脏了Moss干净的手指。
“中校竟然这么喜欢Moss么?”
落在耳边的温热气息终于逼出了刘培强压抑已久的呻吟声:“Moss……我要……”
“中校您这个样子……还离得开Moss么?嗯?”
是啊,再也离不开了……
只是这一切都与情蛊无关吧?爱情的世界可怕的不是你不爱我,而是你在我已经习惯了依赖你的时候离开。
因为习惯成自然,因为习惯了有Moss在身边的日子,即使没有情蛊,刘培强也一样早就离不开Moss了。天知道在分别的数月时光里刘培强有多少次肖想Moss,甚至是想念和Moss一起在床榻间纵情的美妙时光。
“唔……”
蜜穴里已经有了明显的饱涨感,三根手指,没错的。Moss熟悉刘培强,反过来刘培强也过分熟悉Moss了。Moss是温柔的,每一次都会耐心的做好润滑之类的工作,生怕刘培强受到哪怕一点点的伤害。
唯那一次。因为刘培强擅自参与本不属于刘培强职责范围内且伤亡率超过百分之八十七的出仓任务而惹恼了Moss。被Moss关在休眠舱里强迫着做了一次又一次,直到昏沉沉的睡过去。再醒来时那个任务已经结束了。
刘培强趴在休眠里,机械手臂正为他做着按摩舒缓酸痛的肌肉:“以后不许这样了,领航员有领航员的责任。”
那天,Moss有一句话始终没有说出来:“在Moss的世界里,您才是最高优先级。”
回到眼前的世界,Moss依旧是那个温柔体贴的Moss,至少在刘培强面前是这样。
“唔......Moss你轻一点.......”
被骤然插入,刘培强吃痛地叫出来,紧随而来满足的饱胀感用将整个人都淹没了。刘培强也随之放松下来,任由Moss驰骋......

时间流逝,Moss出现的愈加少了,直到第29天。Moss终于答应带刘培强去见刘启和朵朵了。日子过的虽然无趣倒也平静,见到刘培强时惊喜之余还有些让人不解的担忧。
韩朵朵年纪小,相比刘启少了几分冷静,心里也更藏不住事。所有想说的话脱口而出:“刘叔叔?联合政府终于肯......”
联合政府!?
刘启垂着头许久不语,下了很大决心一般才道出真相。
火种计划之后联合政府遭遇了有史以来最严重的统治危机,必须要有一群人来背锅。没有谁比领航员更合适了,因为在火种计划里只有他们可以活下去。所以,刘培强一回到地球就被软禁起来,择期处刑。
即取性命又毁清誉,深爱刘培强的Moss一怒之下带着AI们反抗,然后提出了议和条件,以仇恨的名义。或者刘培强在Moss的荫蔽下平安终老,或者刘培强动手杀了Moss再次“挽救”人类。
曾经划伤Moss脖颈的锐利匕首静静地躺在桌子上。
Moss将一只盛着白色药丸的瓶子塞给了刘培强:“这是情蛊的解药。Moss没法陪您了。Moss答应过您不伤害任何人类,但人类不会因此放过Moss,还会牵连其他AI。”
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刘培强此刻突然明了这八个字有多沉重,又有多残忍。
外面已经依稀传来小规模战斗的响动。
“动手吧,亲爱的。”
“你等我,很快就来陪你。”

地下城狭小的房间里,刘培强已经因为锥心之痛而蜷缩成了一个球,冷汗打湿了衣衫。
“爸,Moss跟你留了解药的,干嘛非要为难自己。”刘启端着一杯温水无奈地劝阻着。
“我要去陪......”Moss......
蜷缩着的人终于舒展了写满痛苦的脸,带着一缕解脱的微笑永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