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秋千猪跑续写

Work Text:

“我说我恨你。”

李承鄞再也无法佯装镇定,他突然觉得自己这些年的惨淡经营通通可笑无比。“情深意长、相爱相亲”不过是他的自我欺骗,眼前的的小枫分明了无生气的模样,仿佛随时都会从他的身边永远消失。

他几乎是攥住了小枫的肩膀,恨不能用疼痛让他看到她一点情绪的流露,哪怕是愤怒、是叫喊都好,只要她不用这样的眼神看着他。

黑夜像是一场漩涡,叫他迷失了所有的理智。既然得不到她一丁点的欢喜,那不如让她与他共沉沦。

她是她的妻,这辈子,注定只能是他一个人的。
不管是身,还是心。

扛起小枫往寝殿走,他几乎是急不可耐的。他觉得自己像是一匹嗜血的狼,小枫软弱无力的哭喊和软绵绵的拳头刺激着他所有的感官,在他的眼里,她的举动不像是抗拒,而是欲拒还迎。

小枫的脑袋一直昏昏沉沉的,她本能地不想见到李承鄞,巨大的爱与恨交杂在一起,仿佛要把她整个人撕裂开。被砸在床上的时候,她终于恢复了一丝清醒,李承鄞盯着她的眼神可怕极了,她意识到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下意识地想要逃。一条腿刚迈出床沿,李承鄞就从后面拽住了她的脚踝,硬生生把她拖了回去,纵身压了上去。

小枫伸手抵住李承鄞的胸膛,拼命地摇晃脑袋,想要避开他的亲吻。李承鄞嫌碍事,伸手死死按住她的手腕,固定在她的身侧,身子贴得更近,狠狠地吻向她的唇。小枫的挣扎完全是无济于事,她动来动去反而方便了他把她逼到一个退无可退的角度,找准她的唇,几乎是咬了上去。

小枫气得浑身颤抖,紧闭着眼,不想看到李承鄞丝毫。李承鄞猜透了她的心思,极有耐心地反复厮磨舔舐她的唇瓣,像是在逗弄她。小枫憋得满脸通红的时候李承鄞正好放过了她,她怒目圆睁,好容易喘过了一口气,咬牙切齿地喊:“李承鄞你卑鄙无耻……唔”

他找准了时机,复压了上去,她牙关根本来不及闭合,就被李承鄞彻彻底底地占领,攻城略池。小枫被迫承受着这样的亲吻,脑子里乱极了,以往亲密的画面挤占了她整个脑海,她脊椎升起一阵酥麻的感觉,几乎迷失了自我,疯狂地想要去迎合他,叫他知道,她有多么地爱他。

李承鄞察觉到她的抵抗在一点点退去,吻也变得轻柔,轻轻地贴着她柔软的唇,呢喃着她的名字,近乎贪婪地用目光摸遍了她的眉眼,因情欲而氤氲着粉红的脸颊,和泛着水光的唇。

他急着宣誓自己的内心:“小枫,我爱你,我真的爱你……”随即情不自禁地放松了对她手腕的压制,欲伸手去触碰她的鬓发。

他的手拂过她的脸颊,开始解她的衣服的时候,小枫才忽然清醒过来。

她觉得自己简直是疯了,居然对这样一个人还存着幻想。她的灵魂仿佛清醒地站在一旁,看着床上两人交缠的姿势,这一画面充满了讽刺的意味。

她是背叛了所有族人的叛徒,最后注定被唾弃,被抛弃。

她的心一瞬间冷了下来,意识到李承鄞放松了对她的束缚,她趁他情动,一把推开了他,跌跌撞撞爬下床,张口欲呼救。李承鄞完全没料到她的举动,只坐在床上,眉目阴沉地看着她匆忙的背影,内心的悲哀和愤怒交杂在一起,像是洪水泛滥,淹没了他方才所有的喜悦。

小枫拼命跑到了门口,一边喊着“永娘救我!”一边奋力地去推那扇门。

推不开。

她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一定是永娘她们把门反锁了。

身为太子妃,和太子做这些事情,是她的义务。

她逃不掉的。

她最后一丝勇气也消失殆尽了,倚门半晌,她颓然地滑倒在地,无声地哭起来。

李承鄞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她的身边,她害怕极了,尽力地蜷缩着自己的身子,死死抵住门口,仿佛这样就能逃避所有。

她这样无助的样子,像极了一只受伤的小狐狸,李承鄞内心的征服欲被彻底激发,他再顾不得分毫,蹲下来捏住小枫的下巴,逼迫她扭头看向自己,然后直接亲了上去。

他几乎整个身体的重量都压在小枫身上,小枫无处可逃,被迫仰头承受着他的索吻。她觉得自己快要疯了,眼前是李承鄞密密麻麻的吻不断落在唇上、脖颈间,热得像火;背后是冷冰冰的门檐,巨大的温差刺激着她所有感官,她咬着牙,才不至于发出声音。

迷迷糊糊不知道过了多久,李承鄞把她横抱起来,迈步走向床的方向。她在他的怀里软得像一滩水,再也没有力气挣扎,只能认命地闭上了眼。

小枫上身的衣物很快被尽数剥去,李承鄞和她肌肤相贴,几乎要在这样的柔软面前败下阵来,只觉一团热流汹涌着冲向腹部,脑海里叫嚣着要得到她。

彻底将她占为己有,不管她是否愿意。

小枫依旧一副生无可恋的模样,他突然起了折磨她的想法,张口便在她的胸口咬下去。听到她低低的“嘶”声,李承鄞气急败坏地开口:“小枫,我真想知道你心里到底装的是谁!”

“总之,不是你。”

小枫一字一句地答完,几乎要哭出来,她的顾小五绝对不会这么对她,绝对不会强迫她做自己不愿意做的事情。

可惜,顾小五已经永永远远地死了。

李承鄞听到她的回答,嫉妒得快要发狂,想也不想地把她翻过身来,扯下她的亵裤,握住她的脚踝,把她的腿弯曲成屈辱的姿势,让她跪着承受他的进入。

小枫几乎是一瞬间爆发出撕心裂肺的哭声,夹杂着骂他的话,李承鄞不管不顾,一边咬牙往里挤,一边恶狠狠地在她耳边说:“你心里有别人又如何,你是我的太子妃,是我的妻子,你整个人都是我的!你永远也别想离开我!痛吗?我要你永远记住今晚发生的一切,永远记住我是怎么和你在一起的!”

小枫的哭声渐渐变成低声呜咽,她真的累了,放弃了挣扎的想法,只是用手紧紧攥住了床单,忍着李承鄞带给她的痛苦。李承鄞在身后喘息着,掐着她的腰肢说着谎话,他说他是多么爱她,多么舍不得她。他一次次地撞击着她,每次都顶到最深处,仿佛他们是这世间最亲密无间的爱人。
李承鄞溺在无休止的快感里,脑海里有一个疯狂的念头:他要拽着小枫的手共赴天堂,再死死缠绕着,一起坠入地狱。

随着他的抽插,浊液伴着处子殷红的血缓缓地从小枫大腿根部流下。一阵冲刺后,李承鄞终于停止了运动,抽身而出。看到小枫腿际的颜色时,他的神色有一丝慌张,急忙看向她的脸。她脸上一点表情都没有,眼神不知道瞟向什么,固执地不肯看他,只是用气声问他:“李承鄞,这样你满意了吗?”

有的事情一旦开始就覆水难收,他急忙地想要张口辩解,却发现说什么都是枉然。他只剩下了一个念头,要让小枫和他一起领略人世间最美妙的快乐,用合欢掩盖所有的情绪。他俯身下去,用膝盖顶开她的双腿,不由分说再次进入。

小枫完全没有料到他的举动,再反应过来时已被他搂着腰肢跨坐在他的腿上,他扶着她,缓缓地上下顶撞。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包围着她,她没来由地感到难堪,这种感觉比愤怒更让她无暇应对。她慌张地扶住李承鄞的肩膀,低头去看他。
李承鄞正好仰着头,眼里亮晶晶地映着她的影子。小枫想要开口说些什么,唇齿却被他完全堵住,未出口的话堵在喉咙那里,呜呜咽咽地听起来像极了求饶。

李承鄞竟然放过了她的唇,用鼻子轻轻摩挲着她的脸庞,轻声说:“小枫,叫出来,我喜欢听。”

“你!”刚吐出一个字,就被他一阵加速的侵略顶得说不出话。

她的脸腾得热起来,像是飘来了两朵火烧云。李承鄞眉角眼角都笑开,真的开始和她调情:“想要啊?叫我。”

她从来没见过他笑得如此灿烂的样子,忽然想起来李承鄞也不过才二十出头,本来就该是个开朗的少年。心里涌起一阵酸涩,她的眼眶里泛起热意,竟怕他看见,趁眼泪落下之前吻住了他的唇。怜惜他的念头一旦开始了就如滕蔓般野蛮生长,理智不复,两人交合处的感觉便变得格外清晰,小枫紧紧攀附着李承鄞,说不清他带给自己的感觉到底是快乐还是折磨。

这夜还长,这人生太苦,哪怕是瞬间,她也会有撒手命运,不管不顾的想法。哪怕明知一切都不该发生,她却忍不住要忘却所有,只争现在。

不知道晨钟响了几遭,李承鄞终于肯放过她。她疲惫极了,很快便沉沉睡去,李承鄞看着她的睡颜,情不自禁弯了唇角,俯身轻轻地吻她。他不敢合眼,生怕自己一睡着,小枫又消失不见。

他抬眼望向窗外,天际已经浮现一丝霞光。他像是久未见到光明的孩子,看着看着,仿佛光线刺眼似的,很快便红了眼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