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喻黄]浮世镜

Chapter Text

“要换场吗?或者接下来,你有什么计划?”

“没计划。要不……”黄少天略有思索。

“我送你回家。”

----------------------------------

 

“哦?”喻文州敞着两条长腿坐在酒吧沙发上,手腕一勾,黄少天面前那半杯威士忌就到了自己手心:“黄少玩够了?”

“也不是玩够了,我就是嫌你在这儿和我磨工夫,忒费劲了,让你说话呢你又说不过我,”黄少天多看了他两眼,金发下的银耳钉极有存在感地闪了闪,“那就只能各回各家了呗。”

喻文州笑了笑,眼帘垂着,像是有些不好意思:“您今天见我第一面,大概还不太了解我。说话么,确实不是我的强项。”他指指头顶上方的巨大镜子,那里倒映着另一个世界的一切:“黄少说要送我回家,我恐怕不是这么简单吧?”

“说话不是你强项,那什么是你强项?”黄少天一手撑着卡座的软垫凑近喻文州的脸,端详这个讲话慢条斯理的男人:“我不喜欢说话说一半的人,文州,你可得想清楚再说。”

“都说了……”喻文州抄起黄少天的酒杯,仰头,一饮而尽,然后转头迎着黄少天的方向毫不客气地压了上去,黄少天一愣,似乎没想到喻文州胆子这么大,但等他再要后退的时候,对方的手已经按住了他的后颈。

一双含过冰渡过酒的薄唇在他愣神的工夫已经找了过来,粗粗碾转一圈后才离开些许距离。

喻文州眨了眨眼睛,轻声说:“都说了……说,不是我的强项。黄少怎么还总是让我说?”

“行——”黄少天抬手就卡住他线条好看的咽喉,“那咱们就不说了。但不好意思,我这个人呢,哪儿哪儿都不错,你要是个纸糊的老虎那之后咱们谁吃谁还真说不好!”

“黄少不必担心,”喻文州换了个姿势,单手撑着黄少天身后的软垫靠背,一条腿巧妙地卡进了对方两腿之间的位置,让自己完全覆在了黄少天身上,说道,“术业有专攻。”

黄少天向后仰着头看他,抬手勾住他脖子,笑道:“哎呦没看出来啊,文州,你居然是会说这种话的人?真是让我有些意外,啧,不过嘛……”他仰起头吻在喻文州嘴角,轻声说一句:“我就喜欢与众不同。”

……

经理知道黄少天脾气心性,一早就准备好了包厢隔绝视线,两人跌跌撞撞闯进去踢上门的时候,喻文州身上所有的扣都叫黄少天解了个遍。

“这么多扣儿,”黄少天利索地甩掉身上的夹克,两条手臂勾着喻文州的后背,仰着头意乱情迷,“怎么比女人还麻烦?存心叫我着急是不是?”

喻文州笑着拨开他牛仔裤的拉链,细瘦的手掌直接沿着黄少天的小腹摸进去,两个指头勾住那根已经硬翘的东西上下摩挲:“怎么说得好像你上过一样?”

“你傻呀,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黄少天含着他的唇,让他摸得浑身的肌肉都绷起来,一阵阵地抽气:“文州,你这手什么做的,嗯?”他舒服地仰起头,正好给喻文州让出脆弱的喉结位置,像是把自己的性命都交由对方手里。

喻文州没回答他,他搂着黄少天的腰把人带到沙发上,两只手掌一前一后,一个给黄少天抚慰前面的已经饱胀的肉根,一个捏着他屁股上的肉,把人往自己有反应的部位压。黄少天整个人就跨坐在他身上,高挺的鼻梁顶着他的额头,喘息声一阵强过一阵,喻文州便不再动,只捏着他的东西抬头与他交换了一个深吻。

“少天……”喻文州梦呓般叫他的名字,唇舌掠过对方的潮湿的口腔,“这阵怎么不说话了?”

黄少天按着他的肩膀,重新低下头吻住了他的嘴,声音被浓重的情欲蒸腾得不成样子:“快点……文州,衣服脱了。”

这使唤人的少爷脾气。喻文州直起身含住他耳垂吮吸:“怎么在哪边都这么急?”

头顶上方,另一个世界的喻文州和黄少天已经纠缠着在楼道里亲了起来。

黄少天摸到喻文州鼓胀的下身,道:“难道你不急,你不急这是什么意思?要不要我来帮你添把火?”

没等喻文州出声,他已经从沙发上退下去,扒着喻文州的膝盖伏在了对方的胯间。喻文州今天穿了条质感上乘的西裤,那物的形状隔着一层布料根本遮不住,黄少天看了喻文州一眼,手指拨开内裤边缘,轻轻握住了那个弹出来的硬挺肉柱,毫不犹豫,张嘴就含了进去。

喻文州呼吸一屏,手掌随之抚上黄少天的侧脸,随着对方极具技巧地吞吐,手指揉捻他的耳廓,下颌,鬓角的碎发……黄少天的唇是软的,口腔里撒发着热腾腾的酒气,舌头又湿又滑,绕着他的茎身从下一点点向上,最后停在龟头下面的阳筋附近轻轻舔舐。喻文州觉得后脊一阵阵地发麻,手指不由自主的滑入黄少天的头发,着迷地抚摸着他的头皮。

“舒服吗……”黄少天喘着气从他胯间抬起头,嘴唇亲吻吮吸顶头,观察喻文州的表情,“嗯?文州?我这把火怎么样?”

喻文州轻轻喘息着垂眸看他,瞳色深得可怕,仿佛身体里那层最原始的情绪都被黄少天激了出来。他点点头,道:“来我这里,少天。”

黄少天站起身从旁边小桌下的抽屉里摸出润滑和套子抛给喻文州,自己则抻着身上那层被汗浸透了的黑色背心脱了扔在一旁,又踢掉长裤,仅仅踏着那双马丁靴,浑身赤裸地走上前,两条腿一左一右跪在喻文州身侧,拉着喻文州带向身后:“对我好点,我好久没做了,弄痛我就没下次!”

喻文州咬着他的乳尖,涂满润滑的手指慢慢从那个干涩的甬道处捅进去,在黄少天挺身的瞬间紧紧搂住他的腰,低声应道:“我有分寸,别担心。”一如黄少天所言,他身后那处地方果然干涩异常,喻文州不敢硬来,搂着黄少天躺倒,将人完整地抱在怀里,又挤了些润滑到入口处,细致地帮他抹开,再次用指尖撑开褶皱的边缘。

他阖目低头,放任自己去找黄少天柔软的唇:“要是痛就喊我。”

黄少天抬起一条腿挂在他身上,马丁靴摇摇欲坠。他在接吻的间隙里咬着喻文州的下唇不满:“你让我喊我就喊,我就不要面子的吗?”

两人此刻身体相贴,喻文州脱掉自己身上的衣服,让两人的下身顶在一起相互磨蹭,别样的爽利直冲大脑,黄少天勾着他的脖子,配合着喻文州自己慢慢动着腰,眼神涣散地抵着喻文州的额头,浑身上下没有一处不在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