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入梦里》

Work Text:

两个本来可爱透粉的乳尖被乳夹夹得殷红,后穴还塞着高频率震动的电动玩具。长庚明显还一点儿懵,自己明明只是上床睡觉前喝里一杯不知道什么时候买的但来没过期的牛奶。

长庚微微的失神被顾昀察觉,于是被压着做了一次深喉,硕大的龟头顶到喉口引起口腔内壁收缩,夹得顾昀一阵爽利。

顾昀坐在椅子上,单手揽着长庚的头,小幅度地轻干着他的嘴。长庚嘴角被磨得微红,眼角噙着泪任顾昀在他嘴里进出。

来不及吞下的唾液慢慢从他的嘴角溢出,长庚双腿间性器也翘得笔直,顶端溢出的液体拉着一缕缕银丝垂到地面,积成了一小滩。

埋在后穴的电动玩具似乎被设定了奇怪的程序,明明刚插进去的时候只是低速震动。现在电动阳具竟开始离心扭动起来,一下下地捻着长庚的那处软肉,激得他敏感的女穴一收一缩地吐出大股淫水。

长庚被强烈的快感冲得头昏,用嘴卖力地随着顾昀的抽插套弄着性器,灵巧的舌尖热情地嘴里性器的每一寸。

顾昀被伺候爽了,奖励似的挑起乳夹上的链子往外拉,破皮的乳尖被扯弄,长庚又疼又爽,性器猛地一下磨到了粗糙的床单,颤颤巍巍射出浊白。

顾昀停下在长庚嘴里的抽插,拔出性器,轻笑着揉了几下动情吐水儿的女穴,“宝贝儿,光是干你上面的小嘴你就高潮了,要是干你下面两个,会不会把你肏坏呀?”

长庚刚从高潮里缓过神,听着顾昀让人脸红的荤话,只是紧紧攀上顾昀的脖子,迷迷糊糊地亲吻着他的下巴,留下一个个湿润的痕迹,哼哼唧唧活像个求人宠爱的小猫崽崽,“子熹……你轻点儿,轻点儿就不会坏……”

长庚有心想讨好顾昀,也不知哪来的力气猛地调换体位骑到顾昀身上主动扭腰拿湿软的女穴磨蹭起他的硕大,迷离的眼里满是渴望。湿滑的淫水一股股往外涌,把两人下身染的泥泞不堪。

顾昀深深吸了口气,配合着长庚的动作往上重重撞了进去。

“嗯啊……子熹……轻点儿……”长庚媚声叫了一声。顾昀下身不停,又是一个深顶。长庚女穴里面的骚点浅,顾昀每次顶入都能磨到,然后就感受到身上人身子一抖,淫水能流一床单。

长庚被肏得失了神,双眼都蒙上了水汽。可他越是神志不清,腰身扭得越浪。

“忍一忍,乖……”顾昀伸手取下夹在长庚双乳上兴风作浪的乳夹,把那敏感的肉粒放在指间摩挲,腰部却向上顶更快更用力。

乳尖被手指玩弄,长庚难耐地挺起胸,他的性器早就又勃起,随着细腰的摆动摇晃着吐着残精,把他光洁的小腹弄得白迹斑斑。顾昀大力挺动着性器专心磨长庚的敏感点,进得并不是很深,长庚早就适应了被大力戳弄的感觉,却因为没有被顶到的深处而渐渐泛起了细细密密的麻痒,身体深处的空虚感一波盖过一波,惹得他不由缩紧了内壁。

“痒……子熹……里面痒……肏里面……”长庚轻哼着,眼角尽是媚意。

“长庚,这可是你说的。” 顾昀被这一下下的收缩吮得舒爽,听着长庚一声声叫床,再也无心去照顾他的感受,抽出水淋淋的半截硕大,再用力往里捅,只想把身下人干个对穿,插得他那张小嘴除了叫床再也说不出其他词语。

这一插,顾昀觉得自己顶到了一个隐蔽的小口,身下的长庚却是一僵,连带着整个女穴都缩紧了。

敏感点被磨,又被顶到了子宫,双重的快感让长庚爽得连叫都叫不出,只能挺着腰重重喘息。

顾昀只觉得那肉穴在短暂的僵硬后,快速的涌动起来,里面的宫口也羞羞涩涩地张开吞下了半个顶端。

顾昀爱怜地抚摸着爽得脱力趴在他身上哼哼喘气的长庚,把他汗湿的头发拨到两边,在他耳边轻轻吹气,“宝贝儿,里面还痒吗?”

“痒……”长庚几乎是浑身颤抖,嘴里吐出的尽是娇喘。长庚只觉得托着自己的浪愈来愈高,整个人都悬在了半空,下腹也渐渐泛出了微妙的感觉。

顾昀刚想狠狠挺入给自家心肝宝贝解解痒,就被长庚连推带蹬地退出了体外。

顾昀奇怪,怎么做一半还跑了,于是一把拽住正想下床的长庚,把人拖回来,硕大重新顶进去,问他:“你跑什么?”

长庚急着要去解决生理问题,顾昀突然进入还撞了一下敏感翘起的阴蒂,阵阵尿意瞬间急涌上来,激得长庚抽噎着大声求饶,“啊……子熹……我去卫生间……快放开我。”

顾昀先是一愣,而后邪魅一笑,调换了体位让长庚趴在床上,然后猛地拽出埋在他后穴的电动玩具,自己挺身进入,在被电动玩具震松的后穴里狠狠撞了几下,还用手指去抠弄红肿的阴蒂下隐藏的女性尿孔,行径无比恶劣。

长庚只觉得自己憋了几个月都变态了,做梦还能做得这么刺激。发着颤想伸手把顾昀的手给推开,但以他的力量哪里能反抗,反而让顾昀更想把人欺负得欲仙欲死,于是顾昀用拇指堵住了长庚的顶端,还大力按掐瑟缩的肉粒,让它在指腹下来回滑动,推开上头的包皮,去触碰圆圆的蒂头。明里暗里都是想通过动作的刺激逼迫长庚从女性器官尿出来。

长庚浑身发抖,呜咽了两声,可顾昀丝毫没有要疼他的意思,“乖啊,心肝儿,憋坏了可不好。”手上玩弄的动作越来越重,下身也是直撞着后穴内壁的软肉。

下身窜过一阵酸涩的痒意,长庚感觉神经一麻,再也忍耐不住,一道温热的水柱射在了长庚胯下的被单上。

“嗯啊……”长庚虽然在顾昀床上喜欢哼唧,但持续发出一连串的喘叫还是很少见的,除非是太爽了。他浑身控制不住抖动着,眼神迷茫地张大了嘴巴喘息叫唤,女穴疯狂痉挛着乱吹水儿,眼泪和口水流了一下巴。

顾昀一看把人欺负惨了,赶紧极有眼力见儿地把人翻过来抱在怀里安抚。直到长庚从高潮里缓过神,顾昀才往长庚不知道喷过多少次水的后穴顶了几下,表示自己还没爽到呢。于是长庚不情不愿地勉强答应让顾昀再肏一次女穴。

硕大的性器破开层层松软的穴肉,凶狠地一下击打在脆弱的宫口。长庚穴口缩紧,简直是死死扣住硕大根部,直捣宫口被彻底蹂躏的感觉让人疯狂,引着整个花穴剧烈收缩蠕动。

“宝贝儿,你里面真舒服。”顾昀忍不住赞叹,他爱惨了长庚这绝妙的身体,女穴紧弹性大,温度更是热到发烫,而且水儿还多,捅得稍微快一点能打出白沫,每次进出都带响声。

“啊……轻点儿,坏、坏掉了……”

“嗯?心肝儿不是说不会坏吗?”顾昀贱笑着亲了亲他的额头。下身的硕大一下下狠狠地撞着他的宫口,捅得狠了长庚肚皮上甚至能看到一鼓一鼓的起伏。

那你倒是轻点呀。长庚对顾昀这种得了便宜卖乖的行为表示不想搭理。谁知顾昀竟然把手掌放在他的小腹上,用力下压,惹得原本就包得紧紧的宫腔变得愈发逼仄,顾昀的动作让长庚本来轻抖的身子猛颤了几下。

“别怕。”顾昀难得有良心,轻柔地逐一吻过长庚的鼻尖、耳朵和脸颊,带着些许的安抚。然后刻意压低了性感的嗓音,“乖,放松,让我进去。”

长庚就在令人意乱情迷的声音中直接抵达了高潮。
尽头的小口微微张开,吹出大股滚烫的淫水,浇得顾昀一阵舒爽,迎着那些软水儿,一个狠顶终于捅入到最深处。

性器一进入就被紧紧含住,敏感的铃口一下探到了宫底。

子宫口被捅开的感觉又痛又爽,长庚有些神志不清地胡乱摇头,嘴里喃喃着求饶。

顾昀那肯停呀。他低下头,轻笑着说:“宝贝儿长庚真棒,老公全进去了。”

顾昀进出地极快,在脆弱的子宫里左突右进,随着角度的不同在各个方向顶出了形状。

长庚差不多被干懵了,连瞳孔都涣散,任凭怎么努力都交不回来。

不知过了多久,顾昀突然把长庚的下半身死死钉在自己的性器上,几近狂野地耸动身体。在几十失控的连续顶弄后,长庚一阵剧烈的子宫痉挛,被生生奸到潮吹,而顾昀也被收缩的内壁夹得精关失守地射了出来。

 

……
突然一阵锅碗瓢盆的掉落声把长庚从睡梦中拉回现实,他猛地坐起身连忙掀开被子,却发现床上毫无痕迹,后知后觉地发现腰有点儿疼,下身有点儿酸。

突然,屋门被打开,顾昀端着一杯牛奶走了进来,见长庚醒了笑着说:“醒了?昨晚梦见什么好事了,出一身汗。床单还是我换的呢。”

好几个月没见,长庚的目光算是黏在他身上不肯下来了,可能是因为刚睡醒,目光又细又腻,显得整个人特别软,一边伸出手要抱抱一边软糯糯地红着脸撒娇,“子熹,我可想你了。”

顾昀自然架不住,连忙把冒着热气的牛奶搁到床头柜上,把自家宝贝儿搂在怀里。“乖~我也想你了,这不赶了一夜的车回来的么。”

长庚埋在顾昀温暖的毛衣里蹭了又蹭,这才想起刚才那声可谓惊天霹雳的响声,于是问道:“子熹,刚才怎么了?这么大动静。”

“我就是想拽口锅给你做个早饭来着,一下没弄好,全掉了。幸好我还热了牛奶,赶紧趁热喝了。”

长庚明显一僵,看着冒着热气的牛奶扯了扯嘴角。

 

然后到了晚上,顾昀一个人在客房努力思考为什么自己出个差回来长庚不让亲不让抱还不给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