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云次方】镜

Work Text:

郑云龙在镜子里看到了另一张脸。
那是和自己完全不一样的,似男似女的脸。

他只身一人来上海,为了一部或许能改变他前程的戏。
他没有朋友,每天夜里排练结束独自回到冰的出租屋时,总是希望能有个陪伴。

于是那张脸出现了。

刚开始,它如同雕塑一般面无表情,在他照镜子的时候直勾勾地看着他,看他在镜子前反复练习,像一个安静的观众。
他不但不害怕,反而因此感受到了陪伴和鼓励。

后来,他逐渐习惯了当地的水土,排练也渐入佳境,镜子中的脸开始有了表情。
它仍然在他照镜子的时候看着他练习,在他表演得不够好时摇头,在他做得好的时候露出微笑,在他回家太晚时变得关切,在他酗酒时无声地责备。

再后来,他开始在演出前失眠。
他拒绝朋友们的所有邀约,每天都花大段的时间和镜中的脸独处。
那张脸太美了,美得越来越生动,美得越来越像一个真实存在的人。

不,它确实存在。

郑云龙睡不着的时候会跟它说话,说自己对角色和戏剧的感悟,说自己对未来的打算,说自己面临的压力,说生活中细碎的小事。

“我今天做菜切到手了。”
他举起左手,覆在镜子上,而镜中的那张脸露出心疼的表情,镜中的那个人则伸出右手搭在他的掌心。
郑云龙很感动:“没事,不疼。谢谢你。”
那张脸凑到他的手边,亲吻他的伤口,那触感让他浑身都战栗起来。

那天晚上,他梦到了镜中的男人,醒来时下体黏腻得一塌糊涂。

他又来到镜子前,伸手触摸镜中的男人,低声道:“我爱你。”
那张脸笑了,用有些沙哑的声音一字一句道:“大龙,我也爱你。”

郑云龙演出的那天,给那张脸留了一个座位。直到演出结束,座位上都空无一人。
大家为他表示遗憾,但是他知道,那张脸看到了他的演出,因为他回家的时候,它告诉他,演得真好。

所有人都不知道他在说什么。
可他并不在乎。
了解他,欣赏他的人,已经在他身边了。

他对着镜子自亵。
在达到高潮的时候,他感觉到身上似乎有一双冰凉却柔软的手在抚摸他,耳边响起沙哑的呻吟,而喷薄的欲望也似乎发泄在了那张脸上小巧精致的嘴里。
他一夜没睡,一直在凝视着那张脸。

每一场演出结束,他都要和那张脸独处一夜。
他变得越来越憔悴,演技却越来越精湛。
他的朋友们觉得他生病了。
而他拒绝了所有的关切。

他只要那个男人。
可那个男人从来不曾从镜中走出来,真正地抚摸他,亲吻他,和他融为一体。

末场结束后,他终于疲惫不堪地昏睡过去。
醒来以后,他发现镜中的男人不见了。
他镜子中只有自己一脸错愕的,面无血色的脸。
是镜子关住了那个男人。
他伸手砸向镜子,企图解救他的缪斯。
镜中他憔悴的脸碎了。
但那张脸仍然没再出现。

郑云龙继续捶着镜子,直到整面镜子完全被他砸碎。
他用鲜血淋漓的手捡起一块碎片。
“你在这吗?”
他只看到泪流满面的自己。
又捡起一片。
“你在哪里?”
“别丢下我。”
“出来好不好?”
“……”
最后,他倒在了混着玻璃碎片的一地血泊中。

人们都说,郑云龙过于入戏,爱上了自己的倒影。
只有郑云龙知道,那张脸存在过,那个男人存在过。
那是他的爱人。
只是已经不要他了。

他配合着医生的治疗,终于停了药。
朋友约他庆祝,庆祝他可以重返舞台,
他笑得像个孩子。

他来上海演的第一部戏又要复排了。
朋友和他一起面试。
他在等候区看到了一个男人。
男人长了一张似男似女的脸,高鼻深目,浓眉大眼,鼻梁挺拔,薄唇微闭。
他呼吸急促,心跳加快。

他冲到那个男人身边,握住了对方的手。
温暖,柔软。
男人有些惊讶地看着他。
他颤抖着说:“我叫郑云龙。”
他听到了熟悉的沙哑的嗓音。
男人有些温柔地笑了:“我叫阿云嘎。”

“阿云嘎,我爱你。”

 

-f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