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丁糖】满糖主义(三十四)

Work Text:

(三十四) 发情、完全标记和温存过后的求婚

丁航完全标记唐堂是在正月十五那天。

 

两人整个新年都腻在丁航的别墅里,大年夜放炮、贴对联、包饺子,初一到初七就呼朋唤友把所有能玩的都玩了个遍。丁航给员工放了年假,唐堂的光年也不急着开张,因此他们有充足的时间可以享受二人世界。

丁航的原计划是带唐堂去三亚玩,顺便找一个海景房好好浪漫一下。但唐堂表示自己更愿意留在本市和朋友们一起过节,丁航在这些方面向来绝对服从,就把旅行推迟到了年后。

初八那天丁航接到一封邮件,要求他立刻动身去新加坡参加一个为期一周的国际商会。小财迷唐堂一听说可能签下来一笔大订单马上激动的两眼放光,当天就把还依依不舍的总裁先生送上了最近的国际航班。

“糖糖,你真的舍得我吗?”
“老公加油挣钱,别忘了给我带新加坡土特产!”

登机前,唐堂给丁航整理了一下厚实的羊绒围巾,捧着他的脸轻轻亲了一口。老总裁就这样晕晕乎乎地被小糖块哄出去上班了。

 

在药物的作用下,唐堂的信期逐渐变得稳定,一直都是每月中下旬那几天。他已经算准了日子想等丁航回来后跟他亲热,结果因为跟郭大林他们疯得太厉害作息紊乱,导致原本规律的信期悄悄提前了。

上元节那天,唐堂打扫了房间煮了汤圆还洗了个澡,干干净净地爬上大床午睡,直到午后才被窗外的鞭炮声吵醒。他满头大汗地躺在被窝里,忽然感觉身子软绵绵的使不上力,甚至连掀开被子下床都做不到。

唐堂仅存的理智正在他耳边大声嚎叫:完了,发情期提前了!

口干舌燥的唐堂强撑着戴上眼镜从床上爬起来,挪到药柜前翻找抑制剂。但自从跟丁总恋爱后,他几乎已经完全摆脱了对药物的依赖,也想不起买新的备用。在丢掉两盒过期失效的抑制剂后,唐堂索性自暴自弃地趴在地毯上大口喘气,拼命压制着体内高涨的欲望。他在情事这方面向来心思单纯不懂得如何抚慰自己,越想丁航不在身边越觉得委屈,禁不住断断续续地哭喘出声。

因为心心念念要陪小糖块过节,丁航紧赶慢赶终于在正月十五这天下午赶回了家。谁知刚一开家门就被浓郁的奶糖香气呛得后退了几步。

壮年的alpha连皮鞋都没来得及脱,丢下行李几步冲进房间。饶是有心理准备,眼前的景象还是让他一瞬间气血上涌。

小糖块蹬掉了内裤,把眼镜也掉在一边,仅穿着一件大码的白色T恤,趴在地毯上难耐地扭动着身体,口中发出一阵一阵抑制不住的呻吟。看见丁航,他再也掩饰不住心里的难过,艰难地挪动几下呜呜哭着喊叔叔,眼泪抹花了白净的小脸。

丁航赶紧把他抱起来,释放出大量的信息素安慰着饥渴的omega,同时伸手抚摸上他后颈肿胀的腺体。乌龙茶的清苦气息强势地包围着奶香,逐渐将腻人的甜味调和至馥郁醇香。唐堂羞得把头埋进他颈窝,双手紧紧环着他宽阔的肩膀,不断收缩的后穴流出的糖水濡湿了丁航的西装。

“糖糖不怕,叔叔回来了。”丁航抱着他坐在床边,在他耳边轻轻地念叨。得到安慰的唐堂慢慢镇定下来,但依旧无法克制冲头的欲望,只能一边掉眼泪一边哆嗦着双手去解丁航的西装。

丁航不制止他的行动,只是伸手搂住他的后脑,咬上两瓣鲜嫩的红唇吮吸舔吻,最后试探着伸出舌头钻进了唐堂的小口中与他唇舌纠缠。

 

凭着直觉,眼下这种情况使丁航感到有什么东西就要在今天发生改变了。

唐堂本就被快感折磨得头晕眼花,丁航霸道又温柔的亲吻终于使他头脑里名为理智的弦悉数崩断。等到这个吻结束,唐堂整个人都软趴在丁航的怀里,却还执着地抓着他胸前的一颗扣子不住地扯动。

“叔叔,好难受……热……想要……”

丁航用最快的速度脱掉衣服,将快要化成一汪糖水的小糖块放倒在床上,撩起那件巨大的白色T恤就趴在他胸口开始啃咬一侧乳尖。都说中药调理全身,连吃了这么久,唐堂的小胸脯发育得更加良好,白嫩的小胸肉更加诱人。绵软的手感勾得总裁先生忍不住又捏又揉,把红润的小乳头撩拨得越发挺立。

“糖糖的小胸脯真可爱。”

“唔……啊……嗯嗯……别摸了……”胸口传来的酥麻让唐堂舒服的浑身发颤。他几次试图推开这个在自己身上作乱的坏蛋,最终却只能抓紧那一头小卷毛仰着脖颈发出声声娇吟。

放过胸口,丁航摸了一把唐堂的下身,果不其然满手湿滑黏腻。于是他简单用手指做了做扩张,便扶着自己粗长的家伙直接闯入了那处湿热的蜜穴。

“啊啊……叔叔好大……太大了……”唐堂被这突如其来的爽戾感觉激得头皮发麻。他咬着嘴唇搂紧了丁航的脖子,扭动着腰肢尽力接纳他的硕大。明明已经做过很多次,他还是不能完全适应alpha的尺寸,却又矛盾地贪恋着这种完全被填满一丝缝隙都不留的感觉。

丁航进入后并不急着动作,只是捧着唐堂的小脸细致地亲吻他的五官,动作轻柔缓慢却满怀深情。饶是在床上,他也无法对这块捧在掌心怕掉含在嘴里怕化的小甜糖实施任何粗暴的行为。

有些人天生就应该被宠爱。能够宠爱唐堂,丁航觉得自己一定是前世修来的福分。

“嗯……老公,你动吧,疼疼我……”唐堂难耐地将双腿缠上丁航有力的腰肢,用软糯的嗓音轻声唤着亲昵的称呼,漂亮的大眼睛又覆上了一层朦胧的水气。

 

丁航压在他身上挺腰一下一下地动着,由慢到快,由浅及深。小糖块被干得舒服,闭着眼睛小声哼哼,一双白嫩的小手在丁航宽阔的背上又抓又挠。

“嗯嗯……叔叔再快一点好不好……哼嗯……啊……”唐堂红着眼圈儿在他耳边小声恳求,“叔叔……抱抱糖糖……”

“好,抱乖乖——”丁航伸手把他抱起来变换了体位。唐堂跪坐在他身上被他颠得左摇右晃话也连不成句,只能发出些高高低低的呻吟。

在所有的姿势里,唐堂最不喜欢背位。看不到他的叔叔会让他生出一种发自内心的恐惧和排斥。在房事上他一贯是极黏人的,如果没有得到足够多的拥抱和亲吻,小糖块就会像一只耷拉着耳朵的小兔子一样默默地生闷气,不给予丁航足够的回应。

“舒服吗宝贝?”丁航低沉喑哑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温热的呼吸打在唐堂耳畔,刺激得他缩着头直往这个魅力十足的老男人怀里钻。

粗壮的性器在紧致的蜜穴里横冲直撞,龟头不住地碾过肉壁,研磨着那个最敏感的点。唐堂完全沦陷在溺毙样的快感之中,伏在丁航肩头哭得上气不接下气,间杂着声声娇喘。交合处流出的体液已在床单上留下一片暗色的印痕。

“呜呜……坏叔叔……太快了……啊啊……要坏了……”他头脑一片混乱,全然不知自己在说些什么,“好深……会坏的……呜呜……”

“不会坏,叔叔舍不得。”丁航伸出舌头舔着他的颈窝,双手托着他丰腴的翘臀来回揉捏使那作孽的巨物进入得更深。唐堂没骨头似的挂在他身上,被干得眼前阵阵发白。

“叔叔……”他忽然想到什么,抬起头蹭着丁航的侧脸拼命组织着语言,“嗯……你以后出门……带糖糖……不然我想你……啊……”

纯情的小糖块在这种时刻向来有一说一。他不会真的要求丁航时刻与他形影不离,但会毫不掩饰地通过这种撒娇的方式倾诉心里的思念,也会用实际行动告诉丁航他对他十足的依赖和满到溢出来的喜爱。

总裁先生始终没办法拒绝这样的小恋人,只有抱紧他,进入他,占有他,用这种最原始的方式让他与自己从身体到灵魂尽数融为一体。

性器忽然顶到一个隐秘的小口,两人同时一惊,继而都认识到他们此时正面临的抉择。

“老公——”犹豫了一会儿,唐堂伸手擦干净眼泪,轻颤着湿漉漉的睫毛怯怯地望着丁航,“你进来吧……要轻轻的……我怕疼。”

“我不想让你受罪。”丁航摇摇头没有动作,“而且四哥说可以了么?”

“我……我……”唐堂乖巧地低着头抠抠手手,声音越来越小,“其实我已经做过详细检查了,什么都没问题……我想……想给你生个宝宝。”

“你真的愿意吗?”丁航按捺这内心的欣喜,再次小心翼翼地确认。

“嗯。”唐堂嘟着嘴亲亲丁航的猫唇,“我太喜欢叔叔了,所以愿意的。”

 

话虽如此,但当丁航的性器捅进脆弱的生殖腔时,唐堂还是忍受不了剧烈的疼痛哭叫出声。

“……好疼,呜呜呜……”小糖块咬着自己的手背强忍痛苦,汗湿的额发一缕一缕贴在脸上,看起来可怜又无助。吓得丁航赶紧抱着他道歉,慢慢移动着下体生怕伤到脆弱的omega。

疼痛很快退去,取而代之的是汹涌的生殖腔快感。唐堂从未体验过这种感觉,他半靠在床头,手指绞紧了床单,任凭丁航捞着他光洁的小腿挺着腰卖力地耕耘。

“感觉怎么样?宝贝。”
“老公……哼嗯……老公顶得好舒服……啊啊……”得到充分满足的唐堂顾不得羞耻,挺着腰下意识地将自己冒水的性器往丁总面前送,“想要老公摸摸……”

丁航伸手握住他的前端上下抚弄,同时加快了身下的动作。他想让唐堂充分感受生殖腔高潮所带来的全新体验。

“啊哈……呜呜……老公,要给老公生宝宝……。”随着大开大合的动作,唐堂舒服得在丁航耳边无意识地念叨,半张着红润的小嘴哼哼唧唧,又被老总裁一口叼住,按在床上一顿猛亲。
“乖糖糖,你也是个宝宝啊。”

大量的精液填满生殖腔的同时,唐堂也抓着丁航抽抽噎噎地到达了高潮。射精后他无力地倒在床上,被干得动也动不了,小腹鼓胀得如同已有身孕,只能喘着气等待着成结消失。

标记结束,丁航缓缓退出。他简单地收拾了战场,赶紧把几乎虚脱的小糖块搂进怀里,伸手轻捏着他刚被滋润过的小胸脯,为高潮的余韵再增添一丝情调。

“叔叔不要摸了!”唐堂无力挣脱,只能堪堪向后挪动躲闪丁航的动作,却又无疑是将自己整个人送入了总裁先生的怀抱。

“糖糖……你真的愿意给我生个孩子吗?你做好准备了吗?”总裁先生抱紧他的小妻子,有些担忧地再次发问。

“你都进去了,难道还能弄出来不成。”唐堂转过身和丁航四目相对,眼中透着无尽的欢愉,“我为什么不能给我最喜欢的男人生个宝宝?再说你的事业也需要有人来继承,那可都是钱啊……”

“你什么时候才能不财迷啊!”丁航拧了一把唐堂的鼻子,抱着他安静地听着窗外此起彼伏的爆竹声。

“糖糖。”
“嗯?”
“我们结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