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雾雷的炖肉三十题

Work Text:

01.年龄差
战场上的年轻新锐此刻正衣衫半褪,坐在仰慕已久的前辈身上。而劳伦斯也已经取下面具,轻抚少年纤细的腰身,眼里翻滚的尽是深沉的欲望。
“别紧张,孩子。”他抬起头亲吻雷空那双略显局促的蓝眼睛。尽管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可少年青涩的反应还是令他几乎要控制不住上涌的冲动。

02.在能被他人看见的地方留下吻痕/咬痕
一番云雨过后,不待雷空身上潮红褪去,劳伦斯便又覆上来,衔住他颈间一小块皮肤吮吻着。
雷空察觉出这人意图,下意识便想推拒,奈何高潮过后的身子脱了力,便也由着他去了。
幸好在下平时都穿高领。一脸餍足的雷空如是想。

03.蒙眼
雷空努力忍住不去扯下蒙住双眼的西装领带,只磨蹭着身下的床单来稍微纾解体内燃烧的欲望。视觉的封闭令其他的感官格外灵敏,因而身上游走的双手带来的触感也被放大数倍。劳伦斯轻抚过雷空的腰腹,却避开了所有的敏感之处,仿佛隔靴搔痒,却更能撩动身下人的欲望。他咬紧嘴唇,齿间几乎要泄出难耐的喘息和呻吟,将床单抓得更紧了。

04.捆绑
受不了了。他想。他讨厌这种被完全掌控任人宰割的感觉,忍不住挣动着双手向上蹭,却被掐住腰胯不容拒绝地拖拽回来,身上的绳子也越缚越紧。粗糙的绳子狠狠摩擦柔嫩的大腿内侧,激起一阵阵又痛又爽的快感。股间劳伦斯尺寸骇人的那物仍旧像打桩机一般,一下又一下地嵌进他的最深处,又用力刮擦过那要命的一点抽出,他像一叶不系之舟,只能随着身上男人在欲海中浮沉。

05.射在任意一方的任意部位
“唔嗯……!”雷空正跪在男人腿间为其口侍,躲闪不及便被射了满脸。“下次要射的时候能打声招呼么!”他瞪劳伦斯一眼,盈满水汽的蓝眼睛却毫无威慑力,倒像是娇嗔一般,更激起后者的施虐欲望。劳伦斯近乎着迷地望着他泛起情潮的脸,从额前碎发,英挺的鼻梁,到尖细下颌,无一不染上了他的气味,就连睫毛也沾上了点点白浊。

06.不碰性器官就射
“不许自己弄。”劳伦斯紧锁住雷空想要抚慰身前的手,不由分说地摁在床上,无视这人哼哼唧唧的求饶加快了下身抽送的速度。雷空被夹在身后汹涌的快感和身前不得纾解的痛苦之间,终于在男人的一记深顶后缴了械,陷入短暂的昏迷。

07.Dirty talk
“看看你现在这副淫荡的模样。”劳伦斯将身体不着寸缕的前偶像歌手抵在床头狠命操弄,一面愉悦的欣赏雷空难抑情欲却又羞耻的表情。以往用来唱歌的清越嗓音此刻在床上变得诱人的黏腻,让他下身更硬了几分。
“如果你的那群粉丝看到自己的偶像被另一个男人在床上干到哭着射出来,会怎么样?嗯?”他贴近青年红透了的耳际,低沉的嗓音仿佛恶魔的低语。
“你……混蛋,闭嘴!呜……”雷空徒劳地推拒着男人的胸膛,却因被卡住双腿而被迫迎合愈发猛烈的撞击。

08.水仙
cp向的水仙?不存在的。

09.暴露/偷窥
事后的清晨总是如此宁静美好。
劳伦斯背靠阳台栏杆,任由指尖的烟雾氲散进空气中。他透过紧闭的玻璃门望向客厅,如果可以的话他更愿意坐在沙发上吞云吐雾,可奈何自家那位的嗓子金贵得很,一点烟味都见不得。
今日没有比赛,雷空没再穿长到膝弯的风衣,只在洗漱后换了一件斜肩的短t和破洞低腰牛仔裤,随着动作便会露出恰到好处的一截腰线。劳伦斯透过面前的云雾,眯起眼欣赏那截白皙后腰上一个明显的吻痕。
那是他昨夜趁着爱人高潮失神之际俯身种下的。

10.第一次
尽管已经做了足够的准备,在进入时身下还是传来撕裂般的痛感。
雷空惨白着脸几乎失声,只能用力攀住身上人的肩背,指甲收紧留下道道血痕。“乖,放松。”劳伦斯俯下身安抚性地亲吻他的眼睫,抚慰乳首和蔫下去的性器以转移身下人的注意,“受不了了就咬我。”回应他的自然是颈上一痛。
男人的技巧很好,待最初的痛楚过后,取而代之的是身后蔓延开来的麻痒,这种与身前抚慰截然不同的快感让他忍不住扭动腰肢索取更多,待两人释放后便又食髓知味地缠着对方又来一次。
次日,南宫梦看着自家主人露出领口外的半截牙印欲言又止。

11.多攻一受
我一定是在做梦。雷空混沌的脑子里只剩下这一句话。
前后两个男人有着一模一样的脸,他用嘴侍弄着其中一个的茎身,舌尖努力勾勒那物上怒涨的青筋,同时后穴也被另一个填满。身前的人用温柔的力道扣住他后脑引导他为其口侍,身后人却大力掐得他腰侧几乎青紫,极猛烈地顶弄着。温柔与暴力交杂中,他抓紧了面前人白色西装的下摆,如溺水的人般艰难喘息。

12.骑乘
雷空堪堪撑住上身,在男人玩味的目光中咬了咬牙,忍着大腿的酸痛缓缓抬起腰,却使伞头边缘刮过内壁及其敏感的一点。他惊喘一声脱了力,膝盖一滑便重重坐下,茎身借着这力道进到前所未有的深度,激得他几乎瞬间红了眼眶。
他有些自暴自弃了,索性俯下身贴在男人耳边色情地喘。这人却突然握住他雪臀发了力,就着这深度又是一番顶弄,直接逼出青年声声变了调的呻吟。

13.漫长的前戏(就是不上)
天知道他已经硬了多久了。
任凭雷空怎么攀住身上人的肩背亲吻暗示,劳伦斯仍是不紧不慢地用食中二指开拓他的身体,不时啃咬两下喉结和锁骨,似乎打定主意了要磨他一磨。
连裤子都没脱。
习惯了暴风骤雨般激烈的性爱,仅两根手指怎么够?雷空在心里气得要骂娘,咬了咬牙终于出了声。“我要……给我……”男人停了手上的动作,含着笑意低声问,“要什么?说清楚。”
他努力忍住将人一脚踢开的冲动,凑近了这人耳边,几乎是用气音道:“我要……要你插进来,狠狠操我。”

14.纹身、穿孔等等
“乖,别动。”劳伦斯一臂禁锢住怀中挣扎的人,另一只手加重了不容抗拒的力道。等青年的呜咽渐弱,他才低头去看。
雷空胸前一侧的乳首被金属圆环刺穿,此刻已是红肿一片,血珠顺着印刻字母L的金环滑下来,衬得裸露的肌肤更白皙几分。
劳伦斯俯身吻去那滴血,又抬头去吻青年眼角落的泪。
亲爱的,你已是我的所有物。

15.撸给他看
雷空半靠在床头,后穴里抵着那点震动的跳蛋让他几乎失了力气软成一滩春水。
劳伦斯正对他坐在不远处,好整以暇地欣赏眼前这番景象。床上的人别无他法,只能强忍羞耻打开双腿,将最私密的部位完全暴露出来。他努力用一片空白的脑袋回忆着男人从前取悦他的方式,一手攀上性器套弄,另一手则滑到胸前抚慰挺立已久的朱果。
劳伦斯坐在椅子上良久没有动作,雷空等得心焦,干脆不去看他,闭上眼自顾自玩起来。前后快感层层积累,正当他要被推上顶峰,却忽然被抓住了脚踝。敏感处被带着枪茧的指腹摩擦的刺激直接让他身子一颤射了出来,白浊溅上小腹和锁骨,加上未退的潮红和一片雾气的眼,一切都让劳伦斯忍不住想将他吞吃入腹的欲望,而他也顺从内心,覆上去品尝今夜甜点后的正餐。

16.强迫/半强迫性行为
“等、等下!”雷空曲起右肘阻挡着劳伦斯倾过来的肩膀,“这里可是战备室啊安妮他们过会就要来了!”劳伦斯一手按住他不安分的双臂,另一手速度极快地卸了人的肩甲,又滑进风衣流连于敏感的腰际。“不会有人进来的。”
雷空哪里信他的话,挣动得更激烈了。劳伦斯露出个明显不悦的眼神,俯身吻住他嘴唇堵住聒噪的话语,加重了手上动作进一步撩拨起欲望,直到对方半推半就地彻底软倒在沙发上为止。
两人的准备做得潦草,进入时不可避免地有些痛。雷空咬着衣服下摆将痛呼和呻吟努力咽回去,艰难地适应着体内的异物感。肠液逐渐润滑两人下身的连接处,滑腻感带来的快感让他逐渐分不出心思去听门外的动静,只能感受一次比一次猛烈的撞击。

17.非插入式性行为
腿根处摩擦着的物事越发炙热,雷空趴跪在床上无法看见劳伦斯的表情,只能夹紧双腿努力取悦对方。腿根柔软的肌肤操起来与后穴极为不同,这触感甚至让劳伦斯有些迷恋。硕大的头部数次擦过穴口,但并不进入,这样的欢爱让雷空既难耐又羞耻。所幸前方的抚慰又能恰到好处地填补欲壑,两人便这样一前一后发泄出来。

18.拒绝高潮
今夜劳伦斯一改常态地不做其他的花样直入主题,激烈抽插间,雷空一路被推升到顶点时就要天真地以为劳伦斯今晚能很容易地放过他,却冷不防被人的手指堵住铃口。
后方累积的快感和前端得不到发泄的痛苦逼得他眼角烧红,“放开,让我射……”雷空无力挣脱,就连讨饶声也是软软地带了哭腔,无端惹人怜爱。
可惜劳伦斯不为所动,还恶劣地在他茎体根部掐了一把,“求我。”

19.电话性爱
“宝贝,坐在沙发上吗?”雷空听着耳边传来的低沉嗓音,身子早已酥了半边。劳伦斯因事外出已经快要一个月了,此刻雷空听着爱人的声音,控制不住忍耐已久的欲望,单手解开了衬衫的扣子,回道:“嗯。在想你。”“想我什么?”“想你……摸我。”雷空学着男人平时的动作,指腹在乳晕上打着转,时不时撩拨几下乳首,不过几下便硬挺起来泛着红。劳伦斯这边何尝不是忍得辛苦,便也想着平时这可人儿在床上的勾人模样,解开裤子抚慰昂扬的性器,“还有呢?”“还有,操我的后面。”雷空两指伸进早已濡湿的后穴,抽插戳弄敏感的那点,唇边溢出的呻吟声逐渐高亢。劳伦斯听着耳边软糯的呻吟,与电话那头的爱人一同到达顶点。

20.占有欲
雷空总觉得,今天的劳伦斯有点不同。
男人比平时做得更猛烈,将他翻来覆去折腾时还不忘一寸寸吻过他的肌肤,新种下的吻痕与还没褪去的交叠在一起,交合处汁液淋漓,让他生出一种就要被玩坏的错觉。
在不知第几次射出后他失神瘫软在柔软的床褥里。一声低语忽然拉回他的意识,男人的双手再次攀上他吻痕遍布的身体,“他碰过你哪里?”雷空几乎混沌一片的大脑清醒了些,回忆起战备室的沙发里他和赵海龙打闹的情形。
年轻人似乎总是有用不完的精力,也不知是谁先起的头,不过多时他俩就已经闹成一团,到最后赵海龙几乎是整个身子压在雷空身上,完全忽略了劳伦斯黑如锅底的脸色。
高潮过后的身子敏感的很,雷空想躲,却被人箍进怀里动弹不得。“这里,还是这里?”劳伦斯不厌其烦地问着,一面色情地摩挲着他小腹和后腰。“都有的话……那不如再来一次吧。”说罢翻身压过,又是一室旖旎。

21.权利对调
雷空上身只着一件白色绸子衬衫,下摆堪堪遮住重要部位。他此刻正命令着跪在床上的劳伦斯取悦于他,就像后者从前那样。他勾起白皙脚尖去挑男人的下巴,却被炽热的眼神激起想要被侵犯的欲望。
“过来,吻我。”劳伦斯听话照做,唇齿交缠之际雷空攀住男人的脖颈,双腿也缠上他腰身,活脱脱一个吸人精气的妖精。他用臀尖去蹭劳伦斯早就硬热起来的性器,极尽挑逗之能,却偏不叫他插进来,只是不断撩拨,等到男人气息紊乱,他也逐渐抑不住欲望,便挺腰用下身那小嘴去含怒涨的茎头。劳伦斯会意,一个沉腰连根没入,听着身下人高亢呻吟动作起来。

22.鞭打/拍打
雷空在被抱起来的瞬间因失重感而有些慌乱,生怕掉下来似的勾住双臂,下身也贴得更紧,仿佛预感到接下来劳伦斯要做什么似的甚至有些隐秘的期待。
果然,男人原本托住他双臀的手抬起落下,一记清脆的巴掌声回荡在房间里,快感和羞耻感一并刺激着他射了出来。雷空其实喜欢劳伦斯在操他的时候这样做,具体原因连他自己也不清楚(他曾在发现这点后在模拟战场上反复确认自己是不是喜欢挨打的受虐狂,当然答案是否)。
最后劳伦斯射在他身体里的时候他已经没有多余的精力去思考,被人抱去浴室的时候头脑里也只剩下一句话。
管他为什么呢,只要是劳伦斯就行了。

23.Rimming
在与往日相同的缠绵亲吻和附爱抚后,雷空打开双腿趴跪到床上准备接受手指的开拓,却忽然感到一个湿软的东西探了进来。
在被劳伦斯的舌头操进去的时候,他明显地颤抖了好一阵子。雷空无意识地弓着腰,脊柱凹下去一个诱人的弧度,他翘着臀部感受那湿软的舌头抚平后穴里的褶皱,开拓着他的内里,不时轻抚过敏感点。前面挺翘着的阴茎兴奋得弹动两下,竟是就这么被舌头操得射了出来。

24.小空间内\暗处性爱
昏暗狭小的厕所隔间里此时溢满两个人压抑的喘息。
雷空两手抓住男人的后衣领想要把人从自己身上扯下来,却被制住双臂死死摁在墙上。“你快松手!”雷空用膝盖去抵劳伦斯的小腹,“有人进来的话会听见的!”
那手却丝毫没有收回去的意思,得寸进尺地伸到后方摩挲早已被撩拨得湿润的穴口。劳伦斯低下头,两片薄唇含住面前人红透的耳尖,用气音含糊不清道:“那就小点声。”说罢两根手指长驱直入,熟练地找到那敏感的软肉抠挖顶弄。雷空被他弄得软了身子,几乎要站不住,好在男人开拓好他的身体后便拉开裤链顶了进去,两人同时发出了一声满足的叹息。雷空全身的重量几乎都落在劳伦斯的下身,整个人被性器钉在墙上一般,因而被进入得极深,刺激得他几乎压不住呻吟。
门外忽然响起了脚步声。雷空呼吸一滞,身子僵了僵,却冷不防就着交合的姿势被劳伦斯猛地翻了过去趴在墙上,却在呻吟出声的前一秒被捂住嘴死死压在墙上动作起来。劳伦斯另一只手握住他高昂的性器撸动,一面又挺动腰胯狠狠操弄着他后穴,两人便这样在不远处的脚步声中一前一后缴了械。

25.面对镜子做爱
雷空跪坐在流理台上,几近恍惚地望着镜中的自己。情欲的高热让镜子蒸上一层薄薄的雾气,隐隐约约映出镜中人白皙身子上遍布的吻痕,腰间的青紫指印和浑身泛起的粉色。他看得羞耻,忍不住偏过头去,却被劳伦斯一把抓住下颌扭了回来。他偏要叫他看自己的淫荡模样,他知道雷空会因此更加兴奋,后穴也会更紧地绞住自己的那根,带来的快感也会更酣畅。
他实在是,天生适合被男人操。

26.使用口塞/项圈/手铐/玩具
手铐发出的清脆撞击声和爱人兴奋和痛苦交杂的呜咽声汇成的可真是一曲美妙的乐章。劳伦斯想。他低头近乎是欣赏艺术品般地欣赏着自己的杰作,抬手抚上雷空白皙颈项间纯黑色的项圈,性欲便又涨一层。雷空被口球堵住所有的呻吟和话语,便只能一边呜咽一边拿水盈盈的眼乞求般地看着自己身上的男人。他想把后穴里不断震动的那根假阳具拿出去,他并不喜欢冰冷的玩具,而是那根熟悉的炽热阴茎。劳伦斯会了意,如他所愿抽出那根东西,换上自己的狠狠插入,满意地听见雷空带着颤的呻吟。

27.支配/服从关系
“过来,在这里跪好。”劳伦斯将雷空引到柔软的地毯前,即使是绝对的支配也不舍得自己的爱人受到任何一点伤害。面前不着寸缕的人被黑色地毯衬得愈发白皙,他只觉得小腹一阵阵地发紧,下身硬得发痛。雷空抬头用嘴拉下男人的裤子拉链,眼神里盈着的一片波光潋滟差点让劳伦斯失控。
整个做爱的过程中雷空总是一声不响地听从男人的命令,不时甚至会主动取悦讨好,这一反常态的模样让劳伦斯比平时要得更多也更狠。雷空软着腰肢任人翻来覆去地一次次折腾,虽然爽利却也疲倦得很,忍不住偷偷在心里给人记上一笔。

28.现在就做
劳伦斯发誓他刚开始只是单纯地想给雷空一个吻而已。在和爱人共进晚餐之后,两人上了车准备一同回到爱巢,他贴心地为他系上安全带后给了他一个不带任何情欲的吻。
谁料这家伙反手便攀了上来加深这个吻,还不怕死地伸手撩了一把劳伦斯的胯下。
这谁顶得住啊。
他当机立断翻上副驾驶准备让人尝尝随便撩人的后果。

29.使用枪械/刀具
后穴一阵冰凉,给炙热的甬道带来不小的刺激,雷空被这快感几乎冲昏了头脑,一边被操一边反应了半天才明白过来是劳伦斯的那把左轮。
战场上令敌人闻风丧胆,威力极大的左轮手枪此刻正捅在他身体里反复干着他的后穴,这个认知让他有些隐隐的恐惧,可高高翘起的下身却昭示着主人身体的兴奋。枪口雕刻的暗纹在褶皱上摩擦生出无边的痒意,他甚至无意识地扭动腰肢去迎合男人的动作。
“被我的手枪操,就这么爽么?”劳伦斯眸色暗沉,一把抽出手枪甩在一边,换上自己的真枪顶进去,激起身下人一阵惊喘和呻吟。

30.任意一方是超自然生物(这里设定吸血鬼)
最初的痛楚逐渐被快感替代,雷空忍不住去迎合身后撞击的频率,却见身上这吸血鬼忽然俯下身来一口叼住他脖颈一侧,尖锐的獠牙将白皙的肌肤磨蹭得生疼,年轻的武者被疼痛激起了对危险的本能反应,却因双手受缚而越发沉溺在致命的弱点被人掌控的快感里。
等他被颈上的痛感拉回来,劳伦斯已经用獠牙刺破皮肤,开始吸食甘美的血液,下身速度却丝毫不减。失血的眩晕感让雷空的五官和意识都有些混沌,身后的快感却清楚地传入大脑。劳伦斯见他全无反抗的力气,便解开了他被捆在床头的双手,将其圈在自己颈上,开始了最后的冲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