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星宇( 一发完)

Work Text:

黑暗中,晨悦的背后贴上一个火热的身躯,她迷迷糊糊的开口。

“星宇?”

身后那人的酒气喷洒在她的颈肩。

她挣扎着起来,把床头暖黄色的灯光打开,“你喝醉了?”

应星宇眯了眯眼睛,伸手把她按倒在床上。

尽管被他的蛮力弄的骨头痛,但她还是握住他的手腕,柔声对他说,“我去给你做醒酒汤好不好?”

应星宇松了松脖子上的领带,轻蔑的看着躺在床上的她,“是想补偿我吗?”

晨悦被他眼里的不屑刺的心脏疼,“星宇……你先放开我。”

应星宇盯着她半响没说话,但还是松了手,他的眼神落在她松垮的睡衣领口处。

晨悦撑着身体起来,没有被胸罩包裹着的乳房随着她的动作上下左右晃动。
应星宇看的心里烦躁,伸手就要去扯她的睡衣。

“星宇!”她小声惊呼,眼里写满了惶恐。

“会把小风吵醒的。”

“他和我有什么关系?”

说着,应星宇手上用着蛮力把睡衣从她肩膀处直接剥下,两颗异常饱满的乳房一半裸露出来,一半被隐藏在睡衣下面。

她的身材偏瘦,胸前的乳房那么大倒显得又些不协调。

晨悦又羞又怕,被他的那句话刺激的眼眶立刻蓄满泪水。

虽然察觉到自己有点过分,可应星宇手上的动作依旧没停,“你不出声不就行了。”
肿胀的乳头颤巍巍的立在冷空气中,哺乳期的乳晕也有硬币大小,隐隐约约的奶味散在空气中。

晨悦没在阻拦反而配合他的动作,尽量不让自己发出声音,心里祈祷他可以快点完事。

“我要用你的奶水润滑。”

“自己把奶水挤到这上面。”他指了指自己粗壮的性器。

晨悦愣住,脸颊慢慢变红。

他又恶劣的说,“不然我就直接插进去。”

他那里的尺寸晨悦是知道的,他不爱做前戏,每次进入都要借助润滑剂,可是用自己的奶水……

晨悦一眨眼泪水就顺着脸颊流下来,这大概是星宇想出的又一个羞辱自己的方法吧,她双手颤抖地握住自己涨大的乳房,弯下身体,按照他说的那样,把乳白色的奶水挤到他的柱身上。

被这幅色情变态的画面刺激到,应星宇的胯下又胀大几分,他忍不了了,伸手把她按倒在床上,抬起她的屁股,从后面插了进去。

“唔……”她把声音都吞咽进肚子里,眼泪一滴一滴的落在枕头上。

肿胀的乳房随着他的动作蹭在床单上,刺痛的要命。

她的脑袋抵在床上,从她的角度可以清楚地看到,他狰狞的肉棒是怎么在她的穴中进出的,乳汁混合着体液滴落在床单上。

不管应星宇对她做什么,她都会全盘接受,因为这是她欠他的。

“都生过孩子了怎么还是这么紧?”

他故意羞辱她,“还是说你天生就是给男人干的贱货。”

晨悦咬紧下唇,眼泪流得更凶了。

知道她刻意不出声,应星宇就更想听到她的声音,他故意撞的很厉害,每一下都几乎要进入最深处,她瘦弱的身子弓起来,像一只可怜的小兽那样呜咽。

她的手指紧紧的抓住床单,眼泪流了满脸,应星宇没想到她这么能忍,一想到她是为了不吵醒那个小杂种他就怒火中烧。

他把她从床上拽起来,用自己的身体把她抵在墙上,将她的两条细腿大大的分开,从后面按着她的腰操,狠戾的好像她是他的仇人似的。

“小……小宇……”她受不住了,身体贴在冰凉的墙面上,穴里的火热烫的她小腹快要痉挛,只有被做得狠了她才会喊出小宇这个名字。

“好疼……轻点……”她扭过头眼泪汪汪的看着他。

他抿着唇,伸手把她的脑袋转过去,她的目光让他心烦,但他身下的动作倒真的变慢了。

他借着酒劲在她耳边自嘲道,“我也太容易心软了,你对我倒是狠得下心。”

知道他在说什么,晨悦很想说对不起,可她知道他不爱听自己说这句话。

“唔哇……”隔壁卧室里隐约传来小孩子的哭声。

晨悦一下子紧张起来,“星宇,啊……小风,小风哭了,我得去看看……”

应星宇没说话,竟然抱着她直接起身往门外走,她惊慌失措,小穴下意识绞紧体内的肉棒,“你,你要干什么。”

没有理她,他抱着她走到小风的卧室外,把她按在墙上操,和她的宝贝儿子只有一墙之隔,小风的哭声也越来越真切。

等应星宇终于发泄出来后,晨悦没了支撑直接腿软摔在地上,他瞥了她一眼,转身回了自己的房间,还大力的把房门甩上,像是在耍什么小孩子脾气。

晨悦整理好衣服,扶着墙进了小风的卧室,把婴儿床里的小风抱起来搂在自己怀里,咬着下唇默默的流泪。

外面清冷的月光透过窗户洒进来,照在小风粉嫩的小鼻子小嘴巴上,晨悦抱着他,在他的额头上亲吻了一下,为了你,一切都是值得的。

 

早上醒来的时候,应星宇已经走了,晨悦拖着酸痛的身体去洗了个澡。

对着镜子,腰侧和大腿根部都是应星宇留下的青紫色的指痕,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轻轻开口对镜子里的人说,你好淫乱好无耻啊。

洗完澡出来,听见有人敲门。

她抱着小风去开门,只看见一个五十多岁的大姨笑呵呵的站在门口。

“请问您找谁?”

“我叫张梅,来给你家做保姆的,是应先生雇的我。”

星宇雇的?晨悦垂眸,自己这下欠他更多了。

侧身让她进来,晨悦去给这位大姨倒了杯水。

“孩子几个月了?”这大姨是个自来熟,话从进来就没断过。

“五个月了。”不过晨悦不嫌吵,反而觉得亲切,平时她呆在家里带孩子,小风不会说话,星宇也不怎么和她说话,憋都要憋死了。

况且多一个人真的可以减轻不少带孩子的负担。

 

晚上清吧里。

应星宇和陈茂并肩而坐,应星宇一杯接着一杯的喝,陈茂有点看不下去了。

“你怎么回事啊?连着几天不回家,天天拉我来这儿喝酒。”
“为情所困?”陈茂贱兮兮的说。
应星宇白了他一眼。
“诶,三点钟方向那个大胸妹可一直在看你呢。”陈茂凑过来小声说。
应星宇眼都没抬,又一杯酒下肚了。
“啧啧啧,情场浪子连女人都不感兴趣了。”
“你烦不烦。”

作为陈茂从小玩到大的好哥们,他就从来就没见过应星宇有这么郁闷的时候。
他神色稍微正经了些,“你被家属骂了?”
“不是。”
“那你到底怎么了嘛?”
应星宇抿着嘴不说话,就在陈茂以为他今晚大概不会说了的时候,他终于开口了。

“应晨悦回来了。”

 

应星宇一身酒气开了门,尽量轻手轻脚但喝多了身体不太平衡还是发出了不小的响声。

“星宇。”

晨悦一直在沙发上等他回来,她起身开了灯,走过去伸手扶住他。

“你怎么又喝酒了。”

应星宇任由她搀扶着自己,明明高高大大的身躯还是一个劲地往她瘦弱的身上靠。

她身上哺乳期特有的奶香味让他觉得很安心。

知道她在关心自己,可他还是嘲讽的说,“和你有关系吗?”

晨悦搂着他腰的手顿了一下,假装没听到他的那句话,“你吃饭了吗?我给你留了晚饭。”

“以后你不用等我。”莫名对她的百依百顺感到烦躁,他把胳膊从她手里抽出来,转身就要回房间。

“星宇。”

她看着他的背影,手指不自觉的攥紧,“今天保姆来了……谢谢你。”不管怎么样,还是要道谢。

这个时候,应星宇在心里痛骂自己是真的贱,他没转身,语气故意很冷淡,“不用谢我,我只不过想让你把体力留在更有用的地方而已。”

意识到他指的是什么,晨悦脸上一阵红一阵白,眼泪又快要不争气的流出来了。

她一直没觉得自己的眼泪有那么多,可能是还在哺乳期的原因吧,明明怀孕的时候情绪起伏没有现在这么大。

无论如何这条路是她选的,不管多艰难,她都会继续走下去,她要为所做的选择负责,也要弥补以前的过错。

 

第二天应星宇休假,睡到中午才起,他踩着拖鞋出门找水喝,就看见晨悦拿着玩具正在逗小风,而张姨在厨房里做午饭。

看到他醒了,晨悦抱起小风站起来走到他面前。

应星宇拿起杯子咕咚咕咚的喝水,酒后第二天嘴里像沙漠一样干涸。

她小心翼翼的开口,“星宇,家里没什么菜了,我想去趟超市。”

他皱眉看她,心想自己又没限制她的人身自由。

“你能开车陪我去吗?”

看了她一会,他才回了句“好。”

初冬的空气干净冷冽。

晨悦裹紧身上的棉服,走在他的身后,应星宇穿了一件黑色大衣,双手插在兜里,不紧不慢地往前走。

以往出门不管去哪都要带上小风,所以今天是他们俩第一次单独出门。

“阿啾!阿啾!阿啾!”晨悦连着打了三个喷嚏,鼻头红红的。

应星宇等她跟上来,伸手把自己的灰色围巾解下来递给她。

“不用,我不冷。”她急忙摆手。

应星宇没说话,把围巾硬塞给她,独自往前走了,晨悦看着他的背影,把围巾一圈一圈的围在自己脖子上,围巾上有他的气味和体温,整个人好像被他抱住似的。

 

到了超市,应星宇推着车,跟在晨悦身后,她这幅居家的模样他倒是第一次见,超市太过有烟火气,让人有种自己是真的在生活着的感觉。

他瞥了眼车里包好的蔬菜,几乎全是他爱吃的。

他默默跟在她的身后,看着她头发下自己的那条围巾,送给她好了,她那么爱感冒,毕竟她从来都不知道要对自己好点。

路过零食区,应星宇忽然注意到推车里多出的一袋水果硬糖,这种硬糖很便宜,所以有种劣质香精的味道。

他都不知道过了这么多年,超市竟然还在卖这种硬糖。

几乎是一瞬间他的嘴巴里就反应出这硬糖的味道了,好像就在他的嘴里,甜的发苦。

回忆和味觉一起苏醒,他拿起硬糖冷着脸问她什么意思。

她慌张的表情让他有种莫名的快感,她紧张的解释说以为他还喜欢吃这种硬糖,所以才把它放进推车里的。

他的眼神让她手心几乎冒出冷汗来,“把它放回去,我从来就没喜欢过。”

他怎么可能喜欢,这糖总让他想起来那女人是怎么被应国栋暴打的,虽然没看到画面,但声音他永远不会忘,那女人凄惨的嚎叫声仿佛就在他耳边。

那个时候晨悦剥开糖纸放进他嘴里的糖混合着泪水的味道,甜味咸味苦味一起往肚子里咽。

这颗糖明明是他黑暗的童年里唯一的光亮,可就这唯一的光亮后来也消失了。

 

一直到回到车里,甚至回到小区里的地下停车库里,他们都没再说一句话,晨悦小心翼翼的往他那瞥了好几眼,无数次想要开口,但看到他冷峻的侧脸,话还是被吞了回去。

车子熄火了,车灯闪了两下,她松了口气,这沉默让她快要窒息了,她伸手解开安全带想要开门下车。

这个时候,他开口了,“我知道你想干什么。”

“省省吧,你以为一袋糖果就可以弥补你做过的事情了吗?”

他越想越生气,这女人以为自己还是以前那个给颗糖果就会开心的小孩子吗?

晨悦想要解释,但不知道该怎么说,因为她是有私心的。

应星宇看着她,冷漠的表情,眼里却跳动着怒火,“我每次看到你这张脸,就会想起你对我做了什么。”

“小宇……对不起。”

她只能说出这句话,虽然很无力,但她没有更好的话语能表达她的歉意,她知道自己亏欠他很多。

他眼里的怒火一下子烧的更旺,“我讨厌你说这句话。”

“我不是说过了吗,用你的身体补偿我就够了。”

 

故意让她痛,故意折磨她。

他看着自己的肉棒在她的嘴巴里进进出出,他还嫌不够抓住她脑后的头发往自己的肉棒上按,把她的口腔撑满,让龟头插入到她的喉咙里。

她满脸涨红,口水和眼泪顺着下巴落在车里,看起来凄惨的要命。

应星宇自认在床上没什么折磨人的嗜好,以往的炮友没有一个不夸他温柔体贴的,可对晨悦,他就想看她哭,让她痛。

因为这是她欠自己的,这么想着,他在她嘴里释放出来,晨悦紧紧皱眉,伸手拍打他的大腿示意他拔出去。

他没理,晨悦没办法,只能把他的精液吞下去。

 

回到家更是变本加厉,他打发张姨提前回家,拽着她就进了卧室。

压着她在墙上操,他把她的一条腿抬起来,好方便他的进出。

一开始是痛,后来被操的发懵,她眼神涣散,神志都有点不清了。

她听到他在她耳边说。

“你的亲弟弟正在操你。”

“舒不舒服?”

他的眼里满是恨意,自己是个变态,而这是她一手造成的。

她眼泪多的好像怎么流也流不完,她哀求他不要说了。

应星宇一手按着她的后颈,下身死命的往里顶,她的屁股被他的腹肌撞的红了一大片。

“你不是像她一样走了吗?那你永远别回来啊。”

他咬着牙恶狠狠的说,“被人搞大了肚子,才回来找我。”

“不是……不是这样……”她太难堪了,被自己的亲弟弟这样说。

应星宇的手往前探摸,她太瘦了,硕大的龟头把她柔软的肚皮顶的凸起,仿佛再一用力,肚皮马上就要破掉了似的。

他张嘴咬住她的肩膀,皮肤被尖利的牙齿咬破,渗出鲜血,她僵住不动,忍受肩上的疼痛,她早就想好了,会接受他给的一切。

快把她做到晕过去的时候,他闷闷的说,“我不会丢下你,因为我没有你那么狠心。”

 

可能是做的太狠了,再加上她本来就有些感冒,半夜她发了高烧,应星宇扶她起来吃药,她的脸靠在他的胸口,烫的要命。

看到人烧成这样,他后悔了,他伸手把退烧药递到她嘴边,“把药吃了。”

她睁不开眼睛,浑身发疼,伸出舌头舔了一下,药是苦的,她突然就觉得好委屈,眼泪噼里啪啦往下掉。

“好苦……”

他的心像是被揪住了,声音也放柔了不少,“就一粒。”

她伸手揪住他的睡衣,张嘴还是把药吃了,苦的她眉毛都拧在一起。

扶她躺下,他握住她发烫的手,好像这个时候,他才知道自己有多爱她。

他还记得,两个月前,晨悦抱着小风出现在他面前的那一刻,自从她走后,他已经有三年没有见到她了。

再次见到她的时候,他的心脏几乎都要跳出来了,无论她是因为什么再次出现在自己面前的,他都想要紧紧的抱住她,让她永远呆在自己身边。

 

早上六点,晨悦还是高烧不退,应星宇抱着她,不好意思这个点找张姨过来,只好也带上小风一起去了医院。

应星宇抱着小风,看着护士给她打上点滴,小风在一个陌生的怀里醒来眨了两下眼睛,哇地一声就哭了。

他赶紧抱着他走到病房外,他从来没看过孩子,自然也不知道该怎么哄,只会一遍一遍的说别哭了。

“什么情况啊。”陈茂穿着白大褂打着哈欠走过来。

“你姐的孩子?”

陈茂凑过去,看他怀里的小孩哭的几乎要断气,他撅着嘴哄,“哦~宝宝,咱不跟这个怪叔叔,来。”

他伸手把小风抱到自己怀里,说来也怪,小风离开了应星宇的怀里也就不哭了,长长的睫毛上还挂着泪珠,睁着大眼睛看陈茂。

应星宇松了口气,理了理身上的褶皱。

“怎么回事啊?”陈茂一边哄孩子一边问他。

“我姐发烧了。对了,你要下夜班了吧?”

“干嘛,我可不给你看孩子啊。”

“就一会,我去买个早餐。”

 

把早餐买回来的时候,陈茂正抱着孩子坐在晨悦床前聊得正开心。

“星宇。”她的嗓子还是哑的。

看到他回来了,陈茂起身把孩子交到他怀里,“小风,叔叔就先走啦。”

“晨悦姐,我走啦,改天一起吃个饭。”

“嗯。”晨悦露出一个微笑,尽管面色很憔悴。

应星宇把早餐放到桌子上。

晨悦开口,“原来陈茂和你在一家医院啊。”记得小时候他们俩就很要好。

“嗯,吃早饭吧。”

“……我现在吃不进去。”

“多少吃点吧,不然胃会难受,我等会就要去上班了。”

“那我喝点粥吧。”

晨悦的右手打着点滴,用左手拿着勺子姿势别扭的往自己嘴里送。

小米南瓜粥,甜味恰到好处,喝进胃里人都舒服了不少。

应星宇抱着小风看着她,等一碗粥见底了,他才慢慢开口,“昨天晚上对不起。”

她握住勺子的手一顿,他接着说,“以后我不会那么任性了。”

像是小时候惹自己生气那样,站在自己面前耷拉着脑袋自己保证以后会乖,再也不会犯错。

她把盛粥的盒子放到桌子上,“应该是去逛超市的时候吹到冷风了,不怪你。”

“你该去上班了吧?把小风给我吧。”

“你可以吗?”

“我还有一只胳膊呢,而且我们小风很乖是不是?”她笑着看他怀里的孩子,眼泪满是宠溺。

应星宇低头看他,心里忽然冒出一个恶毒的想法,要是没有小风就好了,她就不会分神,把注意力放到除了自己以外的人身上。

 

办公室里,应星宇坐在椅子上,看着窗外出神。

她生病了,原来自己会这么揪心,连专心工作都做不到。

病房里晨悦打完点滴,她下了床,抱起小风准备往外走的时候看到了应星宇。
“你不是在上班吗?”她很惊讶。

“请了一会假,我先送你回家。”

“不用了,我们坐公交就好了。”

“走吧。”

开车回来,下车的时候,晨悦抱着小风往前走了两步却突然僵住,整个人也在发抖。

应星宇觉得不太对劲,也跟着下了车,只看见对面走过来一个男人。

应星宇走到晨悦身前把她挡住,那男人看见他停了脚步,上下打量了他一番,男人的眉毛皱起来,冲他身后的晨悦喊,“臭娘们,你和我离婚就是为了这个小白脸?”

她的声音发抖,又怕又愤怒,“你胡说八道什么,他是我弟弟。”

“弟弟?”他贪婪恶心的目光落到应星宇手腕上价值不菲的手表上。

应星宇向后伸手把钥匙给晨悦,“你先回家。”

她的指尖发抖,握住钥匙,抱着小风快步的走向公寓楼,那男人想要追,却被应星宇拦住。

那男人瞪了他一眼,应星宇冲他开口,“你想要什么?”

“钱啊,你能替她给?”男人露出一副无赖的嘴脸。

“那你找对人了。不过,在这不太方便,跟我去地下停车库。”

那男人跟着他下去,心里想有钱人真是毛病多。

停车库里,应星宇把袖子挽起来,把表盘冲他,“你想要我的这块手表?”

男人双手插兜,两眼冒着贪婪的目光,“你给我当然要。”

“想要就自己来拿。”

男人一步一步走近他眼睛里只有他手腕上的表,在他想要伸手的时候,却被应星宇一拳打倒在地。

应星宇把他从地上揪起来继续又是一拳,反反复复,那吊儿郎当的男人根本不是应星宇的对手,被他打的眼冒金星,连声求饶。

应星宇想起晨悦刚来时身上青紫的伤痕,他就不自觉加大了手劲,在他身上发泄自己的恨意。

他都有点分不清眼前血流了满脸的男人是应国栋还是晨悦的前夫了,反正都一样该死。

他按住男人的脖子,把他的脑袋抵在停车库粗糙的混凝土柱子上,男人从嘴里鼻子里冒出的鲜血从柱子上滑下,

“你给我听好了。”应星宇把他的脸在柱子上抵的更紧,咬牙切齿的说。

男人的脸被粗糙的墙面磨的生疼。

“从今以后给我滚远点,再敢来找她,你试试看。”

他知道,家暴老婆的男人都是欺软怕硬的混蛋,就像应国栋一样。

 

回到家里,应星宇紧紧抱住依旧不自觉发抖的晨悦,“没事了,他以后不会再来找你了。”

“小宇……”晨悦的眼泪落下,当初她因为忍受不了家暴而离了婚,带着两个月大的孩子根本无法生存,如果没有应星宇,她和小风会怎么样,她根本不敢想。

“我说过,你可以依靠我。”

应星宇怜惜的捧起她的脸,安抚的亲吻上去,比以往任何时刻都要温柔。

像是胸口里大象的一只脚迈了出去,他终于决定放过自己和晨悦,他决定既往不咎和她重新开始。

完全的相信我吧,我可以成为你的依靠。

 

之后的日子风平浪静,不再别扭的应星宇对她温柔的过分,除在床上还是一样霸道。

但是最近有点奇怪,应星宇回家的时间变得越来越晚,甚至不怎么和她说话,这些转变都很刻意,像是在冷战又像是在闹别扭。

晨悦抱着小风苦恼,想来想去还是决定给他打个电话,现在是中午,他应该在休息吧。

“喂?”

“什么事?”

他的声音好冷淡,晨悦有点难过,但还是柔声说,“星宇,你吃饭了吗?”

“吃过了。”

“那……今晚可以按时下班吗?”

“不行,要加班。”

“嗯,这样啊……”她握紧手机。

应星宇那边沉默了一会,“你晚上早点休息,不用等我了。”

“……知道了。”

挂了电话后,晨悦看着通话界面愣神,心一点一点变冷。

张姨在一旁择菜,“和应先生吵架了?”应星宇没告诉过张姨自己和晨悦的关系,所以她自然而然地认为他们俩是夫妻,而小风是他们俩的孩子。

晨悦尴尬的笑,“应该是他单方面生我的气吧,可是我都不知道他在生气什么。”

“我好像知道。”
“您知道?”晨悦惊讶的看着他。

张姨指了指晨悦怀里的小风。
晨悦低头看怀里的孩子,她很疑惑,“您是说小风?”

张姨把芹菜叶子摘下来,“哎呀,男人嘛,总是想要得到女人全部的关注,恨不得你一天到晚只围着他一个人转。你们刚有了孩子,你全部的精力都放在孩子身上,自然就会忽略他,所以,你懂了吧。”

“但是,对自己的儿子也吃醋,应先生还是小孩子脾气啊。”

听了张姨的话,她好好地回想了一下,自己真的有忽略他吗?

……
“周末一起去滑雪好不好?陈茂说这个地方挺不错的。”
“滑雪吗?我不会啊,而且那边带小风去也不方便。”
“有张姨呢。”
“可是小风还得喂奶……”
“知道了。”

“做吧。”他抱着晨悦在她的耳边亲吻。
她眯着眼睛躲,“不行……嗯,我得哄小风睡着……等,等一下好吗?”
……

现在回想起来,自己好像的确有点过分,晨悦想了想站起来,“张姨,您今晚能帮我照顾一下小风吗?”

“我得去医院找一趟星宇。”

张姨一副你可是开窍了的表情,“去吧去吧,把小风交给我你就放心吧。”

 

医院里。

“你还不走?”

“不走。”

“怎么啦?和晨悦姐吵架了?”

“没有。”

“那你一天天的在这傻坐着,也不回家,为了啥?”

“你怎么话这么多?让我安静待会行吗?”

“星宇。”晨悦拎着保温桶敲了两下门。

“晨悦姐来啦。”陈茂戳了戳坐在椅子上惊讶的应星宇。

“嗯,星宇说他要加班,所以我来给他送饭。你吃了吗?没吃的话一起吧,我带的挺多的。”

“不用啦。”陈茂笑眯眯的瞥了眼应星宇,“今晚有约了,我就先走啦~”

他拍了拍应星宇的肩膀意味深长地说,“好好加班吧,别累着自己啊~”

 

等陈茂走了之后,晨悦把保温桶放到他面前打开,“饿了吧。”

闻着饭味是觉得饿了,他咽了口口水,但脸上还是没什么表情,“我吃过饭了。”

“啊,这样啊。”她显得有点失落,“这牛肉我炖了一下午。”

他看了她一眼,叹了口气拿起勺子,勉为其难的说,“多少还能吃下一点,我尝尝吧。”

他咀嚼着牛肉,软烂可口,越嚼越饿了。

晨悦期待的看着他,“怎么样?好吃吗?”

应星宇把牛肉咽下去,从嗓子里“嗯”了一声,“还行吧。”

尝着尝着一保温桶的饭就见底了,一粒米都不剩了。

晨悦笑的眼睛都看不见了,没什么比自己亲手做的饭都被人吃完更幸福的事了。

应星宇吃饱喝足,靠着工作椅看着她,伸出舌头舔了舔自己的嘴唇,他的手指哒哒的点在办公桌上。

“我还想再吃点什么。”

“没吃饱吗?”晨悦想难道自己带少了。

直到他搂住自己,剥开自己胸衣的时候,她才明白过来他想吃什么。

她红着脸轻轻扭动身子,乳头被他叼在嘴里,不轻不重的吮吸。

怎么变成这样了,想起来自己过来是要干什么,她决定在他做更进一步的动作之前把话说清楚。

“我……我有事情要和你说……”

“你说。”他没停,含糊的说了一句。

“嗯……我,我不该冷落你,你别生气了。”

听她这么说,应星宇忽然觉得自己好幼稚,小风毕竟是她亲生的,有哪个母亲不爱自己的孩子的呢?而且她还做了饭过来找自己求和,自己一个大男人为了个半大的孩子吃醋也真是挺丢脸的。

他想了想,在她的胸口亲吻了一口,“……好像是我太别扭了,其实我只希望你可以再爱我一点。”

“小风是你的孩子,我会为了你尝试着去爱他。”

“小宇……”晨悦又惊又喜,没想到他会这样说。

“很感动吗?感动的话就再多爱我一些。”

他搂在她腰上的胳膊收紧,挑了挑眉,“现在,我要继续吃我的甜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