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Backstage

Chapter Text

  ABO世界观,Beta X Beta,圈内演员X圈外男友

  每一个字都充满了槽点

  沙雕甜文

  故事充满了飙车要素,然而车子根本没有发动过。这个作者没有发动机。

  

  ————————————————

  

  Connor作为一名身心独立平平无奇的Beta,在成年后并没有尽情去享受只有Beta才能拥有的,自由婚恋的特权。大学毕业刚刚找到工作,他就迫不及待冲向婚恋介绍所,想随便找个Beta把自己嫁掉。

  原因简单到冷酷,银河帝国鼓励婚育,给家庭成员的退税比例相当大,婚后每年退税金额顶他两个月工资,有了孩子补贴还会递增。斤斤计较的B男拍脑袋一想,这太划算了,谈感情浪费钱,跟钱过不去我何必呢。

  他对婚介所提的要求相当简单,Beta,男女不限,相貌达到平均值,身高体重在健康范围内,有稳定收入,无犯罪记录,工资不少于他的二分之一,生活费平摊,性关系可开放可保守但要定期体检不要携带传染病。

  匹配结果远超他的预料,是一位成人影视演员。

  “看着还挺帅的啊,一脸A相,就是,是不是有点老,他三十几了?”Connor仔细地打量着匹配对象的档案,扭头问工作人员。

  “咳,他28.”

  “28?”Connor又看了两眼照片,“你就是说他48我也信啊。”

  照片里的Beta男人有一头暗沉的棕发,被一丝不苟地梳拢在右侧,只有发梢高光处能看到如鎏金般闪耀的一点金光。戴着全框黑边眼镜,棕色的眼睛冷漠地睥睨着镜头外的观众,眉头紧锁,浓密的睫毛把严肃感冲淡了,但立刻又被过分正式的全框眼镜遮掩。从下巴蔓延到耳根的胡茬给下颌线勾勒出棱角分明的阴影,使他看起来冷酷又带点挑逗的性感,正是贵族老A男们当前流行的造型。

  “但28把自己整成这样也太早了吧?”Connor忍不住吐槽,又看看他的履历,“很好,全部达标,非常完美,虽然长得有点着急,但成人影视演员想必身材和活儿都很好,就他了。”

  接待员就这样结束了此生受理速度最快的一单业务,带着一脸宛如梦游的表情,麻木地走流程给匹配对象打电话。

  “Angelo说周六可以与你见一面,费用AA。”

  “很好,很干脆。”这位匹配对象在Connor心里又加五分。

  周六的约会很是融洽,Angelo稍稍修短了胡子,风度优雅还带点腼腆,并没有照片里看起来那么老,他实际发色居然是金色的,在阳光下熠熠生辉,照片到底是哪个傻哔摄影师拍的!而且他的声音很年轻,清脆而婉转,就像风铃一样。Angelo提议他们从同居开始,同居退税比例虽然低一些,但也可以规避很多婚姻带来的风险,比如配偶背着你签下千万贷款然后让你承担共同债务。等双方足够信任了,再去领证也不迟。

  Connor欣然答应,两周后他们就搬进了同居的新房子,房费水电费平摊。

  

  搬入新家的第一个晚上,他们就做了,Connor做受。Beta当然也有欲望需求,虽然他们在一起不是为了爱情只是为了退税,但既然有配偶了也不能浪费。

  出乎意料的是,Angelo的技巧并没有他想象的那么好,甚至可以说平庸,就是个没什么机会积累经验的普通Beta。身材确实保持得不错,没有赘肉,手臂肱二头肌有他的1.5倍粗,但也没有成人影视演员该有的蜂腰翘臀八块腹肌。

  也许他拍片的时候是做受的?Connor有点费解,但想想两人还没熟到谈论工作细节,也没多问。

  第二周他们又做了,Angelo做受,技巧同样平庸,甚至连床都不会叫,紧咬牙关眉头紧锁好似一位被酷刑拷问的敌后特工。

  他怎么回事啊?这水平真的不会被影视公司劝退吗?Connor对配偶的职业生涯忧心忡忡。

  好奇心是破冰的源动力。事后各叼一支烟的两人各据床边一角,满腹疑问的Connor终于率先打破冷场。

  “你真的是成人影视的演员吗?”

  Angelo点点头,疲惫使他的神情更柔和了,看起来终于像是不到30岁,“是啊”

  “但是你的技巧,怎么说……和我看过的……有一定距离……”Connor试图委婉地将对方活很烂的事实陈述出来。

  “咳,这个事情吧,”Angelo轻咳一声表示说来话长,“我们拍的类型片,比较特殊,并不需要性////蕉行为。”

  “什么?”Connor惊讶地翻身坐了起来。

  “你听过,B//D//S//M吗?”Angelo谨慎地问。

  “当然啊,谁电脑里没几部重口片儿啊。”Connor一边回答,心中升起几分不安,“那很危险啊,流血的窒息的,我听说还有出意外被搞死的演员。”

  “呃,我们的类型倒是没那么危险,”Angelo停顿了一下,“我们就是,打打演员的屁 股。”

  “什么?还有这种操作?这也有人看??”听到这个,Connor一下子就不困了。

  “有的,”Angelo点点头,“还不少,我们有很多Alpha中老年客户。”

  “你这么说我好像有点懂。”Connor说着摆出了一脸‘大家都知道老A男都是老变态’的表情。

  “是的,有很多Alpha喜欢看Omega被体罚的情节,他们是我们的主要客户。所以我们不需要表演性///蕉,也不会做很严重的暴力行为,只要把身材像Omega的年轻Beta打到白塔体罚的程度就可以了。很轻的。”Angelo回忆了一下程度,“大概,一周就好了吧。”

  “所以你是负责打人的?”Connor问完就觉得自己在说废话,看这一脸胡子,Angelo也不可能去演Omega啊。

  “是的。”Angelo点点头,“我只干这个,所以也只会这个。”

  “这……”Connor整理了半天刚刚接受的海量信息,最后一拍大腿,“原来你肱二头肌是这么练出来的啊!”

  “咳,我确实有专门练过上肢力量。”Angelo有被Connor清奇的脑回路惊到。

  “怎么打?用手吗?还是用工具?有情节的吗?伤痕都是真的吗?后期可以加特效吗?白塔打人是什么样子的,我从来没看过啊。哎呀我好好奇啊,你们剧组允许家属参观吗?带我去看看吧Angie!”

  Angelo被突如其来的一长串问题问得头昏脑胀,最后点点头用一句话堵住了Connor的嘴,“这样,下周一剧组开机,我带你去看看。”

  “好耶!”

  Connor高呼一声按灭烟头扑向非常好说话的Angelo打算再来一发,随手捏捏他坚实的臂肌,“你别说你这胳膊还真的挺性感的。”

  

  第二周,Connor特意请了一天假,跟随Angelo来到剧组,剧组老板Barnet是个一头白发慈祥和蔼的Alpha老男人,讲话带着帝国西北部贵族厚重优雅的口音,身高也比在场Beta都高了起码半头,Angelo站在他旁边简直像他儿子。Barnet热情地欢迎了Connor并递给他一张折叠座椅,示意他开机后就坐在摄影师旁边,只要不发出声音随便他做什么。

  除了Barnet和他的合伙人Roddy,在场的演员和工作人员全部都是Beta。成人影视行业本来就是Beta的专场,因为珍贵的Alpha和Omega就该一对一专心生孩子,何况他们一发//情根本停不下来,持续七天七夜,情涩片岂不是拍成了纪录片。

  这一幕的故事背景是白塔中的少年法庭附属的处刑室,来这里接受惩罚的都是有刑事犯罪的未成年Omega,所以比学校或宿舍中的体罚要重一些。然而也不会重到哪里去,毕竟他们仍然是待价而沽的珍贵Omega。

  Angelo特地蓄了三天胡子,原本柔软的金发被古板地梳拢到一侧,穿着少年法庭的法警制服,站姿笔挺,眉头紧皱地盯着面前的少年犯,神色严厉而危险。Connor终于知道为什么相亲照片上他发色看起来是棕色了,这发蜡抹得也太多了,多到阻挡反光啊!

  扮演少年犯的Vito是一位美丽得宛如希腊雕塑的少年,纤细白皙,隐约能看到饱满肌肤下流畅的肌肉线条,脸上仍有粉嫩嫩的婴儿肥,举手投足都带着孩子气,稚气到走在街上会被路人当作16岁离校出逃的Omega报警抓走,然而他已经是个成年Beta了。如此神奇的不老童颜,使Connor赞叹剧组到底从哪里找来的此等奇才。

  故事情节是被判处劳动改造的少年犯遭遇狱友陷害,刚打扫完的活动室被搞得一团糟,没头脑又不高兴的冷酷狱警Angelo看到一团乱象,冲进来就提着Vito的耳朵把他揪紧了处刑室,不管Vito如何辩解不是他的错,Angelo只有一句回应,

  “I don't care.”声音低沉,像引擎压抑的轰鸣,Connor听着腾地一下就坐直了。

  随后Angelo就把哭丧着脸哆哆嗦嗦脱下裤子的Vito按倒在了刑架上。

  少年犯在刑架上战战兢兢地等待疼痛降临,狱警转身,从储物柜取出了一块厚重的打孔木板,看着有将近1cm厚,落在纤细的Omega身上,最重甚至可以把他们打到骨折。

  木板在Vito臀部轻拍两下,少年紧张地颤抖了一下,还没等他绷紧皮肉,啪地一声巨响,少年痛哭出声,他身后,一片整齐的长方形板痕,立竿见影地浮现在他纯白的皮肤上。

  Connor倒吸一口冷气。

  而无情的狱警Angelo表情纹丝不动,眉头都未松动半分,冷漠地将板子又一次抵在少年犯身后,轻拍两下,“啪!”又是一声巨响。

  十下过后,两片臀峰就已经被打成了紫色,狰狞的深红色血丝顺着皮肤纹路蔓延,肿胀得像随时要渗出血来。少年犯痛得浑身颤抖,两条腿不停抖动,简直要从刑具上摔下来。当板子又一次抵在臀峰,少年忍无可忍地哭叫着大喊,

  “真的不是我的错啊,先生!”

  “I don't care.”然后被Angelo以不变应万变地怼了回去,扬手又是一板子。

  这位蛮横且铁石心肠的狱警,打人的频率和位置如同机器一样稳定,每落下一击前都在Vito身上认真地找准落点,在少年不断扭动颤抖的血肉之躯上,居然打出了一片绛红色的正方形。而他高举的手臂,带动手臂旋转的腰肢,在Connor看来简直如同舞蹈,虽然是相当暴力的行为,然而一举一动都充满准确和娴熟的暴力美感。Connor对美丽Vito的惨叫和满场乱逛仰躺在Vito双//腿间找镜头的奇怪摄影师视若无物,死死盯着镜头中央专心打人的Angelo,心头一片炽热。

  而全神贯注的Angelo也把男友当空气,用全程相同的力度打了Vito24下,终于停止了酷刑,把已经哭得要断气的少年揪了起来,推他到墙角去罚站。

  Connor缓缓地舒了一口气,就想站起来去找男友抒发感情。没想到被Barnet一把按住,老A男在他头顶轻轻地说,“不要动,还没结束。”

  还没完?

  Connor远眺Vito可以称作‘开花了’的屁 股,感到难以置信。虽然确实只是皮外伤,演员的痛苦是如此真实,接一次戏就等于遭受了一次肉刑。他回头看了一眼Barnet,Barnet回报以一个优雅矜贵的微笑,他心中暗骂一句‘老A男果然衣冠禽兽斯文败类’,乖乖坐了回去,丝毫没去想虽然写剧本的是老板,现在正痛揍小演员的却是他男友。

  Vito的面壁思过没持续多久,Angelo将一把椅子摆在镜头中央,金刀立马地坐了上去,然后命令Vito转过身来,扯过少年纤细的手臂,将少年摁在了他膝头。

  “Over the knee,是spank中非常经典的一个姿势。”Barnet在Connor耳边轻声解说。

  将少年犯按倒后,Angelo没急着动手,而是慢条斯理地解起了右臂的袖扣,又将袖子折了三折,一直挽到上臂中段,将健壮的手臂线条充分展露在镜头前,然后扬起手臂,狠狠抽打在少年已经伤痕累累的臀瓣上。那清脆的响声伴随着Vito的啜泣,让Connor都忍不住侧过了脸。

  Angelo挥巴掌挥得虎虎生风,频率稳健,虽然每个Alpha都梦想这样打老婆和儿子,但恐怕没几个能打得这么好看,所以Connor只侧过头五秒钟用以证明自己的良心在隐隐作痛,就又把头转了回来。

  他目不转睛地那个曾与他有了两次鱼水交欢的金发青年,如今把自己打扮成棕发的冷酷处刑人,无论是相貌,气质,性格还是声音,都与真实生活中的Angelo天差地别。然而这样强烈的反差反而使他更性感了,年轻和成熟,闪亮和肃穆,腼腆和冷酷,和善和严厉,两幅截然不同的面孔在Connor眼前交织着,有一种火焰在Connor小腹腾地燃烧起来。

  巴掌持续了足足五分钟,活生生将木板打出的淤血打散,又把整个臀部打成深沉的暗红色,残忍的狱警终于觉得少年犯受到了足够的教训,放下手,命令少年站起来。摄制就终结在Vito痛得提不起裤子的煎熬神情中,场记板咔地一声被打响,Vito立刻把那条折磨人的裤子一脚踢飞,在场所有人都长出一口气。

  Barnet拿着药膏一脸关切地从幕后走出来给Vito涂药,Angelo也有说有笑地关照了Vito两句,搓了搓自己已经涨成红色的右手,就要来和摄影机后已经看呆了的男友寒暄。没想到刚才还正襟危坐的Connor突然间站了起来,冲向Angelo,一把拽住狱警制服的黑领带,一路将他拽进了摄影棚外的男厕。

  “你——”Angelo一句话还没说完就被Connor扑上来堵住了嘴,一个粗暴又热切的深吻将刚刚干完重体力活的青年憋得额头冒汗,终于分开两人缠绵的舌头,气还没喘过来一口,Connor又扑上来狂野地开始解Angelo的腰带。

  “快!干我!”

  半个月以来相敬如宾的同居对象突然就精虫上脑要强X他。

  Angelo一脸懵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