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警匪】RED-05

Work Text:

——【警匪】特警肖战 × 杀手王一博——

 

 

 

 

 

 

 

 

 

 

 

王一博跟肖战虽然确立了关系,但两人的生活作息却是完全不同。

 

一个是昼伏夜出的杀手,另一个是早出晚归的警察,明明是两个对立的关系却心心相连。

 

最近因为王一博忙着谈恋爱而消停了下来不去接单,肖战带领的X小队就闲了很多,因为整个警界目前只有肖战一个人跟王一博接触时间最长,每天他上班都会被询问许久。

 

肖战虽然不是心理学专业毕业的,但自己毕竟也是个接受过犯罪心理学教育的警察,接受莫婷的询问时他淡定自若,丝毫马脚都不露,甚至脉搏也没有加快过一如正常时的平缓跳动。

 

X小队的人自然对肖战这个小队长信任度极高,对他的问讯也是因为上面发话的例行公事而已,眼下见他什么异常表现都没有,不仅是小队里的人,就连上级领导也松了一口气。

 

开玩笑,若是警局里有人包庇通缉犯,还是个连环杀手,那事情有多大不是想象能想得出来的。

 

肖战被问讯完无所谓地从审讯室出来,拿自己那只亮黄色的海绵宝宝陶瓷杯泡了胖大海就端着边喝边处理手边要整理签字的文件。

 

要是让他们知道,肖战其实早就已经包庇起了王一博,这个大家都喜欢的年轻特警怕是会成为整个警局最大的敌人。

 

问讯的时候肖战已经是提前做过千百次心理演练了,从他跟王一博站在一起的那一刻他就已经反复将今天的情形演练过无数遍,从一开始的心跳骤然加速到现在的面不改色心不跳,他完全把自己当一个特警的所有能力都用在了帮王一博躲避警方视线上。

 

先是误导查案的大家将王一博的真实年龄夸大,然后又是问询的时候表现得坦荡无比。

 

越想越心累,肖战便拿起手机给王一博发了一句话。

 

在自己的半山别墅里健身得正起劲的王一博手机一抖,他立刻从瑜伽垫上起来抓着手机就看。

 

肖战:王一博你这个惹事精。(愤怒)

 

不明所以的王一博挠了挠头,一头雾水地回了他哥一串问号。

 

 

 

 

 

 

 

 

 

 

 

晚上六点半,难得不用加班的肖战刚出警局门口,就看见一辆熟悉的鹦鹉蓝奥迪 Q2L e-tron停在警局对面。

 

这车...昨天他才在王一博的车库里见到过。

 

嗯...还在里面互相帮助了一下...

 

现在的肖战看到这辆车,下意识就想起昨天那些旖旎画面。

 

...要在大庭广众下硬了,那也太尴尬了。

 

想到这,他三步并作两步走过去拉开副驾驶座的车门就坐了进去。

 

王一博本来拿着手机在玩推塔游戏,见他进来立刻鸽了自己的队友关游戏放手机一气呵成,眼里只有他的战哥。

 

“战哥你下班啦?”

 

肖战“嗯”了一声,看着虚空中的一点拼命地放空自我:“啊,我好想休年假。跟了你的案子以后我觉得我都没有好好休息过。”

 

看着肖战眼底的微青,王一博既心疼又无奈:“我说了,我养你啊。你不做警察,我不做杀手,那我们就再也不是对立的关系了。”

 

即使后半辈子不当杀手也不干活,以王一博现在的积蓄,别说是多养一个肖战了,就算多养一个肖战八辈子都够的,他之所以这一年半来一直接单就是因为希望引起肖战的注意而已,既然抱得美人归,要他金盆洗手他肯定乐意至极。

 

肖战默默地看着王一博那张精致得过分的脸,伸出微凉的手捧住,轻轻在他唇上落了一个吻。

 

“王一博,你明白吗,就算我不当警察,你不当杀手,但是你的前科还在,我的警籍也没有销掉。与其让你被别人查,还不如我糊弄着他们继续乱七八糟地查,查不到了,成了悬案,你也就安全了。”

 

他捏了捏王一博柔软的脸蛋,在王一博微怔的视线里重新坐正系好安全带。

 

发动了车子,王一博稳稳地驾着车带肖战驶离了市警局的范围。

 

他也不是没想过两个人的以后。现在的两人身份悬殊得很,王一博的手里又有那么多的人命,要不是组织那边保密工作极其严谨彼此之间都不知道姓名和长相,他怕是早就被判刑了。

 

肖战的顾虑其实是很正确的。像是现在,他如果脱离了组织,那他的案底还有肖战兜着去回转,境地不至于太被动,他还能在外面想干什么就干什么,警方查不到他,但如果肖战离开了警队,案件势必会移交到其他组手里,到时候哪怕昼伏夜出,王一博也并不能逍遥太久,甚至还可能连累肖战这个前特警。

 

心事重重的两人回了王一博的半山别墅,王一博将车子稳稳地停在车库里,抿着唇一言不发。

 

车内压抑的气氛久久不散,最终还是肖战叹了口气解开安全带先去亲王一博抿得死紧的薄唇。

 

“乖一点好不好,笑一笑,嗯?日子还长着呢,何必现在就这么紧张兮兮的。再说了,一年半的时间,警方不也没查到什么东西出来么?”

 

王一博扶住他的后颈吮了下他柔软的粉色唇瓣,眼睛里的情绪复杂,却清晰地倒映着肖战那张让他安心的脸。

 

郁结的心情被他明亮憧憬的眼神慢慢驱散。

 

“我好爱你。”

 

他的唇落在肖战光洁的额头上,然后是那温柔的眉眼,再到软软的脸颊,最后落在唇上辗转,动作小心翼翼得仿佛在触碰易碎的玻璃。

 

可肖战不是玻璃,他是钻石,是王一博最重要的珍宝。

 

这个轻柔得本不带一丝情欲的吻,在肖战搂住他脖颈回应的一刹那便擦枪走火了。

 

不能在车里要他,没有套子也没有润滑液扩张,他会疼的。

 

用尽自己的理智逼自己拉开了一点距离,王一博解了安全带,一双带着火的眸子又出现了肖战熟悉的专属狩猎者的目光。

 

“先进家里。”

 

 

 

 

 

 

 

 

 

 

 

整洁的地板上一路都是两人互相解下的衣物,夏天穿得不多,加上情欲的渲染,两人身上都开始蒙上一层薄汗。

 

刚到客厅,两个人就已经赤诚相见,肖战被王一博吻得腿脚发软,已经得靠王一博搂着躯体紧密贴合才不至于摔倒,早已挺立的性器抵着彼此的小腹,从前端渗出的清液已经把两人的腹部弄得有些狼狈。

 

胸前嫩红的两点被王一博用微长的指甲慢慢地抠着,微凉的手指以及他的动作都让肖战忍不住发出快慰的颤栗。

 

喉间的呻吟被堵住,他只能呜呜地与对方交换着彼此口中的津液,王一博灵巧的舌尖抚慰着肖战敏感的上颚,有力的双臂从他腋下穿过抱紧。

 

现在的他就是他唯一的支撑点。

 

由于开了荤以后的王一博特别嘚瑟,现在这幢装潢清冷以墨绿为主色调的别墅只要随便一翻都是王一博藏在各处的水性润滑和安全套,两人虽然在客厅里,但王一博长臂一伸从皮质沙发的垫子底下就掏出了一个套子和一支新的润滑剂。

 

“我...靠...”

 

肖战已经被亲的意识迷蒙,但定睛一看那两样物事还是忍不住爆了句粗。

 

王一博你这个随时随地发情的狗崽崽...

 

他觉得自己牙根有点痒,但是身体里面渴望得更痒,王一博沾了润滑的手指只轻轻喂进去那甬道一点,湿润的肠壁便开始绞着他的手指往更深处去盼望着更多的慰藉。

 

“战哥,你这么饥渴吗?”

 

王一博的手指一边轻轻抽插起来一边忍不住调侃着,他用了点力气在肖战的惊呼声中把他腾空抱起,一掌托着他的细腰另一手在那甬道开拓,肖战发软的双腿缠在王一博的腰腹上,手臂紧紧地环住了对方纤长的脖颈和瘦削的肩膀。

 

“你...嗯...你干什么突然...”

 

眸色极深的王一博用犬齿磨了磨肖战脆弱的耳廓。

 

温热的气息和低沉的声音顺着耳道钻进敏感的听声部位,又带来了新的刺激感。

 

“我想带你去看看咱们家的阳台。”

 

肖战迷蒙的水眸微微瞪大,还没反应过来,人就被托着一边扩张一边走到了外面观景视野极佳的阳台上,微凉的夜风吹到两人的身上,激起皮肤一层浅浅的细小疙瘩,凉的感觉却很快被涌动的情潮所淹没。

 

扩张的手指不知何时加到了三根,抽插的水声和肖战抑制不住的低吟从阳台的空气扩散出去,这别墅建在半山,地理位置极好,可往下开几分钟的车程便是下一级的别墅区,且山上空旷,做这种事情呼唤的声音太大,怕是整座山都能听得见。

 

肖战有些羞耻地搂紧了王一博的肩颈,小声道:“啊...你别...别在这...呜嗯...!”

 

他的乞求王一博不仅没有回应,埋在他体内的中指还恶劣地寻到那处让肖战快乐的腺体用指腹反复轻擦,密密麻麻的快感顺着身下涌遍全身,前端的性器跳动两下,白浊的体液就溅射在王一博的腰腹上。

 

在他体内抽插的手指并没有被取出来,王一博存了些小心思,故意只轻轻用手指去磨着那一点,尚在不应期,肖战哪里禁得住他这样逗弄,本来只是盈着一层水光的眸子居然真的爽到掉了泪,越发地迷离起来。

 

吻去肖战脸上的泪痕,王一博边用舌尖描摹着自己爱人好看的唇形,边用极有诱惑力的声音说:“肖战,叫我一声老公好不好?叫老公就给你,嗯?”

 

他撕开了安全套撸到自己硬到有些发疼的性器上面,将体内的手指抽出,用那圆硕的头部抵在了肖战湿润的穴口前。

 

最后的“嗯?”简直是犯规,他故意放软的声调完全锁死了肖战的软肋。

 

“老...老公...呜!太大了...”

 

最关键的两个字脱口而出的一瞬间,王一博就挺动自己的腰部贯穿进去,就着润滑和分泌的肠液一通到底,将那穴口上的褶皱都撑得平滑,他原先只不过浅浅地抽插着,肖战却主动地配合着他的动作扭动起来想要更多,王一博便不再忍耐,抓着他的臀狠狠地干了起来。

 

肉体撞击的声音在这空旷的阳台显得很大,肖战残存的一丝理智顾及着不能叫太大声而咬住了王一博的肩膀小声呜咽,整个人挂在他身上跟着他的动作耸动,最原始的律动激发着最深层的快感,王一博一手垫在他后背,把他靠在阳台的玻璃围栏上,调整了一下进入的角度,那圆润的头部肏到底时每次都能擦到肖战体内的敏感点。

 

腰臀挺动的速度越来越快,在强烈的摩擦刺激下,肖战忍不住缠紧王一博的腰,绞紧了后穴,身体痉挛着再一次抵达了快乐的巅峰。

 

王一博还没有出来,他温和地抽插着帮肖战延长高潮的时间,舌尖撬开他的齿关两人难舍难分地吻在一起,待得肖战的痉挛过去得差不多了,性器三度抬头,王一博便又开始慢慢加速,肏得肖战微哑的声音都带上了哭腔。

 

“王...呜呜...王一博...你是人吗你...啊啊啊啊!”

 

这次,那深埋在体内的性器猛烈地攻击着肖战体内最脆弱的那一点,大掌圈住肖战被冷落的柱身套弄着,看那半软的性器又变得坚硬。他的拇指恶劣地抚弄着铃口,在两处刺激之下,肖战敏感的身体很快又要到了,却被王一博堵住那小口不得发泄。

 

“放...放开啊...嗯...”

 

得不到快乐的肖战委委屈屈地用软绵绵的拳头打他,王一博亲了亲他噘起的唇,卖力地抽插着。

 

“一起。”

 

用力抽插了数十下,王一博移开拇指,性器深埋进肖战的体内释放,而肖战没了阻绝快感的源头,也快慰地释放了自己。

 

抱着缓和下来的肖战刚亲了亲,王一博却被恼了的小兔子啃了一口。

 

“嘶...”

 

肖战气鼓鼓地瞪着眼看他:“暴露狂!做都做完了还不赶紧进去!你不冷我还冷呢!”

 

王一博无奈地托着他的臀往里走:“遵命,我的老婆,我的战哥。”

 

“...口口声声叫我战哥,你行为上哪里把我当哥哥了?!”

 

气得要命的肖战待他进了屋便伸手拉上了落地窗的帘子,不再给这个暴露狂有机可乘。

 

歪了歪脑袋,某个人认真地想道:“嗯...我认为,当哥哥就是要享受的。比如...”

 

王一博拉长了语调,挺着又抬了头的性器在他穴口上磨了两下。

 

肖战猛地睁大了眼。

 

“王一博,你真他妈不是人!啊...轻点呜...”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