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喻黄+周王】南瓜酥与牛肉面

Work Text:

*** ***

1.
十月的尾巴尖上沾着爽利的秋凉,荣耀顶楼的大会议室里,各部联合月会刚刚结束。

“哎哎哎哎话说双十一你们都准备买什么呀?快给我分享分享我今年突然什么都不想买了是什么鬼……”黄少天一边收电脑一边聒噪。

“说明你长大了,黄少天儿,小孩儿没安全感才买买买囤货,双十一么,生拧出来的消费预期,透支数据交差,跟着凑两年热闹得了。”叶修已然半隐退状态,每月部门联会却还是要来听的。现下两个多小时的烟瘾被压得蠢蠢欲动,忙不迭地磕了根烟勾在中指和无名指之间,起身一副着急出会议室舒爽一番的架势。

“老叶你就酸葡萄,还不是因为香烟不打折没优惠,你体会不到买买买的乐趣嘛哈哈哈哈哈。”黄少天揶揄。

“叶总您幸存者偏差了,”张新杰拢了拢财务报表,推了推眼镜对黄少天说:“买高频刚需,记得resure近一年价格曲线对比,以免虚高折扣灌水。”

“张新杰你买啥了快分享一下分享一下,”黄少天说:“你管账本打算盘珠子的,买的东西肯定没错,你丢点链接到群里啊我直接x2完事儿!”

……管账本打算盘的,行。张新杰心里翻白眼,语气却仿佛贴裤缝线军姿一般不偏不倚:“书、狗粮、袜子、内裤、冈本,推给你么?”内裤和冈本两个字特意加重了语气。

“……那算了。”黄少天隐约感觉喻文州投过来的玩味的目光,自觉地噤了声。

肖时钦这时插话进来:“趁着你们没走,正好,等会儿每个部门派人去行政搬东西啊。”

“什么东西啊?”黄少天一听这种事儿就好奇:“双十一咱们公司还发福利吗?这还早着呢还十几天呢。”

“双十一福利有,到时候会发的,”肖时钦温和地笑着说:“今天是万圣节福利。”

 

互联网公司的企业文化通常都别开生面妙趣横生。荣耀也不例外,福利优厚自不必说,每年各大节日的企业定制礼都能上热搜。最有意思的是,各种沾边不沾边的节,都要过一过发点福利。

比如5月20号那天,以楚云秀和苏沐橙为首的女性员工们,每人收到两箱娟姗牛奶,楚云秀一头雾水地去问肖时钦搞什么名堂,得曰:世界母乳日,为女员工们发福利。

又比如今年10月10号,全公司人手收到珍视明滴眼液一瓶,查了才知是“世界爱眼日”——当然,每年这天对于黄少天来说是码农情人节。对于周泽楷来说,今年倒真的过了个“爱眼日”。

万圣节又能发什么?众人心里都嘀咕,难不成是发糖?不给糖就捣蛋么。

——还真不是。

 

周泽楷盯着桌子上的一排南瓜,蹙着好看的眉眼,陷入了纠结的思考。末了摸出手机,手冲着那堆南瓜比了个开枪biu的姿势,拍了张照片给王杰希发过去,附带一个[有奖射击一发5元].jpg的表情包。

就刚才,杜明带着公关部几个实习生扛了俩箱子回来,呼哧带喘地撂到地上拆开一看,都傻了眼——两箱南瓜。

……发点糖多实用啊……周泽楷心里文字泡疯狂往外跳,发南瓜……这什么神奇的脑回路。

结果也不知道是谁起的头,都开始往周泽楷这儿送,不一会儿竟堆了半桌子。

王杰希很快语音回过来,冷调子的音拖着磨砂绒面似的性感:“中奖了?”

……算是吧,周泽楷答,被迫的……

这南瓜挺贵的品种呢,王杰希回复说。

周泽楷生疑:你不会做饭的呀,怎么懂这个?

王杰希笑声清淡,语音回复说:“喻文州说的,他之前买来做南瓜蓉小黄鱼羹,我去他们家吃过,挺好吃的。”

……会做饭真好,名正言顺地就能经常带你回家……周泽楷醋了,别别扭扭地回了个“哦”。

王杰希一看便心下了然,眼波微转,染了一层轻薄的暖,他按了视频请求过去。周泽楷很快接起来,大半张脸沉在白炽灯影下,只微许露出一点轮廓深邃的端倪。王杰希声音低低:“你几点能走?”略略沙哑的气音,缎面一样的雍容张力。

这声音,简直是犯罪……周泽楷吞了小口口水,为掩窘迫没敢开口说话,只是腼腆地笑,比出五根手指晃了晃。

——紧接着王杰希就挂断了视频。

周泽楷一脸懵,打过去一串“?????”

王杰希回:嗯?不是跟我拜拜吗?

……不是啊我的意思是说五点可以走的啊!!周泽楷简直要抓狂。

 

2.
南瓜是正宗的日本产黑皮板栗南瓜,且适逢深秋,褪去了夏末初收时的滞涩口感,淀粉追着转冷的温度凝练成温吞的糖分,多余的水分蒸发掉,便剥离出一份顺理成章的软糯细腻。喻文州提着自己的那一只瓜,修长的两指敲了敲瓜面,微微附耳,得到了一个闷闷的声音——这就是它赏味最佳时期的证据。

黄少天怀里抱着四五个南瓜钻进喻文州的车里,他的车送去年检还未取回。喻文州露出一个“什么情况”的表情,黄少天叽里呱啦地开始念叨起来。

“哎小事情怎么想的万圣节发什么南瓜啊靠,发点巧克力大白兔牛轧糖什么的实在不行就发红包嘛,整个技术一共没几个人会做饭,这发下来是要让他们削了皮生啃么……”黄少天嘟囔:“喏,郑轩张佳乐他们几个都塞给我了,知道你做饭好吃,说是不能暴殄天珍,要物尽其用。”

也好,喻文州舒眉笑眼,投我以木桃,报之以琼瑶,反正是准备批量作业,多做些拿给小朋友带去换一份分享的惬然,也不错。

 

南瓜入甜品本是寻常事。喻文州做过的南瓜派性味古典敦厚,南瓜布丁则牵萦着美拉德反应特有的焦糖美学,有时黄少天想吃法餐或是土澳流荤菜,也会煮两盅丝滑平柔的南瓜浓汤用以佐餐。

而对于软糯却不腻口的黑皮板栗南瓜来说,喻文州认为最合适的选择便是南瓜酥。

黄少天在厨房里围着正在剖南瓜的喻文州转悠,左右探着头好奇心十足:“咦干嘛拦腰切分两半呀……我想要一个完整的抠南瓜灯玩。”

“留了一个给你玩,”喻文州柔声笑道,手上的动作从容熟练:“南瓜上下部分的口味不太一样,上半部分甜糯适合做馅心,下半部分还在生长期,口味要淡一些,但口感有巧妙地纹理感,适合做酥皮。”

“哎,美食家喻总,”黄少天摆弄着一把小果刀在喻文州旁边刻南瓜,声音低低地玩笑:“你一手厨艺怼天怼地,结果自己胃口小吃得少,这不是焚琴煮鹤么。”

这不是有你吗,喻文州利落地用三德刀给南瓜刮瓤去籽,心里是春水新涨般的清平。

 

瓜瓤性苦,煎炒还可以含糊其辞,但做甜品绝绝马虎不得。喻文州细细的处理好瓜肉内芯部分,浸入用喜马拉雅粉盐调成的淡盐水,是时玻璃蒸锅的水恰好沸腾,于是沥出瓜肉,分了两屉用以区分南瓜的上下部分,瓜皮面朝下入蒸锅,附了一层濡湿的厨房纸在瓜肉上,以免蒸汽凝结滴落,扰了得天独厚的甜度。

厨房里清甜的气味渐渐升腾弥散, 喻文州又调了掺入少量高筋粉的低粉、细糖霜、椰子油、薄盐黄油和冰水,放入面包机料理桶,启动微压揉面模式。这是在为酥皮做准备。

准备工作告一段落,喻文州一边静待南瓜蒸好,一边笑意盈盈欣赏黄少天兴致盎然地雕刻南瓜。

黄少天的手非常灵,单论速度和工艺而言,他的刀工甚至比喻文州还要好,又快又准,尤其是切花刀或是雕花,极能展现这份功力。

刚住在一起时,某次他心血来潮绕进厨房,自告奋勇帮喻文州处理蓑衣黄瓜的花刀,喻文州本来以为他就是玩心起了寻个乐子,便让了料理台的位置,站在一旁饶有兴致地看。没想到他真的会——岂止是会,刀刀相间是精准的两毫米,斜刀四十五度干净利落,简直像流水线产品。

黄少天见喻文州一脸不可思议的吃惊表情,扬了扬手里的刀,解释道:“我手稳,从小被我妈押着打下手……”

“但是也就只会耍刀子,”随即又补充:“你可别让我做饭,厨房会哭的……”

总能给人带来惊喜的小朋友,可真是好。喻文州眼底是一片流光溢彩的赏心悦目。

现下黄少天的南瓜已经雕出个雏形,却不是鬼脸,反而是个笑眯眯的表情。黄少天一边在南瓜表皮上刻着什么,见喻文州的视线在自己身上,便大大方方地展示自己的大作:“怎么样,很像吧?”

“像什么?”喻文州问。

“像不像你?这个表情哈哈哈哈,”黄少天刻完最后一刀,拎着南瓜蒂:“呐,喻老师,送你的。”

像我么?喻文州哭笑不得接过来,却见南瓜顶上刻着几个歪歪扭扭的英文单词——

Kiss or treat?

喻文州心里一颤,抬眼就见自家小朋友勾着唇角一脸得意,他半椅坐在料理台上,两条修长的腿微微晃着,晃得喻文州心里一阵昏天暗地的渴。

成年人还做什么选择,当然是两个都要。

吻过去的时候,面包机刚好发出料理结束的蜂鸣提示音。黄少天勾着喻文州的脖子,小口碎碎地喘息,声音都匀着一种南瓜泥一样的甜:“呐,喻老师…… 我的kiss and treat要拿南瓜酥来换的,所以你要不要先抓主要矛盾……”

喻文州抵着黄少天的后脑,气息在他唇角边抖着熨烫,想着晚饭没吃炉火没关,确实不适合在厨房再勾起别的什么火。于是稳了稳心神,揽着怀里的小朋友用力拥了拥,哑着嗓子道:“少天外面待会儿?自控……很耗力气的,体力要拿来做更有价值的事,嗯?”

靠,喻文州流荤话,撩人于无形真要命。黄少天面红耳赤地点了点头,转身到厨房外边拿了本第一财经周刊煞有介事地看起来。

 

掀开玻璃锅盖,蒸好的南瓜晃着明黄色的甜香味扑面而来。喻文州带了隔热手套,稳妥地将它们分别取出晾凉片刻,找了一柄弧度合适的勺子,耐心地逐一将每一瓣南瓜刮泥。

刮泥处理前,南瓜上下部分的瓜肉看起来除了颜色略有深浅相差之外,别无二致。等到刮泥的时候,细微的触感差异便顺着手里的动作感知得出。上半部分的瓜肉软烂到极致,几乎只需要薄薄地给一个推力,瓜肉便顺势而下。而下半部分的瓜肉则裹挟着柔和不突兀的纤维感,想来混入酥皮,入口时自会平添一份活灵活现的生动层次。

喻文州的料理理念有点类似于分子料理,崇尚科学,但又不会照本宣科。经济学的二八定律可谓无处不在,迁移到料理上,准备过程占用八成的时间,而实际的烹饪只需要两成——这边是精细料理的精髓。

刮得两碗质地有别的南瓜泥,分别拌入馅料和酥皮,各司其职。馅料的底味是樱桃酱和葡萄柚果露,两者都是温平中略带跳跃感的果香,与南瓜泥的丰盈绵密形成相撞相融的质感。

喻文州四平八稳的性格里藏着的那点儿跳脱的少年心性,可谓是完全映射在了他的料理偏好上——美味至上,却心裁独出。

喻文州看了看时间,又从冰箱里取出来之前炖的蔬菜高汤加热,几番撵擀纳馅,一整个烤盘的圆形点心已然错落有致。又刷好一层蛋液后,喻文州将它们送入预热好的烤箱,调好上下火,顺手便收拾了几只料理碗入洗碗机。

 

暮秋的夜色垂坠着一汪无垠的星河,错身之间,便是川流不息的人间烟火

窗子上结着悠闲的雾,清淡的半透明,映着虚虚晃晃的靛蓝色衬着粼粼树影,愈发幽扬。

喻文州抱着手臂倚着窗,神色宁静安和。烤箱“叮”的一声传来,他心神一动,修长饱满的指尖在雾窗上游移几下,两行漂亮的花体字。

手里托盘端着一叠南瓜酥和两份蔬菜高汤,走出厨房。“少天,”喻文州唤他:“给我的南瓜灯里点个圆蜡,吃饭啦。”

身后窗子上的一行字安静的留在那儿。

"And as I love you, the pines in the wind want to sing your name with their leaves of wire. "

 

黄少天一脸满足地叼着一枚南瓜酥,手里摆弄着手机发朋友圈:

“明天早上东边小会议室先到先得啊!!喻总手做南瓜酥!好吃到牙都酥!看看看看这就是下午被你们嫌弃的南瓜后悔了吧哈哈哈哈!!”附了一张不怎么好看的图。

一边打着字一边嘴里还含混不清地嘿嘿嘿,叼着东西呢么。虎牙露着,活灵活现。

喻文州笑,长指轻轻敲了敲桌子:“别呛着,好好吃饭,喝点汤。”一脸溺溺的宠。

“第一次觉得小事情在这种莫名其妙的节发对了东西,”黄少天放下手机,心满意足地叹道:“南瓜算蔬菜嘛…算的话我宣布这就是我最爱吃的蔬菜了!”

 

算,喻文州啜了口汤,心里是少见的顽皮得意——小朋友,你其实已经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拥有很多种爱吃的蔬菜了。

 

3.
南瓜酥朋友圈的蝴蝶效应,黄少天没想到,也不知道。

 

4.
周泽楷把那一堆南瓜搬到车后备箱里,码好,准备回去送给邻居那位在他出差时帮他照顾小白喵的阿姨。

他晚上订了家西班牙餐厅,位置发给王杰希,却收到对方回复过来的另一个定位共享。

什么啊?周泽楷直迷糊。

王杰希:“来接我,懒得开车。”

……偷懒求带也不要这么理直气壮好不好,周泽楷无语又无奈,这冷傲黑天鹅之前一本正经拒人千里的劲儿都是骗鬼的嘛,这怎么在一起之后越来越能赖……

然而又能怎样,自己还不是甘之如饴。周泽楷定了位开车过去,路灯的影在英挺五官上流动斑驳,缄默之间,带着些缱绻的喧哗。

王杰希钻进他车里坐下。他穿了件花灰色的羊绒大衣,白色的盘花针织高领衫,本是冷淡周全的配色,偏偏选了条苔藓绿色的薄围巾,整个人带着种天马行空的耀眼。

他安全带也不系,周泽楷递过去一个“不行”的眼神,王杰希懒懒道:“不系了吧,拘着不得劲儿,挺近么不是,再说——”顿了顿,眯着大小眼,拖出一个痒痒的尾音:“——相信你车技,各种意义上的。”

“……”周泽楷一个脏字在嗓子眼打了个转,又临阵脱逃。太能撩了这个人,这一天天的被他冷不丁一句话就撩得上面下面都着火,好气哦。

周泽楷侧身吻了过去,一个不算浅尝辄止也不星火燎原的吻,分寸合适,毕竟还在马路边。王杰希心安理得享受着美色和美色勾人的喘音,一个没留神,“咔哒”一声,再一看,已经被含着他唇珠的美色扣上安全带。

“周泽楷,过分了啊。”王杰希捏着美色的下巴,别开脸把他往外推。

周泽楷留恋了一下便也罢,想来夜晚还长,也不急于一时。

“安全第一。”认真又正经地语气。

“得,楷楷,”王杰希凉冰冰的手指在周泽楷挂档的手背上划了划:“你还不如给我念:道路千万条,安全第一条,坐车不规范,亲人两行泪。来,念一遍?”逗弄的语气。

“……不念。”周泽楷面无表情地踩了油门,王杰希在一旁低低地闷着鼻音笑了半天。

 

快到了的时候,王杰希拿着手机屏在周泽楷眼前晃了晃。

什么呀,周泽楷递过去一个疑问的眼神。

“喻文州今晚做了南瓜酥,应该就是你们公司发的瓜吧,”王杰希半真诚赞美半吐槽地叹道:“他这手艺是真不错,看着就挺好吃,黄少天这么多年还瘦着真不容易,要是我跟他过,估计早————”

话音未落,一个猝不及防的急转弯就把王杰希的话尾巴噎了回去。人都在副驾上晃了一晃才稳住。

“干嘛你,”王杰希莫名其妙:“刚才那条路再过俩路口到了你转什么。”

“买烤箱。”周泽楷脸色阴地快要拧出一场暴雨:“我家,烤酥。”

 

如果再让王杰希选一次,他绝对要把黄少天的朋友圈屏蔽掉——直接删了都行。总之如果不看见那条狗粮,也就不会有“性感周泽楷,在线炸厨房”这样的惨剧了。

周泽楷抱着一烤盘黑黢黢干巴巴麻麻咧咧一点都不圆润的灾后现场,委屈巴巴。

“……”周泽楷想说点什么解释一下,毕竟人生第一次做这种麻烦的东西,平时自己煮个泡面什么的还是很好吃的!

他见王杰希一脸“便秘又吃了两块臭豆腐”的表情,一双鹿眼连忙暗递秋波,像是在发送“虽然不好意思但是求安慰”的摩斯电码。

“……楷楷,”王杰希总算找到话头:“咱俩以后还是外面吃吧,你这破坏力,有点儿厉害啊。”

……干嘛啦!不安慰就算了干嘛还挖苦一番,周泽楷心里愤愤然,心想还不是你总说喻前辈做饭好吃,还总去人家那里蹭饭,还假设跟他过!

好气哦……

要不然去跟前辈学手艺?周泽楷盘算了一下,觉得可行,暗暗点了下头。

“想什么呢,嗯?”王杰希看着眼前漂亮的小孩儿脸色一会儿红一会儿绿的,心下一阵柔软,微凉的指腹伸上前,拭去他脸上灰黑的污痕:“这一晚上折腾的,饿不饿?”

“没……”周泽楷蹭了蹭王杰希的掌心:“想跟前辈,学一下……”

王杰希一下就明白了,噗嗤一声,笑得止都止不住,一颤一颤地沙沙地特别好听。

“楷楷……周泽楷啊,”王杰希笑到直抖肩膀:“你醋谁不行,醋喻文州,你太可爱了你……”

周泽楷醋坛子翻了的事实被拆穿,一脸窘迫又又不解:醋前辈很可笑嘛?那么优秀的人长得又好看,醋一醋不是很正常么……

“我和喻文州实在是——实在太熟了。”王杰希一边笑着摇头,一边把漂亮小孩儿手里那盘车祸现场接过来搁一边儿,上前拉住他抱了抱:“互相吐吐槽说说事什么的还行,其他没可能,他没可能,我更没可能。”

“会做饭……蛮好。”周泽楷在他颈窝里蹭了蹭,手是脏的,怕弄脏了他,只得用手肘以一个别扭的姿势回抱。

“不用,”王杰希声音是清凉的声线,气却是热的,喷在周泽楷的耳侧:“各人日子有各人过法,喻文州和他家小朋友那种是挺好,但我们也很好。”

“用你最喜欢,最舒服的方式去相处就可以,”王杰希吻了吻怀里漂亮小孩儿的小脏脸:“我不要将就,也不需要迁就。”

周泽楷紧了紧眼前的人,想吻他,又顾忌着自己一身脏兮兮,只得作罢。

“你家有煮面锅没?”俩人稍分开一些距离,王杰希问道。

“有,”周泽楷点头:“做什么?”

“你先去洗澡,”王杰希拿了大衣穿上:“我楼下买点儿东西上来。你洗完咱们吃饭,饿死了。”

周泽楷顿时一脸不好意思,王杰希笑了笑,捏了捏他的脸,推了一把说,快洗澡去。

 

周泽楷家小区门口,有一家不大但五脏俱全的小超市,日用百货蔬菜水果粮油米面一应齐备。

王杰希给喻文州打电话:“没睡呢吧?”

喻文州那边一阵窸窸窣窣,声音也有些喘喘的哑:“杰希,通常这个时间,没睡也会做点别的什么……你急事么?”

“急,”王杰希回敬道:“跟你上次西雅图半夜两点qq弹我一样急。”

“……”喻文州理亏:“算你走运,箭在弦上还没发,晚一步谁管你……赶紧说。”

“你之前特别快就能做出来那种牛肉面,怎么做,买什么?”王杰希说,末了又加了句:“越简单约好。”

“……”喻文州无语了,还以为什么大事,居然就为一碗面。

不过想想心友单身多年刚脱单,喻文州心下了然地叹了口气:昏了头么,可以理解,都是过来人。

于是耐心地开口:“耗油生抽老抽花椒油香油小葱,面你买现成的手擀面,牛肉买熟食,调料做汤的比例我等会儿发你。”

“这个……不难做吧,”王杰希语气滞了滞,问道。毕竟这一晚上被厨房惨案折腾得心身疲惫,实在也没什么心力研究一顿复杂的美食。

喻文州朗声道:“傻瓜料理,主要是配方好,私房菜么。这种调味能调出牛肉汤的口感。”

“那谢了。”王杰希说。

“杰希,这么晚还没吃?”喻文州挂断前又调侃似的问:“小周年轻,你俩悠着点啊。”

王杰希毫不留情地按了挂断。

还不都是你们家黄少天害的,要不然漂亮小孩儿瞎吃哪门子飞醋。

 

喻文州发来的步骤简明又易懂,王杰希照猫画虎地煮了一大锅,捞起来一小碗尝了尝,居然真的很好吃。和之前在喻文州家里吃的没什么区别——当然,喻文州是自己炖的牛肉,自己买的熟食,这个不能比。

周泽楷洗完澡出来,就见餐厅餐桌上两只碗热气腾腾,厚重的酱香味勾的委屈了一晚上的胃,瞬间便咕噜直叫。

“来吃面,”王杰希手里摆开两副筷子,语气懒懒:“味道还行,管你饿得叫唤的胃,绰绰有余了。”

“好!”

 

“好吃吗?”王杰希见眼前的漂亮小孩儿狼吞虎咽嚼都不嚼几下,眯着眼睛笑意弯弯:“慢点儿,等会儿再呛着你。”

太好吃了,周泽楷使劲点头,嘴里不停,用澄亮眼睛里闪着的光,给了王杰希一个用力的肯定。

“本来是西班牙大餐过万圣节,结果咱俩在这儿吃一碗寒碜面,”王杰希单手托着下巴,调笑道:“公关大佬楷,我采访一下,感想如何?”

“感想是……好吃。”周泽楷答。

 

肴馔千千,佳酿万万。
重要的是,餐桌对面坐的那个人,是你。

 

-f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