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诫。

Work Text:

两人的日子就这么一天天过着。一起闲下来窝在沙发上看电视,或者是被肖老师拉着出去旅游爬山,还被一啵吐槽老年人活动,屁股都被打肿了。

又是一次周末,肖赞和小啵窝在沙发里看电视,是一部爱情片《以你的名字呼唤我》,最后看到艾利奥因为接到奥利弗的电话一直重复的喊他的名字,坐在壁炉旁哭的时候。

一啵的眼睛也红了。缩到肖赞怀里吸鼻子,肖赞摸着他的耳朵,像安慰一只委屈的小猫。“怎么了呀狗崽崽。”肖赞最近很喜欢叫小啵狗崽崽。

“他们最终还是没在一起。他们也是差了六七岁左右……”人嘟嘟囔囔的“别拿别人的例子套自己身上呀。我们不会分开的好不好?”肖赞语气温柔的不像话。哄着怀里敏感的小崽子。

哄了好半天,肖赞提出“你明天不是放假吗,要不要回高中看看?”怀中的人点点头。

第二天,想睡懒觉的小啵被哥哥强行从被窝里捞出来。两个人牵着手正大光明的从高中门口走进去。肖赞在门口签个到就拉着小啵进去了。

小啵先去看了自己以前的老师,老师看见他都是欣慰的不行。

“当时还以为你考不上大学呢。哎,最后上了一本太让我意外了。”数学老师眉笑颜开的说道。小啵不好意思的挠挠头,看起来乖得很。

和老师一聊就是几节课,看了看学校新建的食堂和艺术楼。一逛就到了快中午。想着去班里找肖赞,发现班里没有,还和班里的小崽子们一个个打了个招呼“以后七班我罩着啊。肖老师要欺负你们了告诉我。”班里一瞬间都是起哄的声音。

和学生们开完玩笑之后,小啵手插兜去找办公室找肖赞了。刚到门口就看到一个女生抱着肖赞,一啵瞬间炸了。把门狠狠一摔。

里面的两个人震了一下,女生赶快松开了。小啵瞪了一眼两个人就走了,肖赞拿上外套对着女生说了一句自重。就赶快出去追自家小崽子了。

小啵因为生气,走的很快,肖赞追出来的时候人已经快小跑到学校门口了。

给人打了个电话,小啵果断摁掉。等到肖赞到了楼下之后已经找不到人了。给人打电话也不接,后来想给人发信息那边传来一个红色的感叹号。

肖赞咬咬牙。这个小崽子。真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的。中午找不到人,下午去找到小啵的朋友,用他的手机给人发了一条语音。

“今天上午的事我可以解释。但是你要是再不回家你就给我走着瞧。”

果不其然,过了一会儿,对面发来一个“滚”给人拉黑了。小啵给肖赞所有的联系方式全部拉黑了,这小孩儿一生气起来什么也不管了。

下午又要上课。肖赞没办法先去了学校,一节课上的站在讲台上像个黑面阎王。给班里的人都吓了一跳。好不容易熬到下班,却被告知又要开会。用同事的号给小啵发短信。

一拉黑一个准。肖赞承受着一下午的气,终于等到高三研究会开完,都已经快十点了。

电话突然响了。“喂。”

“哎呦我去,你什么语气,吓死我了。”

“有屁快放。”

“我刚看到你们家那小孩儿来百思特蹦迪了。啧啧啧你是不管他了吗?我看他和好几个搭讪的女生都挨得可近跳舞了,你……”话还没说完,肖赞就摁了电话。

开着车闯了好多红灯,风驰电掣的疾驰到百思特门口。一打开门,传来一股迪厅常年都有的烟味儿和酒味儿。

打开里面一道门,里面的气氛被点燃到最高。原因当然是因为。自己的小孩儿在舞台上和人battle,满脸红晕一看就是喝过酒了,顶胯顶的非常恰到好处,看的肖赞浑身欲望燃烧。

迪厅当然什么人都有,肖赞看着周围那些如狼似虎的男人,真的想把王一啵拽下来狠狠地打一顿屁股,最终小孩儿咬着自己衣服下摆,漏出八块腹肌,食指向天指,左边眉毛向上一挑,结束了整个舞蹈。

一时间迪厅里面的气氛达到了顶点,尖叫声此起彼伏,肖赞想过去却因为人群太多只能被挤着。就眼睁睁的看到一个看起来就图谋不轨的男人递给了小啵一杯调的伏特加。

小啵当然以为人是崇拜自己。索性一饮而尽。之后仿佛在人群中看到了黑脸的肖赞,吓得直接转身就跑,越走越觉得身体不对劲儿。

人拉了拉原本就已经够开的领子,全身燥热得很意识也逐渐不清晰。后面有脚步声,小啵还以为是肖赞,一回头发现是刚才递酒的男人。

小啵跌坐在地上,大口喘气。男人蹲下来用几乎颤抖的语气,颤抖着双手摸向小孩儿“你……你真的是太漂亮了……”

“滚!”嘴上骂了一句,把人摸向自己的手打到一边。但是人贼心不死,摸向小啵的脸蛋。肖赞赶过来的时候就看到小孩儿坐在地上喘着气,一个男人正在摸他的脸。

“我操你个吗!”骂了一句把男人直接踢到在地,狠狠地踹了两脚。“哪只手碰他的?哪只手?”肖赞生气的不行,用脚踩着人胸口。

“对不起对不起!饶了我吧!我不知道他是你的人饶了我吧!”肖赞眼都红了,抓住人的左手就直接往反方向一扭,地下的男人惨叫一声,竟然就昏死过去。

转头看着小孩儿。小啵眼睛湿漉漉的,不知是欲望还是刚才害怕,颤抖着抬起双臂“赞哥抱……”压抑着心中的火气,把软的和水一样的人rua到怀里,带出了百思特。

开了车门把人直接甩到车里,重重的关上了门,肖赞上了车,发动了车子。

车在路上疾驰。小啵低垂着脑袋,他真的好难受浑身都好燥热,好空虚。

摸了摸自己身上,把安全带“啪”一声打开了,然后凑到肖赞身上蹭“肖老师……你救救我……我好难受好难受……”肖赞太阳穴突突突的跳“你活该。让你去蹦迪了?我看你就是欠打。”

小啵委屈的不行“谁让你抱其他女生……”肖赞横眉一竖“你他妈哪只眼睛见我抱她了?一个以前暗恋我的突然过来抱着我,我刚想把她推开你就来了,还跟我闹脾气。”

肖赞说什么小啵已经听不进去了,小手伸到肖赞的某处去解人的皮带。手被抓住“你干什么?!”小啵哽咽着,嗓子哑哑的“肖老师……难受……给我吧给我……”

肖赞死咬着牙,身下某物涨的不行。把发了情一样的小啵给推回到位置上“先坐好,我在开车。”

小啵才不听,嘤咛了一声“嗯~”脱了鞋,两条瘦长的腿就缠上了肖赞的腰。小脚在人腰上的蹭来蹭去“肖老师……给我……”

“王一啵!”肖赞压抑着嗓子喊了人一句。抓住人正在做乱的脚甩到一边去。踩了油门,车的速度更快了。

小啵整个温热的身子又抱着哥哥蹭来蹭去,亲着哥哥的脖子,又舔舔又亲亲“肖老师嗯~”车子以可怕的速度前进着。

到了地方,肖赞抱着小孩儿就往家走。

一到家,抱着小孩儿就往卧室走,给人摁到大床上,像只野兽一样啃咬着小啵娇嫩的嘴唇。舌头伸进去,酒的味道弥漫开来。小啵推顺势就环住了哥哥的腰。

把人的衣服撩开,嘴唇精确的找到了胸前的肉粒,含住左边的,右边的也被手掌揉捏“啊~肖老师嗯~”人动情的喊着。

舌头舔舔,又拿牙齿轻轻磨咬,肖赞摸着人的性器,涨的不行。

把人裤子连带着内裤直接扒掉,扔到身后,大掌摸到小啵粉嫩挺立的性器,前端已经吐出了透明的黏液,肖赞抓住上下撸动着。小啵拉着人的手“肖老师别停……快一点……”

看着在身下如同发情期的小孩儿,惩罚性的把手里的性器紧了紧,小啵哭喊出声“肖老师好疼!”人在床上就喜欢叫他肖老师,也不知道是什么奇怪的癖好。

“疼就对了!让你还给我跑。”大掌一紧一缩的上下撸动,小啵随着人的动作向上顶着,射了哥哥衬衫上哪儿都是。

肖赞脱下衬衫扔到一边,露出性感的人鱼线和腹毛。又撑着手在人的头两边“爽完了?算笔账。”手摸到人的后背给人扶起来。

给人翻个儿摁到床上,一巴掌直接就招呼上去,毫不留情“啊!”小孩儿那还想到还有这一出。眼泪直接就被逼出来“肖老师……疼……”

“一天不打你你就不给我长记性。”一巴掌带着风甩过去,小孩儿浑身抖了抖。

“迪厅?你他妈胆子大的很了?”又是两巴掌甩过去。“呜!我错了……我错了……”肖赞怒气不减,一句话一巴掌。

“给我跑。”啪!

“给我拉黑!”啪!

“被人下药!”啪!!“啊!!疼啊,肖赞你神经病!”听见人骂更生气了,掐着人的下巴“你再给我骂一句?我还说错你了?嗯?我今天他妈要是没赶到你是不是就跑别人床上去了?”

想到这儿就想起来那咸猪手摸小孩儿的脸,一巴掌甩过去,掐着小孩儿的脸,赌气似的揉。“唔……别揉了……”肖赞松开,小啵的含着泪,脸还红红的。肖赞感觉下面什么东西顶着。

往下一看“又硬了?”调笑似的语气,小啵害羞的脸歪到一边。把人的腿掰开,摁到床上,激的小啵立刻弓着身子往上“屁股疼!疼!”

肖赞眯了眯眼睛,抱着小孩儿,走了几步把小孩儿放在了旁边的桌子上。桌子坚硬还冰,屁股上的疼痛无疑是雪上加霜。“哥!呜!让我下去!好疼好疼呜哇!”小孩儿吆喝着扑腾着两条腿。

却被肖赞死死的摁着。“不许下去。”人缩到肖赞怀里,抱着人的脖子哭的上不来气。“说说自己错哪儿了。”

“呜……不该……不该跑……不该拉黑赞哥,好疼呜……不该去蹦迪还被别人下药……”人伸出手背抹了一下眼泪“对不起……我错了……放我下去吧求求哥哥了……”人哭的上不来气。肖赞也给人抱下来放到床上。

小啵哭的委屈,抽抽噎噎的侧身躺在床上。肖赞趴过去“哥哥也给小啵道歉好不好。今天被人钻了空子被人抱了,可是我也想给你道歉啊。你跑那么快,哥哥找都找不到你。你说怎么办。”

小啵抽抽噎噎的不理人,肖赞叹了口气。“我去洗个澡,一起去吗。”小啵不说话。肖赞就脱了衣服自己去了。

到了浴室先冲了个凉水澡。下身肿胀的不行,两人交往到现在,除了帮对方撸,没有实质性的进展,害怕伤到小孩儿。

平静下来之后,放了一浴缸的水,踏了进去,温热的水让肖赞整个人都放松下来。

浴室的门突然响了。小啵进来了,看到肖赞在浴缸里,也跟着钻进去。热水在屁股上流过,小啵倒吸了一口凉气。

药效还没有过。小啵趴过去,趴到哥哥身上,指尖用力的点着人的胸膛“大变态!你是柳下惠吧!我都那样了你都……都不上我……”最后一句的语气好像蚊子叫一样。

肖赞咬紧牙关,这该死的。“你是不是不喜欢我啊?是不是喜欢女生?我是不是就是一个你的手摇……唔……”话还没说完,就被肖赞摁到浴缸边上,把人的腿分开到最大。

手伸进水里,摸到人的后穴。小啵浑身一抖。身体里就被异物侵入了,是肖赞的食指。肖赞凑近人的耳边,咬了一口人可爱的耳垂“今天不把你操得叫爸爸,我就不姓肖。”

“不是……唔!!!”人求饶的话还没说出口,肖赞的手指捅到了底。没有章法的在人温暖的肉穴里来回冲撞“哥……嗯……慢点……好疼……”

每一次的抽送,都把一些热水带进去,又有药物的催化,不过几次就带出了肠液。

两根……三根……

“疼……慢点……”想把腿收回来,又被人手指狠狠顶了一下,这一下刚好顶到敏感点。惹来小孩儿一声变了调的叫唤。

肖赞心里默默记下,把手指抽出来,一只手掰着人的腿,另一只手扶着已经憋的青紫的性器狠狠地捅进了小啵的后穴。“啊!疼!呜哇……你慢点轻点啊呜……好疼……”一进去就叫唤的不行。

肖赞的性器被人的穴肉紧紧包裹着,爽的他甚至就快要窒息。“放松……”然后跪下浴缸里,就这么一下一下的操干着软的不行的小孩儿。

小啵抱着哥哥的脖子,眼睛湿漉漉的像只小兽一样看着肖赞,这一眼,就使肖赞的性欲达到了极点。

把人的腿抗到肩上,一下一下的冲撞着。第一次简直没有温柔而言,浴缸里的水都被顶了出去。撒的地上哪里都是。

“嗯~哥……慢点……啊啊~~”肖赞拉着人的脚踝,在人的脚踝上硬硬的那一小块舔着,下身的力度不减。小啵就那么硬生生被操得射了出来。

人眼睛红红的,浑身颤抖。这个姿势,甚至还能隐隐约约的看到肚皮上哥哥埋在身体里面的性器。红着眼睛看着肖赞,软软的说“哥哥可以不可以不要射在里面。”

肖赞只觉得下身的东西更硬了,凑近人的耳朵,用性感的不像话的声音说道“不可以哦。”又是一轮新的冲撞。最后的时候,肖赞抱着小孩儿“崽崽……崽崽……哥哥好爱你……好爱你……嗯啊……”一遍喊一边尽数射在小孩儿的窄窄的身体里。

“啊……好凉……呜……哥哥……”小孩儿已经哭的没了力气。肖赞又往里面顶了顶“叫爸爸。”小孩儿脸都羞红了,什么恶劣的男人!“爸爸……”肖赞这才把东西拔出来,又把人的腿放下来,小啵的腿酸的不行。

“爸爸给你清理一下。”手指伸进去,给人把东西引出来,射的太深了,用了好多次才引出来。最后抱着已经累的不行的小孩儿上床了。

拿着药膏给人抹了抹小屁股,刚才在浴缸里做,小啵的蝴蝶骨被磨破了皮,肖赞轻柔的在人伤处亲了亲。小孩儿抖了抖蹭了蹭枕头。

“哥……抱着我……”人软软糯糯的提要求。

“好。”长臂一揽把人搂到怀里。

“哥……给我唱歌……”肖赞笑出声。一边摸着人的头,一边唱着:

我们会深情拥抱,

我们会一直到老……

一首歌唱完,怀里的人也找了个舒服的姿势睡着了,肖赞亲了一口人,抱着人睡觉了。

这个小孩儿,已经完完全全属于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