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博君一肖] 关于爱情

Work Text:

关于爱情

01
如果有可能,王一博想穿越回两个月前,掐死那个退后两步的自己。

两个月前,肖战抱着捧花从屋顶上跳下来的时候,他还在下面等他。
“一博,这是我们最后一场戏了诶。”
“嗯。”
肖战侧脸看着他,抿了下嘴唇,看上去很紧张的样子。“出戏了以后……我们还可以是蓝忘机跟魏无羡吗?”
他问得很隐晦,让王一博一时没明白过来。于是肖战破罐破摔,甚至替他补充了未说完的话外音。“我是说,我们的,关系……”
他甚至还用手比划了一下他们两人的距离。

这话已经相当直白了,比黑夜里的流星还要直击心灵。王一博也的确是被震撼到了。
震惊点在于,肖战居然真对他有想法,他战哥,对他王一博,有想法。
这几个词单看就足够震撼心灵,连在一起让王一博更是大脑一片空白。
“可是,我不是……”那三个字说不出口,王一博换了一种方式。“我其实不喜——”
男人两个字也没能说出口。王一博卡壳了,卡壳在自己理智中的坦诚和感性中的体贴。

肖战低着头说:“那,杀青愉快。”
转身就走了,速度堪比逃离一段他想删除的过去。

王一博就头一次没和他一起下戏。司机来接他,还问:“肖老师呢?”
王一博拉上车门,关得不必要的大声。
“他走了。”

肖战是走了,从他的生活中退出得干干净净。当晚的杀青宴,王一博居然还是从导演口中听到,肖战赶航班先走了。
导演感慨说,这孩子,给每个人都写了感谢卡,还托我带给大家,说这场宴会不能来非常抱歉。
说着把卡片分发给大家,肖战做人就是这样周到,连场记摄像大哥都有亲笔签名的卡片,就到了他这里是没有的。
导演见就他两手空空,反而很了然:“他一定提前给了你吧。”
王一博勉强笑了笑,伸手夹菜吃。
就突然食之无味。

02
最开始王一博还有点埋怨肖战。
原本是曲终人不散开开心心做老友不是更好?就非要挑明,搞得一切无法挽回,搞得他俩无法再像好朋友一样默契相处。

但换位想想他也明白,肖战是忍了又忍扛到最后一天才说的,已是最大的妥帖和周全。若是拍戏中途来这么一下,怕是之后的戏都没法再拍。
到了最后一天的岔路口,在再见以前,肖战孤注一掷,赌未来的并肩而行还是分道扬镳。

他说了当下的那一句实话,于是肖战就先他一步踏上了另一边的路,一分一秒尴尬的时间都不留给自己。

二十一年来,王一博从没怀疑过自己的性向。
他的经历与工作使得他见到的漂亮女生不知凡几,平时更会和队友兄弟们小声窃笑评判女生长相身材,刚成年时还被队友treat了某种小电影,看完也有反应,还被队友嘲笑血气方刚,断断续续与几个女生也试过身体关系,他确认自己对女性完全硬得起来玩得尽兴。

倒是没有过正式女友。

他把这归结为自己还年轻,可是面对那些姑娘也绅士也照顾,但却没半点迁就意思。尹正算了解他的,说他太冷。大老师就说得更直白,说要走进一博的心可真难。汪涵老师说,你还小,不懂女人啊,都是要哄的。
他当时来了句:为什么。
汪涵说:哎呀,等你有喜欢的女生就懂啦,到时候就只想对她好了。

王一博始终没等到喜欢的女生,确切地说他不是很清楚喜欢的感觉,喜欢摩托车,喜欢舞台,这个他懂,但是喜欢一个人他不懂。
一个人想天天看到另一个人类,天天哄那人开心自己付出什么都可以这种,是不是傻了?

和肖战相处是很开心。但他从来没把脑筋拐一个弯往别的地方想。他们演的是情侣没错,但是那是蓝忘机跟魏无羡,又不是他们。
后来想想肖战每次cue蓝忘机都好像别有深意。

03
离开剧组后,王一博一猛子扎回自己从前的生活,上班打卡下班摩托车,在自己的世界里沉浸,赶行程时也不忘打游戏。
这样的生活本来是他熟悉的,世界好像一直都要这么运转下去到地老天荒,但王一博就是觉得有什么不对劲,像哪个零件掉了他却不知道,还在那徒劳地发动引擎。

一个月后在机场,从长沙飞北京,王一博正开微信跟经纪人聊事情,忽然就跳出一条消息,是聂导发在陈情令大组,一张图,是一个大坑。“哈哈哈想到观音庙那个硕大的坑。”
底下两个零星的哈哈哈,来自于斌跟大成。

曲终人未散,想想就怎么可能。他们从天南海北而来,自然也要往天南海北而去。王一博年纪虽轻,经历的离别却不少,自然懂得这个道理。
过了一会儿,大群里跳出来一条,肖战发的哈哈哈的表情包,是当时王一博拍的他所谓搞笑表情,被肖战自己做成表情。

王一博点开肖战头像,又看他朋友圈,几条都是在诛仙剧组,没有自己的照,多是一些拍摄地的图,配文说了些剧组琐事。
“李沁老师今天好仙哦,膜拜。”
“孟老师好敬业呀,今天这么累还在认真拍夜戏,佩服佩服。”
诸如此类,下面还有互动,看起来一派欣欣向荣。

王一博忽然感觉很烦,翻了几条翻不下去,把手机锁上了。
到飞机上的时候他还在想,肖战在别的剧组也这样吗,彩虹屁吹别人,贴心地给同组演员带吃的,跟别人对戏走戏讲冷笑话不亦乐乎。
也许自己并不特殊,也许那句话他对每个对手戏演员都讲过,只因为他总是入戏太深。

王一博的头疼持续到了他下飞机以后。当晚在床上辗转反侧很久没有睡着,点开歌单一首首往下播,觉得每首歌好像都在说他们俩。
我从没爱过你怎么会想念你。
暗恋一点都不痛苦痛苦的是你根本没看我。
我来到你的城市走过你来时的路。
忘不了你的爱但结局难更改。

王一博是困到不行的时候才昏昏沉沉睡着。
醒来时窗帘拉着隐约透出光亮,不知道是几点。
朦胧中有个人影坐在他床前,声音模糊:“王一博,起来吃东西。”

“肖战?”王一博下意识地说了句,还伸手去碰他,伸到一半,人影不见了。

王一博骂自己:“我靠。”

04
闭眼全都是他。
生气的样子,大笑的样子,示弱的样子,逞强的样子。四个月足以构筑太多共同回忆,一时间全部切断难免有点戒断反应。
但他不忿的是,肖战怎么可以没有戒断反应?

1004当晚,王一博飙车去横店找他。肖战接待他的全程神色如常,正常得让他觉得两个月前那句隐晦表白是场盛大幻觉。
送走了师姐已经挺晚了,肖战回过身看他的眼神和看前同事没两样。
“我觉得你还是住一下再走,现在太晚了不安全。”
说完就往大堂里走,王一博愣了一下小跑跟上,问:“那我——”
肖战:“前台在那边,还有房。”
说完就按电梯等上楼了,看王一博还没动弹,就说了句:“王一博,你还想怎么样啊?”
声音里满是疲惫,是不该出现在生日上的状态。
王一博说:“那你早点休息。”
肖战很无所谓地对他挥了个手,电梯门关了。

王一博后来自己开了个房,在肖战那一层。
上去时,鼓起绝大部分勇气莽撞地敲了肖战的门。
肖战居然还真来开门了,好像知道是他似的。

“我们能试试吗?”

肖战脸上写满了震惊两个大字,然后是一片沉默无语。
他还记得把声音压得很轻:
“王一博,你别玩我了。”

门砰地关上了。
如果有可能,他不会掐死两个月前的自己,而是会把他丢进小黑屋,和肖战关在一起。

05
跳舞如果跳不好,就一遍遍练习,滑板如果滑不好,就不断向老师讨教,但如果和一个人的关系走到山穷水尽,他不知道该怎么办,没人教过他这个。

汪涵老师问:一博啊,怎么了最近。
王一博说:“有一个人,他向我表白时我拒绝了,但时间过去我发现,我好像喜欢上他了。”
中文不分他她,这是他的庇护伞。
“哪个女孩子让我们一博这么牵肠挂肚啊。”汪涵老师说,“不过已经打碎的花瓶,就很难黏合在一起了。”
王一博仰起脸,语气很茫然又很可怜。“可是我真的很喜欢他。”
“那你就想个办法把她追回来,起码让人家看到你的诚意。”

肖战还没把他拉黑,大抵是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的意思。王一博就仗着他这点宽容,在微信上笨拙地嘘寒问暖,从他的朋友圈照片里推测蛛丝马迹,实在不成,就去查天气。
倒是不敢给他朋友圈点赞,也不敢贸然给剧组寄东西。
他的微信肖战一概不回,攒到最后回了句:别这样,这样就没意思了。
王一博想肖战可能才是冰山,心里横亘着千年冰雪的那一种,他早前邀请自己进去看风景,错过了那个时机,瑰丽奇景就永恒地对他关闭,他永远也到不了衣柜后的纳尼亚冰雪世界。

王一博拨通了语音电话,肖战按掉了两次。第三次可能是事不过三,肖战接了。
声音还是很疲倦,带着无奈。“不是,你还想干嘛?”
王一博想了想,说什么也不是好的答案,不如实话实说。“我觉得我喜欢你。”
肖战轻笑一声,提出一个他没想过的问题。“你不是不喜欢男的么?就算心理上接受,生理呢?”
“我不是一件你得不到就抓心挠肝的物品,我是一个人,我折腾不起了。”
“我们还是好聚好散吧,你觉得呢。”

王一博居然觉得他说的有点道理。
他点开手机,翻开那些他在片场拍的照片或视频,大多是肖战对着他的镜头搞怪,没什么实验价值。然后他就翻到一段化妆间视频,镜头摇摇晃晃却很清楚,他拍到肖战的全身,小腿,锁骨;下颌,嘴唇,还有那颗痣。
王一博盯着那颗痣看了一会儿,觉得心跳得有点快,翻了个身再重播一遍。肖战的眼睛在视频里带着嗔怒,手指头捏住他的袖子,没什么力度的样子。

王一博很久以来都不做梦了。那一晚临近醒来的时间做了个影影绰绰的梦,他在荷塘边抱住某人,那个人挣扎了一下,他们一起掉到水里。他这时候发现那人是肖战,他们正在拍摄那一次芭莎,两只兔子在岸上看着他们。
肖战的头发湿乎乎地黏在额头,落水后两手搂着他脖子,眼底笑意明显。王一博不假思索就含住他冰凉的嘴唇。

梦醒了,它的真实程度让王一博有点怀疑这件事是否真的发生过,他是否真的吻过肖战而把这件事忘记了?但又不大可能,梦里并没告诉他肖战嘴唇是什么味儿,如果真的吻过他会牢牢记得这一点的。
低头一看,他硬了。

06
性向是流动的,王一博不记得在哪里看到过这句话。他曾以为爱的不是一种性别爱的是你这个人这句话过于矫情,但当自己真的遇上了才知道人生的际遇和老天的安排有多奇妙。

十九岁末尾遇见这个人,二十一岁的开始被他俘获,别人都说离别的时间会美化对方的形象,或许是吧,但当他开始回溯四个月内点点滴滴,并与现时他零散从朋友圈看到的肖战影像对照,却发现与自己在一起时的他,才是最恣意妄为的,有一种不同寻常的美丽。
梦里他又一次一遍遍在纸上写着他名字,很本能又很拙劣。与现实中不同的是这次肖战看了过来,要夺走那张墨迹斑斑的纸,王一博抬手就按住了他的手。四目相对,肖战说:“你写我名字干嘛?”
他理直气壮地说:“我喜欢你。”

冬天王一博回北京。北京滴水成冰,他到肖战的小区里玩滑板。肖战住址是他问自己助理得知的,这小丫头不知怎么跟肖战工作室的人搭上了关系。
王一博不知哪一根筋不对,问她,肖战现在有对象了吗。
小姑娘就吃吃地笑:“你自己问肖老师嘛,我这种小助理怎么知道。”又说:“以王老师的颜值,还有什么问不到。”

奇怪的是,全世界好像都觉得他们早就搞在一起,早该搞在一起,就王一博被整个世界所抛弃,真实世界过得活像虚拟空间。

冬天可能是恋爱的季节,滑滑板的工夫王一博看见好几对小情侣你侬我侬各自走进不同的单元。他又乱七八糟地想我俩果然还是糊,不然演了这样的旷世绝恋,我还在他楼下滑滑板,早被大标题挂网站头条了。
天色将晚,逐渐黑了下来。王一博拎着滑板靠在楼门口刷手机,手指都冻到没知觉的时候,总算听见肖战的声音:“你怎么知道这里的?”
王一博说:“就知道了呗。”
肖战看着他,大概是看他太可怜兮兮了,叹了口气。“进来吧。”

07
出乎意料,肖战公寓里是欢快鲜艳的颜色,王一博原还以为里面是冰川般的黑白肃杀。餐桌上的玻璃瓶里盛了一束冷冽欲滴的白玫瑰,倒是唯一与他设想相配的物品。
肖战问他吃了饭没,王一博摇头说没有。肖战就从冰箱里一样样端,端出三四样,到厨房去热。又指示他去洗刚买的一兜草莓。
洗好了,菜也上桌。如此头对头坐在一起吃饭,让王一博忽然有种登堂入室的错觉。他俩总是这样,发展历程错位,不上不下不当不正,总像隔了一层。

王一博主动去洗碗。洗碗回来,肖战正端端正正坐在餐桌前一手刷手机一手拿草莓吃,一边吮一边咬,看上去就很过分。
王一博看了一会儿,觉得胃里有蝴蝶在飞,就很按捺不住、跃跃欲试。

肖战就抬头看他,没什么表情,也不笑。
“还不死心对吧?”

肖战站起来开始脱衣服,先把衣服脱掉,丢在椅背上,接下来是宽松的运动裤,露出两条笔直的腿。王一博当然没忽略那点腿毛。
肖战看了他一眼,开始脱最后一层遮蔽。王一博看着他全身赤裸站在那儿。视线下移,不由自主抿了抿嘴唇。
肖战就很懒洋洋地、无所谓地靠在那儿,毫不在意地展示着自己。让王一博忽然很嫉妒。
他希望没有别的人见过这个。

王一博往前走了两步,肖战看上去很像努力维持自己不往后退。
王一博得稍微仰一点头才能含住他嘴唇,但这个姿势莫名让他俩都有点兴奋。王一博亲他的时候肖战还闭眼了,睫毛颤动的样子看上去很苦恼。
王一博不明白他为什么要苦恼。
“要怎么样你才肯走啊?”但是他的肢体动作却和语言相反,不由自主圈住了王一博后背。
“放心,我不走。”王一博手往下,半晌无师自通,捏了他屁股一下。浑身上下,就这儿肉多。

王一博一路把他往床上推的时候,肖战还嘀嘀咕咕:“你这算哪门子直男啊?”
王一博就很俗地说:“为你而弯,行吗?”
肖战又严肃起来。“这千古罪人我可不当。”
“别想你的道德枷锁了。”王一博把自己的帽衫脱了,故意很煽情地解牛仔裤扣和拉链。他跨坐在肖战身上,肖战这会儿就直起身来,手往里摸,摸到一大包,从下往上摸了两下。
王一博不自觉地摇晃着腰,肖战从下往上看着他。“这可就回不了头了。”
王一博其实没懂他具体在说什么。
肖战就把他牛仔裤往下褪了褪,连带着里面底裤一起。
然后就含住了他,让王一博差点真的失声尖叫。

“哥。”半天王一博也就说得出这一句。
肖战让他退出来时,嘴唇有些红肿,神情却还算镇定自若。抬头看他时,还是那双美而迷蒙的眼睛。“就算……也别看轻我。”
王一博把他按在床上,肖战在他身下不自在地扭动了一下。
“那我要怎么做你才相信我是真的?”
肖战挑眉,像在挑衅似的。“你进来。”
王一博说:“好。”又说:“那你……得帮我准备你啊。”

肖战腾地就脸红了。

08
实战总比电影或者任何片子来得尴尬些。肖战浑身紧张到他根本就进不去,在这事上他又实打实第一次没有哄人技巧,当真急得冒汗。
看了看周围,灵机一动,点开手机放了首歌。

狗血的是,气氛还真就被带起来。

到副歌时,肖战终于忍不住笑出声了。
“谁做爱还放歌呀,你真是的……”
身体是软下来,被他拉着接吻,这样突破到禁区。

王一博埋在他身体里看他,肖战额上都是汗,望向他的眼底有种梦幻的表情,好像他不能确定自己是不是在做梦。
“肖老师真美。”
是一种发自肺腑的感叹。肖战被他钉进床单里,像挣扎在标本架上的蝴蝶。
王一博得到机会去咬那颗痣,或是用嘴在他颈侧吮出像刚才吃的草莓那样的痕迹。肖战就在他耳边轻声骂他:“靠王一博你是不让我见人了是吧。”
又吃痛,发出一点鼻音,很撒娇似地反悔说:“早知道就不让你进来。”

王一博不知道他说的是进门还是进来,但反正两者结果一样。

王一博学任何东西都很快再次得到了实证,开始的几分钟无措之后立刻就找到了节奏。肖战说不出任何反驳的话,本来就爱出汗,这会儿更是浑身像水洗过一样,一要说话就被王一博堵嘴,完全拿他没办法。
王一博想起他在片场那个样子,永远一丝不苟,永远透着点骨子里的高傲矜持,红发带随着转身一闪而过,是抓不住的翩翩蝴蝶。哪像现在被自己钉死了动弹不得,整个人被他弄得乱七八糟,没有冷静自恃也没有进退自如了,开口只会小声喊他,一博轻一点。
何止是生理的爽,心理上的满足更是极致。

王一博不再想掐死几个月前的自己。
他更想跟那个小毛孩说,你错过了多少次人间极乐。

09
那天半夜,因为他俩是没穿衣服抱在一起睡,就又弄出点事故。

大概是食髓知味,王一博在发觉自己又硬了的时候,在人没醒的时候就慢慢埋进去,动了几下,把人给这么弄醒了。
肖战轻哼了几声,一边抱怨他怎么还来,一边却很配合地跟着动。王一博从后面环抱他,手到前面摸他乳尖,没一会儿肖战就受不了,喘息着问,王一博,你这直在哪了,你给我说。
王一博就说,都说了,为肖老师而弯。
后半夜,王一博摸哪儿都像是第一次,不经意间开发出好多肖战自己都不知道的敏感地方,就这样被他又摸又玩到高潮了几次。
最后实在没有力气,口不择言地骂。“王一博你吃药了吧,怎么回事啊你。”

王一博就无辜地:“你光着在我怀里,我才21,哥。”

睡到日上三竿,王一博就像那种荒淫无度不早朝的君主,硬是扣着人不下床又强要了一次,用的是最没人性的背后位,人往前跑就往后捞,肖战叫得嗓子都哑了,开始稀奇古怪地说一些“就算你刚开荤也不用这样吧”“哥,你才是我哥行吗,饶了你哥吧”的胡话。
王一博不管他说什么,总之弄完了就还是把人搂过来哄,说我爱你,这一招他是学得牢牢的。

那天下了床肖战再一次不想理他,任他在后面像只可怜的狗崽子一样跟着都不理他了。

这一天的后遗症的确挺严重,至少在公众场合就连他碰一下肖战的手,后者都会瞳孔震惊地撤开,并且一直和他保持一个别扭的距离。

后来去天天向上,他还没开口,汪涵老师就意味深长地:“哦~原来不是姑娘呀。”
肖战一个眼刀飞过来,王一博就忽然开始结结巴巴。

“爱、爱就是这样。没有办法。”

+1
或许是因为第一次表白失败的缘故,肖战再不肯在他跟前说一个“爱”字。

王一博对这事还挺急的,似乎急于确认肖战心里是否就确认装他一个人。其实王一博明明知道答案,他怎么会不知道呢?从头到尾,就不作他想,没有另外一个答案了。

1118凌晨,肖战把芭莎的视频链接发给了97年小朋友。

“我在梦醒来的时候。我在梦里。”
“我最爱你的眼睛。我最爱的人是你。”
“爱你,让我成为最不平凡的自己。”
“我是肖战,我爱你。”

18秒后,王一博的语音电话拨进来。
“我想把我自己打包到你家,还来得及吗?”

“来得及啊。是你的话,什么时候,都还来得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