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生理期和甜筒雪糕

Work Text:

少年提着购物袋进门的瞬间,没有防备的被手机摄像头的闪光炫了眼睛。

他眯了眯瞳孔,视线逐渐聚焦在沙发上。

女孩一手举着手机,另一只手将堆了满满奶油雪糕的甜筒凑在自己脸边,寻着光线和角度在拍照。

似乎是发现了照片里他的身影,她捏着雪糕的手几不可察地颤了一下,表情里有着做贼般的心虚。“SEI,”她收起手机在雪糕上咬一口,口角蹭上了一团软白,打着哈哈试图遮掩过去:“你回来啦。”

少年弯着眼睛笑,下巴轻扬,意在她手中约莫有近十厘米高的奶油雪糕:“user,您是不是忘记了什么?”

女孩装作听不懂他的话:“什么?”

“生、理、期。”

她从他的一字一顿中听出了幽幽的寒意,比手中大型的甜筒雪糕还要冷。她缩了缩肩膀,摆出了护食的架势。

少年将手中的购物袋搁到桌上,几步过去将人堵在沙发转角的狭小空间:“只有一两天而已了,您就那么无法忍耐吗?”

女孩死死扣住手指,察觉嘴角有些黏腻,舌尖便探出将那抹快要融化的乳白给卷进去。“雪糕真的很好吃呀……”她企图挽救局面:“再说了我又不会痛,没关系的啦。”语音落下,讨好般的凑上去亲亲他的面颊,将唇上残余的那点带凉意的甜印在他脸上:“我就吃这一个。好不好?”

“那当然……”少年显然已经对她的撒娇有了抵抗力,一个轻飘飘的亲吻没能捞着半分好处,他骨节修长的手指扣上她的腕间,慢慢磨蹭着就将雪糕夺去了:“不好。”

女孩气的咬牙,懊恼自己怎么就不趁着他回来之前多咬两口。

面前的人夺了她的心头好,还在义正言辞地教育:“暂且不说您的生理期,现在已经是深秋,这么冷的东西可是会让您生病的。”转而那笑容里掺了狡意:“当然我也不介意照顾生病的user……”他空着的手摸上她露在七分裤外的脚踝:“毕竟病着的您也就只能依赖我了呢,比如更换衣物和擦身体什么的。”

末句的呼吸圈上了她耳侧,激起心脏不规则的震颤。

她的手指扣住了沙发上铺着的软垫布料,唾弃自己的经不起撩拨,脑海里翻滚的尽是之前夜晚的温存里他滚烫的温度和刻意逗弄她的喘息。

这个坏狐狸!

可怜她的雪糕。

女孩眼睛直盯着那开始融化的雪糕,眼看着腻乎乎的液体沿着脆皮筒滚到他指间,馋得几乎能体会到化在嘴里的带着冰度的甜。

该死的生理期。她忿忿想着,脑子里蓦地冒出诡计。唔,说不定正是她翻身的好机会?

这么想着女孩拽住了正欲直起身体的人的手,眼里满是小聪明的得意——这雪糕她吃定了。

“user?”见自己的手腕被她的双手紧握,SEI不禁挑眉,话语里有着疑惑,再瞧她一副计上心头的模样,尾音里便融进去警告的意味。

“雪糕都化了啊。”她才不管他的警告和疑惑,紧着那只骨感分明的手腕不放,歪过头去舔舐悬在掌心边缘的甜汁,就感到被自己包裹着的手腕僵直绷紧。她暗暗窥视他的表情,不出所料品味出了隐忍的情绪,和舌尖凉丝丝的雪糕水一样的甘美。

“SEI,”她蓄意媚着眼神,舌尖在他手掌外侧点过的同时悄悄上移手指松他的指节,“你看都弄到你手上了。”嘴唇吮到皮肤上之前,她飞快仰起脖颈在雪糕上猛咬一口,抹了一嘴唇的白色液体。

成功吃到甜头的人毫不留恋,缩回沙发角落仓促将口里冰凉的雪糕往下咽,末了露出挑衅的眼神望着他。

然后她就看到他眼底酝酿的风暴。

糟糕,玩脱了。

少年径直将被她又抿去一截的甜筒扔进垃圾篓,那只手就回转过来扣住她的下巴:“这么好吃?明明知道自己在生理期?”他分明是笑着的,却让她背脊蹿过一阵阵寒意。

女孩的眼神还在惋惜着雪糕,看他的时候委屈得很,好像受了莫大的欺负。

他的手指上还沾着淋漓乳白,这么一弄便蹭上她的下巴,再加之嘴唇上还没被舔去的残余……画面落在他眼里显得非常不妙。

少年人的呼吸清晰可辨地错乱几分,喉咙里痒的厉害。她察觉他的变化,将他的克制都收纳眼底,顿时就肆无忌惮起来。

对啊她怕什么,他又不能拿她怎么样。

“SEI你弄疼我了。”当然是假话,那修长手指扣得牢固却没什么力度,被她轻易扒拉下来。

很好看的手,匀称分明的骨骼和纤薄的肌肉皮肤,漂亮得她想咬一口。所以她也就真的咬了,用牙齿衔住指尖的时候尝到了那些黏液的凉,甜津津的味道诱惑着舌头滑出口腔。

“user……”她的舌湿湿热热,柔软灵活的有些过分,粉红的滑过他指节指缝,勾着胸腔里的火焰像是要燃烧起来:“您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些许的意味深长和焦灼煎熬。

女孩吮着他中指的第二指节,掀起眼帘见他喉间滚动吞咽,弯着嘴唇笑的时候松了钳制,一丝水色沾黏着断裂在空气里。“谁叫你扔我的雪糕,只剩下你手上这点了我能怎么办?”转而用舌尖去勾他的掌心,极尽挑逗意味的动作让他的手指绷得死紧。

“这是惩罚。”等到将他手上的甜味都吃尽了,她才俯身去茶几上抽了纸巾,仔细给他擦自己留下的湿痕,嘴里碎碎念着:“看你下次还敢不敢扔我的雪糕,你知道特地跑到楼下去买对我来说有多不容易嘛?SEI什么都好就是爱操心,都说了我不会痛经……”

“闹够了吗?”嘟嘟囔囔抱怨的生意戛然而止,话语里再清楚不过的怒气让她突然间放纵的胆子又缩了回去。

她顿时怂的像只仓鼠,给他擦手指的动作都愣愣的不敢再有动静。

“不会痛经也不是您糟蹋自己身体的理由。”SEI将她捏着的纸巾接过来,慢腾腾将手指上的水液抹去,在她发颤的眼神里解开领结,欺身将人压在沙发上:“按您的说法,我对您做点什么也是可以的?”

滚烫的手掌钻进她衣服的下摆,揉捏着腰腹上的肌肤摸索往上。

她知道大事不妙,讨好地冲他笑:“我就是馋嘛……雪糕真的很好……”最后一字被他囫囵吞下,她舔弄他手指时灵活的舌头此时笨拙得躲闪都不会,被他的勾绕纠缠,绵密的亲吻让舌根都发麻,吞咽不及的水痕淋下她的口角,被他轻啄着抿去。

女孩只觉得脑子都要融化在他的缠绵里,软踏踏的最后一丝意志还是坚守着操纵身体阻拦那只在衣物里侵蚀的手掌。

“我生理期呢!”

“原来您还知道自己生理期呢?”少年的眼尾写满让她警醒的讯号:“那您还记得,生理期之后是安全期吗?”

那不怀好意的眼神和往她胸口扫落的视线逼得她脸上烧红,牙关都打颤:“SEI……”他竟然威胁她。回想起以往在床铺间痴缠时那些弄得她崩溃哭泣的抚摸亲吻和冲撞,女孩这下是真的怕了:“我错了我错了,你别……”

求饶的话语再度被深长到窒息的亲吻打断,她的SEI轻轻噬咬着她的唇瓣,像是无可奈何地长叹:“user您就别再折磨我了,您知不知道一副快哭出来的样子对我示软只会让我想欺负你。”

尽管说的已经很含蓄,女孩还是在他怀里僵住了身体。

教训得够了,少年带着不舍将手掌从她的衣摆退出来,安抚似的亲亲她的眉心:“知道错了的话,您可要记得您说过什么。”转而想到那冰冷的雪糕她贪心地吞了两口下去,又担忧她本就不太经得起造作的肠胃:“我去给您熬点养胃的粥,您想吃甜的话,多放糖好不好?”

“好。”

看着她双眼含着两包眼泪乖巧的样子,一直以来以成熟的成年男性自居的人只觉得自制力受到极限的挑战。少年费力地忍住了翻涌的欲望,竟也有点期待她生理期尽早过去。

不巧的是那两口雪糕将女孩冻得感冒。

他看着自己user拧着眉头缩在被子里一副病恹恹的样子,拧干毛巾为她蹭去额上的汗。没想到真的被他说中,晕乎乎没有一点力气的丫头软的和水一样,偏又发着热,天知道他给她更换衣物擦洗身体的时候有多煎熬。

女孩满脸歉意,眼里蓄了两汪泉,声音都软绵绵的:“对不起啊。”

“照顾好您就是我的职责,为什么要道歉?”她钦佩他的好脾气,无论她有多无理取闹都包容放纵她。

或许她应该更听话一点的。注意到少年眉眼间忍耐,她迷迷糊糊想以后一定要好好补偿他。

“那就请您快点养好身体吧。”似乎是她不经意说出了口,他握着她的手指吻她的指背:“对我来说,您健健康康的就是最好的补偿了。”

女孩感动得稀里哗啦,尚且不知道感冒好后这人将她翻来覆去折腾到嗓子都哭哑。她软着语调哀求的时候,深埋在她体内的人坏心眼地挺腰,直直撞上前所未有的深度,在她又酸胀又酥麻的哭声里垂头咬着她的耳垂厮磨,轻飘飘落下一句“这是惩罚”。

口吻和她舔吃他指间雪糕水时所说的一模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