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鮭魚蘿蔔(義炭)

Work Text:

富岡義勇X竈門炭治郎

角色屬於原作,OOC屬於我

 

菜刀順著蘿蔔飽滿的弧線轉動,潔白而細薄的外皮逐漸拉長,片刻後切成半月形的蘿蔔被放入鍋內

竈門炭治郎熟練的用火叉調整柴火,在蘿蔔出水後下了鹽麴

隨後鮭魚也加入在鍋底翻滾,魚泡聲輕響

空氣中瀰漫著薑的味道

在食物的香氣中混入屬於屋子主人的味道,竈門炭治郎毫不易外地撐住肩膀上突然出現的重量,被襲上頸脖的墨藍色髮絲蹭得輕笑

少年殷紅色的眼睛漾著晨曦,伸手為晨起而低血壓的年長鬼殺隊員揉了揉太陽穴「義勇先生,早上好」

「...早」 「今天煮了鮭魚蘿蔔,再一下就好了」

富岡義勇唔了一聲,尚未清醒似的復又蹭了兩下少年稚嫩的皮膚,維持著同樣的姿勢等待年輕的鬼殺隊員完成餐點

尋常之下富岡義勇是絕不允許自己做出如此不合體統的事情的,只能說習慣的可怕

 

前段日子由於自己拒絕參與柱給予隊員的特訓,被死心眼的後輩整整纏了四天

說是整整是因為富岡義勇自第一天傍晚拒絕了竈門炭治郎起,第二天一大清早剛睜眼就聞到食物的香氣,立刻翻身抓起放在床前刀架上的日輪刀

自己的警覺心已經變得這麼弱了嗎?就算早上低血壓竟然連家裡摸進賊了都毫無所覺

 

富岡義勇右手握著刀柄準備隨時揮斬,另手將聲音來源的廚房木門重重拉開- -

 

「啊,義勇先生起床了嗎?再一下就可以吃早餐了」

只見竈門炭治郎正穿著他剛置辦新屋時蝴蝶忍半開玩笑地送來的罩衫,連頭巾都仔細得戴好

「富岡先生的喬遷禮物,想必一定會派上用場的」蟲柱彎著秀麗的微笑遞上的油紙包在拆過一次之後就棄置在了廚房角落

沒想到如今被少年再自然不過的穿上,看著和自己家廚房融為一體的竈門炭治郎,富岡義勇只能靠牆深深得吐了口氣,頭痛有逐漸加重的趨勢

 

「義勇先生頭痛嗎?早上不要起得這麼猛會比較好」

都是托誰的福啊... 剛想開口讓對方回去,沒想到後輩拉著自己到長廊上,而後跪坐下來示意自己枕上少年的大腿

「...做什麼?」「我幫義勇先生揉一下吧,以前父親也有低血壓的毛病,別看我這樣按摩很拿手的」語畢拍了拍自己的膝頭,露出"請吧!"的表情

富岡義勇看著腦袋和岩石一樣頑固的少年,強壓下想嘆氣的衝動,決定先順著對方的意思待會就趕人走的想法依言躺上了後輩的大腿

 

少年帶著厚繭的手指輕輕覆上腦門的觸感意外的不壞,在動作的同時疼痛奇異的平緩下來,竈門炭治郎不再多言,僅帶著平靜還有些許懷念的表情替自己按摩

天光未開,初夏早晨的長廊上溫度正好,富岡義勇在少年輕柔的按摩下眼皮逐漸垂落

 

再清醒時少年已經替自己洗好衣服曬完了正在矮桌前等醒來的自己過去用餐,避免前輩睡得不舒服還從房裡取了枕頭和薄毯給他

如此情況重複了三天,演變成少年沒有任務的空閒時間都會過來替人做早餐

於是習慣養成

 

富岡義勇對著吃空的碗笑開了臉

竈門炭治郎大概是唯一一個看富岡義勇露出燦爛笑容而不感到突兀的人,笑盈盈地又遞上茶杯

「還合義勇先生口味嗎?」 「十分美味,真想每天都吃到」

「好的,沒有任務隨時都可以」

 

看著後輩吹著氣輕輕啜飲茶的模樣,富岡義勇感到胸腔有股飽脹的滿足感和奇異的喜悅感湧了上來

 

要很久之後遲鈍的年長鬼殺隊員才會察覺到,那是所謂戀愛的心情

 

至於屬於竈門炭治郎的鍛鴉發揮愛八卦本性在情報網裡傳播『富岡義勇說想每天吃竈門炭治郎煮的鮭魚蘿蔔』

造成富岡義勇向竈門炭治郎求婚的傳言傳遍整個鬼殺隊就是後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