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秘密 13

Work Text:

范丞丞浑身都抖起来,胸腔里回荡着沉闷却又愈来愈快的心跳。
他的喉结上下动了动,垂着头不敢看眼底满是凉意的林彦俊。

他只下意识地觉得林彦俊应该很生气。

——不可能不生气的吧。
昨晚还缠绵到底的人今天就能辗转在另一个人的怀里。
那人还是他的亲弟弟。

他咬着嘴唇。
别说是林彦俊,就算是他自己,也觉得恶心。

范丞丞握在手里勺子还是啪嗒一声从手中滑落掉在了桌上。
只是此刻再无人去顾及。

“他碰你了,对吗?”林彦俊的声音又低了一度,话里冷的好像可以往下掉冰渣子。
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范丞丞竟隐隐约约觉得那嗓音颤得厉害。
他低头看握住自己膝盖的手,指甲都捏得发了白,却是感觉不到痛似的越收越紧。

时间像是过了很久,又像是停滞。

范丞丞最后还是颤着睫毛在林彦俊审视的目光下,极为缓慢的上下动了动头。

于是名为理智的弦断地彻底。

范丞丞不知道林彦俊是怎么扑过来的。
总之在那道黑影闪过来时,他已经后背一阵火辣辣的疼,撞上了桌角,痛得眼圈一红,随后被托起腰整个人按倒在桌面上。
林彦俊捧着他的后脑勺狠狠地吻他,毫不顾忌的啃咬着他的嘴唇。

疼,好疼。
范丞丞紧闭着眼,逐渐尝到了蔓延在口腔里的血腥味。
而林彦俊就像是趋于疯狂的野兽,只剩了最原始的欲望,两手解着范丞丞的衣服,一件件丢在地上。

“不要...”范丞丞下意识地抬起手推搡着林彦俊的肩膀。
“不要?”林彦俊动作一停,嘲弄地笑了下,“陈立农要就可以?”
“...不是...”范丞丞急得快要哭起来,刚想说些别的话。
可林彦俊根本就不想听,偏头又将嘴堵了上去,最后发出的只是几句模糊不清的呜咽。

林彦俊毫不怜悯地拿粗糙舌苔卷过刚刚咬出的伤口,感受着身下人的轻颤。

可他的手分明在发抖。
他知道自己不该,却又忍不住这样去做了。
他不过只是心里窝着一口气急需发泄。
而范丞丞是解药。
唯一的解药。

 

跟昨夜不同,林彦俊不过拿两根手指胡乱草率地做了几下扩张,就抽出了混着润滑剂的手指,褪下裤子换上了足以贯穿他的巨物,而手却握住范丞丞的脚踝抬高,搁在了自己的肩膀。
范丞丞脸蒙上一阵潮红,刚做过的身子总免不了敏感得哪里都碰不得,林彦俊不过就是摸了几下他就头晕得快要高潮。

从穴口传来的紧迫感才让他稍稍意识清醒一点。
他哀求似的握紧了林彦俊撑在他身体两侧的手,“别...别在这里...”
“陈立农...快回来了...”

他那支离破碎的羞耻心总算在这时颤颤巍巍地被拾起。
他不愿叫陈立农看见他这副模样。
连番的性事早把他的身子折磨的不成样子,红红紫紫点缀在白皙皮肤的各处,像一朵朵瑰丽的花,蛊惑着人心。

可林彦俊就是气得发狂。
他气范丞丞在跟他做爱时都想着陈立农,也气自己变态的占有欲。

“他回来不是更好?”林彦俊垂着脸,不顾范丞丞的蹬腿或是挣扎,一点点挺腰将硬了很久的东西往干涩的小穴里送。
“让他看看我是怎么干你,才会知道,你到底是谁的。”
林彦俊越说语气就越重,最后低叹着,狠狠地使着劲全部挤了进去。

范丞丞无法克制地弓起腰,半个身子离开了桌面,手指紧紧攥着林彦俊的袖子,之后腰一软又倒回了冰冷的桌面。
林彦俊咬着牙直挺挺地整个没入又整根拔出,动作时翻出的粉色媚肉就谄媚地伏在柱身恋恋不舍。
范丞丞就像是被掐住了喉咙,每当要呻吟出声时又被狠狠一下顶撞噤了声,发出沉闷的痛呼。

“林彦俊...你慢点...慢点...”范丞丞被亲得略微带肿的嘴唇张了张,眼角里全是将落未落的泪珠,双腿垂在桌间随着林彦俊的出入神经质地痉挛着。
林彦俊似乎是终于听到了他的哀求,稍停下了动作,将范丞丞整个身子都往自己这边拉扯过来,手揽在了他的腰侧,牢牢地圈在自己怀里,不让范丞丞再有机会从他身下逃开,随后从上到下,又开始重重地冲击他。
范丞丞惊得喊了声,连话也说不清,只能仰着脖子看摇摇欲坠的天花板,随着林彦俊的动作颤抖。

勃发的热意从肠壁绵绵密密地扩展到全身,这场性事又以痛感居多,范丞丞被顶的小口喘气,昏了头只会软着嗓子一句句叫着哥哥,不争气的内壁吸附着进进出出的柱身,上面的每一根经络,每一块褶皱,都像是要将他灼烧掉。

 

钥匙入孔的声音在这疯狂相撞的肉体中便显得相当格格不入。
范丞丞猛地一下惊醒过来,心脏一点点提到了嗓子眼,手无力的举起揪紧了林彦俊的衣袖,苦苦哀求,“陈立农,陈立农...要进来了...”
“求你...真的求你...”大滴大滴的眼泪像断了线一般砸在胸口。

可他越是这样,林彦俊就越是愤恨。
林彦俊皱起眉冷哼一声,话都说的咬牙切齿,“你真那么在意他?”

咔擦一声门开的声音。
下一秒便是范丞丞无法压抑的尖叫。
是林彦俊忽得没有任何预兆狠狠拿顶端碾压过前列腺,他就这样被肏到了高潮,林彦俊没来得及褪下的衣服便被射了一身,滴滴答答地落在地上聚成了小小的一滩。

陈立农打开门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场景。
范丞丞满脸的泪水,眼睛都是雾蒙蒙地,仰躺在桌面上胸口剧烈地起伏着,几乎全裸,只剩一条湿淋淋不知沾上了什么液体的内裤挂在脚脖上。
而一旁的林彦俊却衣着整齐,基本上只是裤链大开着,除了面上带了些情欲使然的红晕,没什么不正常的。
可他们却紧紧相连。

这番视觉冲击让陈立农愣了好几秒才反应过来这并不是在做梦。

“林彦俊,你...在干什么?”
他垂在腿间的手紧紧捏成了拳头,眼前这叫人血脉喷发的景象几乎要让他失去理智。

林彦俊不过转过头瞟了他一眼,转而又开始前后动作,硬生生撞开不断缩紧的内壁又一次挤了进去,范丞丞还没从高潮的余晕中回过神来就又陷入了新一轮的攻势。

“别看我...唔...别看我...”
范丞丞半睁着眼睛,双眼媚得发红,看向陈立农那边,对他摇着头嘴里喃喃地说着话。

“让他看。”林彦俊额前的汗水滴了下去,有些还落在了范丞丞的脸颊处,泛起一阵滚烫。“让他看看你现在被我干的有多爽。”

他忽然就使了一股劲将范丞丞抱了起来,手托着他的臀部,从而一下子肏地更深,两个鼓鼓的囊袋紧贴着股缝,范丞丞惊呼一声只能手撑着桌板以免自己从桌上滑落,之后又是一阵大开大合,范丞丞脚尖都发着颤,可他只能无助的收紧手,把手指抠的生疼。

陈立农不知道什么时候从门边走了过来,好像就站在他的面前,低头看他。
范丞丞睁着眼睛迷迷糊糊地看大不清,他只觉得陈立农的脸好阴沉,阴沉到他整颗心都皱在一起得难受,而一边又是林彦俊满是痴迷的双眼,全都是他。

范丞丞不愿再看,低喘着把头重重低了下去,随着林彦俊冲撞过来的动作小幅度地晃动着。
陈立农却不容许他拒绝地捏住了他的下巴,迫使他转头看向自己,随后在那清澈雾起水的双眸中越发靠近。
他吻了过来。

就像是在跟谁较劲,又或者是想将范丞丞身上其他的味道都盖掉。
他吻得很起劲,范丞丞眯着眼睛差点一个踉跄从桌上跌下去,被陈立农一搂便向他靠过去。整个人压在他身上。
林彦俊也忽得不知哪来的劲,喘着气用力地顶弄着,范丞丞嘴被陈立农堵着,只能从喉咙里发出呜呜的声音。

他们像是比赛,比谁更能让他沉沦。

陈立农又亲又舔,吮吸着范丞丞已经快要麻木的舌尖发出啧啧的水声。
范丞丞满是喘不过气的窒息感,晃着腿试了半天才曲着腿放到了被打湿的桌面,打着颤往后缩,企图躲过这快到他无法接受的频率,可还是被林彦俊发现抱着腰拉回了原地。
而陈立农已经恋恋不舍离开了他的嘴唇,转而嘬吸着他的胸口处,粗糙的嘴唇摩挲着最柔嫩的地方,猩红的舌头卷着小小的乳头在口中吐进吐出。

范丞丞又难受又痒,咬着嘴唇还是忍不住低低叫了几声,却让身上的这两个男人更加兴奋。
林彦俊开始不加怜悯地狠狠碾磨他的前列腺,电流冲击得他头皮发麻,止不住地浑身颤抖,再加上陈立农伏在他胸口处的舔吻,不断向他涌来的情潮几乎要叫他疯掉。

林彦俊还是没有忍住进到了底,顶在穴道尽头狠狠地射了进去。
射精的时间持续了很久,一股一股直冲到深处,刺激得范丞丞耷拉在两侧的大腿一阵抽搐,浑身都泛起不正常的红色,只能大喘着气躺卧在桌面。

好久林彦俊才将半软的柱体拿出,被肏到合不拢的粉色穴口收缩着带出了一长条黏腻地白液滴滴答答地落了满地。

范丞丞摊倒在桌上,满头满脸的汗甚至还有混在一起的眼泪,一塌糊涂。
他以为他所要历的浩劫到此就该结束了。
可他又听见窸窸窣窣解裤子的声音。
他睁开眼睛,看见的是,不断向他凑近过来的陈立农,眼角发红,已经忍得快要发狂。

陈立农伸出手来安抚性地抚摸着他的后背,声音却是喑哑的。
“乖,哥哥转过身去。”
范丞丞哭的鼻子通红,奋力往后瑟缩着身子,“不要了...真的不要了...”

可陈立农却像是没有听见似的,将他拦腰抱起放在地上,范丞丞站不稳就抓着他的手肘哀哀地看他。
陈立农倒吸一口气,将人按倒在地板上就欺身压上去,粗糙的校服蹭过早被桌面磨蹭得发红的后背也是一阵煎熬。
范丞丞浑身都在抖,只感觉火烫的硬物抵在了穴口,之后便被推了进去,他连叫都叫不出来。

湿热的甬道就像是催情剂让陈立农控制不住,他搂着范丞丞的小腹,指尖不经意地擦过颤巍巍开始出水的前端。
而林彦俊就站在范丞丞面前,看着他再次到达高潮,射出一堆白液。

他红着眼蹲下身子,伸手扳开范丞丞嘴唇,将那重新抬起头还散着热意的硬物往他面前一挺,距离几乎要拍到范丞丞的脸颊。

“好弟弟,吃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