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嘎龙】温柔荡

Work Text:

跟Stacee交往到第三個月,已經做了足夠多的愛,兩個人終於開始慢慢說一點真話。

那天下午在我家,他突然從劇本裏抬起頭問:「Anthony,你喜歡看什麽類型的G片。」

其實我當時有稍微嚇到,就用調情擋掉了這個問題:「我都有你了還看什麽G片。」

他瞇起眼:「真的假的?你跟你那些前男友談戀愛的時候難道都沒有試過兩個人一起看G片嗎。」

「你這樣問,意思是你跟你那些前男友以前經常一起看G片囖?」都不是一張白紙的年紀了,難免會想互相刺探。

「那倒沒有。雖然一直很想這麽做,但之前都沒碰到想要認真交往的人。」

他這樣若無其事地說這種話,我其實很心動,但還是要佯裝鎮定回答一句:「突然拍這種馬屁,不太對勁喔。」

「哇你臉紅了!」他好像惡作劇得逞似的笑,放下劇本走到我身邊直勾勾盯著我,「所以你到底喜歡看什麽類型的G片。快點告訴我啦。」





 

 

其實我從來沒有什麽「特別喜歡」的類型。十五六歲的時候資源不像現在這麽多,沒得挑,有一部就看一部,甚至被迫跟室友們一起看過幾次直人的A片,過程極度尷尬。直到上了大學,上網的機會多了,這才第一次發現國外的在線色情網站。後來每次想擼我就直接點進去gay分區裏,找最新的看。看到不喜歡的就退出來點下一個,看到喜歡的也不會特意去記它的標題和主演,當時覺得這些都是「一次性」的消耗品。

有天我在最新視頻的縮略圖裏面看到一張亞洲男人的臉,就那種拿著DV自拍的視角,感覺他是在對著鏡頭笑瞇瞇地揮手說Hi。這個縮略圖在整個版面裏顯得特別突兀特別滑稽,因為其他那些全都是性交過程的截圖,他這個完全就像走錯片場的一樣,但我還是莫名其妙點進去了。

那個男人上來先對著鏡頭說了一堆自我介紹,這個也是我從來沒見過的。背景是一個酒店房間,他坐在床上,衣服還穿得很整齊,戴個黑框眼鏡。說的是英語,但口音聽著像中國人,估計可能是留學生吧。前面那一大段介紹部分大概說的就是他和他男朋友在一起好幾年了,雖然中間也遭遇過阻撓,但還是很堅定地要跟彼此走下去,所以現在想要嘗試著把他們的性愛分享給大家,希望讓更多人祝福他們。我竟然還認認真真聽完了,沒去碰進度條,就覺得挺新鮮的。聽他說話的感覺是個bottom,有點好奇他的top長什麽樣。但是到了正片裏面竟然完全沒有出現他男朋友的臉。

我印象比較深刻的有幾幕。

一是已經開始做了。他渾身只剩下襪子和身上的襯衣。他男朋友站在床邊,他趴在床上幫男朋友口。鏡頭從側面拍過去,只能看到他男朋友的腹部到膝蓋,腹肌還挺漂亮。他男朋友一手摁著他的後腦勺往前送胯,快速抽插,做深喉,然後他好像是有一點兒嘔吐反應吧,他男朋友就趕緊拔出來,原本摁在後腦勺上的手滑到前面,很憐愛地摸了一下他的臉、幫他擦擦嘴邊沾到的東西。他擡頭撒嬌說,幹嘛呀你快回來、快進來。說的真的是中文。總之那個樣子是還蠻可愛。

再是他們兩個人都在床上。他男朋友面朝天花板躺著,他也面朝天花板躺在男朋友身上,腿打開,雞巴跟屁眼對著鏡頭,讓他男朋友像把尿一樣抱著他,從下往上肏。他個子應該挺高,腿很長,腿型很漂亮,穿著黑色的到小腿肚的長襪,整個人被幹得一顛一顛,勃起的雞巴也在跟著晃,配上他的哭叫,整個視聽沖擊還挺震撼。鏡頭裏面能看到他男朋友的腿,其實比他還要瘦一點,又白凈,而且沒有腿毛,乍一看不像是top。但是他男朋友腹肌力量實在厲害,抽送頻率特別快,屌也是真的大,好像最後直接把他給肏射了。我記得是有東西濺出來,但是因為雞巴在晃,所以看得不是太清楚。

最後一幕應該就是男朋友拿的DV,不拿DV的另一只手握著屌。是靠著床頭坐著的狀態,已經射過了,精液流到莖身上,流到手上。他呢,伸手去床頭把眼鏡拿過來戴上,然後跟鏡頭說,好,是時候吃午飯了。然後就趴下去舔男朋友雞巴上的精液。舔了兩口抬起頭來,滿臉一言難盡,然後說,他今天味道不太好,但是不能浪費,我從來不浪費的。說完又特別可愛低下頭去吃。其實光看他樣子還是吃得很香的。舔完雞巴,男朋友就把虎口和食指上的遞過去,最後每一根手指都舔乾淨了。

之前也不是沒看過素人拍的G片,但是第一次看到這麽生活的,而且好像是基於一個真實存在的愛情故事。 其實現在想想這些特質都太稀有了, 因為G片一般都讓人覺得是演的啦,不是真的,跟精神性的東西也沒什麽關係,主要就是肉體的生理的快樂。所以它可能對我來說是某種真正意義上的性啟蒙吧。 再加上那其實是我第一次目睹兩個講中文的男的在做愛,無形中可能給了我一些很積極的暗示,就好像生活模板一樣擺在那裏,所以這麽多年還記得。

但是很可惜,我當時擼出來了之後沒有去記那個視頻的標題,總覺得再好看的G片都沒有必要再去看第二遍。直到後來真的覺得曾經滄海難為水,想再找回來復習一下,已經怎麽都找不到了。















「你好純情啊,」Stacee似笑非笑地說,「後來都是怎麽找的啊。」

「想得到的關鍵詞都搜過了,不行,最後就放棄了,」我撇撇嘴,「該你說了。」

他繞過我,徑直在我的Macbook上點開瀏覽器,新建了一個無痕頁面,輕車熟路輸入國外某某色情網站地址,然後在搜索欄裏輸入了「Woo & Michael」。

「是不是你想找的那個?」Stacee挑挑眉毛,示意我上前瞄一眼。

這實在是……難以置信。

「……你也看過他倆的影片啊?」

「我還給他們Paypal打過錢呢,十多年的老粉絲了,」 Stacee邀功似的靠上來,「要不要回房間一起看呀?」











f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