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双黄/磊渤】小年快乐-20170121

Work Text:

  “1,2,3,开始!”
  “啪”地一声,打板的声音清脆悦耳,这在黄磊听来就是信号,一个可以开始放飞自我的信号。
  然而放飞自我之前必须得做一件事情,就是要逮住眼前这个让他得以放飞自我的对象。按照剧本设定,两个男主是需要前后追逐狂奔半个街区,小受才被小攻一举拿下。
  黄磊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接拍这种卖腐的剧,明明看到剧本的时候他看了几页差点儿就随手扔进了垃圾桶的。不知道谁跟他不经意说了一句男二是黄渤,黄磊才托着下巴看完了大半的剧本,然后一拍桌子接下了。
  鬼迷心窍。黄磊只能用这个词来解释自己这一系列的举动了。说好不接烂片儿,刚许下的新年愿望就成了flag,人生啊可真是一场玩笑。
  更像是玩笑的是,竟然让他一个堂堂文人,去跑这么远还得保持速度。黄磊愁眉苦脸地掂了掂最近刚长出来的小肚腩,看着黄渤倒腾两条小短腿儿一溜烟儿跑得飞快,想拎刀威胁编剧改剧本的心都有了。
  “小渤儿,你帮帮我呗。”黄磊闪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黄渤,意思是让他跑的时候放放水别这么较真儿。他明显看到黄渤一哆嗦,忙不迭地点着头,心想这虎父无犬子名师出高徒,好歹是自己学生带出来的学生,就是懂他师爷的心思。
  然而没想到的是,黄渤一玩开就停不下来,演到那一幕的时候把黄磊的求助全抛到了脑后,只一个劲儿地跑,黄磊在后面追得要死要活,他喘着粗气儿心里想呆会儿要怎么惩罚这个不听老师话的学生,按照剧本设定一会儿就该放飞黄色心情了。
  “师……师爷……”黄渤被气喘吁吁的黄磊逼近死胡同。黄磊好整以暇地看着眼前的猎物,虽然是演戏,但这一段的剧本写得极其简略,按照导演的意思就是不想用剧本束缚住了他们的创作灵感,想让他们自然流露情感,连台词到动作都自己临场发挥,至于要发挥到什么地步,是拉手还是亲吻,是红尘作伴活得潇潇洒洒还是熄灯钻进小黑屋哼哼哈嘿,全看他们自己的发展,道具都有,随用随到。
  黄磊双手掐着腰:“终于逮到你了。”语气半是无奈,仔细听来包含千万种情愫,却无一例外没有生气和怨忿。
  黄渤也是跑得气喘吁吁,在那里胸口起伏了半天没说出一句话,黄磊暗暗压住自己的喘息,装作若无其事地一点一点靠近眼前这个猎物。
  黄磊心里是兴奋的,这一幕无论是对于剧本里他演的角色来说还是对他自己来说,都是谋划很久了的。
  趁黄渤不注意他猛地上前去把对方禁锢在自己的右手臂和墙之间,黄渤比他个头矮,这种姿势黄磊用着很舒服。他听到黄渤好不容易顺平的气息又不听使唤了,这多少勾起了他的欲望。黄磊尽量轻柔地把对方的头掰正直视自己,情难自已地凑近他的唇线,一点一点,一点一点,黄磊也听到自己的心在怦怦跳着……
  “叮铃铃铃”黄磊没理会,差一点儿就成功了。
  “叮铃铃铃”眼前的小渤开始变得模糊。黄磊不想睁眼。
  “叮铃铃铃”黄磊感觉手上没了依附,周围的场景正要消弥。
  “叮铃铃铃”黄磊烦躁地从被窝里伸出手,最后一丝梦境随之滑走。
  “叮铃……”黄磊把手机凑到耳边,谁大清早扰人春梦……呸,清梦,不对,应该算是“荤梦”?算了还是清梦吧。气得黄老师连用词都不会了,怀着一丝起床气的意味:“喂。”
  “黄磊!你没事吧!”听筒另一边传来熟悉的急促的声音。
  “小渤?”黄磊的气消了一半,看看床头的闹钟,五点差一刻。
  “你这是没睡啊还是刚起啊。”黄磊有些担心黄渤的睡眠了。
  “睡啥睡。你没事吧?”黄渤语气里有明显的倦意,但是显然问候黄磊比睡觉重要多了。
  “我怎么了?”黄磊摸摸满脸的胡渣,想着一会儿起床该剃剃胡子再去工作了。
  “我刚刚看到微博上你那个视频吃了生豆角食物中毒的你你你没事吧?”黄渤的语速前所未有得快。
  多难得看到黄渤这么不淡定啊。黄磊感觉有些小幸福。“小渤啊,你想什么呢,那是以前拍的,我要现在还有事,早在医院躺着了。”
  电话那一头静默了一两秒,黄磊听到一声尴尬的咳嗽:“那什么,我我我要睡了,晚安……啊不,早安啊师爷。”
  黄渤情绪有了起伏的时候总会一吐噜喊黄磊“师爷”,黄磊知道黄渤这是羞射了,他也不点破,满脸笑着回了一句:“做个好梦。”
  挂了电话黄磊躺床上酝酿了半天,想把刚刚那个春……清梦真正变成春梦,却怎么也睡不着了。想着刚才小渤儿在电话那头肯定一脸懊丧,黄磊就心情很好。这黄渤平时对别人暖得能让腊月的冰融化,偏偏对黄磊就是无休止地捉弄,从来也没关心他一下,现在虽然好像关心的时间点有点儿问题,但是好歹也是觉都来不及睡就打电话来“慰问”了啊。满足,黄老师满足得不要不要的,那个春……清梦,就随它去了。梦再真哪有现实更撩人心神呢。
  这边黄渤也是睡不着了,连连暗骂自己蠢,只顾着着急担心,咋就忘了他这节目早就录好了才播呢。这一下又让黄磊那个老狐狸看笑话了,后面还不知道要怎么埋汰自己呢。这事儿要黄磊一时兴起再跟孙红雷一说……
  一世英名啊!
  不过尽管如此,想着那会儿黄磊那痛苦劲儿,黄渤还是觉得心里不是滋味,黄磊啊你好歹也是个黄小厨啊怎么这么不小心。黄渤啧啧啧地叹着,坐起身,也不想睡了,起来吹吹头该开始新一天的工作了。
  
  “九月十月十一月十二月都特么过去了~~”黄磊心情很好地哼着歌,今天是最后一场拍摄,大概是最近全心一直扑在这个节目的录制上,才会在晚上做那种春……清梦吧。
  “黄磊老师,早啊!”工作人员远远地看着黄磊一步三扭地走过来,心知肚明黄老师肯定是遇上了什么好事儿。看来今天的拍摄会很轻松了。

黄磊是个很严厉的人,对待工作的事情从不懈怠,导致和他一起的工作人员都有些小畏惧,最开始黄渤也是畏惧他,但这俩都是那种不把事情做到滴水不漏不罢休的性子,久了黄磊就有种同性相吸,恰好也是“同姓相惜”的那种感觉。以黄老师的自信和骄傲,没有他想得到却得不到的东西,啊,人也一样。

“早。”黄磊笑得满面春风。这张年轻的时候曾迷倒万千少女心的脸,如今也依旧盛世美颜未曾消减。

“那个什么,今天的嘉宾名单。”女工作人员有些不好意思,被黄磊那一笑闪了一下,脸红了老半天,差点儿连话都不会说了。

黄磊扫了一眼,瞥见一个名字,不自觉脸上又泛起微笑。看来昨晚梦到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说不定还真不仅仅是乱七八糟而已。

导演看到黄磊一脸蜜汁笑容走远了,要了份嘉宾名单琢磨了好久,也不知道到底是哪位高人让黄老师今天这样反常。得了,一不做二不休,今天来的嘉宾全都烧香拜佛供着就行了,只要黄老师高兴,节目顺利杀青,要上天给神秘嘉宾摘星星导演也在所不惜。

 

黄磊一眼就看到站在人群后面裹得跟粽子似的黄渤,片场里好像没有人认出他来,导演不在,嘉宾们零零星星地散落各处大张旗鼓地给围观群众签名,就黄渤,坐在导演椅上,带个口罩,墨镜帽子一应俱全,手里抱着一个大大的背包,晃着两条小短腿儿玩着手机。

什么?你问裹这么严实黄磊为什么能认出来?因为他是黄老师啊。

黄老师悄咪咪地绕到黄渤的身后,偷瞄了一眼屏幕,这家伙在专心致志地刷着微博,一看内容,特别关心-黄磊。黄磊心里跟吃了蜜一样甜。黄渤并没有注意黄磊这个老狐狸就在自己身后,随便划拉了几下看黄磊没什么新动态就换到了别的关注人。嗨呀,夏雨这家伙又在秀自己的滑板技术了。诶徐峥也更博了。诶诶诶,张涵予也更了。黄渤一条一条翻过去,看着这些朋友们天南地北地各自做着自己的事情,心里突然有一股暖流。他想了想,退出微博切换到微信上,找到黄磊,想了半天才发出去一句“小年快乐”。这几年阅读匮乏,想写点儿啥都憋不出来了。正自嘲着,听到后面离自己很近的地方传来一阵短促的手机消息提示音。黄渤吓得一哆嗦,手里的手机差点儿滑下去。他猛地一回头,一张放大的脸映入眼帘。黄渤眨巴眨巴眼睛,再眨巴眨巴眼睛,身子往后斜了斜……

“黄磊?!”这下子黄渤自己差点儿滑到椅子下面。

“小心小心。”黄磊拽着黄渤,等对方重新坐好以后绕到前面揽住他的腰,这高度正好让黄磊低头枕在黄渤的腿上枕得舒服。隔着厚厚的冬衣他仍然能感觉到黄渤的体温在急速上升,忍不住隔着衣服捏了一把黄渤的腰,也不管捏到了没有。他闭着眼睛嗅着这久违的味道:“小年快乐呀,小渤。”

他感觉到对方的手轻轻搭在自己的背上,还在微微发着颤。黄渤也是激动,好久不见的人就这么活生生地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感觉比梦还要甜。

“还真是,好久不见。”黄渤感受着压在自己腿上的属于黄磊的重量,“晚上一起吃顿饭吧。”

“嗯。”黄磊轻哼了一声,抬起头,“比起吃饭,我还有更重要的事。”

黄渤一挑眉,还没从阔别重逢的情绪里出来。

黄磊把他往下一拉,黄渤没坐住就被拽下了高高的导演椅,瞬间他又比黄磊矮了。

“好了,看你这么高我还真有点儿不习惯,现在看着舒服多了。”黄磊很满意地点点头。

黄渤一愣,反应过来以后气得直蹬腿:“黄磊你给我松手。”

“小渤你有200斤了吧?”黄磊笑嘻嘻地把黄渤放到地上,黄渤又成功地比黄磊矮了一截。

“你才有200斤。”黄渤翻了一个世界大白眼,理了理弄乱的帽子口罩还有围巾,又把自己裹成了一个粽子。

没提防啊没提防,一下子被拽下来还扑到别人怀里,黄渤悄咪咪地看了看四周,幸好没人看到,把墨镜移下来一点瞪了黄磊一眼才匆匆走掉,远离这个老狐狸。

孙红雷按下了手机上停止录影的按钮,啧了啧嘴:今天又能敲诈一顿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