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迟到

Work Text:

迟到
#互攻#

 

钥匙跟门锁金属碰撞的声音,一声,两声……
蹲在门侧的文星伊紧紧地攥着衣角,心脏砰砰直跳,整个房间仿佛只剩这两种声音交叠…

“砰!” 门被打开了,一团黑色不明物体直接揽上了金容仙纤瘦的腰肢,视线被阻挡,她被用力地抵在了门板上。 文星伊不安分的手沿着敏感的脊背上上下下游走着,隔着衣服都感受到了掌心滚烫的温度。金容仙不自觉地伸出舌头吐了一口热气。

一不留神小粉舌就被眼前人含住,先温柔地吮吸着,再一点一点地啃咬着,吞噬着她口腔里所有的空气,直到她脑袋一片空白,被深吻到眼神迷离……那人才慢慢松开交缠着的两舌,用充满情欲的眸盯着她。金容仙被盯得两颊泛红。
“先关门吧,小坏蛋。”

用食指刮了刮文星伊的鼻尖,宛如打开了文星伊的开关。文星伊迅速地褪去了自己身上的衣服,只留下一块黑色禁欲的内衣盖在她的双球上。迫不及待地再次扣住金容仙,这次的手更收紧了一点,让她饱满精致的浑圆压着自己的小山丘上,无尽的贴合,不留任何缝隙,彼此的每一个呼吸都令胸前的宝物互相挤压着,给对方带来刺激的快感。

修长的手指隔着白色衬衫的舒服的布料在金容仙身上四处点火,最后环在了金容仙的后颈上。

手稍停了下来,嘴唇开始在金容仙身上巡逻起来,先亲了亲她若隐若现的锁骨,慢慢地把纽扣一颗颗咬开,用舌头撩开布料后,金容仙雪白的肌肤就像幕布一样一寸寸地被开启,掀开的人还不忘给每一处留下属于自己的印记,卖力地吮吸,留下黏腻的液体,舌尖点着她每一个敏感点,到达蕾丝内衣的时候,金容仙自觉地举起来双手,让文星伊把她上身的最后一寸布料也解除掉,终于吻到了那像初生婴儿般奶白的浑圆,文星伊啃咬着粉色樱桃的香甜,指间轻轻刮着樱桃旁边细嫩的肉,等到整个小点都被刺激得挺立起来,用滚烫的手掌整个揉捏着。孜孜不倦地把头埋在金容仙胸前,让眼前人永远的属于自己,只属于自己。

金容仙仰着额,难耐地扭动着腰肢。双手贴上了文星伊运动裤的侧缝,一点点地往下拉了一小半,跟上身配套的黑色小裤裤露了出来。双手突然附上文星伊因为裸露太久略微凉的背,一阵温热感不止烫到了文星伊的玉背更直接传到大脑,让她的花穴控制不住地开始湿润……
金容仙解开了黑色内衣的扣子,一把扯掉扔到了旁边的沙发上。手搭上了文星伊的肩,两团又紧又有弹性的臀瓣被文星伊用力抓了一下,毛茸茸的头又从胸前抬了起来,薄唇微微张开,吮住了金容仙的唇瓣,粉舌小心地滑入她的潭口,寻着她的粉舌纠缠着,用手解开了金容仙碍事的皮带,两条白皙修长的腿从黑色西裤里退了出来,文星伊舌头不舍地离开金容仙热辣的口腔,拉出暧昧的银丝,金容仙看着羞耻到两眼通红,谁知她粉舌一卷,把她的味道卷入腹中。
两个姣好的躯体褪去了所有的束缚,金容仙情动的双眸泛着雾水,轻轻地垫起脚,松软的浑圆抵着文星伊的小山丘,因她卖力挑逗后的小点依旧坚挺着,互相刮蹭摩擦带来的酥麻的快感让两个人重重地喘息着。 “砰,砰”
修长的手指沿着金容仙平坦的小腹往下,滑入了腿心, 拂过那片柔软的净土,也不进去,像是在未下达时批准忐忑不安的等待者。 无数个带着湿气的吻落在金容仙的脸颊上,锁骨上,耳廓上,细心的文星伊连眉角的汗都不忘卷入腹中。 那一处禁地的温度逐渐升温,温度高得惊人,滑腻的蜜液在穴口里涌出,金容仙难耐地挺着腰肢,紧抿着唇,身体更加紧密地跟文星伊贴合在一起,暧昧地邀请着她进入自己。

温柔地挤压着那粉嫩的花蕊,刺激着两个花瓣的张合,探入进入去之后,光滑柔软的内壁咬着自己的指尖,想到这次是她第一次占有金容仙,让文星伊无比亢奋,想要更加深入,要她更多。金容仙细碎的呻\吟在她的耳边响起。好听到文星伊整个人的酥麻了,更加卖力地在自己的领地里驰骋着。

快感击碎了所有的理智,金容仙抚摸着文星伊腰际如棉花般细嫩的肉,手止不住颤抖。文星伊继续保持着动力,性爱的极致是浪漫。

细长白净的双腿忍不住地小幅度张开,腾出空间给文星伊可以更深入那处。感觉到手指被她的身体毫无缝隙地吮吸着,每一次的进出都带出了更多的蜜液,金容仙越来越重地喘着粗气,头靠在文星伊瘦弱的肩膀上,紧闭着眸……
再一次用力的指尖抵住了那个又炙热又酥麻的点,金容仙没忍住叫了出声,“啊. ” 大脑一片空白,身体止不住的颤抖,打了个趔趄,膝盖酸软无力,突如其来的高、潮让她差点跪在文星伊面前。
文星伊一把捉住起眼前的美人手臂,把她扶起,对上了那双撩人的眸子,满是情欲后留下的醉人的雾。
“ 我怎么样?” 文星伊享受余温,轻抚着金容仙的唇,描绘着唇形。
“从哪学来的?” 金容仙无力地说着,嗓音因情欲后低哑又性感。
“与生俱来。”
“那就是对别人也这样?”
“说错了,与你……俱来。”
金容仙满意地点点头,像只撒娇的小猫,猫爪勾着文星伊的肩膀,指甲挠着文星伊光滑的肌肤。

文星伊对这一套很是受用,抬起小猫咪就往房间里走,温柔地把她放在松软的大床上,趴在她身上细心地帮她清理着事后的凌乱。

文星伊突然就被猛得反压在床上,乖巧的小猫咪瞬间变成了小野猫。金容仙寻着文星伊的手跟她十指相扣,粉舌吮着文星伊平坦的小腹,圆润的双峰跟随着主人上下磨蹭着文星伊…… 随后张开双腿骑在文星伊身上,上下摆动着腰肢,私处的摩擦又重新点燃了两人的火花,产生足以烫伤彼此的温度。

“想要吗?”
文星伊无奈地扭过头,偷偷叹了口气才让自己没喘出声来,感受到自己的下身燥热又滚烫的液体不断渗出,两个人交接的地方湿润又黏腻,发出了细细的液体交合的声音。暗暗骂了自己的不矜持,禁不住金容仙的任何挑逗。只要是金容仙,她就收不住。
“早班你还上不上了?”

身体就算败下阵来,口条也不能输,是文星伊一直以来最后的坚持。金容仙知道她的宝贝是个傲娇,爱面子又嘴硬的臭小孩,也不打算跟她计较。

“不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