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香雪】梦

Work Text:

*给梦梦的文,感谢梦梦的repo
*大概是一篇一点都不色的车,甚至很沙雕

 

这是梦。
橙留香很确定这件事。
面前那人朝着他伸出双手,有些宽大的衬衣松散的搭在身上,勉强遮住下体却依旧若影若现,他可以很清楚的看见那人身体的每一个地方,包括那两个若隐若现的乳头,鲜艳欲滴,明晃晃的勾引着他的双眼。
整个空气中都散发着诱人的香气迷惑着他的内心,像是伊甸园里面的蛇一样,咬着苹果在他的肩膀上缠绕。
菠萝吹雪是不会做这种事的,橙留香相当的肯定。
可是他会这么想。
“真是糟糕啊,橙留香。”他自暴自弃的叹息着,伸出手拉过面前那个由自己虚构出来的菠萝吹雪,“你就是这样对着你的兄弟意淫吗?”
梦在第二天的早上醒来,伴随着让橙留香羞愧的遗精,以及不可言说的畸形爱慕。

所以今天橙留香醒来的时候,他也迷迷糊糊的想到:“这大概是梦吧。”
面前的菠萝吹雪穿着睡衣坐在床头,和以往比起来正常许多,看起来也正常许多,甚至就像是白天里面见到的菠萝吹雪一样。
“橙留香,你最近很奇怪。”你看,就连开场白都那么正常。
“你总是躲着我,好像我是什么瘟神一样。”不是啊,瘟神是我来着。
“这让我很不爽你知不知道。”
橙留香望着扭过头的菠萝吹雪,有些偏长的紫发垂在肩膀上,因为有些生气而导致一双桃花眼都沾染上了些许水汽,做了这么久的梦橙留香很淡定的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他叹了口气,指尖把玩着菠萝吹雪的发梢。
“算了反正这是个梦。”
于是橙留香将菠萝吹雪压倒在身下,吻上了菠萝吹雪的嘴唇,不似前几次那种轻飘飘的感觉,反而带上了一点实感,如果果冻般的柔软,带着温热的气息,仿佛真的在和他所谓的好兄弟接吻一样,就连身下的菠萝吹雪睁大着双眼不可思议的望着他也那么真实,感觉自己像是真的在强迫自己的好兄弟一样。
“我已经妄想到这种地步了吗?”
橙留香松开了菠萝吹雪的唇,开始动手掀起菠萝吹雪的睡衣,双手伸入睡衣抚摸着菠萝吹雪的身体,那个他曾经在澡堂里面见到过的身体。
“喂,橙留香,你发什么疯。”菠萝吹雪也不像以前那么配合自己,反而粗暴的把自己的手抽了出去,甚至想要起身挣脱自己的控制。
“我懂了,这次的剧本是强制的。”橙留香点了点头,将菠萝吹雪手腕上绑着的发带抽下来,单手压制着菠萝吹雪的双手,将其栓在了床头。“橙留香!”菠萝吹雪突然发现好像真的有点不对劲,他开始使出全身的力气挣扎,只可惜就平时他的力气都挣不开橙留香的束缚,更不用提现在一心想要压制住他的橙留香。
“别,橙留香,你冷静点。”菠萝吹雪试图用言语去说服橙留香放过自己,“我是菠萝吹雪啊,你是不是认错人了。”
“我知道啊。”橙留香附身给菠萝吹雪一个吻,“我知道的,一直都是菠萝吹雪。”
说着橙留香褪去菠萝吹雪的睡裤,一只腿强硬的插入了其中,两人的下体在一起厮磨着,菠萝吹雪忍不住身下的快感但精神上却依旧不知所措,就在他绞尽脑汁想要想清楚橙留香到底在干什么的时候,下体突然一凉,橙留香脱下了菠萝吹雪的内裤。
“真的好真实啊,我还以为你会穿情趣内衣的。”
“谁会穿情趣内衣啊混蛋!快还给我!”
即使被自己的好兄弟绑着双手甚至脱了内裤,菠萝吹雪依旧认为橙留香是不会对自己做些什么奇怪的事情的,“别闹了,快点还给我!”
橙留香看了看手上的内裤又看了看菠萝吹雪,随手将手上的内裤扔到一边,接着开始脱自己的衣服,一边脱一边说着足以让菠萝吹雪崩溃无数次的话:“果然比起以前那些色色的菠萝吹雪,我还是喜欢这种正常的吹雪。”
“你在说什么……”
菠萝吹雪还没有反应过来就感觉到有什么东西顶着自己的下体,他的脑子像是在那一瞬间突然开窍,用尽人生的所有经验明白了橙留香到底想要做什么。
“等等等等。”菠萝吹雪拼命的往后靠去,“橙留香,咱两得讲清楚,我是个男的。”
“我知道。”橙留香无比正经的点了点头,“我当然知道这件事情,而且我也很清楚这件事情。”说着还指着菠萝吹雪那一根有些半抬头的男根。
“不不不不,我不喜欢你啊,不是,呸,我是说,我们现在做这种事太早了。”菠萝吹雪努力的扯出一个笑容去说服橙留香,“你想啊,我们是不是应该慢慢来,例如你先和我表个白。”
橙留香叹了一口气:“可今晚不是强制剧本吗?”
“什么剧本啊!”菠萝吹雪觉得自己今晚始终跟不上橙留香的脑回路,他想要去反驳橙留香的想法,努力的进行自救,橙留香却像是完全不想理会他的一样,俯下身又吻了上来。
菠萝吹雪叹了一口气,这呆子就算是亲吻也只是停留在嘴唇和嘴唇的接触,这么想着菠萝吹雪伸出舌头钻进了橙留香的口腔中,拉扯着橙留香和自己交换唾液。
“我也不是,很排斥这种事啊。”菠萝吹雪松开唇和唇,留出些许缝隙在两人之间,只是对面那人的呼吸洒在自己脸上让自己有些脸热,“但是橙留香也要考虑一下我……啊”
话音未落橙留香的下体就毫不犹豫的插了进来,贯穿了菠萝吹雪的身体,菠萝吹雪疼的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只能由着橙留香在自己的下体开疆扩土。
“好紧啊。”
这不是废话嘛。
菠萝吹雪心想,完全体会不到一丝传说中的快感,除了身体被撕裂的痛以外什么都感受不到,更别说身上那位一直抱着自己反反复复吮吸着自己的耳朵说着让人完全搞不懂的话语。
“这个梦真的太真实了。”
“吹雪,我好喜欢你。”
菠萝吹雪叹了一口气,努力的放松自己的身体用本不该接纳的位置去接纳橙留香的下体,在疼晕过去大的最后一下,菠萝吹雪望着橙留香房间的天花板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谁让我也喜欢你呢。”

橙留香醒来的时候,除了床单上留下的白色不明液体,还有他赤身裸体的好兄弟,沾着他的气息留着他的痕迹躺在一边。
“…….”
“不是,那不是……”
“一个梦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