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两个我

Work Text:

#5
她们在游泳场馆的淋浴间疯狂交缠的时候,名井南觉得这一切都像是一场梦。
水声很好的掩盖住了喘息,平井桃一边同她接吻,修剪的平整的指甲,干净的手指在她体内一进一出。她湿得厉害,也不知是淋浴的水还是从她体内流出的水,她只知道自己要在平井桃身上软成了一团。
名井南想用一只手捂住嘴,可平井桃却先她一步伸进了一根手指在她嘴里。
咸涩的味道。
是刚刚放到自己下面的手指!
她一皱眉刚想吐出来,那手指却灵巧地在她口中转了几圈,拔出来的时候唇边还沾着银丝。
“现在,MINA。”平井桃的眸子中是深不见底的幽黑,“说你想要我。”
“MOMO……”她轻咬着唇,带着乞求望向平井桃,这般的话她着实是说不出口的。
平井桃却不打算这么放过她。
名井南的背抵着门,平井桃缓缓低下了身子,舌尖绕着名井南的肚脐转了一圈。
“不可以,MOMO……”名井南小声说道,下腹暖流一股,她夹紧了双腿,不想让平井桃继续。
身后的门被人敲了敲,名井南浑身瞬间紧绷了起来,与此同时,平井桃的舌头趁机钻了进去。
“MINA,是你吗?我似乎听见你的声音,发生了什么吗?”是周子瑜。
“她刚刚游泳抽筋了,我在帮她。”平井桃接了话,冲名井南一笑,又埋下头去,舌尖灵巧钻入那两瓣之间,探寻分泌的花液来。
在她手下僵硬喘息,忍不住收缩的身子…可不就是抽筋了么。
“MINA?”周子瑜似乎还没有走的打算。
名井南早便红了脸,紧咬着牙关不让呻吟溢出来,嗯了一声。
似乎是凑崎纱夏也在,不知道说了什么,门外的声音渐渐小了。而平井桃又加大了刺激的力度,她甚至清晰地听见了一口吞咽声。
“MOMO !”
平井桃离开了她的下身,覆上唇来,眼角都是狡黠。
“MINA,尝尝,都是你的气息。”
被舌尖游走过的地方皆缴械投降,将全身都交于这个人,由着她带自己生带自己死,带着感官走上巅峰。
名井南几乎是软着脚被平井桃带回家的。
并不大的屋子,衣服散落了一地,她的腿与平井桃的腿交错着,股缝之间进进出出两根手指,汁液四溅。
她渴求着被进入,被贯穿,渴求得到更多,渴求平井桃赐予她一丝快感的垂怜。而那个人,掌控着她的一切,便只是指尖轻轻捻动,她就能哆嗦成一团,肉壁内被狠狠刺激着,她听见从自己体内分泌出的液体,和手指发出最羞耻的乐章。
平井桃一声声叫着她的名字,神情专注,她像个不知节制的孩子,一遍又一遍要她。
直到精疲力竭,也不知道自己一共高【潮了多少次,床单已经被两人弄得皱巴巴的了,平井桃抱着她,头埋在她的肩上。
“我爱你。”
她说。

#6 (最后一句话摘抄自网易云热评)
“你们上一次,是在游泳馆做吧?”
课后的八卦时间,凑崎纱夏说道,看着名井南骤然爆红的脸,一副我早知道的神色,名井南张了张嘴不知道该反驳什么,倒是凑崎纱夏搂住了周子瑜,笑眯眯道,“子瑜啊,我们下次,也去试试?”

事情好像往什么不可控的方向发展了。
名井南渐渐开朗了起来,似乎又回到了原先那个阳光的样子,她没有发现的是,平井桃看她的眼神一天天阴戾下来。
平井桃似乎更加不知节制了,每一天晚上都要弄得她沉沉昏睡过去,在她的锁骨、颈子上留下或深或浅的吻痕才愿意放过她。
事情似乎是在俞定延说一起去自驾游达到了顶点。
名井南转醒的时候听见平井桃在打电话,“嗯对,MINA她一大早就开始发烧了,你们去玩吧,嗯好。”
“MOMO?”
名井南有些疑惑,她的手被绑在了床脚,整个人似乎是在地上睡了一夜,浑身都是酸疼的。
“MINA想要离开我了吗。”
“什么?”
“MINA身边,越来越多的人了,你喜欢她们吗?”
平井桃依旧是那一副无辜的样子。
“你,松开我先。”名井南皱着眉,直觉的平井桃现在的状况很不对。
“嘘——”平井桃的食指堵住了她。
“他们喜欢你,可总有三分爱自己。”
“你就像个流浪猫,谁高兴了都能来摸你一下,可谁也不会带你走。”MOMO蹲下来,捏住了名井南的下颌,“可我不一样,我会给你准备最好的牛奶和食物,谁都不能从我身边抢走你。”
“明明是你先来招惹我的,MINA。”
她看见平井桃好看的眼睛里流出了泪水,像停不住的溪流,一滴一滴,砸在她的手背上。是热的,可她的心,是凉的。
她从不知道,MOMO对她有着这么深的占有欲,仔细去回想,似乎生命中最多的人便是MOMO 了。
MINA再次退学了,似乎现在所有人提到名井南想到的都是平井桃,她们已经成为了连体婴一般的存在。
“早安宝贝。”
是阳光穿不透的昏暗房间,只有压抑和沉闷。名井南的一只手被手铐拷在床头,整个人肉眼可见的消瘦,“别……”她像失去了生机的破布娃娃。
为什么要怕死呢,折磨你的明明是生。
平井桃总能轻而易举挑逗起她的欲望,即使在这样的情况下,她的唇瓣轻轻碰到了小腹,下身已经开始下意识分泌液体出来。
分开了名井南的双腿,将头埋入,舌尖模仿手指一进一出,带着她的体液和自己的唾液一起吞下,在绝望中开出荼蘼的花。名井南的身躯颤抖着,随着她的动作深深吸气,到最后身体拱起,不受控制地高潮。
就这样过完这一生吧,恨也好,爱也好,你都无法逃离。
“我爱你。”
平井桃抱着名井南说道。
对水而言,人类才是水怪,对神而言,巨兽才是蚊虫,对我而言,你才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