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炸鸡

Work Text:

东昊走出浴缸时才发现擦身毛巾都洗了。浑身湿答答的,去卧室拿会留下一路水渍。他张了张嘴,又闭上,慢慢咽下久违的、长年习惯堆积出的那个冲动。

“旼炫啊,帮我拿条浴巾。”

而家里只他一人。

他深吸口气。很久没想起那些时候了,他以为已经过去,大家各自走向新的人生,他对现实也能够泰然处之。

可原来回忆一直在等待时机和出口。

抹了把头发,东昊拿换下来的衣服勉强擦掉身上的水,就这么光溜溜打开门准备去拿浴巾,却被门口意料不到的人吓了一跳,差点滑倒在瓷砖上。

“当心点啊。”

门口的人也好像已经非常习惯似的,及时伸手扶住他。

“……你要吓死我啊,黄旼炫!”

“我给你发信息了啊,进门的时候也喊了,可你没听到。”

黄旼炫无辜地说道。

“……你怎么进来的?”

黄旼炫晃了晃手上的钥匙。

“之前你拜托我放行李,给我的备份,忘了吗。”

最近已经很少看见、稍微淘气的姿势,让东昊恍惚回到从前。仿佛黄旼炫不曾离开,他们还挤在那间小小的宿舍。

姜东昊当然不怀念那些日复一日等待希望的时光。

赚很多钱,有自己的房间,作自己的曲子,有很多的工作机会。一步一步走到现在,他更多是沉溺在不断的惊喜中,成就感也让他的心逐渐安定。

旼炫回来之后更专注自己的事业,不知什么时候也同女性交往了起来。恋爱也不过是大家都在做的事,他又一向很谨慎。老实说没有爱的冲动,又要怎么做表演和创作。是理所当然的事,他并不担心。

然而——或许在那间小宿舍里勾勒出的梦中图景,和现在多少有些不同吧。

黄旼炫将钥匙晃过,就收回自己口袋,似乎没有要还给他的意思。站在门口,他毫不避讳地打量姜东昊。

“又忘拿毛巾了?”

“我现在就要去拿,你快点让开。”

没穿衣服,姜东昊有点恼火。

“这个天气要着凉的。你别出来,我去拿。”

毕竟还有一个多月就要回归了,姜东昊觉得也没必要给黄旼炫省这点力气,再说外面确实有点冷。他半是感激,半是尴尬地看着黄旼炫熟门熟路给他翻出新的浴巾,接过来包在身上,总算稍微松了口气。

“你来干嘛?”

到客厅沙发上坐下。黄旼炫还在东看西看。

“刚好到这附近。”

“约会吗?”问出口姜东昊就后悔了。果然,黄旼炫并没有直接回答,而是伸手摸了一把他的桌子。

“怎么又积了那么多灰,东昊啊。”

“干嘛,你又不住这儿。”

“住一下不行吗?”黄旼炫去洗手,顺便翻他的厨房。“我也会关心你有没有好好生活。”

何必呢。姜东昊想说,却没有说出口。

“毕竟东昊很需要人照料,好像没有我就不行呢?”

满意的语气,让姜东昊又恼火起来。“有事快讲,我要睡了。”

但黄旼炫还是不正面作答,而是在厨房里一样一样料理着,最后拿了餐盘勺子和一个香气四溢的大塑料袋出来。

“我特意给你买了炸鸡。”

炸鸡盒子上印着楼下小店的标志。说得好像常在惦记,其实只是来的路上忽然发觉不能空手罢了。

“……我还在身材管理,你不是知道的吗。”

黄旼炫充耳不闻,将吃的在客厅桌上一样样摆好,然后坐到姜东昊旁边。

“东昊,”他说,“和我做吧。”

姜东昊怀疑自己听错了。不,有没有听错他不是最清楚吗。再怎么难以置信,现在的他就是会说这种话的人。

“女朋友呢?”

黄旼炫不答。

他想问他们是不是分手了,但他心里知道没有。

“只是想你了,不行吗?”黄旼炫说,“女朋友是女朋友,东昊是东昊。”

他想问为什么。他是真的不明白黄旼炫在说什么。如果现在这样,那当初为什么要……但最后又觉得没什么可问,他于是说:

“……你一定要在炸鸡面前说这个吗?”

“反正你吃了夜宵也会去健身房的不是吗?”黄旼炫半转过头,嘴唇微张着,眼睛湿漉漉地望着他。他在诱惑他。姜东昊知道。

虽然不是从前惯常的方式。

”做吧。“他凑过来,慢慢拉走姜东昊身上的浴巾。平时一个人在家洗完澡只穿一条内裤的,是黄旼炫来了才尴尬地把浴巾留在身上,可现在反倒欲盖弥彰。他不自在地意识到浴巾比衣服更煽情。黄旼炫跨坐到他腿上,露出最近常见到的,散发荷尔蒙的侵略性表情,“做吧。”

姜东昊仰视着黄旼炫那张好看的脸。

“你以为这一套对我管用吗。”

他想看的根本不是这个样子。

“是从哪里学来的,为什么会觉得这样很性感,旼炫啊。”

他还记得初尝禁果,旼炫也是眼睛湿漉漉地看着他,但那时是不知所措的,抓着他的手臂,身体微微颤抖,却准备好接受即将到来的一切未知。他们笨手笨脚,又太敏感,担心队友听到而一直压着声音。之后他们常常做到黎明,在起床前仅剩的几个小时里相拥入眠。黄旼炫起床早,入睡也比他早。他凝视旼炫在他怀里迷迷糊糊,顺从却执着的姿态。他爱他,他想。他想了很多次。

依旧是不回答,黄旼炫皱皱眉,坚定地撑着他的肩迫近他。

结果只要是他就会被诱惑,结果还是被他得逞。吻住黄旼炫嘴唇时,姜东昊心里知道,自己的话对方又是一点都没有听进去。说到底他决定的事,无论是什么,自己都终究无法改变不是吗。

他伸手去摸旼炫的裤裆。那里早就硬了,或许撞见他从浴室开门时就这样了,又或许早在路上就已经这样,毕竟是怀着这种目的才来。他也硬得不行,把松垮的短裤都撑起来。他解开黄旼炫的皮带,拉开拉链,连内裤一起褪下,再扯掉自己的。旼炫一向喜欢由他来脱,或许是喜欢被人渴望的感觉。

有时深夜里旼炫在他耳边小声抱怨队友捉弄太过。他有些愧疚,想旼炫是否发现总是他忍不住带头。他爱看他总乖乖照自己的话去做,也爱看他委屈闹别扭,有时就不记得要适可而止。可他也不喜欢别人太欺负他,仿佛这是他专有的权利。他知道这个人不容易生气,但总是认真。他将旼炫压在怀里,希望这样就能传递真心。我知道你在乎,旼炫啊,我知道你在乎。

可或许终究还是没有传递到。

可你现在又是想怎么样呢,旼炫。姜东昊不懂。他抚过黄旼炫滚烫的身体,感受他急切地磨蹭自己。你到底想怎么样呢。

他几乎恍惚了。没怎么花力气扩张就顺利进入了旼炫,仿佛剥开层层陌生后,他们还是太熟练了。旼炫满意地颤栗着,姜东昊一时几乎以为什么都没变,什么都没过去。他们还是在那间小宿舍里相互依偎,在彼此的拥抱里短暂地忘了明天。

然而错觉还是很快被打断:姜东昊放在远处的手机忽然响了。

两人停滞了一瞬。姜东昊不想理,然而黄旼炫撑着他肩喘着,靠在他耳边说:“去接。”

“不要。”

“可能是重要的事情,去接。”黄旼炫抱住他脖子,双腿缠上他腰,“就这样,去接。”

他拗不过他。再说也确实担心。回归前他希望一切都顺顺当当。但就这么抱起旼炫走到手机边时,他还是觉得自己疯了。旼炫趴在他肩头,随着他的脚步轻哼。他们从未尝试过这样的体位,虽然旼炫不重,至少东昊觉得他不重,但他从不爱在他们的关系中加入力量压制。旼炫很大只,身体却好像要笨一点。他总是很温柔,很温柔地对待他。

忽略掉一切提示亲密的细小摩擦,他咬紧牙关,拿起手机。

“是范洙哥。”

没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东昊一边竭力不让应和声露出马脚,一边用力托住旼炫。两人汗湿的身体贴在一起,东昊觉得旼炫仿佛一个很小的孩子,紧紧地抓着他。

“哥、没什么事我先挂了。”

或许对方已经听出什么端倪,扔下手机时姜东昊自暴自弃地想。但他顾不上这些了。旼炫包裹着他的温度让他几乎要疯掉,再加上那人发出小小的,低低的声音,嗯、东昊呀。他叹了口气。

“你最坏了,真的,你最坏了。”

他把他推在墙上猛力进出,发泄般地。很快肌肉多少有些酸痛,他喘口气调整姿势,把旼炫腿架到自己肩上,想让旼炫靠着墙卸些力,旼炫却垂着手小腿划过他肩,仰着头放任自己落下。他只得马上又撑住。他们认识很多年,此刻却仿佛在被试探。只有相连的部位不顾一切支持着全部的热意。姜东昊觉得自己也马上就要失控。等一下、旼炫。他想抽出来,旼炫却勾着他不放开。他就这么射在了里面。

好一会儿,他不知说什么。

“炸鸡都凉了。”他最后说,感到旼炫射在他胸口的慢慢流下。

“热一下吧。”旼炫说。

*

之后他们又分别冲了澡。黄旼炫要回家,从地上拎起裤子时东昊的家门钥匙哗啦掉了出来。姜东昊端着炸鸡看着,黄旼炫就在他的注视下泰然自若地捡起钥匙,放回自己的口袋里。

“还会用到吧?”

他朝他回眸一笑,关上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