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天作之合

Work Text:

“表哥,你的穴永远都那么舒服,就像你一样。”

顾剑觉得身上缠着的就不是个活人,像蛇信子,阴冷潮湿的在他耳朵里发出窸窸窣窣的声音。身下则是永无止境的耸动,已经习惯了的小/穴柔软甜腻的吸着男人阴/茎。男人也控制的不疾不徐,九浅一深的顶弄着,每次都精准的顶在敏感处上,进进出出之间带出的液体沿着顾剑紧实的大腿流进了沙子里。

沙漠的月色不像上京那么寡淡,它低低的压在了沙漠的边缘,像白日里杀的白眼狼王,对整片沙漠虎视眈眈。砂砾被风吹的翻滚,偶尔打到一只半夜爬出来觅食的蝎子身上,把可怜的小动物掀了个翻身。

白日里的阳光开朗的中原茶商之子,追着曲小枫吃醋打闹的顾小五已经不在了。只剩下前半生从醴朝那个杀人不见血吃人也不吐骨头的后宫里出来的李承鄞。淤泥里开出的花,开的多么从容艳丽,也挡不住骨子里的狠辣和凉薄。

两个人幕天席地的做着爱。

这顶多叫野合,顾剑无所谓的想着。李承鄞的控制欲上来,看不得人走神,深深的顶了几下。怀里的人也遂他的意的低声呻吟。成年男子的嗓音舒朗中带着低沉,平日里开口是谦谦君子,此时喘的就像沙漠里吃人的妖精,三分肉欲,三分不满,三分刻意的勾人,还有一分自己也意识不到情愫…

在射进顾剑身体里以后,李承鄞照例懒懒的趴在人身上,阳/物也躺在谷道里享受着最后一刻温暖。嘴上的荤话根本停不下来,从怀里人脂膏一般的皮肉夸到身后名器,手还闲着没事的继续玩弄着乳肉。两人白日里的伤有的又裂开了,李承鄞拿指尖在顾剑的血痂上磨蹭着,到也不刻意弄痛他。

 

“表哥,你回头看看我么~”又回到了顾小五模式的撒娇,顾剑没头没脑的想着,第一次见李承鄞的时候,小孩子也是软软的和他撒着娇喊表哥。他也曾经真的有那么些瞬间,真心当他表弟过。

下巴被李承鄞扭向了他,眼神那般深情和温柔,如同怀里的不是他交欢泄欲的工具,而是此生挚爱一般,让人都不经替他精彩的演技拍手叫好。李承鄞细致又温柔的将手里的血凃到顾剑的嘴唇上。看苍白的男人在一抹血色下,映衬的暧昧又迷乱的样子,心情大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