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惡人巢穴

Chapter Text

        他睜開雙瞳,看到的是漆黑一片留有一點“星雲“的夜空,陣陣詭異的呼叫聲打破寂靜的森林,他對此無動於衷,坐直在草地上,抓了抓頭髮,腦海裏只有魔術師,以及Eugene兩詞,他不感到奇怪,環顧四周,腦海默默確認這是詭異森林,他站起來,看看自己的裝束,黑色的皮鞋和西裝,粉紅色的馬革背心和綁在領上的蝴蝶結,紫色的燕尾服,就和貴族一樣。

        他拍一拍身上的塵埃,走了幾步,便看到一個水窪,透過倒影,他終於看到自己的樣子,金黃色整齊的頭髮,灰藍色眸子,下巴還有一點點鬍鬚,看着端正的臉孔,沒有甚麼好奇的感覺,反而覺得有點理所當然,若不是這個樣子,才會嚇自己一跳。

        森林持續回響着陣陣呼叫聲,他回過頭,終於察覺到樹與樹之間有一個又一個白色透明的鬼影飄來飄去,他沒有害怕,更確定那些是亡魂,被吸引過來無家可歸的亡魂。

      這座森林雖則詭異恐怖,但這裏的植物卻異常生長得茂盛,沒有枯葉沒有枯草沒有枯萎的樹。

       一滴露水從樹葉上滴下來,滴進魔術師Eugene剛才看着倒影的水窪,水面形成一個個波浪,從滴下去一瞬間,一程程的波浪便從內到外移動着。

       這一下,猶如一頂明燈一樣,在他黑暗的腦海亮起來,他產生一個想法。

       他重新站起來,朝更深深處走進去。

        他往詭異森林更深的地方進發,走了幾步,他撥開眼前的樹枝,跨過一個個草叢,在Eugene面前的,是一座矗立空地上荒廢多年中古城堡,紫灰色的高牆爬滿暗綠色的蔓藤,城堡上的大部分的玻璃窗也有一點點的裂縫,添加加其詭異的風氣,他打開城堡的大門,儘管裏面灰塵四起,滿佈蜘蛛網,但亦不失本色。

        想令這地方變得更乾淨,Eugene這樣想着,舉起手,手指一噠,四周的灰塵和蜘蛛網瞬間積聚起來,形成一個小龍捲風,然後消失在空中,本昏暗的大廳已變得明亮起來,外牆的蔓藤也同時消失。

        Eugene滿意的看了看這個環境,他決定把這個城堡取名為惡人巢穴。

一 惡人

       惡人巢穴是一個根據地, 這裏的主人,是一名魔術師,他用了多年時間穿梭迪士尼的世界,認識每個世界的惡人,並邀請每位惡人來自己的大宅休息,魔術師說想了解更多這昂大世界的「惡」,因此,誠邀每位惡人光臨大宅,他名字是Eugene。

        Eugene 在青蛙公主的世界,遇到Dr. Facilier,Dr. Facilier邀請魔術師坐在他的桌子前,當時,Eugene仍沒有公開自己的身份,亦Dr. Facilier亦只是把Eugene當是愚蠢的凡人。

        Dr. Facilier坐在Eugene對面,靈活地玩弄着手上的塔羅牌,一步一步一如既往引Eugene進入自己所佈置的陷阱裏。

       但Eugene並沒有上當,他笑了笑的說「你,真的是占卜師?可以看到未來,我看,你其實只是一個魔術師,用一些魔術技巧裝作占卜師。」

        這句話,刺激了Dr. Facilier,他停下手上翻塔羅牌的動作,他挑了挑眉,露出奸詐的笑容,滿是挑釁的口吻跟Eugene道「哦!原來你想看魔術,我就表演一個小魔術給你欣賞。」

        他把塔羅牌整齊的放在左手手心上,右手放在最上方,他右手壓一下塔羅牌,在Dr. Facilier縮回右手的一瞬間,本來紫色頁面的塔羅牌已換成紅色頁面。

        Dr. Facilier滿志氣的看了看Eugene,只見Eugene鬆弛肩膀,並沒有表露很大的驚訝。

       Dr. Facilier稍微表露不滿的神情,遞給Eugene,對他說「take five card。」

      撲克牌的魔術,Eugene又怎會不曉得,但他仍表露出一副不了解的樣子,從Dr. Facilier手中最上端,抽出五張撲克牌。

       Dr. Facilier放下餘下的撲克牌,拿起Eugene所抽的五張撲克牌,紅色的背面向着自己,圖案面向Eugene。

        「now ,take one card。」 

        Dr. Facilier對Eugene這樣說。

        Eugene挑了挑灰白色的眉,順Dr. Facilier之意,他在Dr. Facilier手上的五張撲克牌,抽了一張紅心K。

         Dr. Facilier把四張撲克牌疊在一起,他右手撻一撻手指,再把他左手的撲克牌翻出來,原本四張撲克牌,竟然變回五張!

        Eugene雖然猜到Dr. Facilier在表演甚麼魔術,但亦覺得神奇,只因他看不穿Dr. Facilier整套動作的瑕疵,非常順暢。

         Dr. Facilier對於Eugene帶點驚奇的神情感到滿意,他胸有成竹,再道。

       「now ,take two cards.

        Eugene露出無奈的笑容,再度瞬着Dr. Facilier之意,抽了兩張分別是方塊4和梅花6。

       同樣的動作。

      Dr. Facilier撻一撻手指

      同樣的結果。

      他的左手仍有着五張撲克牌。

     

      「now, take three.

      「還要繼續嗎?魔術師不應該對同一個觀眾做同樣的魔術超過兩次,這樣會令觀眾更有機會揭穿……」

      

        「我有說過,我今次會做同樣的魔術嗎?」Dr. Facilier的反問,令魔術師無語,Eugene微微歎息,伸出右手,準備再從Dr. Facilier手中抽三張撲克牌,聽到Dr. Facilier道「今次將你所抽的三張牌放在桌上。」

       

        Eugene不解,但仍照Dr. Facilier的話做,他抽了葵扇J,紅心5,方塊A,然後紅色封面向上,平放在桌上。

       Dr. Facilier把他手上的撲克牌放在一旁,雙手把魔術師平放在桌上的三張撲克牌放在一起,並用手覆蓋着三張撲克牌,在他重新擺放三張牌時,那三張牌,已從紅色頁面變回紫色頁面。

  

       「這三張牌,代表了你的過去,你的現在,以及你的將來。」

        Dr. Facilier翻開左邊的牌,牌中的圖片是黑色的背景,以及於裂縫中成長的赤紅色曼陀羅。

      「看來你忘記了所有和過去有關的記憶,應該說在你有記憶的那一刻,你已經是成年人了。」

       「正確。」Eugene說着,攤開緊握着的雙手就像服輸一樣。

       Dr. Facilier得意洋洋的翻間中間的牌,看到同樣的黑色背景,而中間有一道柱光,Dr. Facilier對此有點驚愕,可是他還一臉認真的說道「你正在四處旅遊,尋找一樣永遠沒法了解的事物。」

      「正確。」Eugene 說着,鬆鬆肩膀。

       「我勸你還是盡早放棄,那事物,你永遠不會百分之百了解的,這只會浪費你的時間。」Dr. Facilier這樣說着,習慣性玩弄着剛才放在桌上餘下的卡牌,卡牌在Dr. Facilier靈活的雙手裏穿梭着,而Eugene只是笑而不語,聽着對方的話。

        「現在,由你翻開代表將來的牌吧…」Dr. Facilier說着,指示一下Eugene。

        Eugene伸出手,翻開最後一張的卡牌,Dr. Facilier滿是期待的眼神看着Eugene的動作。

       最後卡牌上的圖案,竟然是一個大而紫色的問號,這使Dr. Facilier驚訝不已,他停下把玩卡牌的動作,縮小的瞳孔,驚愕的神情竟然在他臉上呈現,他站起來雙手抓着桌子,仍然難以置信的靠近觀察那張代表未來的牌。

        片刻,Dr. Facilier抬頭,彷彿明白一切的露出坦然的神情,看着仍然一頭霧水的Eugene,他說。

       「wow...wow...」Dr. Facilier驚嘆「看來我的占卜室來了一位特別的客人。你是從哪裡來的……應該說,是從甚麼世界來到這裏……」

      

       Eugene對於Dr. Facilier發現自己的身份,沒有感到驚喜,他依然瀟灑自如,彷彿還在掌控大局一樣說道 「這個你也猜中,果然名不虛傳,Dr. Facilier。」Eugene說出霍博士的名字。

        「who are you?」得知Eugene知道自己的名字,Dr. Facilier不知從哪裏抽出一枝發着紫光的手杖直指着魔術師,其兇狠的眼神彷彿想把Eugene殺掉。

       Eugene無視Dr. Facilier的質問,右手的食指及中指雙指擺開手杖,再在Dr. Facilier的注目下,攤開一下右手,再握成拳頭,Eugene向右手輕輕吹一口,再攤開之時,便看到一個胸針,胸針以金黃色的銅製造,胸針上有着Dr. Facilier的標誌。

      「你到底是……」

       「我是魔術師Eugene,現在,能操控從另一世界來的陰影人的Dr.Facilier,我誠邀你來我的寒宅參觀,在那裏你可以向我或其他惡人分享你做得非常好的壞事。這個是進入我寒宅的鎖匙,請小心保管。」Eugene 把胸針交給Dr. Facilier,向Dr. Facilier以紳士方式躹躬後,他便離席,離開占卜室,留下一臉錯愕的Dr. Facilier。

        Eugene去過睡公主的世界,尋找隱世埋名居住的黑魔后。

       今次,他來到法國小鎮的大街上,走進一間酒吧,酒吧裏人數眾多,儘管這裏的女士穿著的非常性感,但是在這裏的男士卻無暇欣賞,每位也靜靜的喝酒,他們的眼神閃縮,彷彿就在害怕甚麼的連說話也矚竊竊私語 交談,這和Eugene理解的酒吧非常不同。

         詭異的氣氛沒有使Eugene退縮,他進一步走上前,慢慢靠近他的目標。

      「Gaston,不要生氣,不要沮喪。」Eugene的目標坐在吧檯旁,一位黑色長髮束成一條馬尾,穿著紅衣,只看背影已知道其強壯的身軀的男士,他旁邊還有另一位矮小之人,穿着西裝,他正不斷安撫着那名男子。

       「吼!」強壯男士聽得不耐煩,他突然向其矮小之人的臉揮拳,拳一揮,矮小的男子已經叫痛,倒在地上。

       看似這一拳還沒有使強壯男子消氣,他站起來,一步一步走近倒在地上的男子,右手握緊成拳,關子發出“咔咔咔“的聲音,嚇得倒在地上的男子和附近圍觀的人震顫着。

       「Gaston啊,終有一天,貝兒一定屬於你的。這只是時間問題。」倒地男子不斷說着,嘗試撲滅強壯男士的火。

      「我試過那麼多方法,她也是不理我,還有方法嗎?」強壯男士舉起拳,正準備揮過去。

        當眾人包括那名矮小的人也以為會傳出巨響之時,巨響並沒有如其出現,掩着雙眼湊熱鬧的人放下雙手,倒在地上的男子睜開雙瞳,他們也看到一位身穿紫色燕尾服的男士很勇敢的單手接了強壯男士的一拳。

       「你是哪裡來的人?竟然阻攔我?!」強壯男子不爽,生氣道。

       「先不要生氣,Gaston先……生!」Eugene鬆開接了Gaston的手,迎面卻看到另一個拳頭揮向自己,Eugene避開那個拳頭,瀟灑的站起來,看着眼前充滿戒心的Gaston,他絲毫沒有半點壓力,整理有點凌亂的燕尾服,他從燕尾服的衣袋拿出同樣古銅色的胸針,這個胸針和之前霍博士的胸針有點相似,只是這個胸針有着Gaston強壯的身軀。

       

         眾人也在議論紛紛,交談聲四起。

        「我喜歡強者,而你是強者,來我的家,我家有無盡的酒供給你,亦有無數的追求者仰慕你,他們不會害怕你的。」Eugene說着,把胸針放在吧檯上後便轉身離去了。

        「Ga…Gaston…」倒在地上的男人重新站起來,戰戰兢兢的喚着Gaston的名字。

         只見Gaston一面奇怪的看着Eugene的背影,諷刺道「他是傻的嗎?」

       Gaston拿起Eugene留在吧檯上的胸針,看了看後再道「看來這個人傻得很正常。」

        Eugene去了很多地方尋找各式各樣的惡人,他再度回到自己的寒宅,進一步改變屋裏的設施,他把地下室改造成酒吧,為了令客人有更舒適的休息地方,他中廷裏每間的房間用每位惡人獨有的風格裝飾,冒求令每位惡人來到也有一個舒適的環境。

       他在完成裝飾每個房間時,發現這座堡壘過於巨大,一個人又如何整理如此大的房間吶…因此,他走出城堡,在詭異森林裏和仍有意識的亡魂對話。

      在詭異森林裏,亡魂是沒有形態,猶如一塊白布有兩個洞作眼睛,某部分的亡魂雖然和普通亡魂一樣百無聊賴在詭異森林飄來飄去,但他們卻有思考,即使忘記生前的記憶,但他們卻有意識,會思考。

       Eugene走近一個又一個仍有意識的亡魂,他說「跟我做交易,我給你一個人類的樣子,讓你在詭異森林裏可以和人類一樣走動,而交易條件就是,忠心為我服務。」

 

      擁有人類的樣子。

      這無疑是一大誘惑。所以很多亡魂也答應此條件。

       對Eugene來說,這並不困難,撻一撻手指,亡魂瞬間擁有人類的身份,十二位男士以及八位女士。

       當一切準備就緒後,Eugene前往怪誕城,找萬聖節之王Jack Skellington。

       他先經過一個墓地,再經過一條又一條扭扭曲曲的小路,沿途有不少的較為古怪恐怖的小生物從轉角處和有裂縫的牆壁跳出來,大叫一聲,打算嚇唬Eugene 。

      可是Eugene一次又一次對這事表露淡定的表情,因此,嚇唬失敗的小生物一次又一次表露無趣的樣子,然後開始對Eugene 產生疑心。

       Eugene的目的地是Jack Skellington所居住的地方,出乎意料之外,閘門前竟然沒有妖怪看守,他嘗試拉閘門,閘門亦沒有鎖上,對這處地方不太認識的他拉開閘門,走上不太闊的樓梯,正準備有禮按門鈴時,那道門卻非常神奇詭異的打開了,就像歡迎Eugene一樣,Eugene若無其事的走進去,走了進去後,大門自動關上。

       “……“燈突然亮起來,照亮這大廳。

      Eugene隨著燈光亮起的一瞬間,他環視四周,是一個充滿着很多恐怖裝飾品的房間。

      「嗯…嗯…嗯…嗯嗯…」 一把男聲音哼着歌兒,隨着一步一步接近的靴子踩在地上的聲音一同靠近,最後,在一道門走出來現真身的正是Jack Skellington ,他旁邊還有一隻小鬼zero飄舞着。

        在Eugene準備自我介紹之時,Jack Skellington 已搶先說「你好,魔術師Eugene,很高興終於看到你。」

  

       Eugene 雖則有點訝異,但想到對方的身份,他還是恭敬的感嘆「原來萬聖節之王已經知道我的名字。」

      「何必如此生外,叫我jack就可以了,畢竟你做了一直以來我也想的事,我要感謝你,請坐。」Jack Skellington 揮揮手,兩隻小生物就從Jack Skellington 身後推着一張椅子出來,放在Eugene後方,同時Jack Skellington 也坐回在自己的椅子上。

       「我知道,你為了了解何謂邪惡,而奔走於每個世界,一直以來我也找不到任何方法,去其他世界認識每位惡人,但你做到,你的力量,能夠讓你穿梭不同地方,也許,這就是你在這個世界存在的奧秘。」

        「其實,這並不是甚麼利害的事。」Eugene 被Jack Skellington 稱讚得不知何好,他抓了抓頭髮謙虛說着「既然如此,未知閣下意下如何?」Eugene從衣袋拿出一個屬於Jack Skellington 的胸針,給Jack Skellington 看一看。

       「意下如何?」Jack Skellington 反問,然後看一看他身旁的小鬼魂zero,小鬼魂zero開心的在空中轉了一圈,Jack Skellington 像知曉其意識般點點頭。

        「當然同意。」Jack Skellington 說着「我很期待,可以和更多惡人認識。」

 

待續

Chapter Text

二 三個小孩

       只是了解迪士尼世界的邪惡是不足夠的,所以Eugene 問了Jack Skellington 借了他通往人間(地球)的門,從那道門走進地球,在地球裏展開一連串全新的旅程。

      某天,他隨着心裏所想,來到80年代英國倫敦的貧民窟走過,此處臭味四起,老鼠橫行,髒亂不堪,由於穿着貴族衣裳的他會引人注目,因此Eugene 在自己衣服上蓋上一件黑色斗篷,好讓自己沒那麽顯眼。

       「……」遠處傳來急速密集的腳步聲,Eugene立刻縮在一旁靠近牆壁,映入眼裏是一位抱着不知甚麼,穿著破爛不堪的衣服的紅髮小女孩被一眾男孩追着。

       「救…救命呀…」女孩一邊大叫求救一邊奔跑着,其神情顯露她極之慌張,可是,這裏是貧民窟,即使求救也不會有人願意伸出緩手。

      可是魔法師Eugene 不是這裏的人。

      小女孩轉了進小路,卻發現是死胡同,正當她準備回頭之際,外面已被追捕她的男孩們包圍了。

      小女孩害怕得發抖,她退後靠近後牆,緊緊抱着手中的盒子。

     「把那個盒子交給我!」站在中央,在眾多小孩裏樣子較為年長的男孩伸出手道。

       小女孩搖頭拒絕「不可以的,這個是母親的遺物,不可以給你們的。」

      「現在所有人也沒有食物吃呀!你母親的遺物重要,還是大家的性命重要呀?」男孩憤怒的說着,女孩依舊繼續搖頭。

      「誰管你,動手,把那個盒子裏的物品搶過來!」男孩這樣命令身後的小孩,他們立刻慢步走上前,逐步逐步靠近小女孩。

       小女孩依舊慌張的搖頭,淚水汪汪的看着逐步靠近的同伴,兄長跟其他伙伴出外偷竊,他們就趁機過來拿母親的遺物,是故意的……

       求救無助的小女孩,閉上柊紅色的雙瞳,眼淚隨著閉眼的動作流出來,沿着臉額流至下巴,她刺耳的聲音大叫「哥哥…哥哥!」。

       冥冥中自有主宰,遠處傳來一連串跑步的聲音,小孩們聽到這些聲音,一眾好奇的往後看,便看到一個小男孩飛快的跑過來,從左邊的空隙穿過來,站在小女孩面前,擋着一眾小孩繼續向前走。

       小男孩和小女孩年紀相若,也是八九歲的小童,臉孔有幾分相似,但髮色完全不一樣,小男孩的髮色是棕色,棕櫚色的色彩,以及黑色的雙瞳。

       「安迪,你故意引開我,就是想從我妹手上搶走母親的遺物!你很卑鄙!」男孩憤怒的說着。

      「你選擇跟隨我過活,就要跟我的規則和命令,當初如果不是知道你們是沒落的貴族,我又怎會讓你們跟隨我。」被喚作安迪的男孩這樣說着,並露出奸詐的笑容。

      「你讓我們跟隨你,就是想要我母親帶來貧民窟的財物變賣換成金錢。」小男孩問着,雙手緊握成拳。

       「當然,在這個社會,錢就是萬能,所以給我!」安迪道。

       「恕我拒絕。」

       「給我搶過來!」安迪再次命令,他身後的男孩一聲令下,同一時間衝上前。

       男孩見狀,一拳揮向最靠近自己小孩的左面擊倒在地,再一手推開另一位衝過來的小孩,好讓他在倒下之際撞倒他身後的小孩。

       當務之急,除了嘗試打倒這樣所有人拖延時間之外,便沒有其他解決方法。

      男孩這樣想着,把眼前的男孩擊倒。

      他一直嘗試阻止那些手下接近自己的妹妹,但由於對方人數眾多,勢君敵眾,總有漏網之魚,兩個手下躲過男孩的攻擊,走近女孩。

      他們嘗試抓着女孩的手,企圖撞走女孩懷中的盒子。

      「不要呀!放手!」女孩費力反抗。

      「xxxxx!」男孩聽到女孩的尖叫,他呼喚她的名字,他立刻放棄和眼前的小孩繼續抖纏,衝上前,把正在扯着女孩的手兩個小孩擊倒。

        被男孩放棄攻擊的小孩們沒有停下來,反而走上前,打算繼續攻擊男孩,男孩見狀,立刻轉身,擁着自己妹妹的頭和肩膀,倒在地上,背部朝天,用自己的身軀當作盾牌,保護自己妹妹和妹妹懷中的盒子。

      一拳。

      一腳。

      每一拳每一腳也準準的打中及踢中男孩的背部,男孩沒有尖叫沒有叫痛,只有咬緊牙關,承受着每一下每一擊。

      不管如何,他也要保護自己的妹妹和妹妹珍惜的東西。

       耳邊除了不斷傳出曾是伙伴的咒罵聲,還有的就是妹妹呼叫着自己的聲音,是多麽的擔心,多麽的悲傷,使人痛心疾首。

       五分鐘的折磨,很漫長,漫長得猶如看着烏龜爬行在地上,不知何年何月才爬到終點一樣。

      突然,一聲響亮的槍聲從後方猛烈的響起,嚇得所有持續攻擊的小孩也停下來,回望。

         安迪回頭,只見一名貴族男士舉着槍頭還冒煙的手槍指着他們。

        聰明識時務的人,在這時候已立刻舉起雙手,靜止一切行動,這種人,當然包括安迪。

       看到領袖舉起雙手,羊群心理下,所有小孩除了兄妹外,也舉起雙手,停止攻擊。

       魔術師Eugene 挑挑眉,用槍指了指右邊的路,暗示要求對方從右邊的路離開。

      安迪無奈的揮揮手道「走了……不要再理會他們……」語畢,他就跟隨Eugene 的指示離去了。

       「老大!」一眾小孩隨後跟上,很快,這個暗巷只餘下Eugene 和這對兄妹。

      片刻,男孩抬頭,發現四處已空無一人,他站起來,扶起女孩, 這一刻,Eugene 才發現兩兄妹的身高相若。

      

      「感謝大人的出手相助,這個大恩我一定會還,請大人讓我和我的妹妹成為隨從,為你服務。」男孩直率的說着,毫不猶豫。

       Eugene 看到男孩突如其來九十度尊敬的躹躬,不禁嚇一嚇,他鎮定的摸了摸下巴的新生的鬍鬚,看着男孩多麼認真的表露自己,他竟然壞心眼的跟男孩道「跟隨我?可是我並不是這個世界的人,你跟隨我,意味着你要放棄這個世界的身份,你願意嗎?」

      不屬於人間的人,本就不可以和地球的人接觸,但是,這一刻,Eugene 卻非常想要打破這道界。

       Eugene 伸出左手,滿期待的看着男孩的行動。

     「甚麼意思?」男孩不明的問着。

     Eugene 示意一下右手的手槍,食指穿着其安全扣,開始旋轉着其手槍。

      手槍在Eugene 的手指控制下愈轉愈快,愈轉愈快,快得如同颱風一樣,最後,在男孩和女孩的注目下,手槍消失得無影無蹤。

      看了整個魔術過後,女孩抓緊男孩的手臀,雙瞳充滿警惕。

       「我是一位魔術師,順帶一提,即使跟隨我,也不要把我當是英雄,因為我是一個正在探討甚麼是邪惡的惡人,跟英雄有很大的分別,以及,我暫時已有足夠的人手,不需要隨從,相反,我想你們成為我的徒弟。」

       「徒弟?」

       「沒錯,我會教你們一切我所知,和一些有關邪惡的事及道理。」

     

         「為甚麼我要選擇做惡人,而不選擇做一個好人?」男孩的反問,令Eugene 收起手,滿錯愕看着對方,他沒有想到男孩會這樣問他。

        「非常好的問題。」Eugene 感嘆着,他回答「我認識一位惡人,他叫賈方,他教我,當力量和地位比某些人低時,你就要用盡一切方法,去超越對方,簡單來說,就是遇強愈強,我可以教你和你妺妹防身術保護自己,再遇到同類的事,就知道應該如何解決事件,放心,即使你們成為我的徒弟,我也不會叫你們殺人放火,惡人也有惡人的原則,在我認識的朋友中,沒有無緣無故的仇恨,亦沒有無緣無故的邪惡。」

        Eugene 再次伸出右手問「意下如何?我會照顧你們,讓你們在更好的環境下成長,你和你妹妹的人生會變得更為美好。」

       男孩思緒了一會兒,說着「唯一條件,你不可以做出虐待我妹妹的行為。」

       Eugene 笑着無奈道「這一層你大可以放心,我並沒有這樣的嗜好,而且,我說過,會給你們美好生活,所以絕對不會吃言。」

       

       聽到這一句,男孩鬆了一口氣,他伸出手握緊Eugene 的手,接受他的邀請。

       瞬間,一襲寒流從Eugene 身上流出,順着男孩和Eugene 握着的手,如寒風一樣流入男孩的身上,Eugene 在這一瞬間,他看到一層深藍色的光線流進男孩的身上,以及一直握着男孩的女孩身上,可是那對兄妹卻沒有理會,。

       那句「我會照顧你們」的話,在Eugene 腦裏不斷回響着,就像要一字一句刻進他的內心一樣。

      他重新看回若無其事的兩個小孩,他收回手,問「你們相差多少?一年?」

      男孩搖頭,說道「我們是龍鳳胎。」

    

       Eugene 驚嘆不已,可是轉瞬間便回復現況,他問「那麼,你們的名字是……」

     

       「既然放棄了「這個世界」的身份,那麼,不是應該由你替我們改名,取一個新名?」男孩說着。

        「嗯……」Eugene 挑眉,滿疑惑般思考着。

        「那麼…」

         「路lou,艾爾瑪Irma,來吧,一起回家。」Eugene 伸出雙手說着。

        取名為路lou的男孩,以及取名為艾爾瑪irma 的女孩,同時伸出手,和Eugene 緊緊相握。

        在握着的一瞬間,他們三人的身影如風般消散,在小巷裏消失得無影無蹤,就好像沒曾出現一樣。

       他們再度現身於怪誕城通往人間的大門,lou和irma抓緊Eugene 的手,為眼前詭異的城市恐怖的氣氛感到害怕,正當他們以為自己中計之時,Eugene 卻帶着他們離開這古怪的城市,向森林方向走着。

        最終呈現在Lou 和Irma 眼前,就是這座宏偉的城堡。

       Lou和Irma 正驚嘆着這神奇的建築物之時,Eugene 便說「歡迎來到你們全新的家。」

 

   

       半年過去,詭異森林雪花飛舞,炎熱的夏天離去,寒冷的冬天來到,今天惡人巢穴依舊熱鬧。

      「Irma。」黑魔后突然大駕光臨,出現在大廳的中央,她神采飛揚,呼喚着Irma。

      「是!」遠處傳來一聲清脆的女孩聲,大廳高處的大門打開,一位穿著全身紅色衣裳的女孩連忙踏着皮鞋走下樓,直至走到黑魔后前方,女孩便向梅爾菲爾德行禮「歡迎您大駕光臨,黑魔后大人」

        梅爾菲爾德瞄一下女孩的全身,她淺色的嘴唇開口道「半年不見,彷如另一人。」

       「習慣成自然而已。」Irma露出開朗的笑容說着。

       「我還記得,半年前看到的你和你兄長,都是營養不良,看來這半年,Eugene照顧得你們很好。」梅爾菲爾德說着「Eugene去了旅行?」

        「不是啊…」Irma搖頭晃腦「老師三天前突然靈機一觸,說要在詭異森林四處遊走找一些東西,雖然每晚深夜也有回來休息,然後第二天一大早就會出發。」

      「他就是這樣了,總是那麼逍遙自在。」梅爾菲爾德感歎道。

         忽然,大門處傳來打開門的聲音,梅爾菲爾德回頭,irma探出頭來,便看到Eugene 帶着一名男孩走進來,男孩有着棕灰色的短髮,灰白的雙瞳,白得透亮的皮膚,雖然看上去較為瘦弱,但應該和Irma 年齡身高相若,男孩緊緊抓着Eugene 的手,人生路不熟,第一次來到此地,表露出緊張神情亦是正常。

        Irma走上前,好奇的詢問着「老師,他是……」

      「Irma。」Eugene撫摸着男孩的頭髮,回答「他叫文森Vincent,是你們的新伙伴。」

 

       「新伙伴?」Irma展露歡樂的笑容,有善的向男孩伸出友誼之手說着「我是Irma,很高興認識你,Vincent,我還有一個哥哥,他叫Lous,不過他現在在廚房和執事們整理新買的餐具,待會我介紹他給你認識!」

         Vincent 看了看Eugene ,只見Eugene 向他投安心的眼神,Vincent 縮回抓着Eugene 的手,並慢慢接近Irma 的手,很快他們便握起手來。

       「請多多指教。」Vincent 開口說着,其語調十分溫和,輕得猶如羽毛一樣。

        「Irma 幫我問Lou借一套睡衣,然後在你們睡房走廊等我,在外面那麼寒冷的地方住了三日,一定很累,要早點休息」Eugene 對Vincent 說着。

        「遵命!」

       看着Irma立刻往東翼方向跑去,Vincent 才收回剛才握着的手,他神情恍然的看着掌心的指紋,他開口問「這裏…就是你的家?」

       「從今天起,這裏不止是我的家,更是你的家。」Eugene 回答,他走上前,靠近梅爾菲爾德,他行禮道「歡迎光臨寒宅,不過能等我一會兒嗎?」

       「當然可以。」梅爾菲爾德點頭說道「我會在酒吧等你,但不要我等太久,我不喜歡等待。」梅爾菲爾德朝另一方走着,在走着的同時對Eugene 揮着手。

      「這一層,當然沒問題。」Eugene 看着她的背影說着。

        Eugene 帶Vincent 走上西翼的四樓,並向他逐步介紹這座城堡的設施。

      當他們來到這一層,他們便看到lous 和Irma 已在走廊等着。

      「Vincent ,他就是我的哥哥Lou 」Irma 往前走幾步,手上拿着一套白色乾淨還有點花香的睡衣,遞給Vincent 。

        Vincent接了那套睡衣,微微露出笑面道謝,Lou便走前來,對Vincent 道「Lou,多多指教,看來從今起,我就是大師兄了。」Lou滿自豪的說着。

         「你真自大啊!」Irma諷刺着「Vincent 不要理會他,自大狂。」

        「Irma ,你……」

       「Vincent 。」Eugene 打開其中一道房門,呼叫着Vincent 的名字。

          Vincent 朝Eugene 方向看過去,在Irma和Lou在嘈吵的同時走了過去,看到Eugene 的眼瞄一下房間,他探索般走了進去,只見一些較為簡單的傢俬, 鋪了床鋪的睡床,書桌,書櫃,衣櫃……

        Vincent 露出歎為觀止的神情,為此感到非常新奇。

        「明天,我再帶你到人間買一些生活用品,裝飾一下你的房間,現在,快點去休息,明天見。」Eugene 溫柔的說着。

        「知道。」Vincent 點頭說着,正當他準備關門時,剛剛還在爭吵的Lou 和Irma立刻走了過來,跟Vincent 說「晚安Vincent ,明天見。」

         「晚安。」Vincent說着並關上門,門外走廊傳來Eugene 叫着Lou和Irma的快點睡覺的聲音,Vincent 依靠着身後的大門,莫名鬆了口氣。

【酒吧】

          「抱歉,來遲了。」Eugene 走下樓梯,對這裏唯一的客人說着「要趕緊叫小孩們睡覺,所以花了一些時間。」

          「不用緊,小孩子就是這樣的。」梅爾菲爾德露出友善的笑容,帶有諷刺意味說着。

          Eugene 笑而不語,走進吧檯裏,問「一樣?」

       梅爾菲爾德點頭示意,Eugene 便開始在後方的酒櫃拿出一瓶瓶酒出來,並從吧檯下拿出調酒工具,開始清洗着。

       「你覺得這座城堡何時會變成熱鬧的孤兒院呢?」梅爾菲爾德用右手支撐沉重的頭,看着Eugene 努力清潔調酒工具,還是繼續諷刺着。

        「放心,不會有下一次。」Eugene 無奈的說着,用着抹布擦着一瓶玻璃杯。

       「那我真的不明白,這三個小孩到底有甚麼吸引之處,令你收留他們,只因為一時興起?」

       Eugene 放下剛擦得明亮的玻璃杯,雙手支撐着酒吧檯,滿認真的看着梅爾菲爾德「這對兄妹,確實是一時興起,只是想打破所謂的定律,看看會不會出事,結果,根本沒事發生……」

       Eugene 露出疑似無奈的表情苦笑着,然後用開酒瓶器,打開了兩瓶早已放在檯上的酒。

       「那麼,今天的男孩,Vin...cent?」

        Eugene把兩枝酒也倒了一半進調酒瓶裏,在他放下酒後,他回答「因為,他有魔法。」

      「魔法?」

      「……當我在詭異森林看到他的時,他手上有紅光……

        Eugene 在厚厚的積雪上行走着,雪花在四處飄落,雖然這裏的亡魂和雪景融為一體,但是只要細心觀察,就會看到他們。

         Eugene 已經走了三天,猶如漫無目的般在森林裏溜連,可是,在他的直覺卻不斷叫他繼續在森林裏探索,尋找某些東西。

        Eugene從太陽日出,走到太陽下山,因為今天梅爾菲爾德會來,所以今天的探索一定要提早結束,想到這裏,Eugene 不禁歎氣,由於天氣過於寒冷,他歎息時呼出一口霧氣,然後消散在空氣中。

        到底自己在找甚麼?Eugene 不知道,他沒法知道,只知道他的腦突然浮起要到詭異森林尋找事物,他就衝了出來,跟隨着內心裏所想。

        Eugene 抬起手,接着一片雪花,非常精緻的雪花在接觸到Eugene 溫暖的手便立刻融為水,Eugene 只感覺到一陣寒意,是時候回去了,今晚應該會下非常大雪。

       Eugene 默默想着,開始尋找歸家的路,離開這裏,在他走了幾步後,他像察覺到甚麼的突然回頭,遠處有一道紅光如螢火蟲般浮在半空中搖晃着。

       Eugene 感到驚愕,可是心底卻浮現「是它了」的訊息,令他不自覺的朝着那道紅光走去,紅光時近時遠,一時亦飄向左方,一時又飄向右方,就好像在移動一樣,Eugene 快步走上前,像要在那道紅光消失之前,抓到那道紅光。

        Eugene 穿過一棵棵大樹,走了幾步便發現紅光已停了移動,若隱若現的停留在一處,像快要消失一樣,Eugene 走快兩步,直到差不多看到紅光的真面目,紅光便突如其來的消失在空中。

        Eugene 在紅光消失的瞬間停下腳步,他除了感覺到冬天的寒流,他感覺到附近還有生物呼吸的氣息。

      Eugene 顯現知道那發出紅光的生物察覺到自己的出現才消失,所以那生物應該就在附近。

      Eugene 觀察着四周,最後鎖定前方的大樹,他一步一步輕輕的踩在雪地上,逐步靠近那大樹,他愈靠近大樹愈看得清楚依靠着大樹旁的身影,那酷似一個小男孩的影子。

      正當Eugene 打算開口問時,迎面以來的是冷得要死的雪球,雪球擊中Eugene 的臉,如此突如其來的攻擊,令Eugene 措手不及,他感覺到臉孔冰冷,就像跌進冰湖一樣,他聽到旁邊傳出匆忙逃跑的腳步聲,他拍掉臉上的雪球,跟著腳步聲方向跑去,

      

       「等一等,停下來。」Eugene大叫着,這一下,那男孩的身影又真的停了下來,眼睜睜的看着Eugene。

        Eugene 睜開眼,由於四處已經變得昏暗,所以在Eugene 視野範圍內,他只能看到男孩瘦長的雙腳。

        「你懂得魔法,沒錯嗎?那道紅光是你製造出來的,對嗎?」Eugene 問着。

       「魔法?」那男孩說着,其聲線帶點疑惑「你是指這個?」

       剛才看到的紅光再度出現,透過紅光,Eugene 終於看清眼前男孩的樣子,亦看清男孩是怎樣發出紅光。

       即使是紅光,他亦看得到男孩的臉孔,因為過於寒冷而變得蒼白的樣子,灰白色雙瞳,蒼白的嘴唇,微微震顫着的身體。

       Eugene 朝紅光方向看過去,便看到男孩右手的食指和母指合起來,就好像正負極放在一起會產生電流一樣。

       「是啊,看一下。」Eugene 抬起右手,學男孩一樣把母指和食指合起來,瞬間一道白光呈現出來,嚇得男孩抖了一下,Eugene 說道「我們是同類的人。」

       「你是誰?」男孩問。

        「Eugene,你呢?」Eugene 反問。

        「我不知道。」男孩放下手,紅光在他食指和母指分開時便消失了,男孩繼續說「三天前,我在這個森林裏蘇醒,沒有記憶,我只知道自己擁有這些力量,然後……就甚麼也不知道了……

       我是誰?

      男孩這樣問着,雖然灰白色的眸子沒有起伏,但Eugene 感覺到他的無助。

     「……」Eugene 聽着聽着,他竟然露出黯然失色的眼神,對男孩伸出手,他說「跟隨我,我會教你各式各樣的魔法,給你一個更美好的生活,好嗎?」

      男孩灰白色的雙瞳看着Eugene ,猶如夜中的貓頭鷹一樣盯住Eugene ,既像要從Eugene 揭開他的假面,又像在思緒Eugene 剛才話語的真正意思。

       可是Eugene 認真誠懇的眼神卻令男孩釋懷,男孩主動握着Eugene 的手,達成了協議。

       回憶結束,梅爾菲爾德喝着Eugene一邊回憶一邊調酒的酒,沒有露出任何情感。

       「沒有記憶,醒來已經在這個森林,擁有魔法,這一切也和我一樣,非常神奇,那男孩三日前在森林裏蘇醒,我亦在三日前想去森林,如此巧合的事情放在一起,這已經不是一件巧合的事了……這是注定,注定要我找到這個男孩。」Eugene 說着,手不自覺的一下一下碰着吧檯,非常認真的說着。

       「……」黑魔后靜靜的聽着,優雅的放下只喝了一半的酒杯,她看着滿認真跟自己對話,並在等待自己回應的Eugene。

      「每個人每個生物也有他生存在這個世界的價值和意義,比起你平常去那個名為人間的世界,生存在這個世界的人更容易找到自己的存在意義。」黑魔后說着,其混沌的雙瞳看着Eugene,反問他「你相信,命運是由自己控制,還是由他人所控制。」

       「……」這問題,考起Eugene ,令他一時沒法給出答案。

       「既然這個男孩擁有和你一樣的魔法力量,那麼就由他做你的繼承人,分擔一下負擔,不好嗎?」梅爾菲爾德扯開話題,這個問題不需要現在即時有答案。

       「嗯?」Eugene 挑挑眉,知曉梅爾菲爾德的心思,Eugene 抓了抓下巴,思緒着「現在想這個問題,難免過早了,還是等他們長大再決定。」

       「的確,現在想這些,真的言之過早。」梅爾菲爾德拿起桌上的酒杯,再度喝起來「不過,也應該早一點考慮,這個地方,不論發生甚麼事也應該保存,直到永遠。」

         Vincent 環視自己的房間,雖則單調,可是比起早兩晚也是在寒冷的地方荒山睡覺還要溫暖,他連忙換上睡衣,躺在雪白的床上,猶如睡在白雲上一樣舒服,他看着灰白的天花坂,想着剛才的事……

       「跟隨我,我會教你各式各樣的魔法,給你一個更美好的生活,好嗎?」

        Eugene 這樣跟他說,這句話莫名使他感到安心,就像打了強心針一樣,為迷茫的他照明道路。

      「呼…」Vincent 呼出一口長氣,努力平復依舊起伏不定的心跳,他蓋好被子,側身。

         長期處於緊張狀態的Vincent一旦放鬆下來,睡意便立刻浮現,看着遠方一直下雪閉上的窗戶,他閉上灰白色的雙瞳,安穩的進入夢鄉了。

待續

 

Chapter Text

三 let's get wicked

        時間不給任何人一絲機會,經過長年累月的日夜轉變,這個地方很快就過了十年。

       Vincent 隨着一聲聲的耳熟能詳的雞啼聲醒過來,他睜開雙瞳,坐起來,拍一下自己的額頭,整理一下帶點凌亂的髮絲,窗外忽視傳來微微的抓窗聲,Vincent 站起來,十年過去,站起來的已不是當年那個小男孩,而是擁有光洁白皙臉龐,既高又瘦的身材的十九歲青年。

       Vincent 走近窗台,刺眼的陽光不斷照進來,他感到刺痛而閉上眼睛地打開關上的窗戶,一隻長有娃娃臉身體非常細小的三寸丁貓頭鷹便隨之飛了進來,停在Vincent 面前的窗台上。

      Vincent 聽着牠發出的咕咕聲,伸出手,溫柔的撫摸着牠的頭,貓頭鷹在他撫摸着自己的頭之時,閉上大大的眼睛,彷彿享受着被撫摸的過程。

      「早安,Wing(翼)。」Vincent 說着,溫柔且輕的聲線一如既往,沒有改變。

       直至貓頭鷹開始搖頭發生無奈般的叫聲,Vincent才停下撫摸的動作,關上窗戶和窗簾,令原先被太陽照耀着的房間暗起來。

        看着被取名為Wing的貓頭鷹一步一步跳到牠睡覺的地方,一條和樹枝差不多形狀的木棍上,Vincent 露出淺淺的笑容說道「祝好夢。」

       「咕咕咕。」像聽懂Vincent 在說甚麼,貓頭鷹回答着他。

        Vincent 再撫摸貓頭鷹的頭一下,他就走近衣櫃,拿着今天的制服,換起衣服來。

       今天是非常重要的一天,只因今晚是惡人巢穴唯一一天沒有月亮出現的日子,是惡人每月也聚集起來的日子。

        在Vincent 走出房門開始,他就拿着一份資料夾,一邊點算着資料夾裏的文件一邊走着。

     

       旁邊一直有忙碌的收拾東西的執事和女僕經過,Vincent 也不忙和他們點頭,他開始打理整理一切事務,今天的聚會將會由他一力擔當,打理好所有事務,包括裝飾擺設,食物飲品,背景音樂等等。

       很快,晚上降臨,滿佈繁星的夜空,惡人巢穴在太陽下山後,逐漸變得熱鬧起來,每位惡人也不約而同,來到這裏,盡情享受着今晚的歡樂。

      位於東翼的大廳,是一個非常大的舞台,舞台以中央圓心為主,是一個非常獨特的四面舞台。

         Vincent 靠近着牆壁,喝着手上的香檳,看着附近的惡人交流稍作休息,今天花了整天辦好這個聚會,已相當疲憊,即使疲倦,但每當有惡人走過,他也會感覺到並有禮點頭,表示敬意。

       「Vincent 。」Lou 從遠處走過來,和Vincent 不一樣的是,十年過後的他比以前還要強壯,帥氣的臉孔特顯他既有趣又活潑的性格,今天的他穿着顯眼的紅藍色西裝,並戴着一頂紅色的高帽。

        「Lou。」

      「辛苦你了。」Lou同樣拿着一杯香檳走近,示意Vincent 碰杯,Vincent 露出淺淺的笑容,和Lou碰杯,玻璃杯輕輕互碰發出輕脆的聲音。

          他們各自喝了一口,然後依靠着牆,Vincent 先開口問「Irma 在哪裡?」

 

        「在另一旁和VK們聊天」Lou回答說道「啊!老師已回來了,剛剛看到他和南瓜王以及莎莉在舞台中央聊天。」

     

         「嗯…」Vincent 聽着,喝了一口香檳。

        「你猜,今年萬聖節,南瓜王要怎樣慶祝啊?」Lou 問。

        「也許和上年一樣。」

        「原來你們在這裏。」Irma突然走近,十年前活潑好動可愛的小女孩,十年後已成長至一位亭亭玉立的少女,今晚的她穿着紅色的禮服,戴着一頂紅色的小帽子。

        「和vk們聊天完了嗎?」Lou問。

        「嗯…只是問一下這頂小帽做得可不可愛,叫伊薇給我一些意見裝飾。」irma按一按自己頭上的小帽子回答。

        「話說,今年萬聖節,Jack好像有新計劃。」Irma說道,其眼神充滿着期待「剛才我看到老師滿是認真的表情聆聽着Jack說話」

      「真的?!」Lou附和說道。

       「多管閒事…」

       「甚麼?」

       「你就不好奇嗎?」

         兩兄妹同一時間用不滿的表情看着Vincent,埋怨對方剛才說的話,Vincent 就鬆弛一下肩膀,表示無奈。

        此時,天花板上掛下一個帶有毒氣的紅蘋果,在燈光照射下,顯得其閃耀美麗,這個毒蘋果裝飾,這其實是一個咪高鋒,是根據女皇向白雪公主下毒時所用的蘋果所製作的。

      一隻瘦長的白色手,在燈光照射下伸出來接着毒蘋果咪高鋒,Jack Skellington 走進燈光範圍裏,在舞台中央看着四處的惡人,剛才一直在熱鬧聊天的惡人立刻停了下來,同時Jack Skellington 。

       「各位尊貴的惡人,狡猾的靈魂,陰險的惡掍,大家好。」Jack Skellington 說道,台下傳出一陣陣的歡呼聲及拍掌聲。

        Jack Skellington 睜了睜眼,聽着如火如荼的歡呼拍掌聲,內心非常激動,他露出笑臉繼續說着「多虧Eugene 的黑暗巢穴,我這麽多年的萬聖節也可以聚集所有惡人一起計劃怎樣慶祝,感謝你Eugene。」他舉起香檳杯,說「敬Eugene。」

        站在台下的Eugene 露出無奈的笑容,就像聽慣Jack Skellington 的口吻的同樣做舉起杯,以及左手放在胸前,表示謝意的動作。

       「敬Eugene。」惡人們也跟隨Jack Skellington 的動作,舉起杯。

       在眾人也喝了一口後,Jack Skellington 繼續發言。

      「去年我開始讓人間的人參觀萬聖鎮,不過,有吸血鬼向我反映不夠驚嚇,所以今年我會在萬聖鎮增加更多驚嚇機關,要嚇得人間的人類尖叫!」此話亦換來陣陣的歡呼聲。

       「再者,來到今年的重頭戲。」Jack Skellington 滿神秘的說着,場裏立刻肅靜起來。

      「我會向人間的人類和小朋友公開惡人巢穴這個地方,並以這裏為舞台,做一場震撼世界的表演!」

        Lou,Irma和Vincent 聽到此話同樣露出愕然的表情。

       「公開…惡人巢穴……」Irma 跟着唸着,然後變得非常興奮的捉着Lou的肩膀說道「我們可以跟人間的人見面了!!!」

        「啊…啊…啊,不要搖我…香檳快要濺出來了…」Lou無奈的說着「你不是有跟老師去旅行,去旅行也可以認識那裏的人。」

       「不一樣不一樣的。」Irma搖頭晃腦說着,赤紅的眼瞳滿是期待的目光「今次是真的可以在他們面前展露真正的自己,你不興奮嗎?」

       

        「沒甚麼特別感覺。」Lou 皺眉說着。

        「少騙我!」Irma 不滿的說道,其後,她反問「Vincent 呢?」

        「嗯…」Vincent 看着正不斷冒泡,已喝了一半的香檳沉思着,最後他回答「沒有。沒有甚麼感覺。」

        「兩個木頭人!」Irma 暗罵着,不爽的一口喝了自己手上的酒。

         「小心醉!」Lou提醒。

        「要你管……」

         在Irma和Lou開始爭吵的一瞬間,Vincent已經無視了兩人刺耳的吵架聲,專心聆聽着台上Jack Skellington 的發言,不知為何,在聽到Jack Skellington 宣佈公開惡人巢穴時,Vincent 眼皮跳了幾下,不詳的預感在他的內心裏萌芽,並迅速生長,快要成花結果。

       「今次全新的計劃,我想邀請五位惡人表演你們的「拿手」好戲。」Jack Skellington 說着,手作出邀請的姿勢,再度宣佈。

        「我想要邀請,Ursula,Dr.Facilier ,Cruella De Vil,Mother Gothel和Gaston。」Jack Skellington 說着「此外,我還會請Eugene 主持整個表演,令這個表演更上一層樓。」

       此番話再度獲得在場的熱烈歡呼。

      「等一會兒。」一把嚴肅的女性聲線響徹雲霄,整個舞台的惡人也停下歡呼聲,往聲音方向看過去,是黑女巫,還有女皇在旁。

       「有甚麼事?梅爾菲爾德?」Jack Skellington 問。

       「Eugene 不是會離開惡人巢穴去旅行,那麼在Eugene 去放行時又由誰主持大局?」黑女巫詢問。

       「對啊…這個問題,就要問Eugene 呢…」Jack Skellington 附和道。

        此舉使眾人的目光轉移至Eugene 身上,Eugene 無奈的抓了抓頭髮,總覺得自己被黑女巫-自己的好友們罷了一道,非要現在在這個時候提出這個問題嗎?

       他走上台,站在Jack Skellington 旁邊,雖然身高上比Jack Skellington 矮小一點,但也不失其威嚴,Jack Skellington 順應把毒蘋果遞給Eugene 。

        Eugene 接過毒蘋果,深深吸一口氣,雖然依舊無奈,但是他也無可奈何,只能托協。

        「我已經想到解決方法,這一層,大家大可放心。」Eugene 說着「十年前,我帶了三個小孩子作我的徒弟,十年後,他們已經壯茁成長,這十年間,若沒有他們的管理和打理,我根本不可能安心去旅行,所以,要多謝他們。」

      Eugene 說着,對站在一旁的徒弟們舉起杯致謝。

     

      「今天,在這個難得的日子,我決定在這裏發表重要演說,我將會在我三位徒弟裏選一個成為惡人巢穴的繼承人,然後,每當我去旅行,離開惡人巢穴時,他就會是惡人巢穴的主人,代替我主持大局。」Eugene 說着。

        此番話再度引起巨大回響,而當中正聽着老師說話的徒弟們,除了依然默不作聲的Vincent 外,還有滿是疑惑的Lou和Irma。

       Eugene 把毒蘋果還給Jack Skellington ,走下台,朝徒弟們的方向走去,而當中阻礙Eugene 走路的惡人也退後一步,讓出位子來。

      Eugene 停在三位徒弟面前,滿是認真的眼神嚇得Irma不敢胡亂說話。

      「Vincent 。」沒有猶豫不決,在Eugene 分別看了看三位徒弟後,他這樣跟Vincent 說着「你願不願意成為惡人巢穴的繼承人。」

       Vincen呆若木雞的看着Eugene,他依舊不相信的搖頭道「不…我還有很多不足之處,我沒有能力擔當這份職業。」

       「你有能力,我教你的魔法一早就已經教完了,之後就要靠你自己繼續進修了,本來這種能力就不是用來模仿,而是用來創新,製造驚喜,你有承擔,你對自己要求很高,你會打理以管理這城堡的一切,今天這個聚會的安排亦是你負責,做得很好,所以我才說你有資格。」Eugene 說着。

        「不……Lou和Irma比我更加有能力擔任此職業,不是嗎?」

        Eugene 歎氣苦口婆心的說道「我曾經問過他們這個問題,但他們的回答同樣是說在這裏有人比我更能擔當這份職業,Irma 還要說,這份職業,非你莫屬。」

      「……」

       「Vincent ,你願不願意接受這份榮耀?」Eugene 伸出手,再度提問。

        看着Eugene 伸出的手,Vincent 閉上雙瞳沉默了,他再也沒法反駁,老師堅持要他成為繼承人,他也只能同意,不知為何,成為繼承人這個負擔莫過於沉重,就像透不到氣一樣。

        可是最後,他睜開已表露出堅決神情的雙瞳,伸出瘦長的手,握着Eugene 的手,道「我願意。」

      聽到此答案,Eugene露出歡喜的笑容,當中滿是感恩。

       「各位尊貴的惡人,我正式宣佈,惡人巢穴的繼承人是Vincent !」Eugene 拍一拍Vincent 的肩膀說着,喚來陣陣的歡呼聲。

       「敬Vincent 。」Jack Skellington 站在台上,舉起杯,說着。

        「敬Vincent !」舞台響遍歡呼聲,他們重覆着Jack Skellington 的話。

         熱鬧歡呼聲裏,Eugene 搭着Vincent 的肩膀,拍了兩下,靜悄悄的說「謝謝你Vincent ,我知道這份職業對你來說會很辛苦,但是,我知道你可以做一個比我更好的主人,給自己多點信心。」

        Vincent 點頭「我明白,謝謝老師。」

       此時Lou也同時搭着Vincent 的肩膀道「放心,我會幫你的,兄弟。」

  

       Irma也走上前道「沒問題的,有我們在,Vincent 你一定可以做得很好的。」

       「謝謝你們……」

       就是這樣,經歷了一個多月的苦練,惡人巢穴終於正式在萬聖節期間開放給參觀萬聖鎮的人士,那些人在參觀萬聖鎮後,便會來到惡人巢穴參觀以及欣賞惡人的表演。

       這個節日,把兩個世界的人連在一起,亦僅僅是這個節日,兩個不同世界的人才可以聚在一起,一方喜歡驚嚇,一方願意被嚇。

         就在人間2019年9月12日,惡人巢穴第一次被公開,第一場表演亦隨之展開。

       「各位探險家,這裏是迪士尼惡人的根據地,一個計劃邪惡大計的地方,你們現正身處等候區,再過三十分鐘,你們就可以進入惡人的黑暗巢穴,你們都很幸運可以得到迪士尼惡人的邀請,他們並不是每一個人也歡迎的。」

       「你準備好了嗎?」Eugene 問着正在鏡前打理自己形象的Vincent ,鏡子中的他,穿着和Eugene 一模一樣的衣裳,和Eugene 相比,Vincent 穿着這套衣服是另一個風格,Eugene 穿著這套衣服是帶有成熟且嚴肅的風格,但Vincent 穿著這套衣服,卻沒有這樣的感覺,相反還帶點神秘。

       Vincent 深深吸一口氣,回答「我準備好了。」

      「展露給他們看,你的力量。」Eugene 說着

       Irma 和Lou 同時走過來,穿着帥氣的衣著,搭着Vincent 的肩膀,給予支持「放心,讓我們一起努力!」

      「嗯…」Vincent 點頭。

      「展露給所有人看,我們的實力。」

       走進東翼的舞台的中央,看着快要坐滿的四個席位,雖然很緊張,但是Vincent 仍然表現自如,隨着音樂響起,他從衣袋中拿出一件紅色的絲巾。

        「on the half of all the villain  . welcome  to the lair!!!」他說着,把絲巾捲盛一條既長又瘦紅繩「this is the place they come to get away at it all ,to relax  and plot their evil schedule . 」他把紅絲巾綁了一個結,並向觀眾展露一下「they also enjoy a little bit of magic. 」說着,Vincent 施了一點魔法,把那個被綁成的結向下移,直至和絲巾脫離,一個結就這樣變成一個圓形的圈。

       「I am the master of delusion and year and year I have mystified to their contect and it returned ,they have taught me  a thing or two...」Vincent 再次施展同樣的魔術,並將紅絲巾攤開,見到完全沒有穿洞的絲巾竟然穿了兩個大小一樣的小洞。

        「dr.faciliar has told me all about the card .」Vincent 說着,並收起剛才的紅絲巾,並往一個上面有dr.faciliar 模樣座位的觀眾說「or the dr.faciliar section would like to play?」

       一陣陣響亮的歡呼聲從那兒傳來……

      「in a few more minutes you will be ask to light up your phone and push it up, down ,up,  and pump pump.」當四個席位,Vincent 也表演了魔術一次過後,他便回到舞台中央,用食指母指亮起一道白光,展露給眾人看。

       「finally, I want to ask you a question. 」

     

       「Are you ready??」Vincent 抬起手問,隨即換來眾人的「yes!!」

      「 it is almost time .so...

        let's get wicked

       「咚……」隨着一聲詭異的鐘聲突然響起,全場的歡樂氣氛也立刻消失,聲音亦同時靜止過來,Vincent 垂下手,整理一下自己的衣著,這個驚心動魄的表演,馬上就要開始了。

      Happy Halloween 。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