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陷阱(毕方x你)

Work Text:

你也不太清楚事态怎么发展到了这个骑虎难下,不,是骑鸟♂难下的地步,反应过来时毕方已经只着里衣,反绑双手,甚至脖子上套好了绳索,喘着兴奋的粗气躺在你的身下了。
        ……为什么,为什么会变成这种限制级的展开?!还有,这个剧本是不是拿倒了啊导演!
        你把对方硬塞过来的颈绳扔到一旁,头疼地抚着额角,苍白地又解释了一遍:
        “那个,毕方,‘年纪轻轻,猫狗双全’只是一句玩笑话罢了,而且我说的‘宠物’是指人类世界的普通动物。”
        “比起那些智力低下的肉虫,我更能抚慰OO寂寞的心灵吧,”红发青年的嗓音温润清澈,眼中的光芒却比火焰炽热,“还是说OO觉得这样不够?也对,人类驯养的鸟要被关在笼子里,如果OO需要的话,下次我可以准备……”
        “不不不,对我而言,现在的状况已经超纲了,”你赶紧掐灭毕方越走越偏的热情,“我现在最需要的就是一个人静静。”
        “啊,果然,我不行呢,连作为OO的宠物都没有资格,”毕方垂下眼帘,睫毛微颤,一抹苦笑在这种情况下更显得我见犹怜,“OO是喜欢像祸斗、天狗那样强大又健康的雄性吧,我这种妖自荐枕席果然还是太痴心妄想了。”
       “都说了那只是比喻,比喻!”你有些抓狂。虽然毕方的苦肉计自从被你看破后越来越不走心了,明明平时提到祸斗他们都是一副漠然不屑的神情,但不得不说,这招还是立竿见影。
        “哎,”对方长长地叹息一声, 脸庞无力地歪向一侧,柔软的额发遮住了双眼,脆弱又体贴地说道,“真是抱歉,打扰OO了,我现在就走。”
       “……”那你倒是起身啊!
      “OO能扶我起来一下吗?”一瞬间仿佛又回到了克制有礼的假象,红宝石似的的眼眸低掩了碎光,青年无奈地笑道,“毕竟是这样的身体,让您见笑了。”
      “…………”你双手抱臂,食指敲击手肘的速度越来越快。
        在毕方的攻势下,局面没有僵持太久,你自暴自弃地开始解他的衣物,不经意间捕捉到对方欣喜的笑容,气得咬了毕方的下颌骨一口,结果他发出了一声愉悦的轻哼,拳头打在棉花上,令你彻底没辙了。
        “OO……”
        “有话快说!”
       “你还真是善良。”目的达成,毕方的笑意真正到达了眼睛,弯弯的眉眼,温柔似水,哪里有半分之前的可怜样儿。
        你干脆用一旁的口衔塞住了他的嘴,锐利的尖牙在木棍的阻隔下不得已地翻了出来,本性冲破了美艳精致的皮囊,昭然若揭。
        早就知道了的。可即使发现了毕方的真面目,他的那些小心思依旧屡试不爽。
         一路走来,你们是同谋。

衬衣扣子悉数解开,露出了冷玉般的肌肤,精瘦的腰身线条流畅,没有武将隆起的肌肉群,也没有一丝多余的赘肉,像是一块浑然天成、未经斧凿的和田美玉。
       食色,性也,凡夫恋者,不能自拔。
       你咽了一口唾液,右手轻轻地抚上寸寸肌肤,随着你的动作,掌下的胸膛起伏不歇。
       你在性事上从不强势,完全掌控主动权虽然是对方给你的幻觉,但机会难得,倒是勾起了你陌生的欲念。
        然而性格使然,浮现在脑海里的坏念头令你有些不安,偷偷地觑了一眼毕方,他却已经因你这些简单的触碰而迷狂,利齿陷入打磨好的木棍之中,眼里的欲望与疯魔交织成泼天爱火,将你仅剩的理智烧了个干干净净。
        他想要你,要你的接近,要你的触摸,要你停留在他的身边,要你与他合而为一,不论以什么方式。
        你感觉到内心深处的某些欲念蜂拥而出,弄不清是不是又步入了毕方的圈套。想不通就不想了,反正你从来都对他无可奈何,索性这次也放任自己欲海颠簸。
         思及此,唇吻上了锁骨,身下的躯体一震,你满足地笑了。
         
         一旦开始了第一步,接下来的一切都顺理成章。
        湿漉漉的吻又落在了乳首,有样学样地含入口中,小舌裹卷,又舔又吸,感受着它在你的唇舌下慢慢变硬,而青年含混不清的呻吟又是另一剂催情猛药。若是往常,他的手指现在一定抚上了你的小穴,那么股间湿透的底裤被软软地吸入穴口的情形必然瞒不住他,可现在他却自顾不暇。隐秘的快感战胜了腿间的空虚,让你更为卖力地舔咬。
        轮番舔弄,吐出来的红果沾满了你的津液,两颗肉粒充血般的红艳,属于毕方的红,被你一点点地舔亮。这种认知鼓励你做出更大胆的举动,吻直接落在了小腹之上,鼓鼓囊囊的胯部隔着衣料顶住了你的喉咙。
        “唔”连毕方本人都没有料到你会做到这一步,一声激烈的惊异被卡在喉咙内,无法吞咽的唾液顺着嘴角流下。
        直到这时,被硬塞过来的控制权才有了实感。你撑在毕方的腰侧,抬起了头。
        要不要接过控制权呢?毕方盯着撑在他上方的你,衣料完整,饱满的乳肉以现在的视角只能看见若隐若现的一片。他开始权衡利弊,捆住双手的麻绳在内侧隐隐有烧焦的迹象。
         你提起裙摆,跨坐在他的腹下三寸,滚烫的热度直接熨上了你的花穴,你忍不住抖了抖,小腿夹着毕方蹭了蹭,逸出了一声呻吟:
         “好烫……”
        接着不管对方腿部筋肉的跳动,猫儿似的爬在毕方身上,伸手擦去他嘴边的水渍,舌头舔了舔,隐隐闻到空气中一小股焦味随风散去。

        新手猎人踏进了专为她设置的精美陷阱。
         
         你摘下他的口衔,简陋的木棒和皮绳将毕方的嘴角箍出了一道绵延至脸侧的红痕,你沿着红痕一路舔到嘴角又不动了,毕方有些急切地歪头去够,你却用手指抵住了他的唇,在他兴奋的注视下,细细的手指塞入了他的口中,痴迷地摸着他的尖牙。
        毕方含住你的三根手指,舌头舔吮着指尖,指身被他的尖牙咬着磨搓。前端是细致入微的软肉,中段是酥酥麻麻的电流,你的腿根不由自主地夹住毕方的勃起压蹭。
        毕方的呼吸瞬间重了。
        他连呼吸的声音都是好听的。
        如果接下来还堵住他的喉舌未免焚琴煮鹤。
       于是你用了些力气抽出手指,毕方恋恋不舍地舔了一圈唇周,把你最后一丝气味也悉数吃进口中,然后面色潮红,期待地看着你,你费了好大一番力气才克制住亲吻他的欲望,从他的身上爬下。
       只是这样而已吗?
        毕方的失望还没有持续几秒,甚至连麻绳还维持着刚开始的焦度,你的动作瞬间就安抚住了他。
        你撑着手肘,手指扣住黑色的裤子边缘,一鼓作气地拉下,蓄势已久的肉棒擦过你的下巴弹出。
       不知道是心理作用,还是毕方的特性,似乎打从你答应的那一刻开始,室内的温度都高得有些不正常,大脑被烧得昏昏沉沉,眼里只有对方而不作他想,在这种环境下做出任何事情都是合理的。
         发展到这一步,也如你所愿吗?
        你握住那根肉柱,把头发撩到耳后。压在身下的腿部无法动弹,却在发热发颤,昭告着主人现在高涨的情欲,而你的目光紧紧地盯着手中的肉杵,在你的注视下,它的顶端甚至已经激动地溢出一点浊液。
         “光是被我看着就这么兴奋吗?”你听见自己模仿小黄片说出低俗的话,手中的阴茎却远远比那些黄片的秽物干净漂亮。
         是的,毕方连这里都很漂亮,没有恶心的皱褶和杂乱的毛发,粉嫩的柱身干净得像是未经人事。
        “当然,这可是OO在看我……”青年的喘息像是电话那端性感的电流,陷阱的尖齿闪过寒光,离收合只差一步:
        “没有别人,OO只看着我,只能看我……唔!”

        受困的猎人出乎意料地亲吻陷阱的尖端。

        舌尖有一股皂夹的清爽,你就知道对方今日是有备而来。不满地故意用牙齿磕了磕龟头,听到一声似愉悦似痛苦的闷哼。
       毕方的肉棒比你看过的为数不多的电影男主都要长,费力地吞下了一半,剩下还有一半在外面,如果是艾薇展开,应该就是男主挺着下半身乱捅了,而毕方不行,这回是真不行。
        下半身的无力再一次击中了你心中的柔软,让你反而更为卖力地吞咽,甚至主动地使顶端堵住你的喉咙,这当然不舒服,可听见他悠扬又愉悦的呻吟,心里是欢喜的。
        但是再怎样努力,还有一小截露在外面,你便用手撸动,抵着喉咙进出了一会儿就有些累了,口中的肉棒依旧坚硬如铁,你稍微将它退出了一些,控制在你比较舒适的范围内,接着体贴地用舌头细细地舔过棱口,时不时吮吸吞咽。
        “再深一些……”似乎看穿了你舔弄太久的疲倦,毕方适时地做出退让,指挥着你做最后一次深喉,“对,下面两个也用手揉一揉。”
         于是你听话地舔弄口中的肉棒,揉捏着两个硕大的囊袋,屁股高高翘起,阴户大开,空虚的淫液从双腿间流下,令口中的那物又涨大了一圈。
        感受到肉棒的绷紧与颤抖,你尽心尽力地做了最后一次吮吸。
       “扑楞——”毕方收在身后的翅膀忍不住完全舒展,火红色的羽翼倏地铺满大半个房间。
        而你却在释放之际摁住了他的精关。
        “OO……”他喊着你的名字,既震惊又有几分似真似假的请求意味。
         你活动了一下僵硬的口腔,对方的翅膀难耐地扇起阵阵暖风,羽尖若即若离地瘙着你的腿根。
         你生生克制住了想要夹住伴侣的羽翼,狠狠地进出小穴的欲望,强作镇定道:
        “求我。”
        “求你,好不好?”毕方非常顺从,红发打湿了他的双眼,蒸得眼眸内也似又几分水汽,迷蒙得分外妖娆,“我很难受,OO再帮我吸一吸?”
          于是你也乖巧地又将龟头含入口中,这次不需要你怎么舔弄,它便迫不及待地释放在了你的口中,在那一刻,你不仅听到了对方满足的呻吟,还闻到了空气中火花炸开的焦味。  
       “咳、咳。”大股大股精液直接灌入喉咙,你被呛住了,尚未停止泄精的肉棒喷得你脸上、睫毛上、脖子上、胸口上到处都是。
         一根羽毛悠悠地沿着你的脸侧飘落,也沾上了点点精斑。
        “好吃吗?”毕方喘着粗气,欣赏着你满脸的白浊与红晕,根本不需要你回答,自顾自地畅想,“不好吃也要吃下去哦~想让OO从里到外都是我的气味,以后每天都用精液涂满你的身体吧,让我的味道渗入肌肤,这样以后走到哪里别人都会知道,你是我的!”
        说着说着,肉棒就一点点地恢复了挺立状态。
       “可现在明明我们俩的位置调过来了吧。”你拉了拉他颈绳,嘴边的液体都没擦,挑衅地俯下身,毕方就顺着这个力道,毫不在意地挺起上半身与你接吻。
         “!”论变态你根本不是对手。毕方根本不在意你刚在你的口中释放过,像往常一样卷着你的舌头,一处处地舔过口腔内壁、上颚,甚至一粒粒牙齿,末了还不忘温柔地摩挲你的双唇。
        吓得你赶紧推开他,而他不以为意地吻了吻你的鼻尖,温柔地笑着说道:
         “我也是你的。”
 
         猎人撑开了陷阱,陷阱咬住了猎人,保持着一种诡异的平衡。      
 
        你瘪瘪嘴,按住他的肩头,他便体贴地躺了回去,对腿间巨物的胀痛仿佛浑然不知。
        你顶着炽烈的注视,褪下了淫湿不堪的底裤,毕方居然微张着嘴,示意你可以……淦!他不介意你介意好吗!你装作没看懂暗示的样子,把内裤抛到了床下,毕方却好像有些失望。
        ……论变态你完全不是对手啊。
        更艰难的挑战还在后头,你紧张地抿了抿唇,扶着肉刃抵住穴口,一点点地下坐,感受身体慢慢被破开的恐惧与舒爽,直至阴道被填满后,舒服得一声喟叹,忙不迭地扶着它以自己的步调做活塞运动,即使有小半截没吃进去也不去管了。

        身上的少女沉溺在欲海中,用他身体的一部分慰藉自己,心理的快感是大于生理的。小穴依旧紧致软糯,但速度太慢,进入得不够,那小嘴的挤压吮吸倒像是隔靴搔痒,越挠越痒,况且随着她的上下起伏,胸前的挺翘一颤一颤,乳头寂寞地挺立在空气中,主人却握着他的肉棒自顾自地开心。
        不能偏心呀。
        毕方烧掉了双手的麻绳。

        你全身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下体的交合,噗叽噗叽的水声充斥着你的耳畔,不知道何时毕方坐了起来,拉起你的一只手放在你自己的胸上。你愣住了,大脑反应不过来,被他按着自己揉了揉自己的胸部,手指拂过乳尖一阵震颤,下一秒就被毕方含入口中,尖牙啃咬的刺痛激得你一个激灵,小穴涌出一团爱液,咬住肉棒一阵猛吸。
       接着,毕方就以这个姿势,抱住你的臀部,接管了动作的速度和频率。
       “哈啊……”这可比你自己用人家的肉棒自慰刺激得多。
        肉刃越撞越深,一次次地想要肏开你的宫口,而胸前的脑袋埋在你的双乳间舔咬,翅膀一阵阵地扑扇,空中炸出一些火星,落在你的身上,刺刺的焦灼,爽得你脚趾都蜷紧了。
        “毕……嗯……”未说出口的话被急切地顶了个破碎。
       你抱住毕方的脑袋,将他湿透的头发向后一捋,露出汗津津却光洁的额头。
       一个非常怜爱的姿势。一瞬间他的动作停了下来。
        你吻了上去,低吟道:
         “毕方呀……”

        人人都说毕方精明,心思深沉,而你却知道他捕猎的方式再老套不过,以一换一,以身为饵。
        他就是陷阱,破坏着、吞噬着,也等待着。

        这一停滞转瞬即逝。他放手了,让你猝不及防地一坐到底,宫口被彻底撞开,小小的软肉咬着硬不可摧的铁柱,两人都发出了一声闷哼。
        然后便再也没有给你思考的时间,一波波的快感袭来,你被烧得身心俱糊。
        这一次,毕方将精液一滴不漏地灌入你的子宫后,双翼交叉地拢在你的身后、头顶。
        黑暗中他抵着你的额头喘息,手覆在你微微隆起的小腹上,轻轻地喊你的名字。
        你的眼皮都睁不开了,呼吸间都是毕方的味道,胡乱地亲了亲他紧绷地脸侧回应道:
        “我在。”
        他没动。
        你摸着他的脸颊向下,扯了扯松动的颈绳。毕方意会了,毫不顾惜地单手撕开,攥在手中。
        你一边用柔软的脸颊蹭着他的颈脖,一边用手覆住了他攥紧的拳头,将它引到颈侧:
       “要给我带上吗?”

        猎人以佛祖肉身饲鹰的觉悟卸下了手中的力度,却迟迟等不来陷阱的闭合。        

        良久,攥着绳子的手越过你的颈侧,紧紧地按住了你的后背。你贴在毕方的胸口,能感觉到他明显的焦虑与挣扎。
         “我是自愿的哦。”你重复了一遍。
         对方只是将你搂得更紧。
        “不要吗?”你问道。
         对方却也没有放开你的意思。
        僵持许久,你听见他游移地说道:
        “这个太粗糙了,我给你换个?”
        你噗呲一声笑了:
        “好呀,人类的项链要有珠宝的哦。”
        “嗯。”
        你听见头顶的声音如此应道。
        闭合的翅羽簌簌地摩擦,微弱的光芒从上空一缕缕地照了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