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性与柏拉图 03

Work Text:

性与柏拉图 03

本章cp:主杨翰,副嘉栎,微杨栎,一句话豆奶、煊陌

 

嘉羿不自觉的鼓弄着自己的手指:“额,那个,管栎他……他那什么……”

“喔对了,管栎跟杨杨走了是吧,我刚才碰见他们了。”正在嘉羿还没编出理由的时候,李汶翰打断了他,然后朝他一笑,“嘉羿你这小子不厚道啊,自己爽完了把管栎扔一边了,还得我们杨杨替他解决。”

“汶翰哥,你和胡春杨不是情侣吗?你不介意?”嘉羿觉得他短短的20年生活智慧无法理解此刻的状况。男朋友跟别的男人去做那么亲密的事,还能毫不在乎?

此刻,在嘉羿的心里,李汶翰宛如一尊头冒绿光的佛。

李汶翰定定的看了他一眼,小心的开口:“那个,管栎没跟你说啊?”

“说什么?”

李汶翰叹了口气:“嘉羿,你知道我们公司为什么叫柏拉图吗?”

其实嘉羿以前想过这个问题,一个以情色为工作的公司,居然起名叫柏拉图,要么是为了忽悠小孩,要么是为了装逼。不过他不敢这么说。

“大概是……为了和我们公司的内容形成强烈对比,然后吸引观众?”

“嗯……还是等以后让管栎告诉你吧。”李汶翰突然岔开话题,“诶,你就在这傻站着,打算要去哪吗?”

意识到自己刚才一直杵在厕所门口发呆,嘉羿尴尬的挠了挠头:“啊,管栎让我回宿舍等他。”

“那咱们正好顺路,一起走吧。”

回宿舍的路上,李汶翰给嘉羿详细的介绍了公司。

公司里除了他们几个,还有两对小情侣,陈宥维和何昶希,胡文煊和林陌,都是演员。平时除了拍影片,其实他们更多的时间是用来拍照片、配广播剧,当然偶尔也会有一些别的工作,比如拍点粉丝福利,写写剧本,或者像胡春杨这种,偶尔还会回网调圈子看看。

“我们其实工作没有那么密集,不像日本的女优,她们是很辛苦的,拍影片频率特别高,”李汶翰介绍到,“不过男性的生理结构不允许那么高频率,再加上公司其实是杨杨和栎栎开的,他们也不想太伤身体,所以我们一般都是一周拍一部,偶尔会拍两部。”

嘉羿对此倒是很满意,毕竟这样看起来,他还是能有比较多时间来过自己的生活的。

“不过我跟你说,”李汶翰俏皮的眨了眨眼,小声道,“其实我们拍片频率低,主要是为了自己的性生活。”

“可是拍片不也是性生活吗?”嘉羿其实不太懂,他觉得拍GV应该是一件挺爽的事情。

“那当然不一样!”李汶翰摆起一副老师样子,头头是道的讲,“且不说拍GV不一定搭档是谁,就算正好搭档是自己男朋友,拍片也没有私下做的时候爽。”

“为什么啊?而且汶翰哥,你们和别人拍片的时候,会不会觉得尴尬啊?还有如果胡春杨和别人拍的时候,你会吃醋吗?”

李汶翰扭过头,朝他眨了眨眼睛:“当然不会吃醋啊,工作嘛。而且就算不是工作……算了这个你可能现在不懂。至于为什么拍片做没有私下做爽,等杨杨给你上完课你就知道了。”

“上什么课?”嘉羿有点怀疑人生了,他觉得自己此刻的好奇程度,简直堪比做数学卷子的时候——啥都不懂,啥都想问,问了又有新的不懂。

说话间已经到宿舍楼了。

“上课的事估计晚上管栎会跟你说的。”李汶翰一边拿钥匙开着宿舍门,一边对嘉羿说,“我先回去洗个澡,你也回去休息休息吧。”

嘉羿点点头,跟李汶翰告了别,便离开了。

 

李汶翰回到房间,一边冲澡,一边想着刚才和嘉羿的谈话,不知不觉就洗了四五十分钟。等他裹着浴巾从浴室出来,正好看到胡春杨进了他的房间。

“这么快,没做?”李汶翰擦着头发,走向柜子旁拿吹风机,漫不经心的问。

胡春杨换上了那双为他准备好的拖鞋,走到李汶翰身边,自然的接过吹风机。“没做,要不明天还得做,怕他受不了,帮他弄出来就完了。”

李汶翰在椅子上坐好,胡春杨站在他身后,打开电吹风。暖暖的风吹在李汶翰发顶,他只需要静静地闭眼休息,胡春杨的手穿过他柔软的发丝,小心翼翼的抖动着,不让热风吹疼了他的头皮。

耳边电吹风的轰隆声停止了,突然的安静让李汶翰泛了些困意。他随意的往后一靠,头顶靠上了一块有点软软的地方——是胡春杨的肚子。他满意的勾了勾嘴角,像一条温顺的大狗狗,用微湿的头发来回蹭了蹭胡春杨的小肚子。

“怎么啦?困了?”胡春杨轻轻揉着李汶翰被吹的有点泛红的耳朵,低头宠溺的看着他。

“嗯……有一点点。”可能是真的有点困了,李汶翰不自觉带了点撒娇的语气。

胡春杨摸摸他的头:“那我们回床上睡好不好?”

“不要!”李汶翰向后仰起头,仰成一个水平的角度,把头顶抵在胡春杨的肚子上,从下往上倒着看他,“要杨杨亲一下才有力气站起来!”李汶翰双眼紧闭,皱在一起,嘟着的小嘴撅得老高,等着胡春杨的亲亲。

胡春杨偷偷笑了一下,往后撤了一小步。

“啊!”头顶突然失去支撑,李汶翰脑袋兀的往下一掉。

他愤怒的站起身,噘嘴瞪着胡春杨,一拍木质的椅背,恶狠狠道:“胡春杨,你是不是想造反!”

诶呦,拍的手有点疼。

果然看见了预想中的可爱反应,胡春杨鹅鹅鹅的笑了,赶紧去哄炸了毛的小兔子。他双手摇摇李汶翰的腰,在他唇上轻轻啄了一下。

像是小动物被顺了毛一样,李汶翰不生气了,反而还傲娇起来,一抬手,说:“哼,小杨子,扶我回宫。”

胡春杨握住他的手,又偷偷改成了十指紧扣。

“走啦,咱们回宫睡觉。”

李汶翰缩进被子,靠在胡春杨颈窝,随意的玩着他的手,想了想说:“杨杨,管栎什么都没跟嘉羿说。”

胡春杨本来正闭着眼睛休息,听了李汶翰的话,睁眼看了看他,在他头顶轻轻落下一吻。

“你是担心他接受不了管栎吗?接受不了管栎是个男优,还是接受不了他的身世?”

“也不能这么说。我觉得他应该可以接受管栎的工作,但他或许接受不了我们这种恋爱方式。”李汶翰又往胡春杨怀里蹭了蹭,“刚才嘉羿问我,看见你和管栎去做那么亲密的事,为什么我不介意。”李汶翰顿了顿,“我不知道怎么回答他,就算我说了他也理解不了。”

李汶翰感觉到胡春杨又把他往怀里搂了搂,便轻轻的靠着,闭上了眼睛。

“汶翰,咱们这群人,已经在一起这么多年了。但嘉羿他刚来,他理解不了我们这种不在乎肉体关系的爱情。”胡春杨闭上眼,把自己的头靠在李汶翰头顶上,像在哄孩子一般,一下一下轻拍着他,“其实大家都理解不了吧。更何况嘉羿,他干净的像一张白纸。”

“你觉得他们能走到一起吗?”

“我觉得他们一定能。”胡春杨睁开了眼睛,眉宇间充斥着笃定,“嘉羿心里其实还有点像个没长大的孩子,他不想当受,他需要人照顾,他可能现在做不到全面的顾及别人的感受。但他又渴望成长,渴望体验不一样的生活,要不然他不会来我们公司。只有管栎能做到,管栎可以无条件的爱他,还能让他长大。”

“而且,”胡春杨十指扣住李汶翰的手,“对管栎来说,只有嘉羿这样单纯的人,才能打破他心里这么多的愧疚。他这个心结,除了嘉羿,我们谁都没办法。”

李汶翰蹭着胡春杨的肩窝点了点头。他感受到胡春杨把自己的手牵到唇边,轻轻吻了一下,小声嘟囔了一句:“有你爱我真好”,便困得沉沉睡去。

胡春杨温柔的注视着他的睡颜,伸手轻轻抚摸他的脸颊。

“傻瓜,幸好有你,要不然,我根本无法想象自己的样子。”

——————————————————

*柏拉图式恋爱:追求心灵与精神的恋爱。

(柏拉图式恋爱其实本身带有排斥肉欲的意味,但我的文章里是没有这个意思的~这章只是浅浅提到“性与柏拉图”的含义,后续会更详细的表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