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Dark Fate

Work Text:

  一个偶然的机会,他被送到了我的诊室。
  我不知道他的病史,不知道他的来由,甚至不知道他的名字。他被军部的人押送到我这里,士兵们三缄其口,首领则要求我为他做身体检查。
  像个濒临破碎的玩偶,轻巧地落入我的鼓掌之间。

  我剪开他的白背心,脱掉他的牛仔裤,毫无遮拦地打量他健美的身体。
  他皮肤偏黑,长相却异常俊美,双眼下覆着两道细微的白色纹路,同样的纹路也遍布于他上半身的肌肉曲线。他受了外伤,伤口深可见骨,可它们并没有渗血,更没有化脓。剖开伤口的那一刻,我甚至根本无法张嘴,去解释这些蜂巢似的薄膜到底是什么东西。
  因此我决定帮他拍个片,而底片呈现出的影象更让我瞠目结舌。
  男人的胸腔里,遍布着数不清的机械部件。

  剧烈的好奇攫取了我的心脏。
  他像一个宝藏,一个乐园,一个失传已久的秘地,勾引我奋不顾身的前去探寻。
  我无法识别他的身份,无从参与他的过去,大抵也无权加入他的未来。可我能听见心脏加快的声音,血液在血管中奔流的声音,欲望在骨膜下沸腾的声音。
  他们蜂鸣着,鼓励着,怂恿着,让我继续窥探他。
  我屈服于我的意志。

  倘若他醒着,恐怕立马就会被我这样赤裸的目光所冒犯,进而冲上来掐住我的脖子,把我撕成几块粉碎的烂肉。
  可他现在依旧昏迷。
  这让我得以看清他干裂的嘴唇,光洁的下巴,还有比一般男子更为鼓胀的胸乳。他的乳尖似乎也经过造物主精心的设计,小小的,圆圆的,红红的,哪怕胸膛上遍布几道狰狞的伤口,这里也依旧美的惊心动魄。还有他的双腿,纤长却并不干瘦,大腿小腿上都带着一些坠坠的肉感,显得饱满而又丰腴。且他的下身只有稀少几条白色的纹路,与上身的紧密排布不同,竟还显出点别样的天真。
  然后我分开他的双腿,难以置信看着那朵瑟缩的肉花。
  天呐,我的女神,他竟然是个双性人。

  我深吸一口气,试图把目光从他的身上移开。
  然而他那么安静,那么乖巧,像一只睡着了的小猫,于梦中渴求着主人的爱抚。
  他是我的病人,我是他的医生。
  我本不应觊觎他的身体,但我完全无法遏制自己体内澎湃的欲望。
  
  我吻了他。
  我汲取着他口中少的近乎没有的津液,舔过他细窄诱人的锁骨,抚摸着他身上细密的白线。
  我揉捏他的臀肉,刮搔他的窄缝,按压他的肉蒂。
  像亵渎一尊爱慕已久的神明。

  而他全无反应。
  他的下身紧闭而生涩,像一只细密裹紧的蛹,亟需更多的努力才能破茧而出。
  可我不愿意等。
  我俯下身,舌头顶开两片淡色的肉唇,像吸吮糖果一般,含着他的肉蒂轻轻啃咬。他开始流水,这水却并不是寻常爱液的甜腥味,而是近乎刺鼻的铁锈味。我更加兴起,湿漉漉的舌头钻进他的穴口,插入般戳刺着他的内壁,末了一次次扫过他稚嫩的薄膜。
  终于,大股的淫液流进我嘴里,像鲜血灌满我的全身。
 
  我看见他睫毛扑闪,如一只振翅欲飞的蝶。
  他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