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all叶】空穴来风

Work Text:

叶修最烦的事情,一是没有荣耀,二是不能抽烟,三是粉丝们根据谣言评选出的“联盟绝世好攻”。

每一届评选完,被强行凑对的其他选手会来找叶修“自证清白”——用尸吊;而排名靠后的某些选手会不服气地跑过来,让他看着自己的东西再评一次——东西还是尸吊;至于排名靠前的,呵,会让他“验货”,验的还是尸吊。

至于谣言是哪里来的?肯定是空穴来风啊!

风从哪里来?肯定是这群不安分的职业选手自己瞎几把乱讲、什么都往外秃噜,丝毫不考虑当事人脆弱的内心与他们公关部部长反光的头顶!

咱就不能积极一点、健康一点、阳光一点吗?

叶修叼着烟,绝望地坐在一所大学的教室里,心想:老子都他妈躲到学校来了,自愿上成人大学,为什么你们还要跟过来呢?又不是不给日,但你们就不懂什么叫“可持续发展”吗?

联盟冯主席是个致力于走在商业前沿的成功人士,听说叶修主动去成人大学进修,认为是时候展现联盟积极阳光向上的一面了,于是发动了一场“各大战队重回校园”的活动,鼓励学生们“读书好、多读书、读好书”,成功以游戏职业联盟的身份赢得了广大家长的一致好评,以及联盟职业选手的冲天骂声。

然而对于来到成人大学打酱油的职业选手们,他们理解的“成人”好像和校方的“成人”有些不太一样。

周泽楷抢占了叶修身边的位置,灵巧的手在桌子下面摸着叶修的大腿根,是不是轻轻推一下被裤子兜着的、露在后穴外面的按摩棒底座。

有他在的时候,教室里的女性们基本无心正事——具体表现为女性同学无心学习、女性老师无心讲课,只想认真观看周泽楷。而叶修坐在他身边,同样受到了无数视线的洗礼。

这可不是什么容易的事,桌子底下那只手花样繁多,弄得叶修腿根都在打颤,前面的阴茎已经射了一次,可没过多久又半硬起来。叶修只庆幸自己靠着窗户,不然旁边再来个喻文州张新杰王杰希之流——哦豁,完犊子!

可他就算是靠窗户坐,周围也有人蠢蠢欲动。

后排的张佳乐和方锐一左一右,脖子伸成狐獴。前排的孙哲平……举着手机在桌子下面拍照,镜头对着叶修下身,裤子中间那块凸起的按摩棒底座和一片湿痕格外显眼。

画面是群视频拍的,同步到他们今天新建的小群里,除了张佳乐和方锐,每个人在都认认真真低头看书……里夹着的手机。而土豪孙哲平,他居然带了两部手机。

叶修当然也在自己的手机上看到了,心灵花园中杂艹丛生,心说,你那手不是还缠着绷带吗?怎么这时候镜头这么稳呢?

哥把你告到扫黄办你信不信?

孙哲平这人,呵,包里一堆安全用品和成人用品,在QQ群里发照片,美名其曰“成人大学不带成人用品怎么行”,叶修只想回一句“放屁”。

张佳乐匿名点了个赞:大孙,不愧是你。

而他的匿名并没有任何卵用——粉红色的头像粉红色的字,牡丹花的名字还是粉红色。

傻逼都知道是张佳乐。

叶修并没有骂自己傻逼的意思,他不是针对谁,他只是在骂在座的各位。

老师早就听说这群人都是电竞明星,一开始还担心他们不服管,可没想到居然这么认真地看书学习……

天!那个最好看的笑了!最好看的美男子对旁边那个满面泛红、一脸春色让人想好好抱一抱揉一揉疼一疼日一日的帅哥笑了!

老师讲课的话音一顿,险些忘了自己要讲什么。

一节四十五分钟的课就在这样的氛围中结束了,因为有联盟雇来的保镖再侧,并没有人敢冲上去疯狂表白求签名,大多是远远偷拍两张照片,用暧昧的眼神看着一圈围着叶修大神的大神们,内心疯狂嚎叫——

妈他们是真的!

我搞到真的了!!

周叶 is rio!!!!

all叶 is very rio!!!

所有的传言都是有源头的,叶修趴在桌子上,绝望地认识到,今天他又成了这个空穴来风的“风”。

叶修在桌子上趴了好一会儿,下一节课要上课了,才慢慢站起来,在一群狼人的包围下走出去,在不明所以的学生们看来就是——

这是叶修吗?我还以为是韩文清呢!

黑道老大叶不羞哈哈哈哈哈!

联盟大神们果然很宠叶神!

孙哲平当然也偷拍了,还偷拍个够本,在群里艾特叶修。

【孙哲平】:晚上来体育馆广播室的时候,记得不要穿内裤。

刚才一堂课上到最后,叶修的裤子和内裤几乎湿透了,被周泽楷扒了下来,翘起的粉嫩性器和含着透明按摩棒的后穴完全被高清摄像头拍了进去,调高亮度甚至能看到肠壁上有些白色的液体。而这根按摩棒连带里面堵着的精液和淫水,还要被到晚上才允许排出来。

如果叶修一开始就知道这是孙哲平家开的私立学校,他一定打死也不会来,至少不会沦落到此刻的境地。

透明的按摩棒早就被丢到一旁,堵着的肠液和精液流了一地。叶修的后穴被扩肛器撑开,里面塞着麦克风,广播室的空调呼呼吹着凉风,直往无法闭合的肉穴里灌。从被放置到现在他都被吹得喷过两次水了,前面也射过一次,不过已经被扎住了根部。

体育馆的音响效果很好,水声透过广播传入耳中,在空旷的体育馆中形成回音,叶修迷迷糊糊间还以为自己是看钙片看睡着了。

“湿成这样,是不是已经迫不及待想被我操了?”孙哲平拍了拍叶修的屁股,张佳乐和方锐一左一右,拉着他修长漂亮的双手抚慰自己硬得发胀的鸡巴。

“想……啊……你先把东西拿出去……”

“真乖。”孙哲平满意了。

叶修让孙哲平把下面的器具拿走后,翻了个身,平躺在木质地板上,张开腿自己按揉着后穴,将张佳乐和方锐的精液作为润滑,涂满了本就湿滑一片的穴道,然后自己抱着膝盖折起来,以供几人指奸他的屁股。

方锐送了两根手指进去,一会并拢一会张开,将柔软的小穴玩弄成各种淫靡的形状。张佳乐也加入进去,孙哲平把麦克风放到叶修嘴边,以便他的声音被广播放到整个体育馆中。

被膝盖触碰的两颗乳粒早就硬了起来,孙哲平没去跟那两人凑热闹,而是坐在叶修头侧,让他枕着自己的腿,双手揉捏着他的乳头。孙哲平的两只手给叶修带来的感受截然不同,他一只手缠着绷带,另一只手生着薄薄的茧子。茧子不如绷带粗糙,但像细砂纸一样,磨人却不疼,反而有种隐秘的快感。

用力的拉扯和适度的疼痛会让叶修后穴渗出更多的汁水,这是所有人心照不宣的事情。每次叶修从床上下来,两枚乳头都是又红又大,胀得有花生米粒大小,让人怀疑狠狠吸一口就能从里面吸出香甜的奶水。

孙哲平把叶修拉起来,让他靠在自己怀里,自下而上操了进去。张佳乐和方锐没意见、也不敢有意见——整个学校都是人家开的,让人家先上怎么了?

不听社会大哥孙哲平的,那可是要被保安打出去的!

孙哲平一面用手掐着叶修嫩红的乳尖,一面用力挺胯。灼热的性器不容拒绝地向深处推进,叶修在他身上颠簸着,好像骑了一匹野马在青青草原上奔驰,马鞍上还竖了一根带着热度和跳动青筋的阳具。

“别……轻点儿,要破了……”

“嘴上说不要,小穴还咬得这么紧?骗谁啊?嗯?”孙哲平叼住叶修细嫩的耳垂,用牙齿轻轻碾磨。

“呃……那里、不行……啊啊……”拜这些人所赐,叶修到了床上才知道自己的耳朵有多敏感。但是已经晚了,他全身上下所有的弱点早已被这些人牢牢掌握在手中,被不断地给予快感,最终到达高潮。

孙哲平扣住叶修的膝弯,将他的腿折叠成M形,修长漂亮的身体和两人交合的部位正对着镜头,一览无余。

一旦习惯了音响里传来的声音,这种羞耻反而更能刺激神经,从中获得快感。叶修瘫软着身体,顺从地接受下一个人的顶弄。他的内里湿软的一塌糊涂,深红的媚肉随着肉棒猛烈的出入被不停地翻出来又送进去。

眼前的景象太过香艳,张佳乐拉着叶修的手,加快摩擦他的掌心,不一会儿就将精液沾了他满手,同时方锐也射进了叶修的身体深处。

温凉粘稠的液体浇灌在被操弄得极度敏感的致命点上,让已经高潮过数次的身体止不住地颤抖。前端被束缚的性器涨成深红色,顶端垂着泪,似乎在控诉这些人不让他施放的罪行。

“射太多次对身体不好,你数数自己今天射了几次了?”方锐垂首在他的大腿内侧吮出青青紫紫的吻痕,舌头又不老实地滑到尚未闭合的小穴周围舔弄着。

叶修无力地蹬了蹬腿,“废物点心,你够了没有……快放开我……”

“让开让开,老叶都赶你走了。”张佳乐幸灾乐祸,按着方锐的脑袋把人推开,毫不客气地占据了他的位置。

方锐翻了个白眼,坐到一边遛鸟,在叶修乳尖上狠狠一掐,“提上裤子就不认人、呸、刚拔出屌就无情!老叶,不是我说你,你这人怎么这么坏呢?”

“再坏能怎么样?”叶修呵呵一笑,随机仰起头颅,被张佳乐变换角度操得浪叫出声。

再坏你们不是还得喜欢我?

再坏我们不是还得喜欢你?

周泽楷和张新杰刚进入体育馆,就听到了细微的喘息和肉体拍打的声音,等他们上去的时候,那四人已经做了一轮。叶修被抱着坐在孙哲平怀里喂水,双腿敞开对着门口,整个人依靠在男人硬邦邦的胸肌上,小口小口地咽着淡盐水。他的穴里含满了三个男人的精液,正被张佳乐和方锐清理着——用震动棒。

白色的浊液被一次次带出体外,直到里面只有清亮的淫汁,叶修才被张新杰扶着,跪趴在周泽楷铺在地面的外套上。

叶修抬眼,看到周泽楷在他眼前盘腿坐下,于是主动趴在周泽楷腿上,咬着他的裤链,放出青筋勃起的性器。他嘴里含着青年与俊秀外表不符的粗大的鸡巴,身后被螺旋形的震动棒大力插穴,感觉整个肉壁都要被搅成一滩水。

张新杰关了震动棒,将它抽了出来,换成自己的阴茎送进去。

叶修被两个男人一前一后地夹击,嘴里刚吞了一泡浓精,后穴又被灌入新鲜的浊液。到最后他只管仰躺在地面上,生理性的泪水流了满脸,眼尾透着醉人的红晕,睫毛湿润带着水汽,白皙的身体泛着情欲的浅粉,到处是青紫的指印和吻痕,口中胡乱呻吟着,断断续续吐出不成句的词语。

两条修长白皙的腿挂在男人的肩膀上,下面被形状不同却尺寸巨大的肉棒肏得发麻,连进去的是清理精液的手指还是继续给他带来快感鸡巴都要好一会儿才能反应过来。

孙哲平对镜头情有独钟,今天晚上的性爱也是一分不差地录了下来。为了安全起见,孙哲平只留下了这次的录像,删掉了在教室拍的视频。

反正已经存到U盘里了,回去连带播音室的一起刻张蓝光碟,换上自己家里的私人影院看,不比手机这小破屏幕的效果好啊?

 

***
孙哲平:你们都不知道成人大学的内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