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论如何拿下一份代言》

Work Text:

这位白总办公室里的气温低到极点。

桌子周围有几位站姿笔直的下属面面相觑,谁都不敢开口,桌上摆着几十份刚被pass掉的文案。

《帮你抹上滋润的乳木果护养你的双手》
让男明星推着购物车,车上摆着产品护手霜,时刻守候着工作的女性上班族,及时在准确的时间精心的为她送上滋养为主题。

《只忠于你的专属身体乳》
夜深人静,安睡好梦之前,坐在瓶子上的男明星带着关心的眼神盯着女顾客,想要送上专属的呵护,他只为成为你肌肤一个人的养分。

《每一朵花瓣都只为你鞠躬尽瘁》
男明星口里配上宣传词,拿着沐浴乳闻其花香,介绍产品如何提取成分,展现品牌如何用心,最后在礼盒写上签名,向女顾客们表现出诚意。

所有提上来的方案都走同类型的撩宠女粉路线,将艺人身型调整至同产品相同大小产生轻微拟人效果的代入感,以男明星的流量效应作为营销模式来吸引女买家,这些方案听来听去都这样大同小异。

这还不是重点,重点是明星的选择只有一个。


“给我一个你们都选这个艺人的理由。” 实在听不下去这些文案的白总面色冷淡的直接甩开面前那几张艺人的照片同简历,厉声严肃且相当不满的拉高了声线音量,十分嫌弃的立着食指猛烈的敲了敲玻璃桌面。

桌子上仅存一张被幸免没飘下去。

剩余的全都滑落到地上,照片里的艺人带着极具亲和力的笑脸,拥有一双少见而独特的桃花眼,睫毛纤长浓密如同翅膀一样扇着,弯弯的眼角往下弧度像个半月牙,眼里还闪着星光明亮绚灿,嘴角咧开露出了八颗牙齿的微笑,这张神仙般的五官非常夺人眼球又极具吸引力。

朱一龙。

怎么看都是个极其讨女性喜欢的长相,一个明明靠脸就能吃饭的艺人偏偏要靠实力,今年突然爆火,手上几部作品都将他推进了一线演员的行列,也是当下最具有流量效应的艺人,可这样优秀的艺人搭配下属给出的这种提案始终没有让这位白总满意。

因为白总非常不喜欢这个艺人。

“理由。”威慑力的口气重复了一遍,食指抬起就十分用力又在桌面敲出声响,这声儿听的下面没有一个人敢上来灭火的。

白总平日里是一个和下属好好开会的老板,有任何建议他都不会乱发脾气,他总是平和的沟通去解决工作上的每一个问题,今天这副样子还是第一次看到。

因为十年前白总见过这个艺人,那时候朱一龙初出茅庐,什么都不懂新人又很内向,默默在一个角落不说话,眼神飘着看来看去的,然后试镜了一个毛猴的角色,而即使演一个毛猴都被导演给pass掉,那个时候导演提出潜规则,朱一龙拒绝了,最后没有合适的艺人,还是选了这个艺人饰演毛猴,而在片场看到朱一龙拒绝导演这一幕的白宇从此记住了这个艺人,现在花了十年才终于火起来。

“咚咚”

敲门声响起了两声后被轻轻的推开。

那位让整个工作室陷入低气压的人就站在门外,露出了那个吸引眼球的亲和力笑容,霎那间房里的其他人眼光都落到他身上,因为真的好看。

唯独白总没有抬过头,看都不看就拿起桌上剩下的最后一张照片没兴趣的揉了揉投进垃圾桶里。

“白总,能给我一点时间说服你吗?”

“不用了。”

丝毫不给面子的就丢出了三个字,直接否定了在门口的某位当事人,那位桃花眼看不出什么情绪的只是眨了眨眼,也不尴尬的弯着眼笑着。

“您给我个展现产品的机会,或许您会有不一样的收获。”桃花眼向前走了几步停在了办公桌前,食指伸出来一个个点触着抚摸过桌面的几个产品,一旁的女性下属们都有些好奇的看着他的举动。

“那…我们就先出去了…” 不知道是谁开了口,一窝蜂的几个下属都陆续逃了出去,一下子房里只剩下了两个人。


“我对贵公司的产品是很认真的。”

真诚的语气听着不像假话,他滑动着自己的手指翻牌的画了一圈品种,拿起护手霜,旋开盖子的瞬间樱花的香味就覆盖住此刻办公室里低气压,如果不是白总依旧没有表情,谁都会以为空气中的香甜已经缓和了这个气氛。

“我帮您擦上?” 带着春风笑意的人连声线都透着暖情,他把乳霜挤了些在手掌心,两个掌心紧贴轻微搓揉开,那双眼里还亮着星光,眨巴眨巴带着无害的眼神问着坐着的人。

白总看着那脸,尤其那双眼,眨来眨去就像在…

有意无意的…wink。

确实是好看。

这样无辜的表情像是受到不公平待遇后依然坚持争取那样努力着,如果白宇之前没有在会场看到过那样的朱一龙,可能就定他了。

可惜好看不是万能的。

“不需要。”

忽略掉内心对外表的认可,白总固执的神情再带着冰冷的音调不和的就直接切掉对方的话语,放在桌面上的手顺着主人的旨意往回收,却被对面那只沾上乳霜的手给握住,湿润的触感直接传达向了手背。

有点湿热。

自家的产品有这么热吗?

“白总,普罗旺斯的心意都浓缩在这里,每一朵花瓣里所提取出的精华,大自然里如此珍贵的东西,浪费就不好了。”大手稍微施力就握住了没能抽离出去的白手,朱一龙那秃圆的指甲盖看起来有些笨笨的,手指却十分灵活的将乳液顺着小手背的皮肤摸擦着涂抹起来。

“您也经常用这款产品吧,这只手摸上去很娇嫩,但是…” 那双桃花眼捧着面前的手,一点点的推开乳液的同时反复搓揉着手背与手心,手里这只手白里透红的被乳液蹭着还有些反闪着小光,大手涂抹完这一块往下移动摸起了手指。

“但是…您看,手指关节这一块皮肤的小缝隙里您没有涂均匀,这一块摸上去就没有手心和手背嫩了,现在天气凉了这里也需要悉心照顾到才好。” 轻柔的语气加上专注的眼神,大手的拇指往关节的小缝隙里反复均匀的抹遍。

白宇看着面前的手,也未免涂的太仔细了。

那只大手反复在自己手上搓揉,面前绝美的脸仔细的表情确实像是很有诚意,而从大手上传递温热触感仿佛有生命力一样就顺着手臂蔓延到上半身,像爬山虎一样不断衍生身体所有地方,爬到了自己心脏的位置勾着。

这样的擦抹法是不是有点色情?

吸粉是真的不觉得。

媚粉还差不多。

“我平常不抹护手霜,大男人有什么好抹的。”

始终不满意的口气说出的话让那只抹匀的大手一停,那只桃花眼抬起头看了看面前的人,不知道想些什么停顿了下,说了句。

“手对您来说很重要,要保护好。”终于将这双手都涂完的桃花眼非常认真的看进对面的秀眸里。

“书背完就可以出去了。” 比起对面这股认真的视线,白宇低下眼连一秒对视都不想给对方,这位就是靠着那双桃花眼俘虏了不少女性,白宇也承认,这双眼睛好看的很,这些方案走的路线也非常适合他,白宇认可他的外表及走的乙女路线,这艺人确实是最好的选择,但他依旧不想用这个艺人。

“还没呢。”桃花眼丝毫不在意对方的冷态度,摸进口袋里拿出一个迷你小东西,旋开了盖子,又拿起那双小手。

是护缘油。

滋养的油液深入甲缝里轻刷,桃花眼关注着将十指都给涂满。


“你这么想拿下这份代言么”明显准备周到的步骤让白宇最终还是正眼看了看面前的艺人。

“是的。”桃花眼的手里还握着对面人的手,他弯下腰看着贴着桌面,靠近了白总的脸停了下来,诚恳的语气真的很想要这份工作。

“为什么?” 突然靠近的距离让对面说话的气息直接冲到白宇脸上,有点挠人。

“因为我真的…”那双桃花眼就直勾勾的看着对面的那双眼睛里,他从没看过这样的眼睛,一单一双的眼皮下藏着一对海纳百川的气度和震撼,立挺的鼻子成为整张脸中心的标的,不薄不厚的嘴唇看上去嘟嘟的显得有些可爱。

“非常喜欢贵公司这个牌子。” 白总面前那张脸加上这句话一点都没有弄虚作假的感觉,长纤又细密的睫毛根根分明又相互交错,眼珠子纯黑的颜色却能透出闪粉一样的小光,这双眼睛很通透,不知道是意外对方这句话还是喜欢这张脸,白总自己都没发现他看愣了。

也不知掉这场对视里到底是谁在勾引谁。

“可我不想让你代言。”

“除非…”

“潜规则。”

现在有这样地位的艺人根本不需要接受这种条件,原本准备以这种方式断了对放念想的白宇没想到对面那明明干净见底的桃花眼露出了看不懂的兴奋眼神,白宇都还没能看清是否是自己的错觉,而连0.1秒不到自己的嘴唇就被面前的人叼走。

十年前毫无名气都绝不服从潜规则的人,现在都地位显赫却欣然接受?

明显没想到对方这样的举动,带着气度的眼里有了些小许惊慌,对面的这个吻轻柔又性感,那舌头像一条蛇一样反复无常的钻入白宇的口腔,吸盘似的黏在唇壁间游走,舒适的感觉让被亲的人始终没有反应过来,脑子也和当机一样没有产生任何反抗的举动。

起码过了五分钟。

莫名其妙的一吻才得以结束。

“我第一次遇到娱乐圈的潜规则还不太懂,白总您喜欢什么样的方式?” 说话的的唇摄取完甜蜜,留恋不舍的又舔了舔嘟嘟的嘴角,顺着嘴角亲往脸颊,薄唇在沿着下颚线就到了小巧的耳垂旁,张开就继续把那小耳朵吃掉。

太甜了。

朱一龙觉得自己有点把持不住。

“你为什么这么喜欢这个牌子?”嘟嘟的小嘴被亲的湿润反光,原本唾液牵扯出的银丝随着对方的离开而切段,被亲的人感受着耳边的酥软痒意,嘴里有些小喘气地提了个问题。

身体听从本能的意愿始终没有推开对方。

这是一只会诱惑人的狐狸精。


白宇和朱一龙第一次正式见面是在双11的会场,这位艺人早就不是当年那个演毛猴的青涩模样,几乎在各个领域都有自己的代言,可对待那些品牌的代表人都面无情绪,丝毫不尊重对方主动的握手和鞠躬,只是冷漠的点头示意,这娱乐圈容易让人改变,当你爬到高位的时候就会俯视其他人。

白宇眼中的朱一龙也是如此,他讨厌朱一龙的这种傲人的品行。

就像产品的好坏质量仿佛和他没关系。他只是捞钱的人。那样不在乎牌子只看代言费的人也让白宇想知道为何愿意接受潜规则来拿下这份工作。

到底看上自己牌子哪里了。

“因为你是这个牌子的负责人。”

??

白宇现在的表情完美诠释了他的脑内根本无法理解的这句话,整张脸都疑惑不解还震惊的模样,而眼前那桃花眼再次仿佛春风吹拂般勾起了嘴角

留下声气音笑。

庞大的身躯顺着桌子就往前爬,直接站在了座椅位子前,两只大手撑着扶手就把那位白总圈在了椅子中央。

如果朱一龙不让开,白宇就只能被困在椅子里。

“我出道十年,前九年温温不火,无人关注,从来没有代言过,那些金主都看不上我,而我不小心红了之后,所有的人都变了,蜂拥而至的想要我为产品代言。”

“我就像一个摇钱树,他们来晃一晃就会有钱,经纪公司自然能签则签,面对那么多讨好的金主,除了和他们点头以外,我明明是个演员都做不好表情管理。”

可你不一样,双11那天你连看我一眼都懒。

就那么走了。

而我从看到你的那一刻…

动都动不了。


说着自己经历的人带着有些失落的表情,绝美的眼睛垂了下去有点委屈,像只巨型忠犬金毛想要得到主人的安抚,不过那双大手则有些像做贼悄咪咪的伸进白宇西装里,白衬衫也不知不觉的被掀开,腰间的细嫩皮肤也被金毛给摸到。

好像…一只披着羊皮的狼。

“我喜欢你,和所有的金主都不一样,我买了所有的产品试用,做齐了品牌的所有功课,精心的每一道工序严谨到让我佩服的五体投地,你是如何用心的经营你的产品,这让我更想为你的产品代言,想要得到你的认可。”

说话的人用自己挺拔的鼻子轻轻点了点身下的人同样好看的鼻头,说话的间隙衣服一排纽扣已经彻底的被全部解开,随意地敞开暴露在空气中。

“可以让我代言吗?” 身下的景色太过好看也还是让一直自说自话的人停下了吃豆腐的手,朱一龙不太懂白总为何对自己代言这件事上这么抗拒,他想得到允许再品尝这具身躯。

白宇从刚才开始就只是沉默的看着眼前的人这些放肆的举动,如果这里有第三个人去细心观察的话,会发现从头到尾白宇并没有拒绝艺人的乱摸乱放的手。

他现在脑海只有一个想法。

原来这位十年前他看好的少年没有变。

“那就要看你表现了。”刚刚被亲的嘟唇总算翘起一抹微笑,带着点玩味的口气伸手就捏住那棱角分明的下颚线。

“如果把我伺候好了,以后我就当你金主。”用力的手指把那个下巴捏出了红印,而那桃花眼也没因为这点小疼痛而躲闪。

“有我在你就可以直接推掉你不喜欢的代言了。”
说话的人放开手,摸了摸红印,有些期待这位艺人会如何服侍自己的金主爸爸。

“…”

明明人被困在椅子里,可说出来的话却那么不可一世。

“我…”

这样自信又高傲的贵族气息让桃花眼的下身有了小帐篷。

“我会非常努力的。”

桃花眼这直勾勾的眼神再加上欣喜的口气完完全全暴露了这位忠犬金毛有多开心。

“那金主爸爸,我先帮你擦身体乳好不好?”




接下去的事,少儿不宜。




整间办公室都弥漫着那股香甜味,巨型长沙发完全容得下两个人,先爬起来的白宇没有拿衣服遮挡就直接进入隔壁房的洗漱室,他经常会在办公室加班,又很爱泡澡,专门装修了浴缸,放好水泡进去后他闭上眼睛就想到以前。

十年前。

“我觉得这个艺人还不错,呆呆的样子挺适合毛猴的,导演你觉得呢?” 在这部剧里投资这位导演的白宇看着监拍的视频默默开口。

“白总觉得可以那就他了!”讨好的口气连质疑都没有就直接就听从了意见。

不过是投资人一句话,就跟哈巴狗一样凑过来。

艺术的门槛就这么低吗?


白宇最后看了眼视频里面那位青涩演员,这个演员性格内向,在这样的圈子里会吃亏,但是这股对热爱事业的坚持,或许会为他吸引来一波只属于他的钟情粉丝,演艺圈需要一些这样的人,想到这里他站起身就离开了导演室。

十年了,依旧没变。

想到这里那嘟嘟唇又笑了笑。

他有点喜欢这个人了。



身边的人一走朱一龙就从沙发上爬了起来从脱下的衣服口袋里摸出手机。

“姐,这次多谢帮我换掉了所有的文案。”

演艺圈是什么地方?

白布被丢进染缸哪能不浸色。

没有面包的话,拿什么创造艺术。

导演是这样,朱一龙也不例外,他用了自己的关系认识了这个品牌文案部的经理,将所有的文案都替换掉,只留下了自己成为唯一的选择,只为了创造一个认识白总的机会。

原本以为自己带来的效益会轻易拿下代言,他就可以慢慢的和这位白总走进,谁知道白总压根就不选自己,迫不得已他才进了办公室自己来争取这样千载难逢的机会。

他到现在都还记得十年前自己站在导演室外想再争取一次表演机会却不敢敲门的心情,也是这种性格导致他听到那位白总选了自己,那个时候他听到里面的动静迅速躲起来猫在转角,紧接着导演室的门开了。

他从来没见过这么好看…

不…这么好看还散发着高雅脱俗气质的人。

整个心脏都受不了的砰砰跳。

马上拿出手机查了这个人是谁,然后他明白了。

白总就如同眼前所见到的一样,不可高攀。

不是他这样的十八线小演员可以触碰的人。

人家估计选包养的对象都瞧不上自己。

然后他花了十年的时间才终于提高了自己的层次,双11的晚会依旧换不来他的一秒关注,可能是人多了,他这么自我安慰。

现在终于拨云见日,不管对方看上了自己的脸还是什么,总归白总对自己是有兴趣的。

“你也洗洗吧。”走出浴室的人穿好衣服,随意擦了擦自己的头,湿漉漉的还滴答着水。

这画面看着那桃花眼好看的眉头一皱。

“我先帮你擦干头发,不然要着凉了。”放下手机就拿过浴巾擦起了心上人的脑袋,办公室没有准备吹风机,纯靠手是要擦上好久的。

大手没有怨言的反反复复擦了又擦。

“别擦了,手要酸了。” 被擦的人抬起自己的小手拉了拉头上努力擦拭的手腕。

“没事,我都被你包养了当然要照顾你的。”听到这话拉着的小手突然一停,头从浴巾里就直接伸了出来。

“我说的金主其实不是这个意思。”

“啊?”

“你刚才表白了对吧。”

“嗯…你…你反悔了?”误以为对方要反悔的桃花眼有点不安的抓了抓拿着浴巾的手。

“不是,我的意思是,我是想和你交往。”

“我并不想和你当金主和包养的关系。”

从来不敢想的关系从对方嘴里说出来,惊的桃花眼睁的超大,哑口无言的没能接话。

“还是你…额…是想被包养?”

“不不不!我是想和你交往的!”

总算反应过来的人根本没想到对方居然并不是想包养,这比他预想的结果还好太多了,大忠犬张开自己的手臂一下子向前就抱住面前的人,头埋在对方脖间就开始蹭啊蹭的吸取着体香。

被抱的人也笑了笑,摸了摸比自己稍微矮了点的后脑勺。

“那我们就正式交往了。”


说不定多年后的哪一天白宇会发现朱一龙小腹黑的一面,但是或许他并不介意这种“骗意”的求爱方式,指不定还喜欢的很。

所以未来的日子,也请多多指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