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我来喝咖啡了【四·下】

Work Text:

老丁这话说的真诚,一双小眼仿佛要把糖糖看穿了,糖糖突然觉得有点热,脸上火烧火烧的,这老丁,情话不会说几句,但是听着但是让人心安,气氛突然暧昧起来,老丁欺身而上,吻住那张粉色糖果般的嘴唇,两张嘴唇难舍难分,老丁带着糖糖站起,将他压在柱子上,这烧烤棚建的简单,都是用圆木搭建的,木头上还包了布,直说了就是只要有人来就能看到一场活春宫了,糖糖可玩不来这么刺激的,太羞耻了:
“别………别在这啊。”糖糖哪里推得动他呀,被压在柱子上上下齐手的摸,那双大手在滑嫩得肌肤上游走,钻进t恤里捏玩着小肉粒。
"别怕,这里不会来人了,放心吧,这么多天我都快想坏了。"这人说的什么虎狼之词???片刻之间,糖糖的裤子已经被扒了下来,雪白的双腿在火光之下带着色情的味道。

老丁不给糖糖喘息得机会,蹲下身就含住了小糖糖,情人眼里出西施,老丁觉得糖糖的阴茎都带着葡萄棒棒糖的味道,受到刺激的糖糖,双手撑着身后的木杆子,防止自己滑落下去,下面致命的地方不断的被湿润吮吸的嘴唇包裹着,舌头甚至在龟头上扫来扫粗,灵巧的舌头在马眼上钻来钻去,糖糖只觉得下身一股电流往身体里钻:
“唔···唔恩!”糖糖费劲九牛二虎力才捂住嘴巴让自己不要叫唤出声,这里也算是荒郊野外了,但是边上屋子里也是有人的,这要被人发现了,他也别做人了
“糖糖宝贝不要怕,这里不会有人的。”老丁撸动着满是口水的阴茎,粗糙的掌心摩擦着唐堂的皮肤,此刻唐堂已经不知道自己是前头湿了还是后头湿了,男人后面会湿吗?反正液体在不断的流出来。

老丁将唐堂的一条裤腿拽下架起两条雪白的长腿盘在腰上,这一下唐堂彻底悬空了,紧紧的搂住老丁,整个人的重心都在老丁身上了,“呜呜呜呜,会···会掉下去的。”本来在野外就害怕,现在更是悬在半空中,唐堂感觉自己都被吓软了, 紧紧的搂着老丁的脖子,强壮有力的手满满的安全感,当然有安全感是一回事,在自己后穴里不断钻入抽动的手指又是另一回事:
“老···老丁,呜呜呜···”
“叫什么老丁,叫老公。”老丁的手法一向都很粗暴,也来源于他在唐堂身上无法克制的欲望,湿润的穴道在不断适应手指的进出,为了逼迫唐堂叫自己老公,手指狠狠地压在他的前列腺上,“叫老公,乖。”
“啊啊啊啊,老···老公呜呜呜,哈啊··啊··老公,啊啊。”还有什么羞耻,他都快疯了,紧紧的抓着老丁的肩头,眼泪水顺着唐堂的眼角滑落,他不知道这是因为快感而溢出的生理泪水,还是自己真的在哭,打小他就不理解,家里人都不太喜欢他,对他很冷漠,只要自己活着,从来不关心他,唯一在意他的奶奶坚持着熬到了他进大学,然后他再也没有和家里有过联系,咖啡馆里的同事情谊是他感受到过的唯一温暖,老丁对他的感情也让他知道,原来有人喜欢自己。

 

唐堂的膝盖都软了,单腿站立的姿势让他很累,全部重心都在老丁的阴茎上,正在操弄自己的人穿的衣冠整整,再看自己,裤子已经全部脱掉了,T恤里不断作祟蹂躏的手,细碎的呻吟不断从两人交吻的唇边溢出,“唔···唔嗯····啊···太··太深了,唔。”“宝贝你真棒。”老丁也算是混迹过社会的人,说不上大战八方,也是吃过玩过的,对于唐堂这样的小鸟,只有被操的份,龟头一遍一遍的将收缩的肠道捅开,准确的撞击在唐堂的前列腺上,前头硬的发红的阴茎不断地吐出水来,而唐堂只敢紧紧的揪着老丁的西装,防止自己掉下去:
“你··哈啊··你会一直喜欢我吗,你会吗。”唐堂被干的一句话都说不完整,然而他还是想问,你说的喜欢是真的吗。
“······”老丁猛然发现,唐堂并不是因为快感而泪流满面,他在哭,他是真的在哭,停止自己的动作,温柔的擦拭去他满脸的泪痕,“我爱你,我不仅仅是喜欢你,我爱你。”
“我给你···我都给你。”这是唐堂第一次主动吻上老丁,双手紧紧的环抱着他,将自己粉嫩的双唇送上,“我只有你了。”

 

透着火光,老丁痴迷的看着在自己身上不断耸动的小人,白嫩的皮肤在温暖的火光之下显得格外暧昧,他知道,仅仅知道唐堂自己,两个人是无法得到快乐的,握住那纤细的腰,这些日子在老丁不遗余力之下,唐堂胖了一些,腰间的肉柔软白嫩,有了老丁的帮忙,唐堂被草的更狠了,“啊啊啊,老丁,哈啊···啊···不行唔··不行了呜呜呜呜”“叫错了宝贝,叫··叫老公。”又何止是唐堂忍不住了,老丁也忍不住了,紧紧的抱住唐堂,用力一顶,射在了他的身体里,龟头狠厉的压在前列腺上,本就已经在快感崩溃边缘的唐堂,就这样被操射了,一股股精液射在了老丁的衣服上,抱着还在因为快感释放而抽搐的身体,他的棒棒糖终于愿意把自己交给他了。

 

唐堂醒来的时候发现已经快中午了,但是他感觉自己好像起不来,浑身和散了架一样,衣服倒是穿的整齐了,但是后穴出来的肿胀感,还是让他回想起了昨晚的一切,窗外传来喧闹声,唐堂费力的爬起来,走到床边,看到下面正在被群殴的老丁,嗯嗯,该的:
“卧槽,老丁,你是个人啊,那可是大伙烧烤的地!!!”
“就是,你还让不让人吃东西了!!!”
“那还是个孩子!老丁你个禽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