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惊梦

Chapter Text

  张家大宅是老屋翻新的,位置临近阳朝门内大街,巧巧地坐落在八十一号院。这是上世纪末留下来的建筑,左右两栋砖石结构的小楼,整体是欧美折衷主义的风格,斜铺石板瓦,四周又做了拱形装饰窗,下雨时隐约能看到些花窗的轮廓,倒也自成一体,尚有些独特的韵味。常言道新居有新居的好,老宅有老宅的妙,这里既没有镶金嵌玉的奢靡气息,也没有老树阴森的陈旧味道,斑驳的砖墙被重新粉刷,贼心不死的爬山虎鬼鬼祟祟地覆了上去,赶上一场暴风又簌簌地被吹到了地上。
  城里年初循规蹈矩地降了雪,年后却一反常态的飘起了雨,大宅装修的进度停停缓缓,连着两边的路都一直封着,更给行人带来诸多不便。不过这世道人人自顾不暇,私底下偷摸议论也就罢了,又有哪个敢顶着曹家的权势去张嘴呢?要说这张家大宅为何与曹家息息相关,便要提起早些时候两家共有的一桩喜事,即张大帅的儿子张骘生,以媒妁婚书为凭,略仿古礼奠雁之意,备足了数色礼物,重聘迎娶曹大帅的儿子曹少璘。
  起先人们还以为这不过是无凭据的玩笑话,毕竟张骘生自打进了平北就听说与个戏班子里的名角日日搅在一起,那角还是个会来事儿的主,学着粉戏里的由头,青天白日里便赤足跟男人卖弄一身雪白的皮肉,真真是红鸾帐暖倒凤颠鸾,惺惺相惜共寻欢了。而曹少璘呢,城里边出了名的小霸王,八岁时就一枪崩了不中意的下人,长大后但凡有谁丁点儿惹他不高兴的,随随便便就打的人脑袋开花。平北的老百姓早就恨毒了他,偏生曹家在此地盘踞已久,统治更是十分严苛,连旁省的张家亦要俯首称臣,待婚讯传开时,路人们面面相觑,俱言张大帅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了。

  婚期订在六月里,这时的天气已有些小热,曹少琳正歇在自家花园里,倚在一张汉白玉的躺椅上,很有些闲情逸致地剥起了葡萄。那椅子是名家手笔,扶手雕镂着秀丽的花纹,顶端琢了两只活灵活现的龙头,竟连飘逸的龙须都刻了个像模像样。葡萄也是加急运来的大泽山紫玛瑙,颗颗色泽鲜艳汁多水甜,盘底还特意镇了冰,生怕原有的鲜嫩失了味似的。他就这样不疾不徐地剥着,剥一颗手指就黏糊糊地沾了糖渍,拿过帕子仔细擦净,复又接着剥下一颗。
  这时,园里进了个当差的,哆哆嗦嗦道,“少帅,说过几日就要大婚了,夫人请您去……去试喜服。”曹少璘抬头看了他一眼,不紧不慢地拈起一颗葡萄,弹指丢到人脑门上,道:“还用得着你说?”那人腿一下就软了,哆哆嗦嗦跪下磕头,嘴里念念叨叨:“小的上有老下有小,求少帅……求少帅放我一条生路!”他枪拔到一半,又想起吉日前后不宜见血,挥挥手道,“滚吧。”这当差的也属实吓破了胆,当即躺到地上一下下往外滚去,看得曹少璘都忍不住大笑出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