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且听风吟_05

Work Text:

何晨光一路顺利,倒还比刘培强早几天到纽约地下城,正好赶上了曼贝普斯学院一年一度的招生考试。现下已经在走廊里等着复试了。
曼贝普斯学院可以说是叛军一方控制区里最好的综合性大学了,尤其以对宇宙、恒星的研究见长。常年在曼贝普斯学院执教的元老级教授吴博颐更是付建明的关门弟子。在还活着的人里,再没谁比吴博颐对于氦闪这个问题更权威了。
出于工作性质的考虑,何晨光不知道父亲的具体工作内容是什么。只是在何卫东通过潘万里转交的明信片里见过几次曼贝普斯学院。
想要查到事情的真相,首先要有落脚的地方,要有可以合理接触目标的合法的身份。何晨光还只是个顶着准尉衔的MIC学员,某些角度来说还真的只是个学生,那就继续多读几年书吧。
“下一个,何晨光。”
阿茗从考场里探出半个身子,望着走廊里排队等着复试的长龙皱了皱眉头,照着名单往下叫了一名考生。

——

刘培强抵达纽约地下城时已经在发烧了。特种弹头上有特殊的纹理,接触人体时这些纹理会起到类似倒刺的作用,造成的伤口极难缝合。轻微的发烧已经算是最轻的结果了。
人已经到纽约地下城了,不急在这一时。天养生亲自安排了安保力量后就赶回了办公室,又找来了Jet:“去查一下那个杀手。”
“那医院那边......”
“你自己看着办,这点小事不用给我汇报。”天养生惦记着曼贝普斯学院今年的研究生招生,将追查杀手的事全部丢给了Jet来做。
曼贝普斯学院担负着众多重要的研究项目,一直都是MIC的主要渗透目标。要命的是吴博颐常年执教于此,这可是为研究氦闪问题的大佬。交战双方争执的焦点就在于氦闪,MIC没道理不在吴博颐身边安排人手。就像大半个月前抓到的还没开口的那个,在SSD已经三年多了,掌握着纽约地下城的整个情报网络,在曼贝普斯学院一定有下线。
这张情报网不管是恢复还是干脆重建,都会派新的人来。最常用掩护身份无非商人、学者、记者、武官这几种。吴博颐是大学教授,想要直接接触最方便的身份就是学生。
偏巧多年没有招生的吴博颐今年重开师门,难说这里面有没有什么猫腻。毕竟吴博颐一贯更偏向于联合政府,要不是考虑身体原因早就带着几个得意门生跑到北京地下城去了。
一定要盯死这个吴博颐!
医院那边则照例是Moss陪着刘培强,或许是因为一路上出了太多意外的原因,Moss将刘培强隔离在了病房里,就连医护人员都不得近身。
“Moss你没必要非耗在医院里,去忙点正事儿。”眼见着时间全耗在病床上,刘培强也有点着急了。何卫东是纽约地下城情报网的最高管理者,MIC这一次的损失难以估量。
曾经有过那么一次,因为一个叛徒,数百名外勤全部失联,没有人知道这些人后来怎么样了,没有任何证据证明这些人的或生或死,忠诚与否。因为这件事联合政府改组原有的情报机构,雇员也经历了一次规模前所未有的换血。这才有了MIC。
这一次的事上,刘培强是相信何卫东的。否则天养生早该知道MIC的存在,用不着等到现在还在自己身上打转。当然,也有可能是故意装不知道,这是保护情报来源的常用手段。所以,刘培强急着让Moss尽早恢复工作,至少要先摸清楚纽约地下城的大体情况。
“Moss不放心这里的护士,太不专业了。”Moss手头的工作没停,将一直体温计递给刘培强:“量体温。”
这间病房的门刚好对着护士站,刘培强微微侧首就可以看到无所事事的护士。这个时代医疗资源紧缺,哪来的可以一天到晚在护士站闲着的护士?Moss说得对,太不专业了。
刘培强嘴角上挑,轻蔑的嘲讽自然地化作和煦春风般的笑意,向着Moss身后金发白衣的男人道:“这位先生是......Jet?”
“正是在下。”Jet走到窗边拉上了窗帘,房间里一下子暗下来:“萨兰格公司还没有放弃对你的追杀,你这样开着窗帘可是在玩命。”
“这都到纽约了,哪有那么严重。”刘培强满不在乎的摆摆手,还扎着吊针的手有些僵硬。
“你比我更清楚萨兰格的实力。”Jet回过身认真地盯着刘培强:“那个刺客重伤之下都逃得掉,难保不鱼死网破。别掉以轻心。”
这话听的刘培强又惊又喜。喜的是冷锋到底是常年在外的外勤,再艰难的险境都有办法脱身;惊的是Jet口中的重伤必然是特种弹头造成的,没有专用的药剂伤口几乎没有愈合的可能。也就是说,想要冷锋平安返回北京地下城还要刘培强暗中帮上一把。
刘培强抬头看一眼马上要滴完的药液,蹙眉道:“Moss?药房把我的药取来。”
见此情景,Jet拉住了Moss:“这是护士的事,就不劳烦Moss了吧?大材小用了。”
“可是你们的人,真的很不专业。”刘培强脸上露出怒意,往护士站的方向瞥了一眼,将扎着吊针且有些青紫的手举到Jet面前:“打吊针是护士的基本功吧?”
Jet尴尬笑笑:“是我安排不周,会安排更有经验的护士过来的。”朝着门外挥了挥手,几个护士立即收拾起桌上的东西,装作去查房一般地离开了。
这几个护士,甚至刘培强的主治医生都是SSD的基层雇员,此时派到医院来,即为保护,也为监控。如果没有什么其他意外,倒也无妨让他们在身边打转。不过几个基层雇员而已,动不了刘培强分毫。
但如果想要保住冷锋,就要找理由挤走这几个“护士”。
特种药剂是限量供应的,且不说没有医生的处方拿不到,就是用过的包装都要回收统计数量,和取走的药品数量对得上才算过关。甚至一名医生每月开出的特种药剂都有严苛的数量限制。所以,只有先将已经划归刘培强名下的药品从药房取出来牢牢掌握在手里,才有机会偷梁换柱分给冷锋一部分。
更何况Jet找这么多人来监控自己,刘培强也确实很不舒服。尽管现在也算是有求于人,太过唯唯诺诺也会引起怀疑,适当的强硬起来表达自己的不满绝对是利大于弊的。
很显然,Jet听得懂刘培强的话里有话,撤掉了那几个基层雇员。在更专业的SSD雇员被派来之前会有一个时间差。至于能不能利用好这个时间差,只能说谋事在人成事在天了。

——

面试结束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何晨光漫无目的地走在校园里。到录取结果出来还有一段时间,要趁这段时间赶紧找个兼职才行。这样即使没被录取也一样有留在纽约地下城的借口。
何晨光突然有些后悔,就这么毫无准备的跑出来。这不是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而是一场要付出代价的战斗。而此时的何晨光没有任何后援,也没有任何战友,甚至没有一个具体的目标。
“何—晨—光—”
气喘吁吁追来的学姐正是面试时的学生助理阿茗:“吴......吴老师让我过来问......问一下,你能不能提前来学校帮他干活。”
吴博颐沿袭了黄金时代部分硕博士生导师的习惯,喜欢挑优秀的学生提前到校进入项目组工作,这里面往往有些重点培养的意思。反正已经确定要录取了,拿到通知书之前就进组也不是第一例了。
“学校这边是提供宿舍的,提前进组还可以先挑宿舍。”
看出了何晨光的犹豫,阿茗忙抛出了极具诱惑力的条件。可以先挑宿舍对于任何住校的学生来说都是一个诱人的挑件,一个好的宿舍可以上校园生活的舒适程度高上几个level。
“好,但我需要两天时间搬一下宿舍。”

——

何晨光的幸运显然没在冷锋身上复刻。等冷锋找到机会潜入药房的时候伤口已经恶化很严重了,甚至严重制约了冷锋的行动效率。
啪嗒。
冷汗滴落的声音在寂静的夜里显得无比清晰。冷锋小心翼翼地喘息着,努力压制着随时可能溜出来的呻吟,好不容易才完成的潜入行动决不能前功尽弃。
一双白皙的手将几只玻璃管递到冷锋面前:“杜冷丁可以直接带走,但特种药剂要把包装留下。”
Moss!
冷锋险些叫了出来,后退半步警惕地盯着Moss:“我凭什么相信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