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周叶】你是我心尖上一朵花

Chapter Text

单纯穷学生周vs情场老手叶

纯粹练车,没什么剧情,瞎写。

 

叶修觉得今天出门应该没有看黄历。
酒吧里逛了一圈都没有遇见一个心仪的一夜情对象,只好失望而归。
不过,大概是物极必反吧,这倒霉到底了,也就开始走运了:他一出酒吧不远就转身撞上了一个——帅得耀眼的帅哥。
  好帅!
  这是叶修对撞到他的男人的第一印象。  
男人四肢俱长,比例都很好,穿了件白T,牛仔裤很素,没有代表流行的元素,浑身上下都是青涩的味道。可是却有一张精致的脸,闪花人眼。身上没有香水味,而是好闻的肥皂味。
  这味道在同志酒吧门前,简直称得上是一股别样的泥石流了。
  “你没事吧?”对方问。
声音……也很特别,略微低沉中带了点亮度,听起来有点像还在转变一样。
叶修打量着对方的同时脑子飞速运转,纵横Gay圈这么多年,他看人眼光可不是一般的毒,什么样的人有什么样的J,瞒不过他的眼。
正所谓上梁不正下梁歪,古人诚不欺我矣。
  而眼前的男人,绝世好J啊!
  他觉得自己这阵子的意兴阑珊,全在见到这个极大可能拥有好J男人的瞬间飘散,立马干劲十足。
  他勾勾唇,嘴角含笑,带足了引诱的意思,上挑眸眼在男人的鼻子、嘴唇、喉结处挪移,“哦,我没事。”
  对方:“……”
  叶修:“……”
  两人大眼瞪小眼半天,对方也没动作,一般情况下,叶修只要摆出这般姿态,识趣的就立马抱上来了,而倘若没有这个意思的就会默默退开。男人却一动不动……难道,搞错了,一般人?
  叶修只好硬着头皮,主动询问:“要进去?”他指指酒吧门。
  男人木着脸,怔了怔,然后点头。
很好!想进去就有戏。
“第一次来?我从没见过你。”这里是圈内知名酒吧,不是什么人都能来,有着自己固定的客源,陌生人要来也要有朋友陪伴,“你有卡吗?这里是会员制,自己没卡,朋友得有,才进得去。”
  男人依然呆呆的,面无表情,却风马牛不相及地问了一句:“你是同性恋?”
  “噗嗤。”问法太直率,叶修没有觉得被冒犯,反倒觉得有点可爱,何况是事实,他也不怕人讲。“是啊,你不是?”
  男人没回答……只是一直用眼睛直直盯着叶修不放。
叶修突然间觉得怪怪的,他还是第一次被人用这么单纯地眼神盯着,就什么也不做,只是在“看”,一时无语。
  很可怕、很危险。
  纯真与无知,往往是最能伤人於无形的利器。
“好吧,我带你进去,好好玩。”
叶修没兴致了,眼前这小年轻一看就知道很纯,估计刚进圈没多久,八成还是个处。
  算了算了,还是不要让他第一次体验,就遇见自己这个高段数的,凡事都要循序渐进,连冰淇淋都没尝过,就一口气跳到哈根达司,太伤身了。
  叶修的手刚插进口袋,被握住了。
  他一怔,下意识把手抽出,对方正牢牢箍着他的手腕。
  皮肤跟皮肤骤然相触,对方的体温很高,叶修腕心格外敏感,突然被探触,他不禁连脊髓都麻了起来。
  他咽了咽口水,抬起头来,对方还在“看”着自己。
  他可能算得上是单纯,但却不是蠢,男人与男人间,有时候不用多说,多少能有感知。更何况叶修心知肚明——自己眼下周身布满“发情”的气息,倘若不是今日运气不好没遇上看对眼的,否则勾搭起来,说不定都等不及开房,就得在厕所直接开干。
  他一言不发地回望男人……不,青年。
  叶修看得出对方很年轻,甚至没有丝毫的经验,但是叶修不会因此而将对方看成Kitty猫,毕竟对方身上散发着天生的掠夺气息,尽管他本人并无自觉。
被这样的气息包裹着,叶修微微眯眼,下腹那儿微微热了。
  男人是下半身动物,先干一场,其余的再说。
  想到这儿,他换上一副十足勾人的姿态道:“呐,你瞧,我湿了……要不要陪我找个地方……弄得更湿?”
  然后,一点都不捧场的青年,眨了眨眼睛,中肯说了句:“这样会感冒吧。”
  叶修:“……”说得好有道理哦,要给你点个赞么?
  两人在酒吧门外大眼瞪小眼好一阵,最后还是叶修率先败退:“我们……走吧。”
  “好。”
  酒吧附近宾馆林立,阅兵似的排着队等你检阅,叶修对环境没啥坚持,在哪儿还不都是干?当然,清洁还是很重要的。叶修在自己常去的那家及旁边廉价旅馆上挣扎了一下,挣扎的原因为……他不眼瞎,这人有好J,但没钱,看穿着就看得出。
  叶修几大原则:他不嫖人,也不给人嫖。所以,不可能让他自己出钱。
  最终他挑了两百元那间,看向青年:“一人一百,行吧?”敢说不行,管你J多赞,慢走不送!
“嗯。”青年仍无表情,默默点头。

  “这儿。”看起来有些年代的宾馆门口用一个破旧的彩灯显示牌写着:住宿四百、休息两百。
  一个上了年纪的老伯在柜台里看报,客人来了,抬头瞟了一眼,道:“四小时两百。”
“嗯。”叶修从皮夹里掏出一百,搁在桌上,看向青年。
青年依言拿出一张毛爷爷,同样搁在桌上。
老伯也不废话,递过房卡就又看自己的报纸去了,也不知报纸上到底写了啥这么好看。
  叶修拿了房卡,两人上楼,整个过程都没人说话。
  青年身上有股叫人想保持沉默的魔力,但是一言不发不是叶修的本性:“第一次?”
  “嗯。”青年点点头。
  “咔嗒”一声,房门打开,叶修伸手摁亮房灯。
  房间很小,就一张床,一间浴室,以及一对茶几跟座椅。
“想被插,还是插人?”叶修脱下外套,转而在廉价的床上坐下,发出“嘎吱”的一声,很响。
“我今天想被干,所以不管你计划当哪个,都先配合我,以后再给你介绍凶猛有力的大哥哥,好不?”
  “如何,能操我吗?”他嘴巴说着下流话,表情却很清爽。
  都到了这个地步,他保证对方要是说不行,他就把人绑起来强奸了。
看来青年的沉默是骨子里带来的。
“算了,就当你同意了。”叶修搔搔头,沉默寡言到这般程度,也算美德,祈祷他等下在床上也能维持,埋头苦干就好。“我先洗澡。”
浴室的门被关上,周泽楷一脸好奇地打量房间,这是他第一次来宾馆,和网上看到的不太一样,到处都很普通,没有让人眼花缭乱的灯,也没有摇晃的水床。只有很浓重的清洁剂的味道。
他坐到床铺上,床板同样发出“嘎吱”一声,周泽楷被吓了一跳,不敢乱动,一边害怕自己把床坐散架了,一边想着等会儿开始之后这张床也不知道结不结实。
小年轻想得还挺多。
  想到等会儿……他发现自己竟然已经勃起了。
  周泽楷的脸慢慢透出些红晕来。
  裤子里胀胀的,憋得难受,想要先拿出来透透气,又不知对方何时出来,只好打消了念头。
  然后,规规矩矩,坐在那儿等。
  浴室里,叶修给身体简单抹了沐浴露,继而洗去。
  他大致做了些清理,最近致力于找人来一发,饮食都很简单,清理起来不算麻烦。。
  然后,叶修套上T恤、牛仔裤,走出浴室。
  只见青年坐在床沿,正襟危坐,像一个在参加跨国商谈的成功人士。
  他见叶修出来,当即扬眸,却没乱动。
  叶修噗嗤一声笑了:“该你了。”
  青年呆了呆,应了一声。“哦。”
  他和叶修交换,进了满是湿气的浴室。
  趁他洗澡空档,叶修把包里的保险套拿出来,其他宾馆有提供,这附近是同志酒吧,基本的用品都是齐全的,本来保险套宾馆也有,但叶修习惯自己带。
  叶修看了看润滑剂,牌子还行,叶修用过,不会太腻,事后清理也容易,据说还掺了保湿和催情的成分。
  他倒出来,在手心里捂了一会儿,脱下牛仔裤及内裤,抹在胯下,又挤了一点,将一小截手指塞入臀穴,自给自足,给自己扩张。
  “呜……”
  叶修微微喘气,好像……是挺久没做了。
  他的手在后穴里翻搅内部,关节微微弯曲,往会阴处施压,里头便慢慢湿润了,贪婪地吸着手指,空虚的感觉慢慢溢出,叶修白皙的脸开始泛红,“哈呀……”
  “咔嗒”一声,浴室门被打开,叶修喘着气,抽出手指,望向青年……跟他下体,瞬间惊呆了。
  ……OMG!
  对方也被眼前的一幕吓到,视觉上的刺激很直接,看着眼前香艳的一幕,小年轻的下身一股热流涌上,胯部瞬间胀得发疼。
  叶修张大嘴巴,差点拍手,不愧是少年人,反应速度有够快。
青年赤裸着身子,身上还在滴水,阳具就这样竖起来,角度漂亮,茎身粗壮,狰狞的脉络攀附在上面,蓄势待发,是性感的模样。  叶修在内心为青年的好J点赞,并顺带夸赞一下自己这双万里无一的双眼——实在是看得太准了。 
  叶修禁不住诱惑地上前,抬手触摸他结实胸肌,旋即拉下小年轻的头,照着嘴吻了上去。
  周泽楷微微一怔。
  叶修意识到他反应,收回动作:“啊,忘了问,你介意接吻么?”
有些人对上床没意见,但是却不接受接吻,觉得这是爱人之间的亲密行为,叶修倒是没有这样的讲究,但难保青年有。
周泽楷摇摇头,盯着叶修湿润的唇:“不介意。”
“那就好。”叶修笑笑,伸手,攀住青年脖子,嘴唇微张,贴上对方有些湿润的唇瓣。
周泽楷应了,舌瓣与他相缠,吻得很黏。
“唔……”对方的味道,不出所料的……很青涩。
  他对青年上下其手,又吸又咬,玩儿得很是开心,但是因为身高的原因,他不乐意一直用这样的姿势:“能不能把我抱上去?”
  “喔。”
小年轻依言将他放到床上。

几句调戏的话语说罢,便引导着小年轻的手抚上自己的后穴。
  “啊……嗯……”叶修的腰一下子就软了,他后穴处很敏感,轻轻一摸就很有感觉。青年见状,便致力于那处,括约肌不断开合,他刚给自己润滑过,软化得很快,周泽楷很快便将一根手指伸进去,里头热度惊人,十分舒服。
  他的手指比叶修粗一些,再加上是别人的物件,感觉很是不一般,一根能有两根效果,叶修被对方的手指插得全身泛红,嘴里啊啊呻吟。
  周泽楷见状,便更加卖力地挖掘,叶修呜呜地叫——该死,太久没被插,要是被个小年轻用手指给搞到高潮,传出去他就没脸见人了。
  “停……停……”他腰软得不行,身下肉根同样挺起,被青年健壮的小腹压着,又疼又爽,马眼处已经渗出液体了,弄得两人腹部都一片狼藉。
青年很听话,依言停下,等叶修缓过气来。
然后叶修将小年轻推倒在一旁,翻身骑在对方腰间,用自己的囊袋去摩擦对方硬挺的阳具。
低下头亲吻对方脖子、喉结、锁骨、同时揉捏他的胸膛,很不客气掐了把乳首,满意的感受青年身体的紧绷。
周泽楷的心跳很快,咚咚咚的,生平第一次被人这般对待,双手都不知该往什么地方搁,他呆呆的样子,叶修不仅不嫌弃,甚至觉得他很好玩儿。
  叶修一路舔吻,直至青年壮腰,上头是他刚刚分泌的液体。他张嘴吮去,小年轻竖起的阳具几乎快要贴上肚子,那玩意儿实在很长,叶修用手握住,只感觉硬得不行,前端不时渗出些液体,他俯身舔了舔,嗯,涩涩的,但味道并不叫人难以接受,甚至……想多尝尝。
  美色误人呐……叶修一边感叹着,一边亲了上去。
  “唔……”小年轻发出低吟,阳具在叶修口腔内一蹦,差点脱离,后者只好用手握住,固定好,再吞咽。
他是真的很大。
没一会,叶修下巴酸、嘴巴疼,只好先吐出,这才含了一半呢!
  只见那半截肉棒上,全都是他口水,在灯光下水亮水亮的,青筋盘虬卧龙,气势逼人,叶修缓口气,干脆改含为舔,手撑在龟头下方,稳住阳具,从头部亲到根处,用舌尖挑弄囊袋及阳具接连处的凹槽,再从下方舔回来。
  “啾啾啾……”空气中只能听见这羞耻的声音,周泽楷马眼渗出的液体逐渐增多,也更加黏腻。
  叶修这次放缓步调,慢慢含上,不过依旧没有什么改变,大约含了一半,就感觉嘴巴被撑满了。
  “呼啊……”叶修吐出来,吸了好几口气,才又吞入。
  周泽楷:“……”
  对方技术很好……吧,毕竟他没有可比较的对象,在叶修的动作下,他只觉得阴茎胀得不行,被对方这样那样吸了又舔舔了又吸,又麻又疼,尤其精口才被拨弄过,连同囊袋都酥麻了。
  而含着他的那人,口腔湿热,让他很想被整根含住,但他知道自己的那根,不用想也明白这恐怕不好办。
  于是,他不得不绷紧下腹,努力调节呼息,才能使自己不莽撞地在人家嘴里横冲直撞。
  叶修当然感觉到小年轻的紧绷,知他忍得辛苦,男人嘛,最终还是要射出来才是重点,他这样又舔又吸又含,偏偏不给人家一个痛快,也算得上是一种折磨了。
亏得小年轻能忍。
于是,对小年轻的身体十分满意的叶修决定放过他,进入正题,他将自己身上的T恤脱下,把自己的一切全部暴露在对方眼底,白皙的皮肤早已因为情欲而泛着粉红了,真真够得上一句秀色可餐也。青年被晃了眼,一动不动地盯住对方胸前两粒晕红,叶修以为他会揉揉捏捏,结果小年轻完全不动,他很好奇:“怎麽了,对乳头没兴趣?”
不应该吧?
青年一直呆呆地瞅着,声音近乎呢喃:“好像……会坏掉。”
  小小两粒,缀在偏白的胸膛上,乳晕色泽不深,淡淡的,周泽楷简直移不开眼,口干舌燥。
  叶修愣住,仔细端详,发现对方并非在说笑,是真的在疑惑,莫名有点好笑又可爱:“才不会呢。”
  他拉过青年的手,摁在自己胸前。“我喜欢……疼一点的。”
  周泽楷一颤。
  “你可以用力一点,掐它、揉它……”叶修小声道,声音里透着一股腻人的缠绵,“但,不能让我受伤……”
  青年愣了下,随即开始了动作。
  青年吻他眼角、亲他眼皮,然后……吻他的嘴。
  现学现卖,完全是叶修刚刚亲他的方式。
  对方不是很擅长,只会对着叶修的嘴又吸又舔,叶修才不会愣着被他亲呢,他张嘴伸舌,引导对方如何交缠。很快,他眼尾泛红,阳具又硬了三分,明显已经动情──真是奇怪,身经百战的他竟会被这笨拙的青年引诱出全身的情欲。叶修很快就将这归咎为自己很久没找人的原因,心安理得的继续享用着今晚这顿大餐。
  周泽楷一边吻他,一边轻轻掐住他乳首。
  叶修胸口一阵酥麻,那儿被掐住,快感直冲大脑中枢。甚至有些过了,可是,他喜欢。
  很喜欢。
“嗯……”他低吟出声,不自觉挺胸,将自己送往青年手下,任由对方在自己身上肆意动作。
但是——
  “等等,你……你躺下来。”两人都像是被彼此的身体蛊惑了,又是舔又是吸又是摸的,迟迟没有进入主题,叶修后面早就痒得不行了,他忍不住了,想赶快尝尝青年的那根。
  所以,叶修阻止了对方的爱抚,把周泽楷再次按倒在床铺上,细细欣赏他矫健的身躯,充满男性荷尔蒙的胴体,说不出的性感,令他小腹发热。
  青年不安分地看着他,眼神侵略意味十足,看得叶修后背发麻,穴肉都不自觉的收缩起来。青年还想继续舔,但是叶修已经等不及了。
  “等会儿……等你插进来,随你怎麽舔。”
“哦。”青年很期待,眼里都发光了,模样真是像极了小狼狗,看起来凶狠,可是你给他顺顺毛就乖乖的了……让人喜欢得不得了。
  套子是叶修带来的,品质不错,他安抚似地亲亲对方阳具,边揉着饱满的囊袋,把橡胶套慢慢往下拉。狰狞的脉络被蒙上了一层橡胶的颜色,虽然没有那么骇人,但也还在夸张的范围内,叶修都有点替自己的后穴担忧了。
  将润滑液大量淋上,直到对方阳具彻底湿漉,这才行动,以跨坐姿势,张开双腿。
  青年自动自发地握住自己的阳具,固定好,方便叶修自己插入。
两人配合默契,加上叶修经验丰富,知道怎样能得到最大化的快感,等进得差不多之后叶修软着腰让对方继续,因为他快被粗大的阳具给折磨疯了,浑身几乎使不上力气来。
青年应声,一记挺胯,整根阳具顶了大半进去。
  “啊啊、太深了、我不行……肚子好涨……”叶修抱着他,青年的冠状沟刚顶过他前列腺,他差点没撑住,双腿直打颤。
  硬物才进一半多,叶修便有种被捅穿了的感觉,整个后穴被塞得满满的,内里不断收缩,即使隔着一层套子,也能清晰地感受到茎身上凸起的血管,鲜明而烫人。烫得他头晕。叶修低头索吻,缓过一口气来:“行了,你再进来……一点。”
  “好。”剩下的肉棒挺入,似乎是过了那个坎,接下来顺当许多,当臀穴外终于摩擦到粗糙毛发时,叶修便知整根都进去了。
  他胸膛起伏,努力汲取氧气,面色红润,他按了按肚子,在大约横隔膜下方一点位置比划,虚弱朝青年一笑。“你都顶到我这儿了。”
  这仅是一种夸饰,青年看了一眼,便红了脸——等於这人一半上身,都被他插着。
  “你太大了,我不好动,你……自己来?”他原先想用骑乘位,但青年又粗又长,光插着他的腰就瘫了,压根儿使不出力,任处男自己动,这勇气非同小可,不过……叶修对他具有莫名的信心。
  “扶着我,慢慢把我放到床上,这姿势你比较好做。”
  周泽楷依言,可他动作远比叶修设想要细致周到,他一手环着他腰部,一手托住他屁股,就着顶在他体内的态势,轻轻令他仰躺在床铺上。
  叶修眨眼,由下往上瞅他,青年忍得满脸汗水,汇聚到下巴处,积成汗珠。姿势改换,肉具稍稍脱离了一点,叶修仰首,吮去那汗粒,双腿张开,勾在青年腰背上,全然的邀请。
  他想,随他了。
  周泽楷懂了。
  青年忍到极限,终於大开大干,叶修尖叫,直肠被恨恨摩擦,前列腺不停遭受戳弄,叶修舒悦得近乎发狂,无法抑止。“啊啊啊,好胀、顶到了……唔、好棒……要死了……嗯啊……”
  “嗯!啊啊、呀……”过去叫床,多少用来增添气氛,有时候其实并没有舒服到需要尖叫的地步,这回却是真的受不住,自然而然喊出,那音调高昂,饱含媚意,相对青年沉默,只有几声粗喘,叶修甚至有些羞耻,声息渐小。
  周泽楷手肘撑在叶修脸部两边,手掌陷入床铺,下身迅速抽插,原先还不敢太大动作,后来实在憋不住,像悍马一样,猛抽猛干,每次都抽出大半截,再行挺入,茎柱沾了一堆不知名液体,湿润水亮,使他动作更为流畅顺利。
  “呜呜~~”叶修浪叫几回,最终憋了嘴,噎得整张脸都热了,包含鼻头,红通通的。
  周泽楷看得心痒,下身的畅快令他多了些余欲,张嘴含住那人唇瓣,用舌尖挑开他嘴,这嘴一张,叶修便压不住:“啊……啊……啊……那里好……好喜欢……嗯……”
  周泽楷喜欢听,于是便干得更用力,令他发狂一般哀哀尖叫……
  他吻完,拇指插进叶修嘴里,听他口齿不清咿咿呀呀,撑在床铺上的手亦发用力,筋肉鼓胀,他手臂位置刚好卡在叶修两边肩膀上,不管下身多用力顶,叶修身体总被固着,逃都逃不了。
  “慢一点……慢一点……呜……”他告饶,被禁锢在青年身下,不停被操,对方不知哪来气力,叶修全身无力,双腿软软垂在两旁,伴随青年节奏晃动,穴口被撑开、摩擦到极致,过分的快感汇聚,难以抒解,令他哭了出来。
  周泽楷趴在他身上,舔着他的脸、他的眼角、他的耳垂,像个磨蹭主人的忠犬,但性具却很凶悍,丝毫不慢,捣弄他身体最隐密敏感处。
  叶修闭眼,体验那股黏膜被彻底摩擦的快感,舒服得沸腾,啪啪啪的撞击音连同湿漉声响和他停不了的喘息,在廉价破烂的宾馆房里晃荡,这儿隔音要差一点,估计全楼都能听见他被年纪小的青年,摁在床上狠操的声音。
  幻想着遭人围观的淫靡场面,叶修龟眼越发酥麻,尤其青年每一次律动,健壮的小腹总能蹭压过他阳柱。不是最直接的快感,很难言其妙,所以刚才他不都急于用手刺激,但这回不行了,被插得太有感觉,他不想就这样射精,好可怕……
  “呜~~停……停……”叶修手按在青年胸膛上,不断抓挠,想令他动作缓下。“饶了我,我要死了……啊……”
  “嗯。”青年一记狠力顶入,之后便停下。
  “啊!”叶修双目睁大,体内的肉棒刚狠狠往上,擦撞过他精囊,指尖蓦地陷入青年胸膛,印出红痕。
  他肉根胀痛,和被刺激到前列腺那种酥麻麻的快感不同,而是有东西在他内部挤压,连带小腹甚感发酸,很像憋尿憋到极致,急于解放,叶修想射了,他一手绕到身前,套弄阴茎,另一手则无意识在周泽楷身上抚擦,要求疼爱。
  周泽楷晃了晃腰身,叶修低咽一下,但没表示抗议。
  于是他再度律动,前方的快感带动后方收合,叶修体内变得更软更紧更潮湿,周泽楷见他的动作,便想伸手帮忙,不料刚碰触到对方胀硬龟肉,叶修便鸣叫了声:“不、别碰……呀啊──”
  他射了,精液自马眼冲出,力道大得喷湿了两人小腹。
  叶修揪着身下床单,那股激烈的快意使他即便射了精,腰椎仍处麻痹当中,他后穴发颤,吞吐那人阴茎,清楚感受到对方此刻究竟有多硬。
  “换……换个姿势。”叶修没力了,尤其双脚,不停打颤。
  周泽楷阴茎抽出,伞状头离开时,还发出“啵”的一声。
  习惯被占满,如今抽离,小腹那儿空荡得厉害,叶修面红耳赤,喘过气,翻了个身,抽过枕头垫在肚子下,抬高臀部,将被插干到发红的后穴露出。“就这样……插进来……直到你射为止。”
  “嗯。”青年捉住他的腰,仍旧坚硬的性具抵上,再度没入。
  那儿历经抽插,开拓上并无困难,叶修将脸闷在床被里,呜呜地叫着。
  由周泽楷这角度,看见他泛红耳根、黑色的后脑勺、细长的脖子、漂亮的背脊……他伸手探抚,蝴蝶骨形状十分匀称,腰部线条是葫芦状的,尾骨处一点凹陷,衬得屁股亦发挺翘。
  周泽楷一边插,一边亲他脖子、背骨,刚被射在肚腹上的精液由原先的浓稠变成液态,滴滴答答,往下垂落。
  他亦觉快射,用力环住叶修腰腹,胯下狠狠顶送,肉体撞击声就此不绝于耳。
  “嗯……嗯……”叶修怀疑自己正被一头不知餍足的年轻骏马操干,臀肉受拍打至发麻,窄致的洞口撑开到极致,吸附着青年肉根,即便高潮刚过,被摩擦仍很舒服,他前头热意再次蓄积,不免晃起腰来,令性器在棉布上蹭动。
周泽楷很快到达极限,他两下发力,挺动至深处,阳具一胀,在保险套里射了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