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重明鸟x你】换装游戏

Work Text:

经过你的不断研究和实验,废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做出了传说中的琼浆玉露……的代替品。
重明鸟对此感到十分高兴。他饮下味道已经十分相似的玉石溶液后,兴致勃勃地要向你回礼。
你本没想让他回报什么,费心做这种事只是出于对他的喜爱,单纯想讨恋人欢心罢了。
但是重明鸟很坚持,甚至提出了满足你任意一个愿望的诱人报酬。他蓝宝石的眼睛亮晶晶地望着你,期待地等你提出要求。
这磨人的态度……受不了,真受不了,反正你心动得不要不要的。
所以你马上应下了,生怕他反悔。然后你在众多不可言说的愿望中纠结了好一会儿,终于艰难地提出一个:“我想看重明鸟穿我的衣服!”
重明鸟僵住了,他万万没想到你会说出这么一个要求。他内心电闪雷鸣交错,思绪混乱,在拒绝和拒绝之间抉择。
你看出他的犹豫,但你不允许他反悔了。所以你抱住重明鸟的腰,手绕到他身后,拨弄他尾椎的羽根。同时在他怀里抬起头,嘟起嘴撒娇:“拜托你了,就这一次,穿给我一个人看嘛~”
重明鸟被摸得差点软了腰,他望着你写满乞求的水灵灵双眼,心里不断告诉自己:不行!不能答应她!重明鸟你要稳住!这可是男人的尊严问题!
然后他对你坚定地说出了一个字:“好。”
噼啦——
重明鸟听见了自己尊严碎裂的声音。
……
你坐在床上难掩兴奋地盯着衣柜旁的屏风,透过光可以看见那后面有一道朦胧模糊的人影,是重明鸟在更衣。
重明鸟在屏风后端详了手中柔软干净的蓝色衣裙很久,一次又一次地捂脸叹息。但事到如今是没有回头的可能了,他只是故意磨磨蹭蹭的,把动作放得很慢,似乎这样就能等到你说一句“算啦,只是开个玩笑~”
那当然是不可能的。
你无意催促重明鸟,因为你知道无论他心里有多纠结,最终都会宠溺地满足你的要求。这只鸟儿是不会逃走的。
在等待的时间里,你想象着他穿上裙子后会是什么样子。高挑纤细的美人在你预想中是能轻松驾驭任何服装的,说不定百妖乡就此能诞生一位女装大佬……
重明鸟拖延了许多时间,终于小小声说道:“我……穿好了。”他从屏风后探出半个头来,你只能看到他披散的金发间露出单侧下塌的耳羽和紧张到冒汗的脸。
“嗯嗯,出来吧。”你星星眼望他。
重明鸟无奈,深吸一口气,两眼一闭,英勇就义般大步走了出来。
你看着面前认真穿了全套的妖怪,不禁眼前一亮。然后没忍住,笑出了声:“噗……啊不是,我不是在笑你,挺、挺好看的噗哈哈——”
效果和你想象中差太多了。因为你之前兴奋得完全忘记了你们之间的体型差异,所以现在才发觉你的衣服套在他身上小得厉害,布料紧绷的线条暴露了下面肌肉紧实的身材。也是,重明鸟可是能够轻轻松松跳战舞的男性,瘦却极富力量,只是平时的衣着掩盖了他的结实罢了。
重明鸟胸前几乎扣不上的扣子,短了一截的裙子腰线,被翅膀撩起的裙摆,以及穿不进去的鞋子……无一不显示出滑稽感。此时他还窘迫地双手拽着裙子努力不让大腿走光,你却已经笑弯了腰。
重明鸟被你笑得想就地把自己埋了。他转身欲撤回屏风后换下衣服,你见状赶忙上前捉住他的手往回带。重明鸟穿着不合适的鞋本来就重心不稳,再加上这么突然这么用力一拉,使他左右脚一绊,向你的方向摔倒。
你下意识张开双臂抱住重明鸟。而他第一时间扭转了身体,再调动少许妖力,使两人轻巧地跌在了床上,没有受伤。
只是动作间“刺啦”一声突兀响起,是重明鸟身上紧绷的衣裙缝线裂开的声音。甚至有一颗扣子不堪重负的从他胸前弹飞,骨碌碌滚到了床下。
“哈哈哈——”你被这滑稽的一幕逗得又笑了起来,抱着重明鸟伏在他身上颤个不停。
“……真是的!”重明鸟被你压在身下,尴尬得僵硬了一会,然后他抬起双手愤愤地在你头顶胡乱揉了一通,报复性地把你变成了一个鸡窝头。
你笑够了,但是没有起身放开重明鸟。你认真地看向他的脸:“对不起,我不是故意想看你出糗,一开始真的只是觉得你穿女装说不定会好看……还有,谢谢你,你最好了~”
“你这样说我还怎么生气啊……本来只要你能高兴就好啦,弄坏了你的衣服我也很抱歉。”重明鸟摊开手指插入你的发间,重新把你凌乱的头发打理整齐,期间一直笑意盈盈地注视着你的眼睛。
“裙子没关系的,我还有很多一样的。”你享受着他梳理的轻柔动作以及温柔似水的目光。
在如此近的距离观察重明鸟的眼睛,可以清晰的看到湖蓝色的明眸闪烁着莹莹光辉,奇特的重瞳对焦在你的身上,眼神专注而投入,用深情将你盛进眼里。你盯着这双妖异的重瞳,越看越觉得自己在像窥探海底未知的深渊,随着温柔而暖溢的水波逐渐下沉,越陷越深却不自知。
你受到了妖的蛊惑,迷了心智,鬼使神差的说出一句:“重明鸟的眼睛真美……好想舔一下。”
“!?”不等重明鸟为你前半句的夸赞而喜悦,就被你的后半句话惊得颤了一下。
你看着他猛然睁大了眼睛,重瞳不安地游移着,这时才反应过来自己说了一句多么惊世骇俗的话,看来是盯着重瞳看太久导致掉san到大脑坏掉了。你满心羞耻和愧疚,慌张地向重明鸟解释:“我不是那个意思,就当我没说……”
“没关系啊,你想做就做咯。”重明鸟打断了你的话,无措转了一圈的重瞳最终又牢牢定在了你的身上,似是下定了某种决心。
“反正衣服都依你换了……仗着我喜欢你,这种事也不算什么。”他有些红了脸,耳羽动了动。
你没想到重明鸟竟然毫不生气,还轻描淡写地答应了这种……奇怪的要求。
“那、那我轻轻的舔一下?可能会有点不舒服……你忍一下。”你按捺住怦怦直跳的激动内心,先用手小心翼翼地抚上他的眼角。
“……嗯。”重明鸟看着你逐渐靠近,心里不知怎么就慌乱起来。虽然他自己答应得好好的,但被舔眼睛……果然不紧张是不可能的啊。于是他抓紧了裙摆,把柔软的衣料揉成一团,尽力把自己的胆怯和羞意转移到已经破损的衣服上。
指腹撩过重明鸟纤长柔软的睫毛,轻微的痒意同时传进了你们二人的心里,带来触电般的酥麻。两人都紧张得不行,但是没有人想制止此时的行为。
重明鸟的重瞳真的很美,是他送你的珍贵宝石也无法比拟的诱人。而且现在这份美丽也属于了你,将任由你亵玩。
你撑开了重明鸟右眼柔软的上下眼睑,把蓝色的晶体彻底暴露出来,让它无处躲藏。
重明鸟被迫睁大的右眼看到你的粉唇在极近的距离开启,红色的软舌蹭过洁白的齿缘,贴上他暴露在空气中的瞳孔不过是一瞬间的事。异物感让他下意识想闭上眼睛,却被你的手指阻碍了行动,最终只能微微颤动一下眼睫罢了。过近的距离使他只能看到一团暗色的虚影,这虚影是湿润柔软的触感,带着烫人心神的热意,由下至上轻柔地滑过了他的瞳孔。
只一下,不过用温暖夺走了重明鸟的视线零点几秒,就结束了。快得他来不及体会,你就已经撤走了舌头,手指也放了他眼睛自由。
“……就结束了吗?”重明鸟小声的自语。他说不清自己是什么感受,并不如何难受,刚刚那一下只留下了星点滚烫的记忆。他心里对这短暂的互动甚至有些……意犹未尽的遗憾。
重明鸟眨眨眼睛,缓解右眼长时间接触空气的干涩,顺便将心中的怪异不满驱散。不曾想,他自己的泪腺竟泌出了过多的水液,生理性的眼泪随眨眼的动作从眼角滑落。他有些慌地想抹去脸上的泪水,你却在他抬手前先一步动作了。
没有退开太远的唇凑上前接住了那滴滑落的泪水,把透明的水珠吮进嘴里,并顺着它留下的湿痕向上摩挲,最终吻在了重明鸟的眼角,把眼泪拭干了。
“!”重明鸟又被你的动作吓了一跳。
“是咸的呢……这点倒是和人类一样。”你回味似的动动舌尖,做出评价。
“你……”重明鸟下定决心般开口,“你这样捉弄我,超过回礼的范围了,所以我得讨回来一点。”
“好啊,你想做什、唔——”重明鸟突然抬头吻了上来,打断了你的问题。但他的唇只是轻轻贴住你的蹭了蹭,然后就快速地退了开去,柔软一触即逝。
“……”你愣了愣,沉默地等了一会,但重明鸟再无动作了。
你:“重明鸟想做的只有这样吗?”
重明鸟:“诶?”
“如果是我的话,可不会只讨要这点好处……”你说着就低下了头,重新让柔软的唇交叠在一起。
这一次,你的舌主动探入了重明鸟的口中。他毫不设防地开启了门齿,放行了你的入侵。
你舔舐过他的腔壁,敲击他的舌根,弄得重明鸟头皮发麻。他似乎这时才反应过来,调动起自己的舌头与你纠缠在一起,加深了这个吻。“啾啾”的水声蔓延开,两条热舌来回拉锯勾引,齿尖相互厮磨着对方的唇肉,吻得热烈而缠绵,难舍难分。
过了好一会儿,你还不愿意分开,却是重明鸟先有了退意。
“嗯……停、停下,唔嗯,已经足够了,不能再……哈啊……再继续了。”他艰难地在接吻间隙吐出词句,伴随着难以抑制的喘息。
你被重明鸟摁住了肩膀,被迫退开了身体。你同样喘息着:“呼……为什么?”
“再这样下去……我会忍不住的。”他的声音有些沙哑。
你疑惑了一秒,然后注意到他腰下柔软的裙摆撑起了一小顶帐篷,你明白了他的意思。
“有什么关系,我们是恋人了,可以做的。”你自觉做好了这方面的心理准备,作势就要重新吻他。
“不行!”哪知重明鸟更用力地把你推开了距离,坚决的拒绝了。
你没想到他会不愿意,惊讶过后觉得有些受伤,于是你问道:“……重明鸟不喜欢我吗?”
重明鸟见你眼含失落,慌忙地解释:“不是的!我最喜欢你了!”
“我也最喜欢你啊,所以才会渴望更进一步……重明鸟不想和我更亲密一点吗?”你瘪着嘴看他。
“我、我……”重明鸟支支吾吾,“我想的。我早就无数次想亲吻你,拥抱你,触碰你……但是我不能穿成这样开始我们的第一次,太丢脸了……原本应该先有一场浪漫的约会和晚餐,挑一个庄严郑重的晚上,给你留下最好的回忆……”他越说声音越小,脸越来越红。
你望着羞耻得要滴出血来的重明鸟,觉得他可爱得差点要了你的命。他躺在你的身下,金色的及腰长发肆意流淌,敞开的胸口和露在外面的笔直双腿展现的大片肌肤也逐渐变红,蓝色的眼睛与羽尖都紧张得颤抖,被吻得湿润樱红的薄唇还在吐露着甜言蜜语……重明鸟毫无自觉的诱惑着你,这叫你的心跳得越来越快,血液上涌,已经兴奋得无法等到下一次了。
重明鸟明明是比你年长数倍的妖怪,为什么还能纯情成这样……真让人想要更多的欺负他啊。
你的手实践了自己的想法,向下悄悄探去。散开的裙摆防御力为零,被你轻易地掀了起来,在重明鸟还没反应过来之前你又快速地探入了他的内裤,一把捉住了他身下兴奋的家伙。
“唔嗯?!不可以碰、哈啊——”重明鸟被偷袭,滚烫的性器被你微凉的手指触碰的快意使他呻吟出声。他嘴上还想拒绝,但是诚实的肉棒已经又硬了一分。
“时间和场合都不重要的,只要是和重明鸟在一起我就觉得很幸福。重明鸟不管穿什么我都好喜欢,而且……最后都是要脱掉的。”你贴在他的耳边轻语,手上的动作不停,开始上下撸动着玩弄他的性器。
“不行,嗯……啊……”重明鸟被弄得很舒服,但他还在做最后的挣扎。他伸出手擒住你的手腕,试图停止你的动作。
你才不会就这样停止。既然一只手无法自如活动了,干脆让另一只手跟上,继续在内裤中爱抚他性器的柱头,并且变本加厉地叼住他的耳翼轻轻拉扯,舌尖探入羽间,舔舐他绒羽下的皮层,让唾液搅动的水声混杂着诱惑的低语在他耳朵里回荡:“啾咕——来做吧,来做吧,重明鸟。我好喜欢你,啾——喜欢,喜欢~唔,我现在就想要你……重明鸟……啾——”
“唔……呃嗯……”敏感点被毫不留情的刺激着,再加上呢喃爱语的催化,重明鸟感觉自己的大脑都被快感冲击得颤抖起来。他开始控制不住地挺起腰。握住你的手用力得指尖发白,已经分不清是想让你停止还是加大爱抚了。而他另一只手捂上了自己的嘴,似乎是想堵住自己的呻吟,但是急促的呼吸和闷哼泄露了全部的快意。
重明鸟的情绪回馈超明显的,是对你带来的快感完全无法抵挡的样子。这使你内心十分愉悦。
你感觉手中的湿热柱体开始自发跳动起来,渐有爆发的倾向,于是你先停了下来,然后彻底褪下了重明鸟的内裤,终于让他身下被包藏玩弄的可怜家伙见了光。
这时你才算真正认识了“它”。明显是与人类长得不同的,虽然刚才你凭借触感隐约感知到了,但视觉才能给予直观的认知。从底部开始,没有盛精的囊袋,取而代之的是皮肤上的一个开口,性器就是从中突兀地挺出来的。光秃秃的柱体没有皮肤的包裹,呈现光滑的粉色,下粗而上尖,整体并不粗大,就算是最粗的根部也能被你一手轻易的掌握。
平常难道是藏在体内的吗?你对重明鸟这迥异的构造充满好奇,但是现在不是慢慢探究的时候,反正以后你还有很多机会去弄明白。
现在,重明鸟因为你骤停的动作变得心痒难耐,蓬勃的欲望因得不到爱抚而难受得胀痛起来。你看到他的重瞳变得水润泛红,如海中蓝月被夕阳赤色侵蚀,使他变得更加诱人了。
你就是故意晾着他的,坏心眼的在他释放前夺走了他的快感。结果如你所愿的,在甜蜜的短暂饱腹后,重明鸟无法忍耐饥饿和空虚,这时候只要再施加一点点刺激,他就只能失智,只能屈服,只能忠于欲望了。
“重明鸟,你这里都已经兴奋得发抖了呢,是我刚才弄得你很舒服吗?肯定很舒服吧?”你仅用食指绕着他肉棒的尖端画圈,给予微小的抚慰,让他发出难耐的轻喘。
然后你继续施加语言的刺激:“明明你不用忍耐的,两情相悦一起做舒服的事有什么需要犹豫的呢……告诉我,你想要继续吗?”
“……嗯,我想要……所以请你继续吧。”重明鸟早就放弃了抵抗,配合地说出了你想听的话。就算形容狼狈又如何,追寻快感的急切将那种事抛之脑后。
“好~”你满脸坏笑,打算先让他在你手里射一次。
没有了内裤的束缚和重明鸟的阻止,你手上的动作顺畅了很多,灵活的手指搓动摩挲,掌心微微用力合拢套弄,两手同时配合着,将他粉色的热物完全覆盖。
重明鸟保持着被压在身下的姿势,任由你动作,满是驯服的姿态。他的双手抓紧床单制造出深深的皱褶,双腿绷紧支在床上带动腰胯微微向上挺动,使性器在你的手穴里摩擦增加快感。平日里清朗的嗓音变得低沉而富有磁性,没有刻意压制的呻吟宣泄而出:“哈啊……呃嗯……”
“啊,要、要出来了,啊……手、手快拿开。”没有过多久,重明鸟的肉棒勃勃跳动起来,他感觉自己快射了。
“那就射出来吧,射在我的手里……”你早被重明鸟诱得情动不已,榨出他的种液会使你成就感满满。
“啊……哈,不行,会弄脏的。”重明鸟挣扎着想脱离掌控。
“呼——”你往他的耳朵轻轻吹气,更用力地压着他,手上加速,给予最后的刺激。“没关系的。不用忍耐,我会用手好好接住的,射吧,射给我~”
“唔——"重明鸟忍耐不住,咬住牙,一下子就射了出来。
一股股黏稠热液“噗咻咻”地打在你的手心,白浊从指缝间溢出,完全无法握住。你索性将浊液涂抹开,上下滑动柱体,又让尖端射出了一点。
重明鸟本该疲软缩回的性器在你持续的抚弄下只能继续硬挺着。他现在被延续的快感弄得有些失神,你乘机褪下了自己的内裤,对着变小了一点的肉棒坐了下去。
“嗯~”早已湿透的花穴和被精液充分润滑的肉棒碰撞在一起,顺利地结合了,只给你带来了轻微的不适感。你依照自己的步调,试探着慢慢舞动起腰部,带动椎形的肉柱在体内旋轻搅磨擦,使敏感的穴肉体验蹭动和热浪带来的快感。
不得片刻休息的重明鸟又被新一轮的刺激卷入爱欲情潮中。骑在他身上肆意扭动耽于快乐的身影印入重瞳中,使他深感角色错位了,明明你才是魅惑人心的妖物。而他只是被捕获的弱者,被迷得神魂颠倒、忘却自我。
“……真是的。”复杂的情绪翻滚,伴随着过于轻柔的、如隔靴搔痒般的快感刺激使重明鸟深感不满。他想狠狠抽插,击碎你的游刃有余,使你同样失控。冲动愈演愈烈,从他体内长出的肉棒变得更粗更长了。
你对此却毫无察觉,依旧只夹着肉物前端慢慢动作。
重明鸟的双手握上了你的腰,指骨分明的大掌掐住纤细的腰线突然用力向下压去,同时他曲起双膝施力向上一挺腰——
你的花穴瞬间将巨物尽根吞没了。阴阜与他肉肉相贴,穴口被撑得大开,体内的软肉被挤压开拓,而最深处的穹壁被微细的柱端顶住。你被刺激得软了腰、抖着腿,发出失控的呻吟:“啊啊……啊~”
重明鸟只用一记深顶就将你送上了高潮。
一转攻势,他成功扳回一局。只是这还不算完,射过一次的肉棒敏感度下降,抵御着穴肉因高潮而产生的抽搐和紧缩,急促的抽插起来,丝毫不打算给你缓解的机会。你只能被迫软倒在他身上承受接连不断的快感。
没过多久,重明鸟维持着插入的状态抱着你就地一滚,变成他在上你在下的姿势后,架着你的双腿再次抽插起来。这个体位更加方便了他动作,瘦腰快速而有力的挺动着,似乎能晃出残影,跳舞练就的持久度和力量感全部发挥出来,尽情宣泄在你身上。硬实的胯部将细嫩的臀肉碰撞出“啪啪”声响,红了一片。
“啊嗯~太快了……重明鸟,轻一点、啊……不要了……”你尖叫呻吟着,溃不成军。
“呼嗯——应该很舒服才对吧。哈啊……喜欢吗?喜欢吗?”重明鸟同样在剧烈的快感中沉沦,他低下头反复询问着你的感受。
“嗯……喜欢……啊~”你只是被陌生的快感击打得不知所措,刚才的口是心非只是一时混乱罢了。
你抱住了重明鸟的脖子,把言语消抹在亲吻间,阻断自己的退路,只发出“啾啾”的水声与破碎的喘息。
为热烈的交合再舔一把火吧,你是绝对不会认输的。
最后,你在快速的抽插中又一次到达了高潮,紧穴咬得重明鸟也想要射了。他正准备退出,却被你的双腿夹住了腰,推进了深处。
无法阻止的热液喷涌而出,洒在了你的体内。重明鸟错开唇,神情无奈的发出低叹:“哈啊……不应该射……呼……进去的啊……”
“没关系……”你重新寻到他的唇,贴了上去,“啾——我们再来一次吧。”
做爱之于你和重明鸟,将是针锋相对的斗争,你来我往,互相攻陷,永远决不出胜负。
……
“下一次……呃嗯,我做一套合身的裙子……哈啊……再穿给我看吧?”你看着重明鸟身上破烂的衣裙和自己身上同款的蓝色叠在一起,被混乱的爱液浸湿,弄脏得一塌糊涂,都不可能再穿了。
“……绝对不行!我不可能再答应了!”重明鸟这时才反应过来自己还没有脱下过难堪的装束,羞耻上涌,愤愤用力一顶。
“啊啊!”你被激得说不出话,只能发出尖叫了。
但是以后的事谁知道呢。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