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胜出】筑巢

Work Text:

绿谷出久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家时,已经是深夜一点多了,他先去楼底的便利店里买了饭团和打折的便当,电视里播放的是今天英雄人偶又一次打败了敌人的身影。

他把选好的东西放在收银台等店员结账,这个包着围巾满脸疲惫的男人和电视里精神饱满的英雄简直不是同一个人,即使他今天忘记带帽子遮住他标志性的藻绿色卷发,也没有人认出他来。

家里的灯依旧是关着的,绿谷出久一个人坐在餐桌吃完了今天的晚餐,摸黑进了卧室,把脸埋进枕头上放着的一件黑色背心里,试图闻到一点属于他的alpha 的味道。

绿谷出久的alpha 也是一位职业英雄,是他的幼驯染,他们一起长大,上学,成为英雄,从绿谷十五岁分化成Omega 的那一天开始,他每一次的发情期都是爆豪胜己帮他度过的,雄英毕业后两人就结婚了,一起在两人事务所中间的位置买了一套小公寓,除了职英工作太忙外,他们就和普通的情侣一样。

前几天有一个地区说是有一个敌联盟组织,有一位敌人的个性过于奇特,他们没有办法所以从有的事务所调走了几位英雄,爆豪胜己就在其中。

爆豪出差的前天晚上,他们做了很久,从沙发到卧室,从地毯到落地窗,每个地方都留下了黏答答的液体,爆豪咬破他的后颈将体液注入他的身体深处时,绿谷听到了自己喘息声,接着玻璃上的白色液体又流了下来,他身后的地摊也湿了一小块,不知道是爆豪留在他体内的液体流了出来还是他自己分泌的肠液被爆豪挤压了出来。

绿谷那天把两个人的衣服丢进洗衣机里时,私心留了一件爆豪的黑色背心,他记得他被操到失神的时候,只看见一滴汗水顺着爆豪的喉结没入了黑色的背心里。绿谷想要在爆豪离开的这几天里还能闻到他的味道。

他今天不想洗澡,绿谷出久深吸了一口残留的硝烟味,迷迷糊糊地想着。

绿谷今天遇到的敌人个性很厉害,是错乱时间,绿谷想他大概是中了敌人个性的,但身体也没有不舒服的地方,他也就不想去打扰治疗的英雄了。

第二天早上绿谷醒过来的时候感觉全身都不是很舒服,身后的小穴开始分泌液体,额头也稍微有点烫,性器也翘起头想要抚摸。

绿谷想他明明还应该有半个月才到发情期,政府发给英雄的强效抑制剂也没有送过来,他只好先打电话给事务所请了假,然后握着手机钻进属于爆豪胜己的那方衣柜,给他的alpha 打电话。

没人接,一直都是无法接通,绿谷打了好几通电话,都是没人接听,他委屈的差点掉下眼泪,只好把自己蜷成一团缩进爆豪胜己的衣物里,给自己筑了一个充满了洗衣粉和硝烟味道的巢,试图安慰自己。

小胜肯定是在忙才不接电话的,绿谷心里想着,但还是感到委屈,Omega的天性如此,发情期时必须要自己的alphaalpla在场抚慰,他却只有衣服。

爆豪回家的时候看到绿谷的鞋摆在玄关处,还在想绿谷今天为什么没有去事务所,就听到卧室里传来一声抽泣。他把绿谷从衣服里挖出来的时候,绿谷正一只手掐着胸前一一只手在身下抚慰,整个人都染上了粉红色,小腹下的物体翘了很高,却没有流出来一点白色的液体,omega的身体早就习惯了后穴带来的快感,一点点抚慰根本就是隔靴搔痒。

爆豪抱着绿谷放到床上,绿谷便抱住了他的脊背,眼泪汪汪的对他说想要他进来。平干是他便只拉开的裤拉链,迫不及待的进入了他的温柔乡,裤带上的金属头碰上了绿谷的性器,冰冷的触感和后穴的火热形成对比,绿谷小声尖叫着射了出来,后穴也随着收缩,狠狠地夹了爆豪一下,爆豪爽的差点要射出来。

但是他在床上向来恶劣,单手去摸抽屉里的小玩具,那是他前不久去店里买的,回来消毒后还没有用过,倒是今天可以试一-试。

绿谷刚射完,躺在床上喘气,心里还在庆幸小胜今天没有趁他不应期时狠狠草他,随之就看见了爆豪手里拿的东西,那一点点的庆幸变成了惶恐。

“小胜,....这个真的不可以.唔!
爆豪看着被小夹子夹住乳尖的绿谷,恶劣的笑了笑,“废物没有说不得权利,你今天去衣柜里把我的衣服都弄脏了,是要受到惩罚的。

说着,又抽出性器,给绿谷塞了一根按摩棒,柱身上的小凸起又逼出了绿谷的眼泪,后穴还太敏感,受不起一点点的刺激。

爆豪看着绿谷惨兮兮的样子,更加兴奋了,他抱起绿谷,让他跪趴在自己裤裆前,腰部塌下,伸手打开了按摩器的开关,细微的震动从后穴传来,面前的又是自家alpha的性器,绿谷的,脸红的仿佛要滴血一般,看着爆豪坐在那里笑着看自己,他就知道逃不掉了。

性器太大了,绿谷很少给爆豪口,他只能塞进去一小半,用舌头艰难地去舔柱身和头部、双手也握着阴茎上下撸动,尽量把剩下的也塞进嘴里,乳尖的小夹子也是开关控制的,爆豪开了最小档,细微的电流刺入乳尖,仿佛爆豪在用虎牙细细磨着。
发情期的omega是无法被满足的,绿谷觉得身后的按摩棒无法碰到前列腺,- -点一点扭着腰想要让它进入地更深一点, 更加卖力地讨好眼前这根,舌尖顶在马眼上细细研磨,爽的爆豪胜己吸了一口气。

爆豪看见绿谷的小动作,他一边抚摸着绿谷的头发,一边又伸手去够开关,直接推到底部,按摩棒疯狂地震动起来,居然也和胸前的两个夹子- -样,放出细小的电流,刺激地绿谷不由得张大了嘴,呻吟出声。而爆豪胜己就趁着这坤查了一下, 直接将性器全部赛去绿谷口中,好几下射在绿谷的脸上。

那个人明明长了-张清纯的脸,大眼睛,小雀斑,还有软软的头发,现在却眼神迷离,g,雀斑几乎要被红色掩盖,睫毛,嘴角,甚至刘海上,都沾上了白色的精液,看起来,又纯情,又淫易。

爆豪抽出按摩棒,把绿谷抱起来面对穿衣镜方向,捏着他的脸,一点一点抹掉脸上的精液,抹到还在-张-合的小穴旁边,在他耳边低语:“废久,看啊,你现在多像- -个援交女。

然后,在绿谷看镜子里的自己时,一点一点,把性器塞进小穴里,镜子里的绿谷全身赤裸,双腿被分开坐在爆豪性器上,被捏着腰上下起

“摸摸你的乳尖,它们硬了。“爆豪边抽插边说,绿谷双手抓着爆豪的胳膊不愿放开,谁知爆豪就这样停下了,他明明还没有操 深的那个小口处,明明里面还是痒着的,他却不愿意操的更深,非要看着绿谷双手捏住乳尖才愿意接着把性器埋进去。

“好看吗废久,你要看着,我是怎么操你的!爆豪说完,身下动作立刻大了起来,次次操到生殖腔口,发情期的身体早就准备好受孕,没顶记下就被破开了城门,将他放了进来,面更湿,更软,他几乎不想出去。

“给我生个孩子,好不好?”爆豪把头埋在绿谷肩上,问到,身下一次比一比埋得深。

绿谷早就被操的失了神,只知道胡乱点头,眼泪从眼角划落,又被爆豪舔掉。他又狠狠操了几十下,一口咬住绿谷的腺体,注入信息素的同时也向生殖腔里注入了精液,他摸着绿谷微微涨起的小腹,那里已经要开始孕育他们的孩子了。

他抱着绿谷躺在床.上,绿谷在他射精的时候就射了第三次晕过去了,他不愿出去,想堵住流失精液的穴口,好让绿谷能一辈子 拴在他身边,不进行英雄活动,不去执行危险的任务,一子就只待在这个家里,这张床上,被他操,生很多孩子,两个人过平凡又幸福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