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all叶】二三事(双性)part3

Work Text:

坏掉的路灯旁,街角漆黑的小巷深处隐隐传出了些声响,那动静不甚大,却足以吸引从旁经过的路人。
喻文州用嘴死死地堵住身前人的唇舌,男人被堵住了嘴,原本零碎的呻吟顿时只剩下了含糊的嗯啊声。
他顶弄的力道很大,那人单腿站着本就不稳,现在被他撞得十分狼狈,只能拼命地抱紧跟前的人,指骨捏得啪嗒作响。
“唔唔……慢点、你慢点……”
勉强挣脱开男人霸道的唇舌,叶修咬牙切齿道。
身体内部那处隐蔽的甬道被毫不留情地楔开,他已经很久没做过了,被那玩意顶到最深处时涨疼得厉害,这让叶修觉得很不舒服。
“好。”喻文州的语气很温和,可身下的动作却并没有要放缓的趋势,反倒有意无意地朝更深处挺弄了几下。
“靠,你到底行不行啊?……手残就算了,老二也残可就真废了啊!”
叶修被顶得直哆嗦,难得地低声骂了两句脏话,喻文州笑着放缓了动作的幅度,撤出了大半后开始在穴口处小范围地抽送了起来。
这下叶修倒是不喊疼了,不过某人刻意放缓的动作却也好像并不那么尽人意。叶修不满地用手在喻文州的背上捶了好几下,看着很有威慑力,实则连个响都没有。
叶修倒不是心疼这家伙,只是惦记着自己这会还在街边上,声音太大可能会吸引路人的注意,没敢真下手。喻文州却是笑笑,默默承受着叶修那不甚激烈的抗议。
“前戏也不做就插进来,强奸啊你!”
叶修压低了嗓音抱怨,干涩的嗓音带着点情欲的味道,可说出来的话却和调情毫无干系。
“强奸?”
喻文州略带沙哑的声音自耳畔响起,燥热的气息喷在耳廓,让叶修的身体不由自主地颤抖了一下,匆忙避开了他的嘴唇。
感受到叶修不自然的扭头,喻文州的笑容更甚,他的手顺着大腿根摸到两人交合处,那里早已是一片泥泞,汁水泛滥得几乎要顺着大腿往下流了。
喻文州将湿漉漉的手掌举到叶修眼前晃了晃,语调很是遗憾,“我还以为你已经准备好了。”
已经做好了被叶修免费赠送两个白眼的准备,不料下一秒叶修却忽然凑上前来,张嘴含住了喻文州的手指。
喻文州有些意外地看着叶修,叶修垂着眼,毫不在意地用舌头不断地搅弄、吸吮着,将他手上沾染到的蜜液悉数卷入口中,黏糊糊的水声和男人略显急促的喘息在静谧的巷子里显得格外响亮,但谁也没有想去阻止。
半晌后,大概是觉得舔干净了,叶修停下了动作,满脸嫌弃地呸了几下。
“……味道太差了。”叶修的评价很是诚恳。
喻文州低头,恰好看见两个塑料夹隔着衣服夹住叶修胸前两个小小的凸起,似乎比刚刚夹上去的时候更加肿大了一些。
“这里会痛吗?”喻文州轻声问。
“你试试?”
夹在胸前的两个塑料夹子看着疼,其实并不算紧,尚在可承受的范围内。
手上轻轻地拨弄着叶修胸前的夹子,叶修的乳头很敏感,夹子虽然不算太紧,可耐不住被拉扯得难受,躲闪了几下后,发现越躲反而越容易大幅度地牵动到夹子,最后就干脆放弃抵抗,由着喻文州折腾了。
渐渐地,随着叶修慢慢适应了被插入的感觉后,喻文州这样的节奏反倒让他觉得要上不上要下不下的浑身难受起来。
身体深处开始发酸,又麻又痒地让人焦躁不已,直想让什么东西狠狠地插去捣弄几下才好,喻文州却始终只是不紧不慢地在浅处抽动,手指拉扯玩弄着他的乳头,每次拉扯都让叶修身下的小穴收缩得厉害,紧紧地咬住游离在穴口处的肉棒,放松后反而更让人觉得空虚。
“还在外面呢,别磨叽了,速战速决!”
“这样会痛吗?”喻文州很是小心地朝里挤了挤。
“……不。”叶修无语。
“这样呢,行吗?”接着,他又小幅度地挪了挪。
“……”
“会不会……”
喻文州的脸上仍挂着温和的笑容,话说到一半,叶修忽然用自己的那根贴紧着喻文州的小腹暧昧地蹭了几下,这行为暗示得很明白,喻文州却是没有理会叶修的小动作,顶弄的速度不增反减,手掌很是自然地顺着他的衣摆探了进去。
由于缺乏锻炼,叶修的小腹温热而柔软,手感很是不错,喻文州的手指在他的肚脐附近轻轻划弄了几下,就能感受到那个滚烫的甬道痉挛似的收缩。
叶修下意识地抱紧喻文州,想要接纳男人更加疯狂的律动,可等来的却还是男人在极浅处那不急不慢的动作,叶修顿时想骂娘的心都有了。
他急切地将嘴往喻文州唇边凑,却被喻文州不留痕迹地避开,叶修只能闷闷地低下头去,用嘴唇在他的锁骨上泄愤似的磨蹭着,几次张口想要咬下,每每却都在使力前就忽然泄了气。最后,叶修只能用舌头愤恨地舔舐着那被牙齿压出的浅印来表达自己的不满。
“……进来。”微不可查的声音在下方响起。
“嗯?”喻文州的声音有些疑惑。
“别只在外面……”叶修话刚说到一半,喻文州突然俯身似是要去听他在讲什么,本就进得极浅的阴茎现在干脆直接从中抽离,叶修的声音一抖,后边的话顿时就没了。
“还是痛吗?”
喻文州的语气很是温和,听不出是有意还是无意,叶修自然是不会相信他没听见,但也是被喻文州折腾得彻底没了脾气,有气无力地道:“不痛。”声音里满是郁闷。
“那我进来了?”
“赶紧的。”
叶修尽量张开腿准备接受男人的进入,喻文州作势挺身,可在滑腻的穴口滑了好几次也没能进去。
喻文州刚想伸手去扶,叶修却主动握住了他那根,引导着硕大的柱头在湿滑的花瓣间上下摩蹭了一会,对准一个狭窄的缝隙后,叶修尝试着将其推入其中,但原就狭窄的花穴却因为收了先前的刺激而紧缩着,无论他怎么放松,穴肉也依旧紧绷。
叶修深吸了一口气,定了定神后摸索着对准了角度,忽地一使劲,肉茎硬是挤开了那道窄缝,缓缓地插入其中。
感受到下体突然挤进了一个潮热而狭小的甬道,喻文州的呼吸顿时一滞,似乎因为受到了冷落,穴肉比刚才还要更紧、更热,不住地收缩着,内壁贪婪地吮吸个不停,像是在渴求他的进入。
被包裹和挤压的快感让他想要死死地按住叶修,强迫他将双腿张开到极限,露出那个不断吐着淫水的花穴,把自己那根捅进最深处,毫不保留地侵占他的全部。
饶是花穴已经足够湿润,一口气吃进这么粗的东西还是让叶修感到艰难,穴肉像是抽搐了一般不住地紧缩,还没等他缓过劲来,喻文州却猛地将他按在墙上,手臂强硬地将叶修的大腿分得更开,粗实的肉茎毫不留情地贯穿狭窄的内壁。
叶修单腿根本使不上力,整个人只能背靠着墙壁,手臂胡乱地抱着喻文州聊作支撑,感受到花穴深处被巨物入侵,叶修整个人都是一僵,强烈的快感让他几乎忘了呼吸,直到硬物狠狠地撞上内里最柔软的花心时,那抑制不住的呻吟才支离破碎地从口中传出,甚至还带着哭腔,喻文州听了却是更加不留情面地撞击着那脆弱的宫口,叶修已经顾不得声音会不会被其他人听见。
胸前被男人遗忘的两粒痒得发疼,叶修不由自主地伸手去拉扯夹着乳头的塑料卡子,指尖隔着布料在小小的凹陷处摩挲,挺立的奶头被他粗暴的动作拉扯得变形,又痛又爽,却还是让叶修觉得空虚。
粗长的肉棒在肉径中横冲直撞,没有丝毫怜惜,狠狠地摩擦过肉壁上的敏感点后,又直直地撞上饥渴的宫口,深处那个小洞几乎快要被其撞开。
被男人操干到花心的感觉让叶修失控地想要寻求慰藉,嘴唇下意识地朝男人的嘴边送去,最终却碰上了他的手掌。
嘴唇在触碰到滚烫的掌心的一瞬,叶修立即就清醒了过来,眼前的喻文州呼吸急促,眼里带着浓重的欲望,却依旧笑得温和,像一块温润的冰。
叶修闭眼,亲吻着他的手掌,像对待情人那样细细地啄吻。舌头扫过敏感的掌心时,喻文州的手微微颤抖,下意识要抽离,却被叶修一把抓住,舌头贴在掌心缓缓地舔动着。
舌尖扫过指缝的感觉几乎叫人发疯,喻文州失控地按住身下的人,狠狠地冲撞着柔软的甬道,不知何时叶修的双腿都已是环上了他的腰身,喻文州抱着叶修狠狠地顶弄着,无论身下的人如何扭动、恳请自己不要每回都插得那么深,他的每一下撞击依旧执着地落在了那人最为敏感的花心上,像是非得把他的宫口给操开了才罢休。
叶修的本来就敏感,还没几下,他的身体已经开始克制不住地哆嗦,就连哭喊声都变得断断续续起来,喻文州却丝毫没有理会他的意思,感受到他环住自己的手上力道忽然加重,喻文州搂紧了叶修的腰,狠狠地将自己的肉棒埋进更深的地方。
叶修一口咬在喻文州的衣领上,太过激烈的快感几乎让他瞬间就达到了高潮,透明的骚水失禁般喷出,一股脑地浇在男人滚烫的巨物上,可喻文州却没有丝毫要停手的意思,仍旧死死地抓着叶修,不断冲撞着他最柔软的肉道内部,持续的高潮让叶修几乎脱力,只能像溺水的人抱着浮木那样拼命抱紧喻文州不撒手,到最后,就连那极度压抑的呻吟都变得沙哑起来。
随着炙热的液体注入体内,叶修被烫得一哆嗦,穴壁死死地咬紧了男人粗长的肉棒,身下的小嘴像是要将每一滴精华都榨干似的,穴肉不断地蠕动、痉挛地挤弄着套在其中的肉棒。
直至将自己东西全部射给叶修后,喻文州终于是喘着粗气将还充着血的阴茎抽离了他的身体,叶修借着喻文州的力勉强站稳,靠着墙不断地喘着气,下身还笔挺挺地硬着,稀薄的乳白色精液混着透明的蜜液从腿间的小穴涌出,顺着腿就要流下。
叶修匆忙从口袋里掏出一大团皱皱巴巴的卫生纸,很是潦草地擦了擦,刚想提起裤子,却被喻文州一把抓住了手。
“……怎么,还想来?”
叶修虽然看着淡定,可他的声音较平时而言却有些迟缓,眼神也稍显游离,望着喻文州的眼神都是半天才和他对上的,脸上还带着亢奋的潮红,显然还没从高潮后的余韵中缓过劲来。
“你还没射呢。”
叶修刚想开口,却猛然发现喻文州已经蹲下了身,还不及阻止,喻文州却已经握住了他那根,要害被拿捏的感觉让叶修轻颤了一下,身下的兄弟也欢快地跳动了几下。
“腿张开。”喻文州言简意赅地指示。
喻文州握着他的阴茎,手掌包裹着圆润的柱头上下摸了几把,却是没去理会它,反倒提起肉棒,将花穴以及更后面那个隐蔽的入口露了出来。
喻文州看了看他的下身,忽然轻笑,“难怪湿成这样。”
花穴的入口此时已经是一片狼藉,花瓣的顶端红肿充血,鼓鼓地凸着,底下的嫩肉却是软塌塌地泛着水光,被操干了好一阵子已经有些闭不太拢,露出内里那个注满了乳白色精液的小小的孔洞和深粉色的穴肉。
而藏得更深的那处满是褶皱的后穴中,有一根灰色的细绳没入其中,不知已经放了多久,此时已经是沾满了滑落进股缝的淫液,湿淋淋地吊在半空中,随着两个穴口的收缩微微晃动。
“你猜是什么?”
叶修懒洋洋地开口,对于喻文州发现自己后穴里塞了东西没有丝毫意外,反而展示似的把腿张得更开。
被完全暴露在外的花穴在喻文州的注视下有些不自然地收缩个不停,每次挤压,稀薄的白色液体便会被挤出,弄得穴口泥泞不堪,透明的液体顺着股缝流下,挂在那根灰色的短绳上缓缓滴落。
喻文州并没有回答,而是将头凑了过去,伸出舌头轻柔地舔弄了一下叶修臌胀的阴蒂。
叶修没有想到喻文州没有去拽自己后穴含着的东西,反倒突然舔过来,舔的还是最敏感的阴蒂,整个人都是一个哆嗦。
不过很快,叶修就调整了过来,不但没有抗拒喻文州的意思,还主动用手指分开了包裹着那个小小凸起的肉瓣。
他的手因为常年不晒太阳而略显苍白,指甲修剪得极其干净,指尖很细,指骨纤长,骨节小而清晰,好看得几乎有些秀气,此时却用来迎合男人的侵占,甚至主动将剥开敏感的阴蒂,望着这样的叶修,喻文州的呼吸忽然重了起来。
他将小巧的花蒂含在唇间,舌尖时不时地扫过敏感的顶端,叶修被舔得浑身发软,只能抓着他的头发,低垂着脑袋不住地喘息着。偶尔吮吸或是用舌头勾动那个小凸起时,叶修就会发出软而媚的呻吟,阴茎不住地跳动,花穴也淅淅沥沥地淌着水。
舔弄了一阵后,面对这样强烈的刺激,叶修也渐渐适应了起来,不像最初那样被舔个几下就几乎要抓狂,喻文州却也不多在花蒂上流连,转而张嘴将叶修那根被冷落了许久的肉茎含进了嘴里。
叶修呼吸一涩,被温热的口腔包裹的感觉让他忍不住小幅度地挺了挺腰,喻文州单手握着柱身,尽心尽力地舔过敏感的冠状沟,在顶端凹陷的小孔处轻柔地用舌尖顶弄。
手指顺着大腿往上,摸到还在不断分泌汁液的穴口,指腹抚摸着敏感的阴户,叶修受用地轻哼两声,摸到自己身下湿淋淋的蜜洞,手指勾开花瓣,毫不费力地刺进了那个小洞中,没有多久又增加到了两根,插抽弄间把花蜜和精液搅得在穴口堆积起白沫。
明明才刚刚吞下比手指粗上许多的肉棒,可第三根手指无论如何也再无法进入。正当叶修准备放弃时,忽然感到身下发胀,喻文州的手指强行挤进了含了两根手指的甬道中,将小洞的开口撑得浑圆。
比起叶修,喻文州的手指进得更深,在艰难地挤过了幽径的隘口后,便自若地在痒处挑逗了起来,已经成熟的蜜道稍作安抚便迫不及待地分泌出大滴的爱液。喻文州却并不打算就此罢休,第二根手指的指尖不知不觉间也插入小半,四根手指将原本就扯得浑圆的洞口塞得满满当当。
“你轻点……呃……啊……”
察觉到喻文州的意图,叶修却并没有拒绝,反而换用双手,插入在穴肉中的手指尽力朝旁拉开,把狭小的肉缝扯开了一个小口,露出内里汁水充沛的艳红色软肉。
有了叶修的帮住,喻文州两根手指沾了蜜液,很是顺畅地挤进了已经被操干得柔软的雌穴,在里面一寸寸地摸索,似是在寻找什么东西。
“唔、你别弄那里……”叶修察觉到他想做什么,嘴里拒绝,手却将肉洞扯得更开,以方便男人的侵占。
忽然,在手指按过内壁褶皱的某处时,叶修突然一颤,喻文州能明显地感受口中的那根到愈发膨大起来,就连花穴也流出了不少温热的蜜液在他手心。
喻文州知道自己找对了地方,他一边按弄着那处,一边用拇指的指腹摩挲着叶修被舔弄得更加肿大的花蒂,叶修被他弄得腿软,要不是有个墙靠着,此时他肯定已经坐到了地上。
就在他快忍不住要射时,喻文州却忽然抽出了插在穴中的手指,手指拔出时已经湿透,甚至还带出了一丝透明的黏液。
体内的东西忽然抽离,叶修茫然地睁开眼,只觉得喻文州的手朝着他身后更加隐蔽的洞口探去,轻易地拽住了那根灰色的细绳。
喻文州轻轻地拽动了一下陷在后穴中的绳子,也不知牵动了里面什么东西,叶修忍不住挺了挺腰,将自己的东西朝喻文州温热的口腔中送去。
沾满淫水的手指很轻易地就没入了一个指节,感受到肠壁的柔软和湿润,喻文州知道叶修已经做好了润滑,于是也不再试探,两根手指顺利地插入其中,没多深就摸到一个圆乎乎的东西,用手指试探性地往里一推,只听上方叶修倒吸了一口凉气,嘴里的阴茎又是胀大了些许。
喻文州将叶修的那根吞得很深,几乎要顶到嗓子眼,他不常做这种事,眼角微微渗出生理性的泪水,舌头仍然乖顺地一寸寸舔舐着,手上的动作却是不停,玩弄着后庭中浑圆的小球,时而用指尖推得极深,时而突然扯出大半。
“别、别含那么进,我忍、不住……”叶修的语气变得有些急促起来,滚烫的肠壁饥渴地紧紧缠绕住男人的手指,挤得喻文州的动作有些艰难,却还是固执地拉扯小球不断刺激叶修后穴的敏感点,并将男人的肉根吞得很深。
叶修忽然按住了喻文州的后脑,抓着他的头发就在柔软的口腔中挺弄了起来,圆润的头部戳得喻文州一阵反胃,生理性的泪水模糊了视野,他却拼命忍住逃离的冲动,任由叶修失控地抽动。
在即将射出的一瞬,叶修猛然推开喻文州,却反被喻文州按住了手,没能来得及拔出,系数射在了他柔软的口腔当中。
“……不好意思,失误了。”
叶修的气息凌乱,来不及去管自己还裸露在外的下身,连忙蹲下身去给喻文州递纸。
“来,擦擦……”
只见喻文州的喉结微微一动,叶修愣住,喻文州却好似什么也没发生似的,指尖抹了抹自己嘴角溢出的淡白色液体,一边起身一边微笑着道,“味道的确不怎么样。”
叶修还没来得及诧异,整个人被扯得一个趔趄,后背已经贴上了一个滚烫的身体,双腿被膝盖强行分开,硬邦邦的巨物隔着裤子贴在没有丝毫遮掩的花穴上,有意无意地顶弄个不停,男人喘息贴着耳根子,炙热的气息烫得叶修花穴又是不争气得一潮。
“你……”叶修张嘴想要说些什么,却终究什么也没有说,任他胡乱地抚摸自己的身体。
“嗯。”
喻文州却是应了声。紧紧地搂着怀里的人,粗暴地扯下他胸前的夹子,叶修吃痛地闷哼了一声,温热的手掌已经隔着衣服揉捏着他的前胸和上面已经肿大的凸起,不久又摸进了他的衣服里,指尖按上了肿大的乳头。
小小的奶头此时硬得犹如小石子,被滚烫的掌心搓揉还不够,又夹在指缝间肆意拉扯,刚刚高潮、身体异常敏感的身体哪里受得被这样逗弄抚摸乳头,叶修去制止喻文州的手,却反被他抓了在自己胸前一阵乱摸,捏着饱满的乳尖掐弄个不停。
光是玩弄敏感的乳首还嫌不够,手指探入下身的隐蔽之处,翻开花穴寻到包裹其中的阴蒂,拇指狠狠地碾过那颗臌胀的阴蒂,强烈的刺激让叶修几乎要跳起来,可怜的小肉粒跳动了几下,却是臌胀得更加厉害。
“可能会有点疼。”喻文州捏着叶修胸前和花瓣间小小的凸起,柔声道。
“啊?……靠!”
叶修还没来得及有所反应,下身的肉珠却倏地一疼,叶修抑制不住地低低哀鸣起来,可肉棒却违心地更加挺翘了几分。
喻文州笑着拨弄了一下夹着花蒂的小夹子,原本还能勉强站立的叶修腿一软,直接坐在了他的大腿上,喻文州有些诧异,忍不住又轻轻地扯了几下,这下叶修没什么反应,喻文州却觉得自己大腿上忽地一湿。
叶修已经说不出话来。在过于清晰的快感的冲击下,透明的淫水失禁似的不断顺着腿根朝下涌去,尽数落在了充当座椅的喻文州的腿上。
“看来今晚的宵夜是吃不成了。”喻文州有些遗憾地吻了吻叶修的滚烫耳根,轻声道,“我从后面进来了?”
“不……”话音未落,叶修却已经被喻文州面朝墙按住,滚烫的肉刃瞬间贯穿了他的身体,在滚烫的肉径中大幅度地进出,水声噗嗤作响,两人却已经无暇顾及这些。
叶修根本站不住,只能用手臂勉强撑着墙壁,整个花穴已经在男人的操干下开得烂熟,原本促狭地贴合着的肉瓣已经绽开,呈现出诱人的媚红,将深处那个被男人的巨物撑开的小口清晰地暴露在空气中。
肉棒抽插间牵动穴肉时,就连后穴也受到牵扯,肠肉带动里面的拉珠不断刺激最敏感的那点,就像是同时被两个阴茎操穴似的,叶修刚刚才射过的肉棒竟然又是颤颤巍巍地站起。
“啊……别用这个姿势……我、我受不了、啊……”叶修的嗓子已经干涩得沙哑。
他的花径本就偏短,加之体位的变化,原本要插得极深方可顶到穴心的肉茎现在轻易就能顶到最内侧的软肉,硕大的龟头狠狠地研磨狭窄的宫口,进入到最深处时竟然还有一截在外面,抽插时囊袋打在夹着阴蒂的塑料夹上,把小小的肉粒扯得又痛又爽。
“慢点、我受不了……啊……你轻、呃,点……”
被同时拉扯阴蒂和顶弄花心的感觉让叶修几乎要疯,他向身后伸手,却摸到了满手二人结合处滑腻的黏液,此时像水一样已经流到了膝弯,可花穴仍在不断流着情液。
他握着那根凶狠的肉刃,想要阻止男人的过于深入侵犯,阴茎在指缝间抽动,囊袋撞击着手掌,感受到硬物的尺寸,叶修难以想象自己身下的那个小洞是怎么将这么大的东西给吃进去的。
“放松,让我进去……”喻文州的声音依旧温和,叶修本来只是嫌被顶难受了才想稍加阻止,一听喻文州这话却是说什么也不肯放手了。
也怪隔了太久没做,叶修竟然差点忘了,自从被喻文州发现后入式能够捅开他的花心,几乎每次做爱他都要插进叶修脆弱而敏感的宫口内射。
“别在这里,我受不了。”叶修低低地道。他已经有很久没做了,光是花穴被进入已经很艰难,更别提狭窄的花心。
“放松点,不会很痛的。”
喻文州的声音依旧轻柔,手下却恶意地拉扯夹着他阴蒂的夹子,蜜穴受了刺激开始疯狂地收缩挤压其中的肉根,叶修阻止肉棒的手顿时改去护住自己脆弱的花珠,喻文州一个挺弄,便又轻易地顶住了那个柔软的肉心,又软又滑,中心似有个凹陷,如同一张小嘴不断吮吸敏感的前段,在男人疯狂的撞击下,似乎渐渐被顶开了些许。
敏感的内里被这样粗暴地顶撞,叶修已经分不清是疼还是爽,整个人绷得死紧,生怕男人的东西忽然就将宫口给挤开。
“还差一点。”喻文州低声道。
他抱住叶修僵硬的身体,在他耳后细细啄吻,右手拉高叶修衣摆,肆意地揉捏叶修暴露在外红肿的奶头和平坦却柔软的胸脯,抓住他的手,迫使他从前方抚摸两人结合的部分,感受已经被撑得浑圆的穴口,以及插在穴肉中粗长的肉棒。
阴蒂上的塑料夹子早已被蜜水打湿,指尖轻轻地弹动便会让叶修战栗不已,身体渐渐放松下来,跟随喻文州挺进的节奏摆动腰,骚洞吸吮似的蠕动个不停,紧紧地裹住肉棒,主动把花心往龟头上送去。
“啊……别扯……嗯……啊……我……好胀……啊!”突如其来的疼痛让叶修死死地咬住牙关,肉棒像是撕开了他的身体似的,狭小的孔洞被强行进入,这样的疼痛无论是第几次都让叶修觉得浑身难受。
喻文州紧紧地抱着叶修,此时眼睛都有些发红。插进花心的快感实在太过强烈,他竭力克制才没在插入的瞬间射精。
抓着叶修的腰,将肉茎剩余的部分缓缓插入。叶修疼得想用手挠墙,被喻文州一把抓住按在身后,小幅度地挺起了腰,。
“……妈的……禽兽啊你……插这么深……”叶修痛极,见喻文州根本没打算给他缓冲的时间,最后也是忍不住骂起了脏话挣扎了起来。
“别乱动……”
喻文州那边却是忍得辛苦,拼了命地按住叶修,花心实在太过紧致,他光是抽送已经很艰难了,照叶修这么个动法,他三两下就得交代出去。
这疼痛来得突然,去得也快,还没等喻文州动几下,巨大的快感已然取代了疼痛,从身体的深处扩散开来,被操开的宫口又胀又麻,肉棒的每一下研磨都好像勾到了身体里最痒的地方。
叶修渐渐开始失控地扭动起腰,喻文州见叶修已经适应被插花心,便也不再忍耐,大幅度地抽送起来。
“快点……啊、好痒,别磨那里、啊……太深了……”叶修的声音已经听不出是在哭还是在叫,满口胡话,要和不要地乱叫着。
肉茎不断在花心内外进出,硬是将宫口给彻底操开,成了一个小小的圆洞,粗大的龟头刚刚抽离,转瞬又挺入其中,挤开狭小的宫颈,贴合着软肉不断抽插。
习惯了快感的身体根本受不了这样的刺激,高潮来得又凶又猛,叶修整个人都快跪在了地上,现在被喻文州强行抓着胯部,只能勉强推住墙,维持着一个头地臀高的怪异姿势,骚水却始终顺着二人交合的部位流个不停。
喻文州一边在他的花心中不断抽插,一边摩挲着他的后穴,手指若有若无地勾扯着深埋在体内的珠串,而后猛然将灰色的细绳连同内里的拉珠一起拽出,同时将自己的东西深深插入穴心深处,操开宫口在最深处射了出来。
几乎是在拉珠被扯出的那一瞬间,叶修射了。与其说是射,精液更像是涌出来似的,斑斑点点的精液落在叶修胸腹上。
男人射出的东西烫得他用花穴再次高潮,接连高潮的花穴里几乎不能再分泌出什么东西,只是不断抽搐着,喻文州却毫不怜惜地用手去拉扯他已经被夹得红肿的阴蒂,刺激花心死死咬住还在持续射精的阴茎。
喻文州紧搂着叶修,直至将自己的体液全部灌进腹中,也不将肉根抽出,只是若有所思地玩弄着阴蒂上小小的夹子。
“我警告你……”
“嗯?”
夹子被倏地扯下,在叶修的吃痛的骂声中,喻文州小心地将自己半软的肉茎从叶修体内抽出,一股透明的汁水在没了阻碍后也随之流出,里面却几乎没有乳白色的精液。
手指探入其中,左右抠挖半晌,把怀里的人弄得又是高潮了一次,直到确认没有精液流出才微笑着向叶修展示自己一塌糊涂的手。
“变态。”叶修嗤笑,自己两条腿却是软得站也站不住,只能扶着他称之为变态的人。
喻文州毫不在意地低头,突然凑过去吸吮他的乳头,叶修闷哼一声,连忙推搡喻文州。
“得了吧,明天还有比赛呢!”叶修可真是怕了这家伙了。
“帮你清理一下。”喻文州笑得温和。
叶修低头,只见自己的胸膛、小腹都是一片狼藉,尤其是两个乳头,都是又红又肿,还沾了不少精液。
“……”
良久,城市中某条隐蔽的小巷中。没有路灯,没有路人,夜里却隐隐传出了一些奇怪的声响。
“……喂,你小子摸哪呢?……妈蛋……别舔、拿开!……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