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与你直到世界尽头

Work Text:

在万事万物的终焉,聚魔之地,什么样的龙都会出现。那个只能在传说中听闻的歼世灭尽龙,也会出现在此地。
猎人已经不是新手了,他见过的龙不少,见识过的伙伴现场逃跑的场面更不少。这不,在歼世灭尽龙刚刚出现的那一瞬间,刚刚还在他周围唠唠叨叨的指导员也好,拍着胸脯表示他绝对能迎战古龙的大团长也好,全都一溜烟跑没了影。猎人嗐地叹了一口气,提起太刀,准备迎战这条不一样的特殊灭尽龙。
歼世灭尽龙和普通的灭尽龙不太一样。它的身体比猎人想象中的要大一些,头上的两只角里有一个泛着白,左半边翅膀上的倒刺也略微显白。它如以前的那些灭尽龙一样,身上长满了倒刺,但是在它蝙蝠一样的羽翼上,黑刺与白刺错落有致地分布,加上它头上朝天弯曲的镰刀状大角,使得歼世灭尽龙比以往都更要像一个恶魔。
那只歼世灭尽龙一闻到猎人的气息,便仰天长啸了一声,尖锐的牙齿散发出铁锈的味道。它一开场就张开它的双翅,飞在半空中,紧接着如同猛禽狩猎一样,立刻朝猎人猛扑而来,试图用它的肉爪拍死小苍蝇一样的猎人。猎人的动作很灵活,他很快躲过了攻击,甚至利用这次攻击给他的太刀开了刃。歼世灭尽龙转了个身,上下抖动它的翅膀,在不远处将身上的倒刺如同飞镖一样地射出。猎人想要翻滚,却没有躲过箭雨一般密集的倒刺,那些刺深深地扎进猎人的小腿处,让他腿上的筋肉外翻,裂开了一个可怖的洞,血液从里头汩汩地流出来。
——我操,这灭尽龙倒刺还会出血的。
猎人在心里骂了一声,急忙蹲了下来,手忙脚乱地找他的回复药剂。可是歼世灭尽龙是不会放过他的。猎人在上位狩猎中无情地欺负了多少只普通灭尽龙,这只歼世灭尽龙就有多么不想放过这个手头的人形玩物。猎人嘴里的回复药还没吞下去,歼世灭尽龙大吼了一声,那声音使得周围珊瑚台的岩石都掉下来几枚,也把猎人喝了一半的回复药全部震了出来。猎人还在剧烈的咳嗽,歼世灭尽龙紧接着又狠狠地给了猎人一掌,坚硬的肉垫以及尖锐的爪子几乎挠穿了猎人的脊椎骨。猎人快被打晕了,他身上到处都在流血,洁白的外衫全部浸红。
因为连续被歼世灭尽龙攻击太多次,猎人已经完全看不清前面的东西了,他站在原地,像傻子一样动弹不得。在头晕目眩中,猎人从兜中摸出一颗秘药,在内心里祈祷灭尽龙不要再给他最后一下致命的攻击。在他眼前恢复清明的那一刻,他看见歼世灭尽龙的大角几乎要触到他的鼻尖,金色的眼睛恶狠狠地对着他的脑袋,它的一只爪子上的倒刺勾住猎人的衣领,像狼一样磨着牙。猎人半躺在地上,一时之间不知道是否应该起身——毕竟他刚刚才吃下一颗秘药。歼世灭尽龙突然长啸了一声,猎人觉得自己的耳膜都要被震破了。他捂住耳朵,却看见灭尽龙又一次张开了翅膀飞在半空中,抬起它的肉掌。
——这下真的要猫车。
猎人闭上眼睛,等待他的最后一刻。然而却有什么彻骨寒冷的冰霜掉在他的脸上,将猎人从自我逃避中冻到清醒。一声更为尖利的龙吼响起,一时天地为之聚变,冰霜与雪雨纷纷扬扬地洒了下来,染白了粉红的陆珊瑚台地。
发现冰咒龙!
霜蓝色的冰之王者拍打着用冰凝成的翅膀,从陆珊瑚台地的上空缓缓降落。它全身晶莹剔透的鳞片在阳光下泛着清澈的蓝紫色光辉,藏蓝色的眼睛蔑视着一切。
冰咒龙的出现完全激发了歼世灭尽龙的战斗欲。歼世灭尽龙尾巴洋洋洒洒地一甩,愤然改变它攻击的方向。刚才还被灭尽龙按在地面上反复摩擦的猎人,此刻就像只刚被骑完就不幸被杀害的猫晰龙一样,整个人蜷缩成一团,被甩了出去了十几米。
猎人以前见过灭尽龙和炎王龙缠斗的模样。它们互相揪着对方的翅膀,如太极的阴阳两极一般旋转着扭打,最后以炎王龙倒在地上抽搐不止为结局。但是猎人从未想过冰咒龙也可以参与这种野蛮的撕咬。尽管灭尽龙从来都是好斗的种类,它可以出现在任何能够发生斗争的地方,它的爪子上有无尽的古龙血与人类的血,它不介意去杀害其他的生命,正如它也不介意别人前来杀它一样,这种强烈的欲望在歼世灭尽龙身上体现得更加淋漓尽致。但是冰咒龙并不是这种好斗的龙,它甚至没有对其他龙种的攻击欲望。与钢龙类似,它对其他龙类和人类都不屑一顾。冰咒龙比钢龙还要孤僻一些,它居住在冰原最深处,无人的寒冰洞穴之中。
面对没有攻击欲望的龙种,是否应该随意杀害呢?当猎人还是个新手猎人的时候,他深深困扰于这个问题。曾经,他在睡觉的龙身边放下大爆炸桶的时候,他的手会迟疑那么一秒。猎人前几周才在前线据点击破过冰咒龙。在前线据点的时候,猎人们曾经用阴险的诡计将冰咒龙的手脚捆住,并用击龙枪刺穿它的胸口。那时候的冰咒龙因为无法挣脱人类的恶意,只能无助地冲向前线据点的木栅栏,在悲哀的长啸中失去意识,毫无颜面地倒在地上,连寒冰一样的鳞片都失去光辉。冰咒龙活着的时候有多么光辉,寒冷,坚不可摧,它死掉的那一刻就有多么难堪。
冰咒龙很强大,而歼世灭尽龙更强大。猎人深知这一点,所以当这两只龙完全缠斗起来的时候,猎人完全看不清故事的走向。
壮丽的贵人也会被来自世界尽头的恶魔按倒在地上,失去它的一切光泽吗?
猎人穿上了他的隐蔽衣装,躲到周围的小灌木丛里。此时,冰咒龙在天上张开宽阔的翅膀,麾下的冰鳞耀眼,它的嘴中呼出寒气,将歼世灭尽龙半百的倒刺吹得更白。然而,歼世灭尽龙并不会给他的对手过多机会。在它眼里,一切都必须被破坏殆尽。歼世灭尽龙怒吼一声,一巴掌拍上冰咒龙的脚跟,再以后脚助力跳起,用散发着血腥气味的獠牙咬住冰咒龙的翅膀,硬生生把冰咒龙从天上扯了下来。但是冰咒龙并不会那么轻易被打倒,它旋转着再次起身,向前吐出冰霜之气。
歼世灭尽龙并不害怕这种冰冷的吐息,毕竟它连比它大了接近十倍的天地煌啼龙都敢扑上去扭打,连炎王龙的核爆都不曾让它退缩几分。灭尽龙一爪揪住了冰咒龙的头部,又猛地一挠,刮下了好几十片晶莹剔透的龙鳞。冰咒龙冰蓝色的眼眶被划了一道,它瞎了一只眼。歼世灭尽龙舔着掌间的血,抖了抖身子,把身上的黑刺和白刺一并迸射出来,那些刀锋一样的刺全部扎进冰咒龙的胸口。冰咒龙又一次起身,在地上吹出一片又一片冰的涟漪,但这对歼世灭尽龙没有任何作用——灭尽龙与它同时起飞,用它黑白相间的大角撞向冰咒龙,一巴掌把冰咒龙击打在陆珊瑚台地的矿脉上。
部位破坏!
那些矿脉确实狠狠地扎穿了冰咒龙的翅膀。冰咒龙从墙上滑下,侧躺在地上,抽搐不止。但是歼世灭尽龙怎么会放过它呢?它仰天长啸了一声,飞扑到了还在地上无法动弹的冰咒龙身上,用獠牙撕扯着它冰蓝色的翅膀。灭尽龙每撕扯一下,它的牙齿间就发出冰块被咬碎的声音。很快,灭尽龙用爪子把冰咒龙提起,把它按在岩石山上,一次又一次将它的脑袋撞向岩石。
破坏,破坏,破坏。见者杀,生者死!
歼世灭尽龙像是在狂笑一般再次大吼,它展开恶魔一样的黑白双翅,在空中傲慢地盘旋。
但冰咒龙并没有抽搐很久。待它从晕眩中恢复后,它抖了抖身体,一跃而起,用冰霜的锐爪揪住灭尽龙的身体,用它的喙啄着灭尽龙的胸口肉。它同样把灭尽龙从空中拽了下来,并同时在地上吹出冰霜,试图将歼世灭尽龙冻伤。
歼世灭尽龙没有想到刚刚被打趴下的对手还有能力再次起身,它在冰冻的痛苦中哀嚎了一声,却没有停下它攻击的步伐。歼世灭尽龙用肉掌拍打着冰咒龙的身体,冰咒龙用霜之吐息回敬,又以它锋利的尾巴刺向灭尽龙的身体。在某一时刻,它们互相撕咬着对方的脖颈处,头对着头,四只翅膀互相重叠,黑白暗色迎着冰蓝色。两只龙一同发出挑衅的长啸,一个尖锐,一个低沉。它们绕着陆珊瑚台地的斜坡周旋着,等待着出手的时机。
“让他们互相撞啊,憨批。”在猎人躲在灌木丛里看得津津有味的时候,他突然被人大力抓着头发提了起来。他抬头,一位扛着重弩的女性猎人站在他身边,那人满脸都是鄙夷的神情。
重弩猎人采了一颗水球罐,踏着旁边的岩石,用勾爪稳稳地勾住冰咒龙的头,并使劲地把它的头撞向灭尽龙。只见灭尽龙的獠牙重重地怼上了冰咒龙的鸟喙,头顶的黑白大角与冰咒龙的冰霜角相互交叉,它们撞在一块,一起倒在地上,一同抽搐不止。
“学着点。”
重弩猎人朝猎人吹了声口哨。重弩猎人在龙倒地时,立刻装上扩散弹,在弩枪的机械声中,炸弹的火光四射,两条龙在人类的恶意中飘零。这时,从高高的台地上又跳下来一位大锤猎人和一个大剑猎人,他们都趁着两只龙在地上毫无防备的时候,猛烈地殴打着它们的头部。
歼世灭尽龙的倒刺被枪炮击破,头上的黑白角一个又一个地断掉。冰咒龙头上的锐角被大锤敲得坑坑洼洼。大剑猎人在真蓄后断了灭尽龙的尾巴,歼世灭尽龙哀嚎着再次倒退两步,而在它一旁的冰咒龙则在重弩猎人的火力下无法起身。
黑白倒刺的恶魔与霜冻的华丽贵人皆沦为人类手中的玩物。在和平又快乐的音乐声中,这两条龙一起死在了陆珊瑚台地的斜坡上。冰咒龙的尸体一如既往地失去它冰霜的光泽,像褪色的娃娃一样侧倒在地上,歼世灭尽龙则像败家犬一样趴在地上,任人宰割。
猎人看得目瞪口呆,直到被重弩猎人揪着耳朵去挖尸体的时候才缓过神来。
世界末日会来临吗?猎人不知道,他和那些猎人们一起剜着古龙即将腐烂的尸体。他搞不明白那些高高在上的龙是如何败在人类的手中的。假设万事万物都有终焉,那猎人的终焉也会是如此没有光泽,任人摆布的结局吗?
“想什么呢你,你这不是活着的时候就在任龙摆布吗?人类屠龙,何错之有。”像是看穿猎人心思一般,重弩猎人拍了拍猎人的肩膀。
“龙是让剑更加锋利的工具,而我们也是它们的猎物。我们互相杀害,正如它们互相杀害一样,在杀与被杀的轮回中,永无止境。”
猎人沉默地点了点头,他在龙的腐肉里到处摸索,可是只摸出来一些普通的素材。
——嗐,今天也没有挖到古龙的大宝玉。

F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