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水仙破车

Work Text:

宴会。

 

冯笑笑穿着高开叉黑色鱼尾裙,踩着小高跟,优雅地走向蓝斯洛。“斯洛哥,今天的主人公呢?我们蓝家小公主在哪?”蓝斯春看着眼前樱粉色头发的女孩。冯笑笑,冯家大小姐,继承人。蓝斯洛是看着冯笑笑和自家妹妹长大的,也知道冯笑笑对自家妹妹那不可说的情愫。

 

“接下来,请我们宴会的主角出场。”宴会主持这一句话,让嘈杂的会场安静了下来,在场的来宾的目光都被楼梯上缓缓走下来的可人儿吸引。

 

银色系带高跟脚趾圆润可爱,纤细的脚踝,从裤管中间开叉的条纹阔腿裤,下楼时白皙紧实的大腿若隐若现,黑色毛料短外套遮挡住除脖子外内搭黑色吊带露出的风光。

 

冯笑笑双眼微眯露出危险的神情,走上前去,递出左手。感受到左手的重量,满意地勾起嘴角。

 

“笑笑,幸好有你在,我穿成这样好不习惯,是不是很不好看?”蓝斯春俏皮地吐下舌头。

 

“对啊,幸好我在。”冯笑笑一瞬不瞬地盯着蓝斯春粉嫩的舌头和因为害羞微红的脸颊,嗓子微哑。

“嗯?”

“没什么,你今天晚上,很好看。”

蓝家小公主的生日宴,多得是应酬。

蓝斯春不擅长这些表面功夫,来宾或是假意巴结或是真心祝福,敬的酒都被冯笑笑挡了去。

“斯春,我有点醉了。”宴会结束,冯笑笑趴在蓝斯春的肩头。

“笑笑,你今晚住我家吧。”蓝斯春感觉到耳朵旁的呼吸,偏过头对冯笑笑说。

“行啊,但我要和你一起睡。”
冯笑笑抬手搂住蓝斯春的腰,将两人的距离拉进。

“当然。”蓝斯春感觉后背紧贴的柔软,头向冯笑笑靠近,一点,一点,就要碰到冯笑笑的唇。

 

“斯春,我今晚给你挡了那么多酒,你总得陪我喝一杯吧。”冯笑笑突然拉开两人的距离,拿起一杯红酒,食指摩擦着杯壁,神色晦暗不明。

“笑笑,你知道的,我一杯倒。”蓝斯春慌了,她今晚还有很多事要做呢。

“我十八岁的公主,陪我喝一杯吧。”
冯笑笑从不逼迫蓝斯春,今晚,是个意外。
蓝斯春被气势全开的冯笑笑震住,仰头喝下了那杯红酒。

冯笑笑盯着蓝斯春脖子,舔了舔唇。

“笑笑,我有点晕。”
“没事,我扶你到床上去。”

(纯洁的孩子就到这吧)

冯笑笑将蓝斯春放在床上,脱下蓝斯春的高跟鞋。手指从蓝斯春纤细的脚踝滑进大腿内侧。

“嗯~笑笑。”蓝斯春挺起身子,抓住冯笑笑的手。

“不喜欢从下?那我们从上面开始。”冯笑笑对着蓝斯春的耳朵吹气,舔着蓝斯春耳垂上的耳洞,得了趣,惹得蓝斯春一阵轻颤。

“笑笑,亲我。”
唾液交换的声音,在空旷的房间,异常地响亮。蓝斯春脸颊又红一分。

冯笑笑脱去蓝斯春的外套,将内搭的黑色吊带向上推,黑色蕾丝乳罩衬得乳肉愈发白嫩。

“斯春不小。”
“是真大。”
“怎么大的?”
“不知道是谁,嘴上说着看我盖好被子没,结果半夜趁我睡着,给揉大的。”

“你知道?”冯笑笑解扣的动作停住。
“动静那么大,谁不知道啊。”
蓝斯春翻身骑在冯笑笑腰上,顺着冯笑笑的手,将乳罩脱了下来。黑色内搭吊带也从胸上掉下,遮住白嫩的乳肉,却又因两点凸起,显得别样的色情。

“那斯春,湿了没?”冯笑笑抬手,隔着衣服捏住蓝斯春的乳尖。

“嗯哼~”感觉到湿滑的液体从那不可说的地方涌出“湿没湿,笑笑当时不摸摸看,我又怎么知道。”蓝斯春眼角泛红,看着冯笑笑,眼中满是勾人的风情。

“那我现在摸,不晚吧?”冯笑笑的手滑进高开叉阔腿裤,揉着蓝斯春饱满的臀瓣。

“你没穿内裤?”冯笑笑声音带着怒意。

“是丁字裤,怕裤子有痕迹,多尴尬。笑笑想看我穿的丁字裤长什么样吗?”蓝斯春不怕死地点着火,用手勾下冯笑笑黑色礼服的吊带,戳了戳冯笑笑的乳肉。

冯笑笑呼吸一窒,猛地翻身将蓝斯春推倒,脱下蓝斯春的裤子。

“笑笑你这人,真不懂得情趣。礼物,应该慢慢拆。”
黑色的丁字裤,堪堪包裹住穴肉,顺着看下去,丁字裤陷入臀瓣中央。最惹人注目的,还是那中间的一道水痕。

“湿了。”冯笑笑手指摩擦着水痕,亲吻蓝斯春柔软的肚子。

“笑笑,伸进去。”隔靴搔痒的感觉,让蓝斯春难受极了,身上的人还逗弄着她的敏感部位。

“我要听斯春的话啊,礼物慢慢拆,才有趣。”冯笑笑的唇移致蓝斯春的腰侧,用嘴将蓝斯春腰旁丁字裤的蝴蝶结缓缓扯开。

“别这样,难受。”蓝斯春抓着冯笑笑的手,向里面伸去。

“我怕你受不住。”冯笑笑手指碰着湿滑的穴肉,摩擦了起来。

“啊。”蓝斯春控制不住地夹紧了双腿,像是舍不得冯笑笑的手离开。

“笑笑,插进去,求你。”
“不可以。”
“为什么?”带着哭腔。
“等你酒醒。”

 

蓝斯春还是泄了,但内壁的空虚感让她难受。

“笑笑,该我帮你了。”

蓝斯春撩起冯笑笑的长裙,手指直接摸上了穴口。
“笑笑,好湿。”
蓝斯春左手逗弄着花核,右手将冯笑笑的乳罩取出,隔着礼服舔舐着冯笑笑的乳尖。

“嗯~蓝斯春,你…哈…你故意的。”冯笑笑颤抖着泄了。

“笑笑穿着礼服高潮的样子,真诱人。”

“你不要脸。”冯笑笑抬手无力地捏了捏蓝斯春的乳尖。

“笑笑,我累了。”
“睡吧。”
“你呢?不累?”
“我脱了礼服再睡。”
“我帮你。”
“别了吧,我还想睡觉。”
“床单怎么办?”
“明天再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