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饼渣】沉沦

Work Text:

私设:龙王放出海底妖兽为害三界,天庭派兵围剿,哪吒代敖丙受过,自愿被囚于深海万年,以魔丸之身镇压妖兽。

深海是什么样子?
多年以前他还被关在府里的时候,哪吒曾经想过。大概是幽蓝的海水,巨大的海草,泛着磷光的鱼,日光透过重重水波,照下一缕幽微金光。若是自己目力好,每逢晴日夜晚,或许还能数见海面上倒映的繁星。
应该比府里有趣一些的。
哪吒百无聊赖地想,今夜下起了雨,海面上涟漪迭起,迷迷蒙蒙,连数星星的乐趣也没有了,谁还能想到他曾经也是个会念出“关在府里无事干,翻墙捣瓦摔瓶罐”的人。他手上的锁链在这几千年里松了一些,伸手的时候会发出清脆的响声。日子一长,他就发现自己动作不一,响起的声响也不一。哪吒饶有兴趣地摸索出了其间的规律,闲来无事还可以给自己弹个曲子听。
敖丙来的时候就听见叮叮当当的锁链声,他在深海平稳沉默的水流里前行,不自觉随着锁链的叮当响声哼出了那首童谣。
天上星,亮晶晶,永灿烂,长安宁。
几千年前哪吒被打入深海炼狱的时候这一片天还有一万四千六百五十二颗星星,可如今数去,已经只剩下一万四千六百五十二颗。如同哪吒受刑的日子,虽然长得看不见头,到底还有那么一点微茫的希冀可以走完。
深海中几乎不成调的叮当声在敖丙出现的时候戛然而止,哪吒抬头懒洋洋地看了一眼敖丙,扭过脸去:“你倒还知道来。”
敖丙迟了一炷香。
“是我的错。”敖丙走近他,心疼地握住哪吒被玄铁锁链磨出红痕的手腕,将那细瘦的手腕捧到自己眼前,吻了上去。
“你——你做什么!”
哪吒耳根通红,立时便想收回手来,顺便再踢眼前人一脚。可惜他的双脚也被玄铁锁链缚着,敖丙手上用了巧劲,他也挣脱不开,只好任凭敖丙的舌头在自己的手腕上温热地划过。
知道再戏弄下去,哪吒怕是一晚上都不会理会自己,敖丙松开哪吒的手抬起头来,满目笑意温柔:“龙涎能愈外伤,你想到哪儿去了?”
“哼!”哪吒没好气地给了敖丙一个白眼,是小爷自作多情,行了吧!
敖丙着实爱他这副模样,在他身边坐下来。这白玉台还是当初哪吒被囚之后敖丙亲自为他做的,就砌在定海神针旁,宽大且舒适。若哪吒累了,还能躺下来睡一觉。不过很多时候哪吒并不爱睡觉,他喜欢蜷在敖丙身下,双手勾住他的脖颈,说些不知道从哪本书上看来的荤话逗他,换来更粗暴的顶|弄。
即使是少年形态的哪吒比起敖丙来身量也显得细瘦,腰肢简直不盈一握,连着腰后两瓣屁|股微微凹陷进去,显得曲线丰盈。他的肤色极白,不是那种仿若女子般的莹白润泽,而是带着寒山积雪似的冷暗色调,因而一有那暧昧痕迹就显得青紫,像是受了什么刑,被蹂躏得狠了的模样。可瞳下那两道魔纹却极艳,敖丙每次都忍不住俯下身去细细吻过,如同在吻一团火。
深海之中人迹罕至,上方是三十三重天和平静的海面,下方是亡灵埋骨和无数被镇压的妖兽嘶嚎咆哮,他们无所顾忌,恨不得将对方揉进自己骨血里,重新回到鸿蒙初辟,还没有那么多纷扰繁琐,天地间一团和气。
不知道是谁先动的手,落的吻,或许这并不重要。海水温柔流过,将哪吒几乎及踝的长发绕上敖丙的手,若有似无地勾住。他一手攀附着敖丙的脖颈,另一手却不安分地顺着敖丙的脊背往下滑,甚至还用力将他带向自己,在他的下巴上咬了一口。
咬得委实有点狠了,哪吒尝到口中的血腥味,不好意思地舔了舔那道细小伤口,却突然被人扣住了后脑。敖丙的唇凶狠地覆上来,没有给他拒绝的时机就撬开了他的牙关。哪吒被吻得上颌发疼,几乎喘不过气,停留在敖丙腰间的手也就缓缓垂下 ,被敖丙紧紧地扣在白玉台上,不容一丝挣扎。
哪吒不喜欢这样完全被掌控的姿势,于是去踢敖丙的小腿。脚腕上带着的玄铁锁链叮叮当当又开始作响,他没有发觉敖丙眼中的欲望又深了一分,被轻易地分开了双腿。待到哪吒反应过来时他已经整个被敖丙圈在了怀里,敖丙的右手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探进了身后的甬道,海水随着他的拨弄轻轻流过,带来些微的痒意。哪吒被他这样的磨蹭弄得恼了,双腿缠上敖丙的腰。在那柄巨大肉|刃进入的瞬间咬住了敖丙的肩头。
低弱的呻吟带了一丝痛调,很快被微澜的水波响声与锁链声掩盖。敖丙在这种时候总显得无比的强硬,哪吒四肢上的锁链给予了他天然的优势,让他的动作更方便起来。很多时候哪吒不得不被他摁在定海神针上接受敖丙凶猛的冲撞,敖丙会小心护着他的后脑,可是哪吒的后背通常还是会被撞得青紫,印出定海神针上繁复的符文。
那本来是用来镇压妖兽的法印,出现在哪吒背后就显得淫靡而堕落。无论人还是妖,看见圣洁的东西被摧毁,总会没由来的觉得兴奋。
这场隐秘的欢愉一直持续到海面上骤雨初歇,虽然哪吒并不知道。那时他已经累得不想再说一个字。敖丙动作轻柔地帮他清理完毕,让哪吒靠着自己安然入睡。海底的魔气渐弱,哪吒脸上的魔纹却越来越深,敖丙一直知道哪吒在担心什么。或许千年后,他吸收了所有海底的魔气之后便会不复存在,不记人不记事不记情,变成一颗真正的魔丸。
可这又有什么关系。敖丙幻化出龙尾,将自己怀里的人紧紧绕住。你要入魔,我便陪你入魔;你要葬身海底,我便陪你葬身海底;你要灰飞烟灭,我便陪你灰飞烟灭。不用满天神佛,就在这里,同穴亦是欢喜。
他侧身抱住哪吒。
他抱住了他的心,他的光,他的命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