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血影的剑×血影

Work Text:

不知又是几年过去了,隼白一事早已是告一段落落,不过血影可没时间管这些东西,只是惆怅着又是少了个可以对决的高手。这些年下来,他的剑术更是又精进了不少,但随着各方实力的铲除,他血影的日子倒是越来越没滋味起来,既没人能和他斗上一斗,也没人和他比划着练剑,日子是无聊的紧。他眼看着这样过的日子倒是真的无趣,反倒计划起出游来了,想着若是途中能遇上什么高手,那倒是真的不错。这么想着就行动了起来,没收拾什么东西,只是带上平日练习弓术的爱弓,就骑上马走了。

 

本以为是趟无趣的旅行,想不到路上倒也是真的遇上了强者,不听那人的话,冲上去硬是比试了一番,却真遇上了不得了的人。那人武艺高强,血影不及与他,落得下风,倒是给那人打了个重伤。虽说伤的厉害,血影心里面却是充满快意,满是遇上了强者的欣喜,找了家客栈住下,唤来小二送上疗伤需要的酒与药用的胶布,随意处理了一下伤口,实在是撑不住满身的倦意睡着了。可谁能想到,就在他入梦的那一刻,他的剑化作了他自己的模样。

 

这梦倒是着实不安稳,总觉着有人在对他做些什么事,却不带着杀气,奇妙的很。这梦里血影仿佛看见有个什么人,对他做尽了荒唐事,自己也不挣扎,反倒津津有味的享受着。那对他做着难以启齿之事人的脸却像是隔着层雾,怎么也看不清楚,等着他如同针扎一样看完了这一整场活春宫,那个人却抬头了,而血影倒是真的感受到了什么叫寒入骨髓,那个人的脸,是自己的脸,叫他猛的惊醒。

 

醒来的那刻他就心到不妙,只知道自己被人结结实实的捆起来了,眼睛上也被朦着不透光的黑布,他闭上眼感受了一下自己身上的伤口和余剩不多的体力,心想着自己今天怕是要栽在这儿了,却突然感觉有个人撤着自己的头发把自己的头拽了起来,接着便是一条舌头滑进了自己的嘴里。他想使劲把那个人的舌头咬下来,却就在刚这么做的时候,一只手死死的钳着他的下颚,让他失去了咬下去的机会。那人终是开口了,然而出口却是和血影一样的声音:“真是不听话,啧,想看看我和你一样的脸吗。”血影听完僵硬的身子又是猛的一震。

 

那人一把把血影脸上的黑布撤掉,入目果然是和自己一样的脸。血影一言不发,只是死死的瞪着那个人。他看着这样的血影笑了笑一副老朋友的样子:“也不问问我是谁吗,血影?”说完看了眼身下人警惕的样子,又凑在他的耳边厮磨道:“我可是,你的剑啊。”也不顾血影突然急促的呼吸。剑倒是动起了手来,绳子被他随手挥出的剑气斩断,随之破损的还有血影的衣物。血影一个起身就径直像边上抓去,然而手探出一半才惊觉,自己的剑早已有了个壳子,不再是自己可以掌控的了。“在找我吗~”嘴上悠悠的像是再说动听的情话,剑手上的动作倒是毫不客气,几拳打在血影今天受的伤上,把他放倒在地骑了上去。

 

顺着破损的衣物进去,细细描摹身下人身上的每一处地方,从漂亮的蝴蝶骨一路向下直至蕴含着力量却看不太出肌肉的腰线,剑不禁呢喃:“真美啊,血影。”一把将本就没几块好布的衣物扯坏,把他美好的身体彻底解放在了黑暗之中。剑使了巧劲,用两腿死死的把血影抵在地上,一只手捏着血影的下巴,另一只手则伸出两根手指,在血影的口腔里搅动,不时捏着他的舌头挑逗几下,每次都在那人想要狠狠咬下去之前缩回手指。剑俯下身子,凑在血影耳边吹气:“不舔舔?”回应他的只有血影狠狠的一口,剑倒是不生气只是笑笑,把血影留在手指上的涎水舔舔干净,笑着调笑:“还挺甜的。”

 

话说完就摸像了血影的股瓣,轻轻拍打几下,接着就径直摸向了血影的小穴,也没客气随意揉了揉就直接向里探入一个指节。感受着自己私处的侵入,血影又是发狠似的狠狠往上一挺,但是却没有什么成效,他的身体状态让他真的反抗不了。剑倒是没怎么在意,轻轻拍了拍血影的侧脸笑道:“还挺有精神的啊,等会儿我可就怕你不行了啊。”说完也不顾血影的反应,接着塞入了第二根手指,在里面缓缓抽插搅动。忽然剑像是摸到了肠壁上的一处凸起,玩味的笑了笑,狠狠一按,一声好听的呻吟倒是不小心从身下人的嘴里跑了出来,听的剑倒是满意的很,让他又说起了骚话:“要不我指奸你一次,让你射出来算了。”说完,也不在意血影究竟能不能看见自己脸上的表情,笑的像个狐狸。手指说完这话,就又是多塞进一根,双腿顶起血影的膝盖,让他不得不撅起自己的下身,另一只手则顺着血影的股沟往下滑,一把抓住了他的命脉。

 

“哦,硬啦,不过还是不如我大呢~”听着剑贱兮兮的声音,饶是血影也终于是发火了:“在下是个男人为什么不能硬,在下可不觉得你的绣花针有什么好得意的。”“诶呀别这样啊”剑这么说着,终于是把手指撤开,却把他自己怒涨的下身,贴在了血影的股沟出慢慢磨蹭。“是不是比你大了不少。”说着说着剑倒是笑了起来,但神色却极快的暗了下去,露出了带着深沉暗色的眸子:“那现在我可要好好惩罚你不爱惜你自己身体的行为了。”语毕便是狠狠的挺了进去。

 

这一撞真的是苦了血影了,刚刚还硬挺的下身登时便软了下去抬不起头,额头上满是低落的冷汗,他微微动了动腿,感觉到自己下身一阵撕裂般的疼痛,期间还有像是血的液体滑下,心里只剩下四个字,这个混蛋。正想着把这把小破剑重铸的100种方式,就感觉自己肩头猛地一疼,是剑那个混蛋一口咬下来的。血影只听见自己的上方幽幽的传来声音:“夹的这么紧干嘛,怎么还想把我夹断?”听的他又是一阵气血翻涌,恨不得马上掀开自己背上的家伙,给他一顿颜色好看。但是心里也清楚,今晚到底是要被操死在这个地方了,因为他现在毫无反抗的力气。

 

就在血影心里头颠三倒四的时候,剑那个家伙倒是丝毫不客气,大开大合的动了起来,让血影又是疼的一阵直冒冷汗。看着这样子的血影,剑倒像是同情心终于发作了似的,像是哄小朋友一样的,一只手摸着血影的头,一只手捏着他的脸道:“血影宝宝在忍一下哦,等哥哥结束了,哥哥带你吃豆馅团子。”听的血影又是被气的一阵七窍生烟。感受着血影短暂的放松,剑直接朝着记忆里那一点攻去,这次不再是带着疼痛的气音,而是没压抑住的呻吟,让剑满意的点了点头,再一次动作起来。

 

这时剑终于对血影胸前闲着好久的两个小东西下手了,拽着两个小东西用力揉捏起来,不光捏的起劲,还总是大力的像外拉扯,不用多时就变得肿胀不已。将头埋在血影的肩窝,听着那个人难以压制的轻吟,又是低低笑了两声,对准他体内那点就是把他猛的一翻,变成了正对自己的模样。

 

☆ “!!”敏感点被重重擦过的感觉实在太过强烈,差点没让血影咬了自己的舌头,“哦?这么有感觉?啧啧啧,没想到宝宝你居然好这么一口。”剑一口咬住血影的肩膀,下体微微向上一顶,“看来喜欢刺激的,我们血影这么喜欢比,那房事自然要和别人不一样喽~”,说着,原本深埋在血影体内的滚烫的巨物竟开始逐渐变凉...“!,混蛋!你他妈在做什么!”到底是陪了自己这么久的剑,不管形状大小都了如指掌。

 

☆“哦?感觉出来了?也是,毕竟...被你握在手里这么多回了呢。”剑笑的非常开心,深埋在体内的阳物已经完全变成了剑柄的形状,纯银细炼的剑柄很有分量,特殊的制造方法使得剑柄永远不会变热。剑按着血影的手笑到:“看...你每次握剑的时候...都是再给我撸哦?”听了这话,血影更是怒不可遏,“混蛋,回来就他妈把你...啊啊!”话还没有说完,体内的剑柄狠狠向内里顶去,本就受伤的穴口硬生生又被撑大了一圈,而内里剑柄顶端的小球更是重重的按在的最敏感的那一点,与剑柄之间的缝隙直接卡住了小小的凸起,随着动作被前后拉扯。强烈的刺激刺的绕是如血影这样身经百战的绝世强者也忍不住泛起生理性的泪水。

 

☆“呦,这样就哭了?那下面你岂不是要哭死?啧啧啧,闻名天下的强者血影被自己的剑艹哭,你说...”凑在耳边的声音仿佛恶魔的低语,让血影微微有些发抖,“!啊啊--”剑微微退出小穴体内凸起的一点被向外拉,紧接着被重重塞回去,同时,前段的巨物被狠狠握住,竟然就这么射了出来。“呦呵,这么快,那可不行哦...”剑微微挑眉,差点被因射精而剧烈收缩的小穴逼的射出来。“这麽喜欢射,那就让你射个够!”伸手召出剑鞘,将之变小后猛地套在了血影变软的阳物上,“这可真是...合格的鞘啊”,阳物紧紧的贴着剑鞘,没有一丝缝隙可供给精液,“去死吧!!”血影猛地挣扎起来,抄起旁边台子上本要用来擦身体的酒罐就往剑的脑袋上砸去。

 

☆“呵,就你现在着重伤的情况,还是不要逞强了吧?血影宝宝?”剑劈手夺下酒罐,仰头灌了一大口,直接朝血影嘴里渡了过去“唔!唔唔...咳咳咳.....”名闻天下的血影其实并不擅长饮酒,酒量奇差不说,酒品也是差的可以,一口酒下肚,基本就已经醉了“混蛋!!你他妈敢上老子?看我他,他妈的不夹断你!你个垃圾,就一柄剑而已,算个屁啊!你...唔!唔唔唔!不...唔唔唔唔唔唔!”穴内因饮酒而无比高热的温度夹的剑舒爽不已,听着血影的叫骂,剑微微挑眉,将阳物恢复成正常状态,拉开血影的腿,揪着他的头发,猛地将阳物塞进血影口中,并向内里不断深入。

 

☆“骂啊,怎么不骂了,嗯?”剑狠狠的抵住血影的喉咙,粗大的龟头抵住喉咙,猛地射了出来。“唔...”浓郁的精液打在喉壁上导致无法呼吸,强烈的窒息感使本就虚弱的身体一下子昏了过去。“呵...”剑脸上浮现出一抹阴郁,抽出半射精的阳物,再一次捅进小穴,同时抓住血影阳物上的剑鞘,狠狠向小球压去。“啊啊啊”阳物剧烈的疼痛和体内滚烫的精液使得血影猛地弹了起来,却被剑抓了空子咬住胸前的凸起,用牙齿轻轻咬着,然后用舌头和嘴唇狠狠向外吸。

 

狠嗦一口,停下动作片刻欣赏了一番,看着血影这么会儿功夫运动下来,身上青青紫紫的痕迹,剑心里的成就感着实满满的,不过想着身下人不被天下人所熟知的另一面,在弓道上的成就,心中刚刚还染着的欲火顿时浇灭一半,取而代之的是心里的愤怒。眼睑半合,把眸子里深深浅浅的情绪一并藏起,不想让血影看到自己的样子,抬手一招,便将血影平日里的那把爱弓招了出来。随手打了个响指,那弓弦便应着这声音和
铜制的把手分离开来,他把那弓弦抓在手中,看着血影这副模样,意味深长的轻哼一声,就捏着那弓弦再次忙活了起来。再一次把头探到了血影的胸前,咬了一口,又一次留下一个整齐的牙印,细细嘬吻,像是嘬奶一样发出叽咕叽咕的声音,舔完还拿手弹了弹,终于放个了两个小红豆的时候,早就已经变成惑人的艳红色。就在这个时候剑终于捏着弦把这一对小豆仔细的栓了起来,力道刚好,只要血影稍稍挺胸就能感到自己胸前两点被勒到微痛的感觉,但却不会真的造成真正的伤害。醉了彻底的血影,虽大致没了什么意识却依然对着他嘲讽个彻底:“绑的可真好。”

 

剑倒是又笑了起来“你还没有见到更好的地方呢。”说完就拿着弦沿着自己的剑鞘在血影阳物的根部绕着小腹打了个漂亮的结。明明拿弦直接绕着柱身绑,效果必定是最好的,可自己卑劣的独占欲,让他连一丝一毫都不想让自己的血影被那个东西触碰到,就算已经接触到了上面,可下面无论如何都只能是我的,剑这么想到。却什么也没表露出来只是看着自己的杰作,对着血影吹了个口哨:“你可真漂亮啊血影。”话这么说着,又忍不住动了动下身,观察着血影让他看的爱死了的表情,嘴里也控制不住吐出了恶毒的话,来伤害着眼前让他痴迷不已的人:“看着你这样淫荡的样子 ,是不是也想让你的弓也一起来操你啊。”回答他的是无边的沉默,剑看着面前毫无回答意思的人儿,无端的升起了蒸腾的怒火,你就不可以只看我一人,只用我一剑吗,心中所想却没有显露在面上半分,只有愈加粗暴的动作,暴露了他的内心,最终他也是像是倦了一般,凑近血影耳边呢喃:“放心吧,血影大人,我早就用我一生囚在您的身边换他一世不得人形了。”所以你也就不用在担心像我这样第二样恶心的东西出现了,剑心里默默的想着,有些心灰意冷,但是终究抛下了这杂乱的思想,投入进了新一轮的情热之中。

 

☆“唔...血影宝宝伤的这么重,是不是应该绑一下呢?”,剑的嘴角扬起弧度,“伤这么重,自然是要...固定一下的对吧~”语毕,用胶布将被弓弦绑着的乳尖贴起,微微俯下身在上边吹气:“怎么样...是不是很合适?”下体微微动了动,还未释放的巨物大的惊人,撑的血影穴口微微露出里边鲜红的魅肉,夹杂着一丝血迹和白浊,场面淫乱不堪。“呵...”剑猛地将巨物向里更加用力的一个冲撞,竟将已经到头的巨物又向前进了两三分,同时将血影抱了满怀,让他看看自己吞下剑的样子。

 

☆血影本已经被操的有些模模糊糊,胸前两点又因胶布关系瘙痒不已,猛地看到这班场面,不由得一惊,狠狠挣扎起来,“混蛋,你他妈给我滚,该滚哪去滚哪去,别再让我看到你!”,血影气急之下,不顾伤口崩血的危险挣开手,狠狠向着剑抽去。“你说什么?”剑的眼里闪过阴郁之色,抓住血影的手,摁倒他的身后用力绑了起来,没留下一丝缝隙,同时,体内巨物在此暴涨,龟头狠狠摁在血影的敏感点,用力摩擦起来。“我是不是对你太好,让你觉得有了可乘之机?”,嘴唇凑到被胶带贴起的乳尖,偏偏不吸上去,而是向顶端呼出热气,本就瘙痒不已的乳尖哪里经得起这样的对待,乳尖甚至撑起了不算薄的胶布。双手也没闲着,轻柔爱抚这被绑阳物下的两个小球,本就半挺的阳物变得肿胀不已,叫嚣着想要释放,却因被绑而无法做到。“想射么,想射...就求我啊”。然后取过桌上剩余的酒,照着乳尖浇了下去

 

闻着四散逸开的酒香,血影本就因为先前剑渡的那口酒而醉的晕晕沉沉的脑子,更是越发不清醒起来,看着身上人一副欣赏自己身上狼藉的样子,恶哼哼的从喉间挤出几个字来:“你他妈做梦。”看到面前人一瞬间有些扭曲的表情,反倒挑了挑眉,一副挑衅的样子。剑捂着脸笑的身子都颤抖起来,笑完就凑回血影耳边低语:“那我就把这弦解开,看你摸给我看好了。”语毕,便抽开了血影身后用来捆着手的巧结,准备好好看看面前人的表演。

 

血影一把推开面前的剑,用尽力气摸到身边之前作为玩具被随意对待的弓柄,也不顾身上的伤处和身后作痛的后穴,紧紧握着弓柄,对着剑露出了防备的神色。“想不到醉成这样子了,还这么用种啊,血影。”剑的目光死死的钉在血影紧握住弓的手上,随即眯起眼睛调笑:“看看你身上这副样子,你想怎么和我打。”望向血影,白皙的躯体上充斥着青青紫紫的手印和一个个被用心吮吸出来的吻痕,胸前就算用胶布贴着都不能掩盖撑起的乳尖,更何况再向下看去,在往日修长有力的大腿现在不难看出主人此时的虚弱,大腿内侧更是难掩先前欢爱的痕迹,就在这时,还依然有混着血色属于剑的白浊从红艳艳的穴口滑下,前段硬邦邦的柱身也被笼罩在剑鞘之中,被剑就这么直直的绑在了腰上。

 

“可别这么坚持了,血影宝宝~哥哥帮你捆的这么好看,你应该动一动就感觉自己上面痒的不行了吧,更不用说下面可是憋着想射很久了。让哥哥帮帮你好不好啊~”剑看着这样的血影说出满是带着诱惑气息的话语。血影盯着剑一言不发,只是猛的用冲劲,带着自己的身体挥着弓朝血影撞去。“噫,投怀送抱,想不到哥哥说的话这么有诱惑力吗?宝宝~”剑揽着血影随手一拨,就把血影的力道卸了九成,带着他转了个圈,一把抱在怀里,不顾血影的挣扎,在他耳边呢喃:“要不要哥哥接着陪宝宝你玩玩?不过哥哥可要先收点利息啊。”说完就一口咬住了血影的后颈,微微施力,咬出一个暧昧的齿印。

 

☆剑伸手摸了摸血影肉红色的魅穴,穴口充血早已敏感不已,只是简单的触碰都让血影感到微微发麻,穴口不由自主的收缩起来。“哟,这么敏感?怕不是...”剑附身往血影耳朵里吹气,“已经被我干熟啊。”听到这话,本来还在微微挣扎的血影一顿,嘴角泛出一丝充满了讽刺的冷笑:“鼠辈。”
语气充满了不屑。“鼠辈,呵…呵呵呵,你把我和那些死人混为一谈?”剑恨恨的说,用力卡住血影的脖子,往向上一扣“怎么,阁下想杀了我?"血影更加讽刺,剑狠狠将绑在血影身上的弓弦拽下来,反手将血影摔倒桌上,砰的一声将桌上的东西扫掉,恶狠狠道"好啊,你这么在乎他们,让他们来看看你这淫荡的样子?“说着,抬起血影的腿就要开始动做。“那个,叨扰了,请问客观吩咐吗?”

 

听着外面店小二清晰的声音,剑不难感受到身下血影的一阵颤抖。想着这可真是有点意思,先前的怒气在这时全都发泄出来,想着他便是一个狠顶,撞的血影发出了带着鼻音的闷哼。“怎么?阁下一副不想被别人看见的样子?你不就喜欢这样嘛。”说完还羞辱性的狠狠拍了拍血影的臀瓣,激的血影猛的收缩了一下小穴,差点没把剑逼的射出来。剑冷哼一声,又在血影的耳边厮磨道:“果然很喜欢啊,血~影~大~人~”血影听着剑所说的话语,嘴角抿的死紧,身子却因为剑一次又一次猛烈的撞击颤抖不已,能抵挡着不把呻吟从口中泄出已经是极限,没有半分多余的力气来回敬剑。剑仗着血影的小心倒是干了个爽,一时间房间里只能听见囊带与皮肉接触之间所发出的啪啪声。然而只是单纯的操干血影,怎么会是剑的风格呢,只不过爽过一会儿,便又接着说出让血影心头发紧的话语:“话说回来,阁下可知道我这个鼠辈倒是和大人声音一样啊,所以啊,就算大人忍的辛苦,也不过我随意叫两声,大人的名誉可就毁于一旦喽~”听着剑的话,血影不由缩紧了自己的小穴,又是夹的剑爽的叫出了声。听着剑的声音,血影隐忍着发出断断续续的声音:“啊…哼别……别做梦了…唔你休想…唔!”还没等他说完,剑便狠狠的挺着性器不断的朝着那小小的凸起进攻,直逼的血影把还未说出的话连着呻吟含在喉咙里,再也说不出话来。

 

“那个客观这儿可是出了什么事了,小的刚刚在楼下听见您这儿传来了什么声音,可有什么吩附吗。”再次听见店小二的声音,血影不免又是紧张起来,担心着剑又会想出什么新的法子来折磨他,然而剑却猛地把一直在他体内动作的阳物抽了出来。突然间失去慰藉的小穴,传来一阵阵的痒意,感受着剑的动作,血影猛地扭头,只看见剑对他不怀好意的笑了起来。他跪了下来,双手捏住血影的臀瓣,望着血影直直盯着他的目光,勾唇一笑,便伸出舌头向着小穴探去。血影看着剑的动作,不免剧烈挣扎起来,然而双腿却被剑死死按住,只能感受着自己的穴口被滑腻舌头慢慢唑玩的感觉,舌头在肠道里面不断戳刺,但却丝毫没有缓解血影的痒意,只让他觉得更加瘙痒难耐。剑感受着血影肠道不自觉的缩紧,不由乎了一巴掌打在了血影白皙的臀肉上,又换来一次肠道狠狠的搅紧。

没戳刺几下,剑就仿佛失去了对此处的兴趣一样,突然站了起来,抓起先前被撕扯扔在地上的衣服胡乱一披,摸起面具随手一带,就走向了门边。血影看着剑这幅架势,顾不上身子的虚荣和后穴的难耐,努力支起身子想拦住剑,却到底是慢了一步,只能把自己藏在房间的一角。随着房门的拉开,店小二只看见“血影”从房门中赤着半边身子,拉开了房门,满脸都是一幅欲求不满的样子。“啊,这是打扰了大人的好事吗,真是抱歉。”小二这么说着,赶忙地下头不敢多看,却无意中瞥见了半截藏于房间角落的白嫩玉足,心中一惊,却不敢多想,连连说着抱歉的话语,赶忙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

剑笑吟吟的目送着店小二的离去,然而眼见着店小二的身影消失在楼道口,笑意顿时收敛不见,转过头去,看着躲在房间的血影,带着恶意开口道:“诶呀,好像被人发现了,大名鼎鼎的血影大人,居然也是会房里藏人的主啊。”回答他的是血影没什么杀伤力的软绵绵瞪视。看着血影这副模样,剑也不生气,毕竟这一眼软的在剑眼里和媚眼没什么区别。握着血影的玉足,一把将人拖到了自己身前,看着血影恨恨的神色,照着血影的眼睛便亲了上去,浅浅的,和之前粗暴的情事截然不同。血影感受着眼上淡淡的温暖,不由一愣,然而就在他一愣的功夫,剑到像是回到了先前的样子,又是一个挺身顶进了他的穴口,再次在肠道内狠命戳刺。

不同于先前,现在就只是单纯毫无章法的进出,却又把血影带到了快乐上,性器硬挺着,一副随时都能再次射出的样子。然而剑倒是一言不发,和之前冷言冷语的完全不一样。就这样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在剑再次在血影体内射出来的时候,血影随着一起泄出了稀薄的精水,晕了过去。陷入昏迷之前,眼里却看见了在剑的眼眶里打转的泪水,带着深深的悲切和绝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