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酒会之后(五)

Work Text:

“这是最后一个机会,是我‘施舍’给你的,你不要就算了。”冷锋轻轻用唇瓣碰了碰老爹的耳廓。
老爹好像没什么反应。
冷锋以为他不相信自己,正想把揽住他脖子的胳膊拿下来,结果身体被男人瞬地抱起。
像那天一样,他被抱进自己的卧室,但男人没了多少耐性,更少了许多温柔,草草扯开冷锋的西装裤之后就开始扩张。没有润滑剂,指头戳刺得冷锋直皱眉。冷锋忍着痛楚,看着身上动作激烈眼神绝望的白种男人,眼睫变得湿润起来。
男人抬起头,看见冷锋湿润的睫毛,急忙停下动作,伸手抚上他的眼睛:“我弄痛你了?”
冷锋没回答他,伸手把他扯过来,双唇轻轻吻过他的面颊,吮走他唇边的血珠。
然后他翻身把BD狠狠按到枕头上,转换了两个人的位置。
BD被冷锋大胆的动作弄昏了头,又和上次一样,但是这次冷锋是完全清清醒醒的,没有欺瞒和刻意。
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冷锋腰一沉,他就深深进入了冷锋的身体。身上的人近乎呢喃地叹出了声,声音里带着自相矛盾的痛楚和缱倦,把他勾的恨不能登时死在冷锋身上。

之后就是冷锋主动到近乎疯狂的求欢,他用力吻过BD的脖颈,又吻过他赤裸的上身,劲瘦的腰身还配合着身体里的性器轻摆。
BD不明白为什么冷锋会变得这么放得开,之前明明被说一句荤话都会脸红。但他知道现在没时间再想这个,冷锋说的最后一次机会他不可能再放过。至于他到底是不是骗自己的——
上完面前这个妖精他才有时间去考虑这些事。
两个人沉溺在冷锋挑起的炽烈的情事里,身上都汗水涔涔,忘记了互相之间的欺骗和试探。情欲轻易地掌控了他们,或者说两个人此时正需要被情欲掌控。那些说不出口的爱意和歉意,那些痛苦的感情和徘徊的思绪,都在炽烈而浓情的爱欲里化成最大剂量的催情药融进两个人的身体。冷锋上半身还穿着整洁的西装,下半身已经什么都没了。因为长久的不见天日原本白皙的大腿根部,如今因为情欲泛着粉红色的肌肤让BD眼花缭乱。硬朗的前特种兵发出的轻叹声比上一次更加柔软甜蜜,漆黑瞳孔里的水光和多情的目光不知道哪个更让人心驰神往。BD唾弃之前心心念念想和冷锋再重复一次酒后乱性的自己——有什么能比现在清醒而又淫乱的冷锋更美好的呢?
他突然想到那张穿着军装的冷锋的照片,冷锋穿着军绿色的中国陆军常服,眼睛里闪着和身份不甚相称的活泼狡黠的光,足够让自己在深夜里涌起无边的性欲。
但他尝到了前特种兵的美好滋味,想象瞬地变得生动起来。他真的想让冷锋穿上那身军绿色的常服,和自己做一次。
可自己连有没有下次都不知道。
他突然加大了力,性器发狠一般抽动着。既然不知道那就要把本钱都收回来才划算,这个样子的冷锋总该干到他说不出来话只会哭才对。
冷锋睁大了眼,重重叫了一声,然后就跌坐在男人小腹上,桃花般嫣红的脸上带着浓重的情欲,声音也染上了哭腔,随着他动作不住地甜蜜地喘息着。
身上的人在喘息中凑过来,皱着眉问他:“嗯~你上次说的话还算不算数……”
“什么话——你说的是……”BD沉浸在情欲里,脑子没空间思考别的事。他回想了半天,终于想起来自己提的当炮友的要求。
“我,我可以同意——啊!但是,我不能接受没有感情的关系……操!你他妈能不能轻点儿!嗯~”
“亲爱的,你说清楚点,我没听懂你什么意思……”BD揣着明白装糊涂,用力顶了冷锋一下,冷锋又气又痛,狠狠咬了这蹬鼻子上脸的男人一口。
“我说,嗯啊~你可以做我男朋友,但是,是试用的!所以,不要想着——”
身下的男人停止了抽插,翻身把他压回到下面,拇指抹走冷锋唇间的鲜血,在他耳边轻轻低语:“试用的?我看你用的很开心嘛,嗯?”说着又用力了起来。冷锋原本还想反驳,可欢爱的间隙里他瞄见男人腰上自己主动缠上去的双腿,诚实的身体反应让他也没什么脸反驳,干脆享受这男人给自己当免费按摩棒。
身上的男人喘息也愈加粗重,几乎被操弄的浑身发软的情欲缠身的冷锋用残存的一星半点的理智和力气抱住他说话:“你,你别——弄进去……”
BD怕自己的小男朋友生气,于是喘着粗气试着移动自己深埋在他身体里的性器,结果肉穴紧绞着他的东西不肯放松,他差点被勒射。他紧紧握着冷锋劲瘦纤细的腰,在他耳边死性不改地说荤话:“亲爱的,我很想出去,可是你不愿意我出去怎么办,啊?你自己看看,嗯?”
冷锋愠怒看他一眼,BD就妥协了打算抽出来,结果越抽越紧。他温柔地吻吻冷锋的脸,轻轻对他说:“甜心,放松点,不然我真的出不来啊……”
冷锋没说什么,拥上他的肩头,试着放松自己的身体。两个人费了半天劲,流了一身汗,总算分开了。两个人刚分开,冷锋就感受到自己穴口被喷溅上了腥咸的精液。他用还没有完全褪下情欲的双眼给了老爹一个白眼,勾的老爹凑过来一连亲了冷锋好几口。
“我把你的西服弄脏了。”他掀了一下冷锋身上的西装外套。
“我以后不穿这个了。”
刚刚经历过性爱的冷锋语气有点软,软得身旁的男人心里也软的不行,一伸手把他揽在怀里,温柔地一件一件把他身上的衣物除尽。
“我给你买更好的。”
冷锋瞥他一眼,轻轻笑了:“你来北京身上一分钱都没带吧,还你给我买。”
“我没带你们这里的人民币,但是我带支票了,”他把冷锋抱的更紧了,恶趣味地说,“嫖你足够了。”
冷锋“哼”了一声:“早点睡,明天我送你回去。”
BD“啊”了一声:“Leng,我是你男朋友好不好,哪有赶自己的男朋友去国外的人啊~”
冷锋皱眉:“你旷工这么久,你们公司不管吗?明天给我回去。”
BD磨着他不肯回去,从晚上十一点磨到凌晨一点,冷锋去洗澡他也进去淋浴间“磨”着他。
最后冷锋抵不过他的“磨法”,喘息呻吟之间松了口。
高大的白种男人得了允许,撒欢一样抵着他在墙壁上狠狠抽动。冷锋在欲海浮沉中想着什么时候才能回北非,到地方了他一定把这男人阉了。
两个人胡闹到两点多,最后一齐倒在床铺上沉入甜蜜的睡梦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