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藕饼】哪吒天尊风评被害

Work Text:

听从佛祖法旨召唤,李靖和哪吒在下界抓捕了偷吃佛祖香花宝烛的金鼻白毛老鼠精,在佛祖放了它后,该老鼠精为谢李靖哪吒不杀之恩,遂认李靖为义父,哪吒为义兄,在陷空山无底洞为他们立了牌位,日日焚香拜祭。
听说老鼠精竟有了两个上界大将的靠山,她的其他妖精姐妹都十分羡慕,纷纷前来同她拉关系,把老鼠精的马屁拍得啪啪响,老鼠精被哄得飘飘然,不知不觉就认下了好几百号“义妹”,连李靖父子的牌位也被一同复刻了,拿到各自的洞府里去拜祭“护身”。
哪吒本来没当这只老鼠精是大问题,她要认就让她认,若是她要造孽,他照样让她知道厉害。
结果就在他这一疏忽间,他的所谓“义妹”遍地开花,有一段时间下凡去的神将们,只要抓妖精,其中必定有一个——至少一个——是哪吒的“义妹”。
当然拎回来的时候,他们都是要给哪吒报备的,不然的话一不小心把战友的一妹真的抓了,杀了可怎么好,结果等他们把这些义妹送到哪吒面前的时候,哪吒却是完全不认识,而那些“义妹”则是哭天抢地,一副受了辜负的被负心人模样。
刚开始哪吒还解释一下,有可能是下界的某个妖怪故意毁他名声,后来他就懒得解释了,直接的结果就是所有的人都认为他在下界,有很多、很多、很多的“干妹妹”。
一个正常的神将认这么多妖怪干妹妹做啥?想一想都知道,这肯定其中有猫腻啊,哪吒懒得解释,大家的思维就逐渐发散开来,所谓的干妹妹嘛,就是干妹妹嘛,你懂我懂的那个干妹妹嘛,嘿嘿嘿嘿嘿嘿……
然后等哪吒再度注意到的时候,这个流言已经变成了——哪吒天尊在三界都有很多很多很多的“干妹妹”,哪吒天尊撩遍三界不负责,在他的脚底下不知有多少干妹妹哭泣的尸骨,简直是渣男中的战斗机。
哪吒:“……”
哪吒简直啼笑皆非,这种毫无根据的流言,也就那些闲得发慌的神仙没事乱传传。
可是哪吒也不能对这些流言置之不理,毕竟他有喜欢的人,而他一点也不希望自己喜欢的人误会自己。
在听到这个流言的第一时间,他就赶去了敖丙的华盖星宫。
但他忘记了一件事,那就是:所有的流言,总是最后一个传到被害人的耳朵里。
敖丙很早以前就听说了这个流言,说起这个流言的其他新官们,都绘声绘色,就仿佛能看得见哪吒每次去渣那些“干妹妹”一般,有时间有细节,有动作有表情,不起因有高潮,有结果有评论,有理有据,令人信服。
敖丙每每听了这样的流言都非常的忧心忡忡,他觉得哪吒这样不好,但是又说不清楚为什么不好,在听了所有的流言综合之后,他认为自己应该是在担心哪吒天尊的健康状况,就算是神君,也受不了这般糟蹋,这样一夜御十女、夜夜皆笙歌的情况肯定会对他的身体造成损害,或者万一从那些不检点的小妖怪身上染了病回来可怎么得了?
只是他生性温柔,一般不愿意去说别人的坏话,所以从来都是忍着没说。
今日哪吒专程来找他,一开口居然说的是那些流言的事儿,敖丙忍了许久的话,终于忍不住开口了,他劝道:“这样总是不好的,你若非要同那些小妖怪夜夜笙歌,最好还是有所挑拣,万一带了病回来可怎么得了?就算不带病,你这样整日消耗自己身体精气,就算神君也有消耗完的那一天啊!”
而并觉得自己十分的苦口婆心,却没注意到他说出这样话来的时候,哪吒脸上的肌肉一直在不断颤动。
哪吒开口,声音都是抖的:“你也觉得我同他们说的一样,是个脚下踩着万千妖女的渣男?”
敖丙忙安慰他:“我是你的朋友,我才不觉得你是渣男,只是你这样每天同她们鬼混在一处总是不好的,修身养性方是长期正道,我只是作为一个朋友来劝劝你,绝对不是骂你。”
哪吒用黑色的眼睛看着他,眼睛下面翻涌着无数的情绪:“……所以你也觉得,我同她们整日鬼混,染了各种疾病,且精气耗尽,是早死的命?”
敖丙劝他:“良药苦口利于病,忠言逆耳利于行。我没有说你染病,只是说这样太容易染病,对你的身体也不好,我这是关心你啊。”
他就是太关心了,太真诚了,太冷静了,太温柔了,哪吒的心肝都在颤,他眼睛里面烧着暗色的火光。
“如果我说这一切流言都是假的,你信不信?”
敖丙忙道:“我信我信,你是我的好朋友,你说什么我都信的!”
哪吒:“……”
哪吒是真的很喜欢敖丙。
从敖丙和他一起共抗天劫时他就动了心,将他认真地放在了心头上。
他希望同敖丙携手一生。但是敖丙这个人实在是太单纯了,单纯到令人心恨的地步。
敖丙在龙宫时的经历太过简单,老龙王和申公豹能教他的东西并不包括那些常识,他又很少在人间行走,许多事情他都不是很清楚,对于感情这方面更是一点也不开窍,哪吒无数次明里暗里对他表白,最后都如同打在了棉花上,没有一点反应。
他总把和哪吒的感情定义在兄弟朋友上面,总把他自己和杨戬黄天化他们放在一处。
可就算是杨戬他们也知道,在哪吒的心中,敖丙和他们是完全不同的。
就像这样的流言,即使被杨戬他们拿出来嘲笑,哪吒也只是对他们翻翻白眼,绝对不会放在心上。
可是被敖丙这样误会,他就难以忍受了。
哪吒抖着声音问道:“你对我撩遍三界,满地‘干妹妹’这样的事,当真是一点也不在意,只在意我有没有染病,是吧?”
敖丙觉得他的态度有点奇怪,但还是认认真真的点了头。
哪吒的心态直接就崩了盘。
他手一挥,将华盖星宫的门“轰”的一声关上。照着敖丙就扑了过去。
敖丙惊叫一声,却以为他在同自己玩,被扑倒的瞬间还在笑:“你不必不好意思,我是你的朋友,不管你做什么,我都不会嘲笑你的。”
但他这样的温柔还不如嘲笑!
还不如对哪吒发脾气,对他摔东西,甚至打他,命令他以后永远不能同那些“干妹妹”来往。
哪吒哗哗几下撕掉了他的衣服,眼睛赤红着舔舐过他的身体,恶狠狠道:“你不是觉得我有病?今日我就让你看看,我到底有没有病!”
两人都已赤裸相见,敖丙才发现了不对,他们平时的嬉戏可没有这般过分的,他吓得手脚并用就往一边爬,却不知自己两瓣雪白之间那一朵紧闭的菊门就在哪吒面前若隐若现,将哪吒看得直喘粗气。
哪吒知道敖丙是水生的小龙,身体的每一个部分都必定是水润润的,连润滑都不需要——这个是他很久以前就知道的事实,他早已为此事做好了准备,只可惜眼前这人却说什么也不肯开窍。
敖丙向前爬了几步,其实即使在此时他也不是很害怕,他跟哪吒是多年的朋友,他知道哪吒就算是再生气再恼怒,心里再愤怒到快要爆炸,也不会伤害自己,他的逃脱完全就是身体的本能,他知道有哪里不对,即使在没有认真的想清楚之前,他就知道比自己必须得跑,仅此而已。
他刚爬出去没两步,就觉身后菊门被一个坚挺的棒状物体顶住,慢慢地捅了进来。与此同时,那个炽热的身体也一同覆盖在了他的背上。
哪吒的身体热得像要将他一起燃烧起来,那棒状的物体也又硬又热,坚定执着地往他体内钻。
敖丙惊呼一声:“哪吒!你要干什么?我,我就是来劝你不要将精气都浪费在这些事上,你……你……啊!”
哪吒哪有心情听他哔哔哔,下身一挺,就整根滑了进去。
敖丙腿一软,差点被他顶趴在地,被两根铁铸一般的胳膊又拖回去,那根东西更深地进了他的体内,身后男人的囊袋拍打着自己的屁股,哪吒在他耳边发出的舒适的叹息。
他里面很润滑,可外口处完全没有开拓和润滑的水液,此时他只觉得那处环状的肉口被撑裂似的疼痛,清晰地感受到在他里面的男人的阳具勃动着激动的脉搏。
哪吒插进去就后悔了。
又爽又后悔。
他不想强暴敖丙。
不想让他痛苦,不想让他害怕,不想让他想到他们之间的第一次,不是温柔和爱,而是强迫与惊恐。
他只是一时控制不住自己。压抑过久的渴望,在瞬间的怒气上头时,将他的理智也一同掀翻了过去。
实在是太舒服了。
他忍不住缓缓地抽插了几下。
就这几下。他想。我就插几下,就退出来,然后跟他好好说,等他同意了,我再同他继续。他若是不同意……那,那我就是憋死,也不能再继续下去!
即使这样舒服。
舒服到他忍不住又多抽插了几下。
敖丙发出了几声带着颤音的呻吟,回头对着哪吒道:“我,我都跟你说了,这些事做得多了……多了……不好,那些小妖怪又不检点,若是得了……”
哪吒恼死了,顿时忘记了自己之前大度的想法,一把将人掀翻,在敖丙的惊叫声中,又插了进去,顺势一口叼住他柔润的双唇,让他那双令人生气的薄唇再也说不出话来。
一吻毕,哪吒冷笑道:“我若是得了什么病,你今日被我奸污,自然也会跟着一起得病!”
敖丙被再一次强行插入,痛得大腿一阵抽搐,纤细的脚踝在空中一同抽搐舞动了一下,最终还是环在了哪吒的腰上。
哪吒按住他的腰,健壮的身躯死死地压着他纤细的身体,照着深处就是一阵狂轰乱插,敖丙眼泪都下来了,阴茎原本颤抖着想要起立,此时却软软地倒了下去。
可他本性温柔,在此时也不肯骂哪吒一句难听的,只求饶道:“我好痛,你温柔一点好不好?”
哪吒顿时心软,亲吻他痛到苍白的唇瓣,下身的动作也慢了下来,慢慢在他体内挪移,寻找让他舒服的那一点。
他觊觎敖丙不是一时一刻了。这种事,他在梦中不知实践了多少次,各种文字图片甚至玉简教材他都深入研究过,对于龙族的身体构造甚至进行了专门的学习。
养兵千日,用兵一时,此时他的“兵”就用对了地方,一边戳刺一边观察敖丙的神色,直到他表情出现了片刻迷离,才又冲着那处攻击起来。
敖丙身体颤抖,体内快意直冲头顶,刚才软倒的阳具也直直挺立了起来。
哪吒攻击得更加精准而猛烈,专门就冲着令他高潮而去。敖丙被刺激到身躯抖动,眼神失焦,脚尖绷直,“啊啊”发出了几声软软的呻吟,紧紧夹着哪吒劲瘦的腰身喷射了出来,有几滴白液甚至喷到了哪吒的脸上。
哪吒见他高潮,也没有再折磨他。因他知道,在高潮后再持续刺激,敖丙不仅不会感觉到舒服,反而可能会很痛,于是草草地又抽插了几十下,顶着他的小穴,用力喷射在他体内。
刚刚高潮还未结束的敖丙又被顶了一波,炽热的液体打在他的体腔,他抱紧哪吒的颈项,阴茎跳动着,又挤出了几滴来。
敖丙失神了好一会儿,才感觉到体内的东西慢慢软下来。他面色潮红,刚才苍白的唇瓣此时已经变得艳红,勾引人上去采撷。哪吒忍不住,在他的唇上又蹂躏了一番。
敖丙也不反抗,被他吻的难受了,就哼哼地呻吟着,在他的身体下扭动。
哪吒本来就不太满足,此时被他这么一勾,差点没再立起来将他插一遍。但他射过一次后,理智好歹回了笼,强行咬着自己的舌尖,没有再将这件事继续下去。
哪吒亲吻他的胸口,口中道:“我今日这般对你,你没有反抗,是不是因为你也喜欢我?”
敖丙懒懒地梳理着哪吒的头发,道:“我当然喜欢你啊。”
哪吒欢喜万分。
所以,他们竟是两情相悦的?
他这些年来的纠结,竟都是不必要的?
敖丙又继续道:“我们是朋友嘛。你喜欢同我做这件事,只要不要像刚才那样痛,我都可以的。”
哪吒看着他如水一般纯净柔软的眸子,声音都颤抖了:“只是因为……是朋友?若是你其他的朋友要和你做这件事……”
敖丙不明所以地看着他即将崩溃的神情,觉得他似乎很需要一个吻,于是他主动上去吻了哪吒,有些惊奇地道:“我哪里还有其他的朋友啊?你说过我是你唯一的朋友,而我也说过,你是我唯一的朋友,我们都是彼此的唯一,哪里还有别人呢?”
哪吒终于明白了他的意思,如同过山车一般忽上忽下的心情此时终于落到了实处,他伏在敖丙的胸口上道:“嗯,我们都是彼此唯一的朋友,所以我们之间不能有别人,也不会有别人。我不会去同别人做这件事,也从来没有同别人做过这件事,你也不准和别人做这件事,我们要保证是彼此的唯一,否则,我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来。”
敖丙只是情商低,并不是真的傻,他抚摸着哪吒硬撅撅的头发,道:“我也不相信你会和那些干妹妹做什么,只是大家都这样说,我也是关心你,所以才同你提醒两句,你若是不喜欢,我以后再不说就是。”
哪吒心中又酸又涩,如果敖丙已经开窍,对情欲有所了解,他就不会用平静的语气说出这样的话,他分明还是不懂这些感情到底是怎么回事,否则又怎会不吃醋,不难过,不发火呢?
可至少现在,他们有了个还算良好的开端。
他亲吻着敖丙的胸、腹,亲到下面,觉得他软软的阴茎也特别可爱,忍不住叼在嘴里玩弄,敖丙又被他玩得慢慢站了起来,遭他一口吃了进去。
敖丙发出一声长长的低吟,白嫩的双脚在地面上垂死般挣动,圆润的脚趾一会儿蜷缩一会儿绷直,不一时,又被他吸得射了一回。
见敖丙失神的样子,哪吒自己也情动不已,可手指刚刚插进那小穴,就觉得里面有些肿胀,敖丙也明显有些疼痛地叫了一声,也不敢再多做,只得自己硬忍下去,只帮他爽快一回就罢了。

 

那天之后,哪吒就一直以敖丙的情人自居,同他亲亲密密,出双入对,觉得再也没人比自己更幸福。
敖丙果然也没有再劝他那些关于什么干妹妹的事情,他觉得这真是一个非常好的现象。
但这样虚假的和平只维持了三天。
天上的星官们都很寂寞,因为寂寞所以特别八卦,每天坐在一起说八卦这样的事情,简直是再正常不过的日常工作。
敖丙觉得下腹有些难过,昨晚被哪吒又按住做了一回,因他哼叫着不肯,这回还是时间不长,但射进体内的东西还是积攒在那里,有时甚至会漏出在里衣上。敖丙不喜欢这样,说了几遍让哪吒不要射进去,若哪吒喜欢,他用嘴也行,射进下面真的很难受。
结果他这话说出来,不知怎地哪吒更加激动,狂插没几下就射在了里面,他反抗都反抗不及。
敖丙这么好脾气的人都有点生气了。
他这般坐在星官们中间,都能感到下身微微的黏腻,隐隐能闻到哪吒的气味。别人可能没注意,他自己却在意得很。这让他觉得自己不洁净,连放散星光都觉得有些心虚,仿佛做了什么不好的事情。
可这种心态,他又不知该怎么跟哪吒说。
似乎不管他怎么说,都只会让哪吒更兴奋,更要来闹他。
他不是不喜欢做那件事,只是这几天做下来,他的小穴都被插得肿得不行,身体不适,更让他心里不开心。
星官们说着说着,话题又不由自主地绕回了哪吒身上。
大家都在说着他夜御十女的壮举,勾遍三界的牛逼,因紫薇垣里都是男性星官,说起话来就特别没有分寸,连哪吒的小情人排着队在他床前等X这样的话都能说得出来。
敖丙本就身体不适,此时听了这些流言,心情不知怎地更是不好,忍不住说道:“他哪里能夜御十女呢?就他的能力,一夜做一次就罢了,每一次也就不到一炷香的功夫,像你们说的那般让情人排队,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一星官惊奇道:“哪吒天尊与您是多年的至交好友吧?你们之间竟然好到这种地步,连这样的话他都同你说?”
另一星官笑道:“这种事哪里会跟自己的朋友说呢,就算是说肯定也是往大的夸张,他同你说是一炷香,说不定只是一个小情人一炷香吧,不过这也难怪,即使是朋友之间,有些事也是不能老实交代的呀。”
星官们大笑起来。
敖丙认真解释:“我自然不是听他说的,我同他做的时候就是如此,他每夜只能做一次,而且每次也就不到一炷香的功夫,做完就要睡觉,也从来都不会去找其他的小情人,他只有我一个,我对这个再了解不过,哪里还需要他同我解释呢?”
星官们陷入了死一般的沉默。
早已在一旁隐身偷听,还以为敖丙会为自己辩解,却发现原来是这种“辩解”法的哪吒面色青黑,显出身形来一把拎起了敖丙。
其他星官还以为他要殴打敖丙,忙要上前来拦,却听哪吒恶狠狠道:“只做一次!一次一炷香!你以为老子不想做!老子每天都想操你想得快要死掉,却从来不敢多动你一个指头,生怕你不痛快,生怕你难受,却原来你是这样想的!一次不够是吧!一炷香不够是吧!好好好,今天我就让你尝个美的!你可不要哭!”
星官们一看,这是要家暴啊!赶紧围上来说好话,求着哪吒把敖丙放下。
敖丙却是不慌,哪吒从来都爱他护他珍惜他,话说得再狠再难听,也从来不肯动他一根指头,更听不得他难受。
他冷静道:“我昨夜被你插得里面还肿着,你要我尝个美的,不如等我好了再说,到时你想做几次,想做多久,我帮你算着。”
其他星官:“……”他们真是多管闲事,真的!散了散了,走了走了。
哪吒被他说得腰一软手一松,差点没当场出丑。
好容易控制住自己,一把将人扛在肩上,对其他星官狠狠道:“你们不是想知道我有多少个情人,又有多强的能力?那就等你们华盖星官回来,慢慢儿问他!”
星官们:呵呵,不能,不能,不敢,不敢。
哪吒将敖丙扛回了自己的神殿,将他往云床上一放,就强行扒裤子。
敖丙终于慌张起来,提着裤子道:“我真的还肿着!你等我好了,我慢慢奉陪你啊。”
哪吒却掏出了一罐药膏,道:“我从下界的狐狸精那里弄来的好药,抹了立时就好。”
敖丙静默一秒:“是你的哪个干妹妹?”
哪吒要气疯了:“那个老鼠精是我父亲的干女儿!他承认她是我的干妹妹,我却是不承认的!我只有一个干妹妹!我只干一个妹妹!那就是你这个干妹妹!给我脱裤子!我今天不干到你再也不说妹妹这茬儿,咱们这事儿就不算完!”
敖丙死命拽裤腰带,哪吒却将他的整条裤子都撕烂成了布条。
但哪吒嘴上说得凶,手上却温柔,将一个委委屈屈的敖丙按住,挖了一大坨药膏慢慢地给他送进去,又用阳具捅入进去,帮他慢慢抹开。
敖丙初时还有些痛,可这药膏冰冰凉凉的十分舒服,又很快就被揉开,将他微肿的穴内好好地安抚住了。
他不再疼痛,被哪吒插了几下,就舒服地哼了起来。
哪吒之前只靠着小龙体内自己的润滑,又常将他弄肿,做那事时都有些不尽兴。今时用了那药膏,果然舒服得多,显得小龙体内更是如丝般润滑。他不再客气,两只大手抓着那粉团一般的臀部,大开大合地干将起来。
可他忘了一件事,他这药可不是从普通人那里拿过来的,那可是狐狸精的药啊,他又是去抢劫的,狐狸精故意有些事情没告诉他。
这药里竟是有着媚药的成分,对双方都有效。
他为了让敖丙吃个教训,这次完全没有留手,狠狠将人插了一回,下面快得都磨出了高温,烫得敖丙哼哼唧唧地不高兴,烫得痛了就一脚将他踹开,也让他的阳具暂时离开了那小穴。
敖丙总被他温柔呵护,此时也不怕他,不客气道:“太痛了,又烫,今天不做了。”
哪吒阳具高高挺立着,颤动着,马上就要到达高潮,却在此时遭到了打击。
哪吒都气笑了:“你说不做就不做了?”
敖丙一看他气得青筋暴出,也知道自己有些强人所难,跪下来温柔道:“我下面还是烫得疼,你让我歇歇,我用嘴帮你成么?”
哪吒从来不肯让他用嘴,只觉得这般美妙的玉人儿,就该捧在手里呵护,怎能让他做如此肮脏的事。
当然,他自己对敖丙做的时候就不这么觉得了,他只会认为敖丙的阴茎无论是挺立还是软垂都可爱得不行,必须要含在嘴里好好挑弄到他哭泣不止,才够过瘾。
敖丙却不听他说,低下头就将他含在了口中。
那阳具实在是太大,又快射出,此时正是最粗最长的时候,他的小嘴儿只含了一半就含不进去,只能抬起眼睛,含着泪花,求助地望着他。
哪吒的脑子里仿佛炸开了焰火,这样美丽的人被玷污、最纯洁的人却含着最肮脏的东西的样子,让他脑子一阵昏眩,不由自主地按着他的脑袋就按了下去,然后在那小小的喉咙深处喷射了出来。
敖丙差点不能呼吸,若不是神君,就要被他这一喷喷到窒息。
他硬憋着气,才扛住了这一番喷射,可他喷射的时间好长,仿佛绵延了许久许久的高潮令敖丙好奇,在哪吒好半天都没回过神来的时候,自个儿用舌头去舔他,又用手去抚摸含不进口中的那一部分,直到那玩意儿软垂下来,垂头丧气地落在他手中。
哪吒差点被他后续的动作弄到疯狂,将人抱进了怀里,将他抱坐在自己的大腿上揉弄,喘着粗气道:“我迟早有一天,死在你嘴里。”
他点了点敖丙的嘴,薄薄的嘴唇儿边上还有一丝拖拉出来的白色液体。他的话有两重意思,敖丙却只听懂了一重。
“可你确是很快,我一吸你就射了。”
哪吒差点没疯掉:“你的意思是,你还要用这个去跟别人证明我不行!?”
敖丙忙安慰道:“我不嫌弃你的。”
哪吒:“……”操!?你再说一遍谁嫌弃谁!?
敖丙继续道:“我只是想跟他们证明,你跟那些跟妹妹是没有关系的,你不会那样做而已。”
哪吒用难解的目光看着他:“那我谢谢你啊?”被你这么一解释,还真不如让他们像以前一样以为呢!
敖丙认真地点头:“你理解我就行。”
哪吒:“……”遇到这样的情人,他要不是神君,少活个一百年松松儿的。
敖丙说着说着话,下面不由自主地在哪吒身上磨蹭起来。
哪吒看着他潮红的面色,心里有一点猜测,却故意问道:“怎么了?”
敖丙哼道:“我,我里面很痒。”很想被什么东西捅进去狠狠搅动。
哪吒也感觉到了痒,只是跟他相反,是沾了药膏的阳具,正努力地抬头,想要插进什么东西里面狠狠搅动。
他却装作不知道的样子,说道:“我一天只能做一次,每次一炷香。刚才那次被你的小嘴儿浪费掉了。”
敖丙刚开始只是磨蹭,到后面就越来越不满足,他感觉到了哪吒的硬挺就在自己下方,哪吒却一点表示也没有,只忙着在他身上亲吻,挑逗玩弄他的乳首,将他的一侧玩弄得啧啧有声,对他的困境仿佛一无所知。
敖丙知道他是故意的,就为了惩戒自己刚才拒绝他。
可是刚才是真的又烫又痛啊,如果像现在这样的痒,他肯定不会拒绝的。
敖丙磨蹭了半天,却是隔靴搔痒,实在没办法,只得从那双健壮的大腿上跪坐了起来,用手将阳具拨弄到位,然后自己慢慢地坐了下去。
哪吒其实早就忍得快要爆炸,刚一被他亲自纳入就再也受不住,往前一扑,将人按倒在地,下身猛烈抽插起来。
敖丙这次没有感觉到痛,他甚至高潮的速度比以前都快,刚被插了几下就颤抖着吐出了白液,他以为哪吒也会很快结束,结果哪吒这次决定了要给他个教训,又有药膏加持,哪里会像以前那样适可而止,理也不理继续抽插,插得敖丙连续去了几次,到最后阴茎只颤抖着,却吐不出任何东西来。
这种感觉已经不是快感了,而是快感和痛感交杂的诡异感觉,可是体内的痒意还在,他想要反抗,很快又被情欲的浪潮拉了下去。
到最后,他整个人软得连指头都抬不起来,双腿也直打摆子,根本夹不住哪吒的腰,不时就要往下滑落。
哪吒将他抱了起来,上半身放在云床之上,下半身却跪在地上,自己用胳膊固定住他的腰身,继续插他已经熟烂的小穴。
敖丙的阴茎早就竖不起来,此时就在他身前软软地晃荡,时不时微微绷紧,挤出一点点透明的液体,除此之外,却是什么也做不了了。
敖丙无神地看着挽在自己腰上的蜜色手臂,感受着体内又一次快感和痛感交杂的浪潮涌了上来,不由得尖叫一声:“我要死了……”然后全身颤抖,前方阴茎竟被操得漏出了尿液来,淅淅沥沥落了一滩。连他的小穴里也喷出了一股无色透明的液体,滴滴答答地垂挂在两人之间。
他本是神君,体内没有脏污,这些尿液也是清亮亮的水,可这实在太难堪了,作为神君,竟被操出了尿液来,连小穴也跟着一同喷了水,他虽然不明白这是什么,却知道这是非常难堪的事。
就算对方是他唯一的朋友也是一样。
“哪吒……以后你再也不准这样对我!”敖丙的眼泪都掉了下来,委屈得全身颤抖。
哪吒却被他小穴内的液体烫到浑身一激灵,又因看到被操出的尿液,激动得猛地将人按在下体上,在他体内喷射了出来。
敖丙叫喊的时间过长,此时只能发出一声猫儿般柔弱不堪的哭叫,阴茎抽搐着,又挤出了一丝尿液,滴落在地上。
敖丙难堪得呜呜哭了出来,一边哭还一边捶打哪吒:“我再也不会让你操我!什么唯一的朋友!你这样对我,我以后才不要当你的朋友!”
哪吒却道:“你不就是因为我操到你尿了所以才哭?作为神君,却连这个也忍不了,你觉得难堪了,对吧?那我也同你一起尿,那不是就好多了?”
敖丙还没反应过来,就觉得体内一股热流打在了体腔内,而且这不像精液,只喷射那么一点点,而是如水枪一般,不断地激射个没完。到最后,连那粗壮的阳具都拦不住那些水液的冲击,从小穴和阳具之间的缝隙中遗漏了出来,淅沥沥顺着两人的大腿往下流。
敖丙被他的尿液喷射得又想射尿,可他实在是高潮过太多次,这回真的是一点也没有了,他哼叫着抓紧了哪吒的大腿,感受着体内炽热的液体涌入又不由自主漏出的快活。
他们都是神君,体内漏出的水液自然也没有异味,可这些东西流了满腿,透明的夹杂着白色的,看着就让人羞窘难言。
他好不容易缓过了神来,气得掐哪吒:“你,你,你,这能和我,和我,一样么?”
他自己被操尿,而哪吒却故意尿在他体内,这又怎能是一样的!?
哪吒却在他耳边道:“怕什么?又不脏,这若是下界,我们的尿液被那些妖怪山精吃去了,说不定还要成仙哩。”
敖丙眼睛都发红:“你,你果然和那些干妹妹,干过这样的,事?你那些干妹妹,成仙了,几个?”
哪吒吓了一跳:“怎么又说起这个!怎么可能!我只有你一个!那些传言分明是胡说八道,我整日里精力都用在了谁身上,难道你还不知道?”
敖丙虽然仍是不理解那些情欲之事,此时却奇妙地被安慰了。
看他柔软下来,哪吒又在他耳边道:“你若是喜欢,下次可以在我嘴里……我都不介意的。”
敖丙脸色爆红,哪吒看他这样,这才放下心来,将阳具拔出,被堵在里面的清亮的水都带着丝丝白色泄了出来,看得他忍不住舔了舔唇。
下次……

 

不久后,完全不记教训的星官们又聚在一起说着八卦。
因为上次敖丙用亲身经验证明了哪吒天尊那方面“不行”,所以这次大家热烈探讨的,主要是,在这样弱的能力前提下,哪吒天尊还有没有本事勾遍三界呢?
大家热烈地讨论了许久,最后一致要求华盖星官发言。
敖丙认真回答:“有啊。他其实能力挺强的。以他的能力,不仅能勾遍三界,而且能一次勾十个小姐姐。”当然,他不会这样做就是了。
说完这句话,敖丙对着刚刚走进紫薇垣,差点没被门槛绊倒的哪吒露出了一个笑。
看,今天他可是帮哪吒解决了风评问题!
哪吒要好好谢谢他才对呀。
星官们同时对哪吒露出了同情的眼神。
而哪吒抚摸着自己的胸口。
这仿佛是心……
心梗的感觉。

 

——end——

 

在我的每一篇藕饼里面,藕饼的性格都有所不同,在有些人看来,或许会有些ooc,当然有的时候确实是为了情节的搞笑而牺牲了一些他们原本的设定,但是最根本的原因其实还是……
我对相同的设定没有新鲜感啊!
我就是个喜新厌旧的人啊!
所以每一篇的藕饼性格都被扭曲了,或者放大了他们的某个特质,或者更改了特质,或者直接将这些特质交换……
这都是我喜新厌旧的缘故导致的……
所以,谢谢大家对我的支持,也感谢大家对我这种做法的谅解!从7月写藕饼写到今天,居然没有被人摁头指点骂我泥塑,只能说,谢谢你们给我的爱~我会继续努力的!
明后天不保证更啊,因为家里的小学生又要回来折腾我了……_(:3」∠)_

大家似乎都很好奇我为什么写作速度这么快,其实不是我写作速度快,而是我有神器啊,讯飞语音输入,插上耳机,插上麦克风,然后配上键盘,坐在这里只需要张嘴,稍微大声点说话就可以了,偶尔出错的字随错随改,每次都错得一样的话,那就在最后统一修改,就是人名这方面容易错的很,还有标点符号方面,它只会给你自动打上逗号,这个需要随时修改,其他的地方都完美的不得了,尤其是那些长句子,分辨率正确率都非常非常高。
唯一的问题就是,这件事必须家里没人的时候才能做,不然的话实在是太羞耻了,这几天家里没人,所以每天都能更新,等到家里有人的时候就不可以啦~~

上一篇碰瓷下面评论的同志们啊,我就稍微省略了一下一发入魂的细节嘛,那一篇真的只是沙雕,而且说了他们俩之所以能维系一年的关系,主要是因为讲座不仅洗脑了别人,还洗脑了他们自己。
最后打个分手炮什么的也很正常啊……
但是这种事写出来会有点虐,就不沙雕了,所以我就隐藏了没写……看你们各种虎狼之词,各种污中生友啊……(笑哭)那大型生友现场简直令人佩服佩服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今天这一篇算是补偿了吧~(手动狗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