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睡前片段

Work Text:

只是睡前脑洞片段
没有文笔
没有时间线
只有BUG和ooc
ntr警告
看图说话.jpg

我是井博,今年三十岁,有过很多个可爱的女朋友,但是我却对一个男性产生了欲望,我想和他上床,我想他不会介意的。
你问我是怎么知道的?那是一趟飞往长沙的飞机,我的座位在远离卫生间的方向。我发誓我只是想起身去拿落在他那里的充电宝,可只看到吴哥拉着他进了卫生间。头等舱只有我们三个人,我不知道是什么吸引着我,但我控制不住自己去做一个窃听的小偷,我想在那两个影子进去之前,吴哥看到我了,他的眼神没有让我离开的意思。
“…你不想让他知道吧…”
我。
“…他多久没碰过你了…”
我在流汗。
“…乖…**说他很想你…”
我不确定我有听到那个人的名字。
“…你嘴巴里好热…”
我的身体是僵硬的但我知道他的嘴唇一定很软。
“…好吧好吧我闭嘴…”
也许还能容纳下我的。
“呵……小井那孩子”
听到自己名字的一瞬间我醒了过来,于是多余的第三个人终于选择了离开。
我瘫坐在自己的座位上,我无法控制自己的呼吸只能大声的喘着粗气,我试着伸手去触碰我的下体,但在即将碰到的时候我想到了吴哥的眼神,最后选择了放弃。他们在做什么?他会跪在他的脚下吗?他那条永远不会退让的舌头是否会离开他鲜红的口腔伸向另一个男人的下体?这时他的屁股会流水吗?他们快结束了吗?他…知道我在听吗?
艹,我硬的发疼。但我似乎不意外卫生间里正在发生的一切,我不相信有人能抗拒他的魅力。至于他们的对话,我不在乎,我只听到他压抑的喘息和抽插的水声。
后来的路演正常进行,一切和平时没什么不同,连他后颈的指印也被化妆品遮的完美,吴哥也会像往常一样戏谑的看着我。但我知道一切不一样了,哪天晚上他的房间挂上了“请勿打扰”。
---分割线(就很片段)---
今天我们三要一起去参加广播电台的录制,这样的行程在我的演艺生涯中并不常见,现在的人似乎更在乎你的脸而不是声音。
他坐在了我和吴哥的中间,也许一开始我没有想什么,但此刻我确定这是吴哥安排的。在他回答问题的时候,我清晰的看到吴哥拉出了他的衬衣下摆。
他咬了咬牙向吴哥瞪了瞪眼,像被摸的不开心的猫一样,吴哥倒也坦荡的摊了摊手一脸无辜,然后继续玩一玩头发揉一揉肩的,只是手伸到桌子下的时候越了界。而吴哥的眼神却一直瞟着我这边,我突然明白了,从哪天开始,他往常戏谑的眼神了多了挑衅。
所以我也变得坦荡,加入了这场游戏。他的腰线贴着我的指骨,他的脊椎硌着我的掌心。
主持人的视角看不到这边发生了什么,只是笑:“哈哈,张毅老师在回答我们问题的时候需要保护自己,因为旁边的吴老师和井博一直在捉弄他。”好了,现在谁都坦荡了,始作俑者和受害者一起演着这场戏,最后逼的受害者离开了自己的座位。
此刻我突然在想,吴老师一定很讨厌高原反应,不然他一定不会等到宣传期才开始玩弄这具肉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