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欧豪李现/徐奕辰罗小霖

Work Text:

安心
·欧豪/李现
·好了我知道现哥角色的名字是罗小霖了
·副机长x高空管制员
·(乖巧管制员难道不配拥有姓名吗为什么明明电影里前期他俩一直在通话我泪

罗小霖对徐奕辰以前是个什么样子了解不多。他没主动问过,只是利用从徐奕辰的朋友和同事那里得到的零碎消息,勉强拼凑出了个模糊轮廓。例如他以前话更多,更皮,没现在这么稳。倒不是说徐奕辰在那次事故之前有多么不可靠,或者现在的徐奕辰就多么低调沉着,只不过那次高空历险确实在某种程度上重新打磨了他。
想来这是个十分辛苦的过程,重新审视自己的过程必定充满许多刻薄的自我刁难。因为无从对比,所以罗小霖自然也无法确定以前的徐奕辰是不是更坦率。
在一起十个月,徐奕辰从来没说过喜欢他。唯一近似“喜欢你”的一句,是他们有次做完,两个人喘着气腻在一起,徐奕辰趴在罗小霖背上挑逗似的咬他后颈凸出那块骨头,滚烫又汗津津的皮肤紧贴,嗓子哑得暧昧横生,“我说过吗,你叫我的时候,特别让人安心。”
罗小霖听罢翻个白眼,想着自己趴着他看不到,就耸了肩膀顶他。这就是每次我不喊你名字求你你就不让我射的理由?
虽然没听对方说出来,但徐奕辰明显懂罗小霖的潜台词,两个人这点默契还是有的。他又凑到罗小霖耳边,讨好地说一长串哄人的话,叽叽咕咕夹着笑,像只尾巴摇得贼欢的狗。罗小霖性子好,通常耐不住他这么磨,最后总是默许他重整旗鼓再次大军压境。
调换了姿势,徐奕辰掐着男人的腰往上顶,嘴唇由于动情而微张,舌尖不时舔一下嘴唇,润湿了的唇很快随着仰起的上半身贴上他身上那人的胸口或是喉结。
徐奕辰没说的是,罗小霖的声音最令他安心的一次,是万丈高空窒息的冷空气里,他叫他四川8633。
「四川8633?」
「四川8633听到请回答。」
「四川8633成都在叫你。」
「四川8633,我叫不到它了。」
“奕辰......”
徐奕辰嗯了一声算是应了,他彻底坐起来,一手把腰身精瘦的空管员拥在怀里,一手顺着男人后背向下摸到交合处,在退出又挺进时强硬插入一根手指,从边缝慢条斯理地挤进去,逼出罗小霖一声柔软的尖叫。空管员十分被动地在徐奕辰摆弄下沉浮,不由有点自暴自弃。这个时候他会不自觉流露出委屈的神色,被情欲磨红的眼尾微微下垂,嘴唇咬着。要哭不哭的样子。徐奕辰受不了这个。他扛得住海拔七千多米的冷空气撕开皮肤往骨子里钻,扛不住这个。他鬼使神差地温柔下来,握住罗小霖环住他腰的两条长腿,从脚踝顺小腿一点点摸上去。摸完腿又去摸人家的背,一个一个数他的脊椎骨。
最后总是以一个歇在另一个怀里或背上的姿势结束。
徐奕辰出院那会儿,梁栋来接他,开玩笑说徐奕辰你这趟没白遭罪,捞回来这么好一个对象,敢情人家天上喊你喊不着,落地追你来了。徐奕辰往副驾驶座椅一窝,火机啪嗒点完烟,骂了声滚。骂得心虚还没底气,梁栋听出来了,但念在他可可怜怜一个伤患,没好意思寒碜他。
那时候事故过去大半个月,徐奕辰和罗小霖还没在一起。罗小霖,西南空管局高空管制员,身量瘦高,很是斯文一小伙子。乍瞧和徐奕辰那顽皮的性子南辕北辙,但细细一品,好像也还可以。这可以来可以去,一回生二回熟,罗小霖跟着徐奕辰出去和梁栋刘长健他们聚餐的次数也多了。旁观者清,也渐渐觉得这俩,诶,还挺配。甚至所有人都以为他俩已经定了。直到徐奕辰生日那天,罗小霖没来。一票人懵了。连刘机长都有点摸不着头脑,被同事们眉来眼去地暗示逼得不行,带头开了口,“小霖呢?”
徐奕辰干笑一嗓子,夹一串毛肚下锅。
“加班。”
众人一激灵,仿佛才想来罗小霖并不是本地人这个问题。他在成都。那敢情之前都是人家罗小霖自己特地过来重庆的?
徐奕辰脸色不太好。不知道是因为他毛肚丢锅里找不着了还是别的什么。虽然也一直在笑在活跃气氛,但明眼人都瞧出来其中是真情还是勉强。
接下来有一个星期,徐奕辰整个人都躁得不行,不是坐在那像个多动症儿童一动动半天,就是盯着手机半天不动。接着又一个星期连飞,整个人累到麻木,见谁都爱搭不理的。正当刘长健合计找他促膝长谈的时候,第三个星期,徐奕辰请假了。请假前买了张机票,飞成都去了。
行,懂了。刘长健和梁栋相视了然,豁然开朗。
徐奕辰和罗小霖表白的时候,说的就是,“你喊我的声音,特别让人安心。”
“听不见你声音,我睡都睡不好。睡不好状态就不好。状态不好就老想你。想你又听不见你声音,你又不打电话给我,我发微信你也不回。”
“要不是知道你是高空管制员,我以为你是宇航员呢,飞太空了没信号回我。”
罗小霖被徐奕辰这番话气笑了。他是真连加了几天班,不想和他面面相觑在公司门口惹新闻,也没力气跟他呛,半拉半就地把人催上车回了自己公寓。
那之前他没觉得自己床小。不够两个大男人滚。
然后第四个星期,徐奕辰满面春风地回来了,旁边跟着有些羞赧的罗小霖。
“瞧瞧,我对象。”
徐奕辰一挥胳膊把人揽过来,罗小霖比他高,被他这么环着看起来有点滑稽,但挡不住徐奕辰开心,从头到脚都环绕着快乐因子。
说起来导致罗小霖缺席徐奕辰生日那场矛盾,罗小霖后来想,其实根本都算不得矛盾。
徐奕辰家里有个猫窝,还有些过期猫粮和玩具之类的,但他家里没有猫。那就是之前养过,现在不养了而已,或者猫去世了。还能有什么原因?如果是后者,问起来肯定勾人伤心事。所以罗小霖一直就没问。那天他们吃完饭,回去半途下雨,等滴滴的时候躲进路边一家店避雨。好巧不巧,是个猫咖。看徐奕辰逗猫逗得开心,于是罗小霖顺嘴就问了一道。
“喜欢猫?撸得那么熟练,不如养一只,反正你也养过有经验。”
徐奕辰笑容当即有点僵,没有搭话。罗小霖顿觉不妙,不知道自己触了什么雷区,猫咖里暖融融毛茸茸的气氛一时有些凉。
徐奕辰沉默一阵,大概是觉得不说话不合适,于是说。
“我没养过猫,前男友养的,后来分手,他把猫带走,窝留我那了。”
“......”
那只乖巧的布偶猫从徐奕辰腿上跳下来跑掉,罗小霖手机振动,系统通知滴滴司机已到达。
罗小霖其实并不需要得到什么关于前男友问题的解释。徐奕辰也没有想要解释的意思。但或许就是徐奕辰这种避而不谈的刻意让罗小霖逐渐有些介意。
后来两个人终于在一起,罗小霖和徐奕辰位于成都和重庆的各自公寓里,都多了对方的生活痕迹。
那个猫窝被徐奕辰捐给了小区流浪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