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热茶与性

Work Text:

热茶与性

*ABO
*有点意识流

年轻的男孩活泼天真,就像硬桃子一样,甘甜却干脆。他也有丰盈的甜蜜,却只悄悄渗出,从不肯沾染他人之手。
情潮来临时,桃子变的绵软,隔着果皮也能感受里面的汁水热切难耐,准备好要将一切都变得黏腻混乱。
他就像变了个人,平常的矜持与羞涩都消失不见。粉白的皮肤薄得像是纸,将他被欲望控制的灵魂都展露无遗。鲜血跳动着在他鼻尖处聚集,化作汗珠顺着身体的线条亲吻另一个人。
“叔叔……”
他把手指含进嘴里,说出的话也含混不清,掺杂着半分调皮半分情欲,又像在和谁诉苦,怨他的叔叔不够用力。
“再快点……”
刘长健让徐奕辰掌控他们在发情期内的性爱,让天然的情欲掌控他们二人。人类和野兽在此刻没有什么不同,他们可以在柔软的被单中间,也可以在远方的草地之上,伴着空调的轰鸣或是捕食者的怒吼,一切都没有区别。年轻人喜欢很多很多的亲吻,在此刻却全然将这种表达爱意的方式忘在了脑后。来自他的体液甚至让他也感到火热,找不到源头,因此只在与男人亲密接触的地方同时给予两个人同样的颤栗。
男孩喜欢骑在爱人腰间,以自己的速度起伏。专属于omega的柔软慢慢融化爱人的严肃与古板,拽他进入本能的地狱。
刘长健胸中的野兽驱使他抱住男孩,将对方单薄的躯体摁在混乱的被单中间。他掐住男孩的腰,直到那片出现青紫色的伤痕。快感将两人的理智代换成了本能,燥热的空间中除了粗重的喘息和动情的呻吟之外再没有其他声音。
徐奕辰咬着手指,眼泪打湿了旁边的一小块床单。他小声咕哝着叫着叔叔,一会叫着叔叔不要了,一会又要他再用力点。
结束性爱时两人躺在一起,谁也没有力气再动一下。刘长健在闭上眼睛之前拽起被单的一角盖住了小朋友,又将他带入怀中。
徐奕辰直到半夜才再次醒来。他小心地从刘长健怀中出来,静悄悄地走向浴室。但男人还是在他醒来不久后醒了,在淋浴头底下抱住他时,又吓了他一跳。
“你太用力了……好疼。”
“又是叔叔的错?”
“对。”小朋友褪了情潮,又回到那副欠管教的样子,“都是叔叔的错。”
刘长健无奈地笑笑,在热水中给了他一个温柔至极的吻。

f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