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all量】梦里有花堪需折(手机cp)

Work Text:

小小的屏幕几乎被两团白花花的屁股蛋占据,每一边的屁股上都写着两个手掌大的字,鲜艳欲滴的颜色配上雪白的“画布”显得分外淫靡,字体倒是端正不苟,只是内容让看的人眼球充血——晓旺专属。

“王晓旺!操你大爷的!”张能量小脸顿时气得比那字还红,猛地从沙发上支起身体转过身来,他不管什么三七二十一什么谁主谁客了,先胖揍这个混蛋一顿再说。

结果王晓旺以匪夷所思的速度抢先反应过来,先是扑到沙发上以更加匪夷所思的力度压住张能量的身体,麻利地解下他脖子上挂着的那条垮得不成样的领带,然后轻而易举地将那双挣扎乱动的手按在沙发靠背顶上,再用领带交叉着捆在一起。

当王晓旺系完最后一个结时,张能量才开始后悔自己刚刚的一时冲动。

“量量,要乖哦,我会温柔的……”

等等,这句话好像在哪里听到过?

张能量登时想起了这个熟悉感的来源,心里不由一阵发慌。

靠,同样变态的语气而且一字不差,王晓旺这家伙刚才该不会也穿进梁衫的梦里了吧?

还没等张能量想出个头绪,一只炽热的大手猛地探进他衬衫下摆,从人鱼线一路向上摸到胸肌,从又从中间的胸沟沿途返回再滑到股沟,好像一只刚占了山头的老虎在巡视它的新领地一样。张能量被他摸得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一边扭动身体一边低声下气地打着商量:“王晓旺你……你别这样!要不……要不我们还是继续拍照吧!我会好好的听你的话的!不管什么姿势我都愿意无条件配合!”

王晓旺一只手臂紧紧环住张能量不安分的身体令他丝毫动弹不得,然后凑到他耳边用极为挑逗的声音说:“拍当然要拍,你旁边这么多摄像机,我们完全可以拍照和啪啪两不误啊……”说完笑着抬起身又扬起了手,在张能量的屁股上响亮地“啪”了一下。

张能量忍不住闷哼一声,“唔!你妈……王晓旺我记住你了!等老子出去的!”

问题是,醒了以后他还能记住么?会不会又像刚才那样出去就忘了?

“女神怎么可以骂人呢……”王晓旺有些不满地嘟哝着,然后把自己脖子上的领带也解了下来,绕过张能量的下颚勒进他嘴里,在他脑后打了个牢固的死结。

“唔……混蛋……”张能量不敢再挣扎了,只能用含糊不清的怒骂表示抗议,却不知听在对方耳里转化成了一种别样的情趣,令他控制不住地做出更混蛋更禽兽的事来。

刚刚在他身上作乱的手再度袭来,这次没有再挑逗抚摸,转而直接攻向要害,攥住他的茎身上下套弄,技巧极其娴熟,张能量被刺激得浑身酥软不堪,阳具外层的嫩皮很快被胀大的海绵体撑得饱满剔透,越来越多的晶莹淫水从马眼处渗了出来。

“嗯……呼……”越发急促的喘息间,一个可怕的想法突然闯进张能量的脑海。

这家伙……这么熟练,之前该不会对着手机里我的那些照片撸了吧……

命根上越发强烈的刺激却由不得张能量继续想下去。就在他快到极限的时候,王晓旺突然停下,感受到怀里的身体在不满地扭动,王晓旺安慰性地舔了一下张能量的耳垂,然后把沾满他体液的手指探向他的身后。

张能量不禁有些吃惊,这家伙居然还知道扩张……倒是比梁山体贴一些……不对,我在想什么?张能量你醒醒!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

确实不是,因为下一秒王晓旺就借着从他身上强取豪夺的“润滑液”,轻而易举地将大半根食指抵进了入口。

“唔唔!疼……”张能量死死咬住下唇,虽然知道这是梦,虽然已经被上过一次,可时间毕竟太短。所以此时此刻,无论是身还是心,张能量依然极为排斥着异物的入侵。

而且,老牛那边如果知道了他今晚的奇异经历,那他和这两个人面兽心的战友的下场,实在难以想象……

“量量,对不起……忍一忍,不然你等一下会更疼的咧……”

绝望的情绪被王晓旺疼惜的语气生生搅乱,张能量不禁在心里埋怨,为什么这家伙不能像梁衫那样把自己想得淫荡点,不用扩张润滑就能一插到底,那样他还能少受一些罪。

此时此刻,张能量丝毫没有发觉,不知不觉间,他已经开始从被动接受慢慢变成主动享受了。

不知是不是王晓旺的潜意识作祟,准备工作很快完成。进入正题前,他盯着张能量屁股上那四个血红大字咽了咽口水,神情既虔诚又贪婪,既迫不及待又满含踌躇,好像一个将要玷污女神的凡人一般挣扎不已。

他等待这神圣的时刻已经很久了,从现实里他们一班全班第一次在公共澡堂一起洗澡的时候,王晓旺第一眼看到张能量的身体就产生了渴望,渴望着进入并占有,让“女神”圣洁的身体为自己在肮脏的世俗里无尽堕落,因自己而承欢快活。

就在王晓旺内心陷入挣扎的这段时间,张能量的心里比他更加煎熬痛苦。谁都知道,梦里的时间流速比现实要慢许多,如果没人叫醒他或王晓旺,这磨人的一切不知要拖到何时才能真正的结束。

张能量实在等不下去了,刚准备转过头去看,一股灭顶的剧痛猛地从后庭刺入大脑,张能量难以抑制地仰起头惨叫一声,“啊啊啊!呃嗯……王晓旺……你个狗日的……”

他立刻收回了刚刚心里的那句话,王晓旺比梁衫温柔?都tm是半斤八两的衣冠禽兽!而且还装得天衣无缝,他张能量如此聪明机警的一个人都被骗了过去,每天跟这么两个变态狂睡在一个宿舍里,还跟个傻子一样毫不知情!

终于和“女神”融为一体,王晓旺陶醉地发出一声叹息,身心的满足感令狰狞的性器又涨大了一圈。他先是极具耐心地缓缓顶弄,感到张能量的痛呼逐渐由高转低,便毫不犹豫地释放出深藏已久的男人本色——一手扣住张能量的胸膛,先将肉棒几乎整根拔出,然后卯足劲全力一顶,撑开内壁擦上最深处的腺体,囊袋几乎都没进去了一半。

强烈程度不相上下的剧痛和麻痒交叉着袭遍全身,张能量叫都叫不出来了,一个劲儿地摇头呜咽。

王晓旺好像早就料到了他的反应一样,嘴角扬起一丝从未有过的狡黠笑意,一手拽住张能量脑后垂下的领带,迫使他脖颈高扬,然后继续开始着胯下将军的猛烈进攻,全进全出地冲刺顶送。

听着张能量痛苦又享受的呻吟声,看着他结实挺翘的臀部被自己撞得肉浪滚滚,上面的四个红字不住抖动荡漾,王晓旺兴奋得浑身血液沸腾,灵魂都在止不住地颤抖尖叫。

张能量难受地仰着脖颈,他感觉自己像一匹任人骑的马一样,勒进嘴里的领带就是马嚼子,后面被王晓旺拽着的那一端就是缰绳,而且那力度太过强硬,他连摇一下头都做不到。极度屈辱的姿势让他压抑不住眼眶里的浓浓酸意,在身后人凶猛的撞击下一颗接一颗地滚落下来。

听见张能量的呻吟染上了哭腔,王晓旺以为把人弄疼了,连忙停下动作,语气软糯又宠溺,“量量,还是你来吧……”

说完王晓旺就从他体内退了出来然后下了沙发,张能量以为他终于良心发现了,紧绷的神经顿时得到了解脱,他缓了缓神便挪动着酸软的身体从沙发上起身。

然而,很快张能量又一次在心里嘲笑着自己的天真可笑。他的双脚刚踏上地面还没到两秒,王晓旺就闪到他身后牢牢把他环抱住,然后没等他有所反应,王晓旺又一次不打招呼就闯进他的身体。

这还不是最可恶的,旋即张能量就感觉身体被向后一拉,随即两个人就这么紧紧相连地叠坐在了沙发上。

“唔啊……!好深……“

这么一坐,硕大的龟头直接顶上前列腺,前面瘫软的阳根也在顷刻间抬起了头,张能量禁不住浪叫一声。体内那东西好像锲到了胃里一般,他感觉自己要被活活撑爆了。

王晓旺也舒服得差点缴械投降,被天堂般的紧致吸纳卷裹令他浑身血脉喷张,他此刻只想把张能量狠狠按在地上大刀阔斧地来一场。然而想到“女神”主动服侍自己的那个梦寐以求的画面,原本薄弱的意志力再度强大起来,顺利打败了前一刻的欲望和冲动。

王晓旺解开张能量手腕上的领带,语气里满含期待,“量量,你来动。”

这一刻,张能量的反应大大的超出了自己的预料,他已经在刚刚的翻云覆雨中体会到几分不可言传的妙处,兼着此刻感受到王晓旺的分身在自己体内不断勃动,张能量的神智越来越迷蒙。他破罐破摔地想着,反正已经做到这一步了,反正出去也不会记得,便干脆放下抵触,放下自我去享乐贪欢。于是,他颤颤巍巍地扶着沙发扶手支起双臂,然后抬起双腿分开架在王晓旺大腿两侧,将身体调整成一个适宜发力的姿势,随即闭上双眼放空大脑,集中精神开始缓缓上下挺动腰臀。

突然间,张能量意识到什么,微微睁开眼,围绕在他身边的那些摄像头和补光灯忽然变得尤为扎眼。他感觉自己仿佛变成了av女优,脑海中突然闪现出一个极为恐怖的画面——封面印着自己淫荡模样的成人碟片在九旅的超市里大卖,上至旅长,下至新兵都日日对着里面的影片意淫自己……

一想到这,张能量不由得呼吸一促,极度的羞耻加紧张感化作电流加剧了下腹的快感,甬道猛地一缩,王晓旺被夹得一个大喘,巨根好像要被连根夹断一样,又痛又爽,简直令人欲仙欲死。

“呼……好舒服……量量……你好美……”

张能量脸色又是一黑,美你大爷!等我出去的……老天保佑我一定记得这一切,到时候我绝不手软,把你那口烤瓷牙一颗不落地全都打碎……

这样恨恨地想着,张能量不自觉地加快了挺动的速度,放下了羞耻心后,他的动作越来越自然熟练,含得也越来越深,很快便招呼上了前列腺,王晓旺也极为周到地照顾着他的玉茎。没过多时,在双重电流的刺激下,一股热流从下腹窜到前端,就在张能量即将喷发的那一刻,他感觉整个身体都飘上了天。

虽然没真的飘上天,但他是真的飘起来了,准确地说,是被一股无形的力量从这个空间里硬生生拉了出去。